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駱遠志:今天是個重要日子

作者:
在中國有一個基本而簡單的邏輯,就是不可能允許政府沒錢了,但是每家老百姓都有上百萬美元的財富。這種情況一旦出現,政府就需要對老百姓奪財。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人民幣可以自己印,不算財富;黃金與外幣,比如美元、歐元等硬通貨,才是真的財富。住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大城市的普通中產階級家庭,每家的房產都有上千萬人民幣。在硬通貨短缺時,他們用人民幣買黃金和美元,就是與政府搶奪財富。

8月11日,北京街頭

幾十年後人們回顧歷史,很可能發現2020年8月19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就像1956年12月30日,國務院公布文件《關於防止農村人口盲目外流的指示》,從此中國人被分成地位懸殊的城裡人和鄉下人。或1966年5月25日,在北京大學大飯廳內出現了中國第一張大字報,緊接著全國開始文化大革命。人們在當時都沒有太留意這些日期,只是很多年以後回頭看,才發現它們在歷史長河中的里程碑地位。

人民幣數字貨幣不能兌換黃金或外匯(圖片來源:網絡)

8月19日,從多個渠道傳出消息,中國中央銀行的某個司長在某個發布會上明確表示,人民幣數字貨幣不能兌換黃金或外匯。不久前,央行已經聲明,人民幣數字貨幣屬國家法定貨幣,與人民幣紙幣擁有同等法定地位,任何單位和個人都不得拒收。前幾天商務部發文稱,將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試點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並且美團和滴滴等大公司已經參與了試點工作。數位化人民幣的推進,順利而快速。不難想像,在不久的未來,一般人的工資、在銀行里的存款、日常買賣所得等,都將被轉成數位化人民幣。

眾所周知,幾年以來,中國政府非常重視人民幣數位化。數字貨幣的概念和技術源於西方,中國卻後來居上,成為官方數字貨幣的世界領跑者。中國民間普遍解讀,中國政府甘冒技術和制度上的各種風險,急切地推動人民幣數位化,是為了打破美元在國際貿易中的霸權,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彎道超車,依靠新技術讓人民幣戰勝美元。但是落地的數位化人民幣卻不能兌換黃金或外匯,說明中國政府的目的不是人民幣國際化,就更談不上讓人民幣與美元競爭、打破美元霸權了。那麼中國為什麼如此急於人民幣數位化呢?答案當然是為了方便政府聚財,也就是奪老百姓的財。中共最大的本事從來不是與外族人爭鬥,而是把中國老百姓玩弄於股掌之間,整治得淒悽慘慘又服服帖帖。

政府要沒錢了(圖片來源:網絡)

自疫情發生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從包容快速轉為戒備,並計劃與中國全面脫鉤,讓中國政府預感到未來硬通貨進帳將大幅減少。中國外匯存底來源於對外貿易順差,而中國貿易順差的絕大部分來自美國。

在中國有一個基本而簡單的邏輯,就是不可能允許政府沒錢了,但是每家老百姓都有上百萬美元的財富。這種情況一旦出現,政府就需要對老百姓奪財。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人民幣可以自己印,不算財富;黃金與外幣,比如美元、歐元等硬通貨,才是真的財富。住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大城市的普通中產階級家庭,每家的房產都有上千萬人民幣。在硬通貨短缺時,他們用人民幣買黃金和美元,就是與政府搶奪財富。即使他們不買美元與黃金,這麼多可兌換成硬通貨的人民幣存在,威脅著政府手裡的有限的外匯存底,在政府眼裡就是隱患。所以政府要早早計劃,把威脅消滅在襁褓之中。

政府掌控數位化人民幣的所有後台數據,為全面、實時、精準地管控每個人、每個公司的每一筆交易,打開了前所未有的方便之門。比如不久前,成都的一個區試點把房地產交易所得的數字人民幣定義成「房錢」,房錢只可以用於在規定區域、規定時段內買房,不可以做其他用途。這個政策本質上剝奪了房產和房錢的財富屬性,讓房地產分配回歸到曾經盛行的政府配給制。利用同樣的技術手段,政府可以輕而易舉地全面恢復毛澤東時代的社會消費品供給制。比如如果未來糧食緊缺,政府也可以定義「糧錢」,規定每個人只可以在規定的時間和地點買特定數量的口糧。

美國對中國的圍堵戰略剛剛開始,很多政策還沒有公布,已經宣布的政策中大多數還沒有實行,中國的反制措施也還沒有推出,所以一般老百姓至今沒有感到大變化。但是中國政府里的決策者們看到了未來的艱難,正在做各項準備工作,人民幣數位化就是關鍵措施之一。數位化人民幣讓政府擁有巨大的對個人經濟活動的支配權,大過毛澤東時代的政府權力。那時人們還可以利用黑市、走後門等辦法繞過配給制度,但是在數位化貨幣時代這些辦法很難有效。數位化貨幣可以讓一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受到比在毛澤東時代更嚴苛的管控。

有感於今日新聞,作此小文與朋友分享,也算立字留念。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於美國家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047.html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