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沒有約束和監管 騰訊對待員工惡行難書

摘要:到底有多少人可以踏上網際網路行業用剝削和壓榨堆砌出來的致富和飛升之路呢?絕大多數「996,ICU」的社畜,在經濟下行時已經沒有了年終獎,只能憂心被企業以PUA的方式勸退,到了35+也因為不再能熬夜加班就被「優化」掉。

網上有個段子,說千萬不要大聲責罵年輕人,因為他們會立刻辭職。但是你可以往死里罵那些中年人,尤其是有車貸、房貸以及二胎的已婚中年人。

在網際網路行業,這可不止是個段子。最近新聞和社交媒體的消息表明,多家網際網路大廠正在勸退35歲+的「高齡員工」。例如就在前幾天,廣泛流傳的朋友圈截圖說騰訊在認真勸退高齡員工(定義是80-85年出生的尚未成為高管的網際網路從業者)。其方式為:第一,沒有簽終生合同,不續;第二簽了終生合同的,改項目,大多數逼迫他們跟90後匯報。

網友表示,如果真要比較,說起來鵝廠要比華為好,因為華為裁員是從34歲開始。早在2017年知乎上就出現了點讚過萬的問題—如何評價2017年初華為開始「清理」34歲以上的職員?

圖片來源:網易新聞截圖

圖片來源:知乎網站截圖

當然,這只不過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距。總體來說,網際網路企業,無論規模大小,都似乎脫離不了「天下烏鴉一般黑」的定論。除了裁員潮,還有更多讓行業中下游的人瑟瑟發抖的騷操作。

工作996,用完即棄

2019年上旬,在網上掀起大討論的「反996工作制」為大家揭開了網際網路企業的面紗。「工作996,生病ICU」這個slogan激起了廣大從業者的共鳴,而程式員網站Github上相關的網頁點讚竟高達25萬。知乎、微博上的相關話題也在那一陣子天天上熱搜。

網際網路行業加班多一直都是「行業慣例」。996指的是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滴滴曾經發布的網際網路公司交通大數據顯示:網際網路行業的平均下班尖峰時間真的集中在21至22點。身在其中的人苦不堪言,你不加班,別人在加班。老闆或同事不下班,你只能摸魚式加班。

圖片來源:《2016智能出行大數據報告》

近年來,很多公司更是挑戰勞動法試圖將這種加班制度化。2016年9月初起,陸續有網友爆料稱,58同城實行全員996工作制,且周末加班沒有工資。2019年3月,曝出京東開始實行分部門的996或995工作制,要求員工「全情投入」。

那業界大佬們怎麼看?馬雲說:「996是修來的福報......我請問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你怎麼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

圖片來源於網絡

以前關於超齡就裁退的情況大多發生在製造業和服務業。電子廠招工都要求40歲以下,因為年紀大了手腳不靈活、速度不夠年輕人快。服務業也認為年紀大了的員工不討喜、應變能力差。而技術工人和白領工人則沒有這樣的擔憂,技術工人資歷越高越受歡迎,白領則有教育背景和經驗累積打底。

如今,網際網路行業將「高齡員工」的標準拉低到了35歲,理由也一樣殘酷:網際網路產品和技術更新換代非常快,高齡程式員和碼農們不止技術可能拼不過年輕人,熬夜更是拼不過;而高齡營運和產品經理們同樣被嫌棄「不懂新玩法」。從投入產出比來講,一個剛畢業的年輕人又便宜又能加班熬夜還衝勁創意十足,而35歲+的員工可能已經熬壞了身體。

職場PUA,加班裁員兩不誤

今年7月下旬Yamy被職場PUA的新聞炸出了一大堆在網際網路大小廠經歷職場PUA的故事。網際網路企業擅長給員工身前吊著胡蘿蔔+大棒,以驅使員工為了「理想」、「使命」和未來可能的收益而無償玩命工作。

有些網際網路創業者善於運用自己的在業內的聲望豎威,剛進職場的蝦米們被權威和TA們畫的大餅唬得一愣一愣,接受了一天24鐘點工作和待命是所謂「創業」階段的必備。

圖片來源於網絡

另一方面,一些發展快速的大廠用未來(即使還沒有影子)的IPO或者上市股權激勵作為一切加班的理由:你不想要股權大把人想要,你不加班大把人想來加班。職場PUA最近更是成了一種常用的裁員手段。在微博、B站等平台都有人爆料,自己所在公司不想支付解僱賠償金,因此通過在工作中不斷挑毛病、打擊自信、關閉職場上升通道等方式來讓人主動離職。

「共享員工」,剝削無止盡

網際網路行業不止是由表面光鮮亮麗獎金幾十萬的程式員和產品經理等構成,還有大量的底層工人和臨時工,後者近期更是加入了「共享員工」的大軍。一些涉及實體服務的網際網路大廠幾乎就是由上百萬的底層工人撐起來的,如270萬送餐騎手之於美團,(號稱)1000多萬滴滴司機之於滴滴,盒馬配送員之於盒馬。

這些工人在網際網路公司的法務結構里根本不屬於公司雇員;TA們要麼是與第三方的派遣公司、勞務公司簽訂了服務協議,或者就是由第三方的外包商管理。以美團為例,這些工人們用自己一單一單的勞動為美團創造了利潤,卻無法獲得勞動法的基本保護:沒有勞動合同、加班費和職工社會保險。

圖片來源於網絡

而最近熱炒的「共享員工」不過是這種人力派遣用工的又一種形式。聽起來似乎都是好事:2月初,盒馬鮮生與雲海餚、青年餐廳等餐飲企業合作,開啟「共享員工」模式。

數據顯示,疫情期間,西貝、溫莎KTV、大眾出行等40多家企業超過5000名員工加入盒馬。可是這種所謂新的形式,本質上是一些餐飲企業員工去平台企業打了下零工——本來絕大多數配送員就不是平台企業的員工,而是屬於勞務工作的臨工形式。

致富飛升之路,騙你沒商量

即使以上列舉了這麼多網際網路企業的騷操作,卻還是不能不提這個行業最蠱惑人心的部分:進入這個行業,就意味著離成功更近了。網際網路行業一度是高校畢業生最羨慕的就業單位,而入行更需要過千關斬萬將,比高考時的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更難。

為什麼網際網路行業能如此讓人前仆後繼?一方面是因為前途(似乎)不可限量。中國近幾十年來,最吸引人的致富神話和階層躍升故事大都發生在這裡。前有鄉村教師馬雲成為跟外國總統談笑風聲的男人,後有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這個曾經月薪3000的記者,套現15億後瀟灑離場。

另一方面,網際網路企業在行業上升期給出的薪金和獎勵亦是相當豐厚的。除了薪水高於平均水平之外,動輒十幾個月月薪的年終獎讓人羨慕不已,更別提公司成功IPO和上市後可能獲得的員工股權激勵。

大量應屆畢業生奔著這樣的前景而來,但是,有多少人可以真的笑到最後呢?絕大多數「996,ICU」的社畜,在經濟下行時已經沒有了年終獎,只能憂心被企業以PUA的方式勸退,到了35+也因為不再能熬夜加班就被「優化」掉。

說到這裡,再想想那些維護無償加班的說法真的有道理嗎?放眼世界,在網際網路科技最發達的米國加州,早已出台了清晰的法律規定加班費的計算。就拿電腦行業來說,公司必須向時薪低於45.41美金(折合人民幣約316元)或年薪少於94603美金(折合人民幣657517元)的加班員工支付相應的加班費。

若每天工作超過8小時,加班工資以1.5倍工資計算;超過12小時的,以工資的兩倍計算。即使工資高於該項標準,也有可能視乎工作內容獲得加班補貼。

圖片:米國加州現行法律中對加班工資的計算

網際網路社畜在行動

面對剝削與壓榨,社畜們並沒有完全沉默。自2019年起不定期爆發的外賣騎手罷工以及2019年的那場反996工作制就是不同崗位的網際網路從業者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採取的行動。當一個不具名的程式員在Github上發出了「工作996,生病ICU」的號角後,幾十萬從業者紛紛以點讚、開討論組、和自發宣傳予以響應。

在2019年的勞動節TA們還發起了「給馬雲寄勞動法」的類似行為藝術,抗議996違反勞動法。整個「996.ICU」行動甚至引來了Python的設計者Guido van Rossum和百名海外微軟員工的支持。

自此以後,關於網際網路企業超時加班的吐槽和各種形式的話題就沒有斷過。今年7月,微博爆出了一個#微軟抵制華為阿里員工#的熱搜。根據界面新聞的報導,這是微軟蘇州某團隊的一次自發行為,因為華為阿里員工跳槽到微軟後時常「比賽加班」,甚至「半夜在工作群互發消息」,給團隊帶來了國內網際網路企業的加班文化,破壞規則,惡性競爭。他們因此在工作之餘開發了Hackathon項目,每晚檢測部門內部人員的加班情況並提出警告。

雖然目前看來除了舉報和抵制企業騷操作之外並無行之有效的約束和監管行業的辦法,但至少人們在逐漸意識到問題所在,並且用各種直接或間接的方式改變現狀。最近微博上就出現了點讚轉發幾十萬的帖子,被網友稱為Xin時Dai的《不加班宣言》:

如果我覺得996不好,我就堅決不被上司PUA。

只要我摸魚,職場就少一個努力的倒霉鬼。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我是什麼中國就是什麼,只要我摸魚,職場就不能超時奴役所有年輕人。

我若光明,職場就不黑暗!

不僅如此,我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用我的摸魚哲學照亮別的打工仔。

……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萬維讀者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705.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