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美中圍繞中共搞軍民融合的較量

—與中共走近的民企漸被美制裁波及

近年來,中共大力推進所謂的「軍民融合」政策。不過,中共此舉因涉從海外竊取軍事技術秘密,已引起美國為首西方國家的警惕和抵制,與中共走得太近的民企漸被美國的制裁波及。

分析認為,中共推行「軍民融合」的目的,一方面是想從民企中引入資金和技術支援軍工,另一方面利用民企的幌子竊取外國技術,其目地為增強其軍事能力。

大紀元:交行與全國總商會支持中共「軍民融合」政策的協議曝光

近日,大紀元獲得名為「全國工商聯與交通銀行軍民融合合作協議」的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全國總商會與交通銀行簽署了這份助民企融資的協議,以支持中共「軍民融合」的政策。

該協議的合作原則第一條提到,雙方同意「參與軍民融合」,開展「長期合作」。第二條提到,要以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問題為重點,建立銀企商聯動的新型金融服務平台。

其中第七條提到,交行加大對民營企業的融資支持力度,增加融資額度,加強對大型「民參軍」企業的融資支持。

所謂的「軍民融合」政策,內容包括中共通過民企獲取資金或技術,再轉為軍用。

(大紀元)

(大紀元)

近日,大紀元獲得大連高新園區的《大連軍民融合企業名單》。由名單可見,這些公司分別涉及軍工、先進位造、新能源、新材料及航空航天等領域。

如:大連XX數據技術發展有限公司,從事的是船舶航行數據記錄儀研發生產。

大連XX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則是以研製和生產高亞音速無人機為主要產品的公司。

(大紀元)

分析:中共需民企參與軍工的原因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軍民融合」政策的兩個關鍵詞是資金和技術,民企在這兩方面都可提供幫助。中共已在軍費上投入了巨量資金,且有大量隱形軍費以研發費用等名義發給軍工企業。但是,如果中共公開提升軍費在GDP中的比重,容易引發國際聚焦。這麼一來,打著「軍民融合」的幌子,吸引民間的資金轉為軍用,成了中共的選擇之一。

李林一認為,2017年以來大陸出現「資本寒冬」,使得各行業包括軍工行業投資都大量縮水。這也是為何中共全國總商會與交通銀行簽署了這份助民企融資協議的原因之一。

李林一分析,第二個原因是,一旦民企與中共實行「軍民融合」,中共一方面可以吸取民企的技術,或將軍用技術轉為民用,又可打著民企的幌子,到海外竊取商業機密。現在美國看透了中共所為,與中共搞「軍民融合」的企業開始遭到美國制裁。

大疆全球裁員中共「軍民融合」政策在美遭重擊

以深度參與「軍民融合」的全球無人機巨頭深圳大疆創新公司(下稱大疆)為例。

受海外市場政治壓力上升的影響,近日,大疆開始大幅度削減其全球銷售和營銷團隊。據報,大疆公司的目標是對大約1萬4000名員工進行「瘦身」。

路透社8月17日報導說,大疆現任和前任員工表示,最近幾個月大疆將深圳總部的銷售和營銷團隊人數從180人縮減至60人。此外,公司的消費類產品業務部門也出現了類似的人員裁減。

美國主管國家安全與防擴散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福特(Christopher Ford)曾表示,在中共軍民融合戰略下,私營公司轉讓給中共的技術,很有可能被中共用在軍事用途,進而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

8月5日,美國務卿蓬佩奧強調打造「清潔的美國通訊網絡」,從五大方面禁止中共電信和科技公司的產品和技術介入美國網絡。其中包括從美國移動應用程式商店(app store)中刪除不受信任的應用程式。

海外已開始熱議,DJI Go4,DJI Fly,DJI Pilot,DJI Mimo等大疆應用程式,可能會在蘋果的App Store下架。

參與中共「軍民融合」的民企,受美制裁波及的並不只這些方面。

為防止中共以「軍民融合」為名派人來美竊密,今年5月底,美國頒布《暫停部分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6月1日起執行。該《公告》的主要內容是,禁止「現在或曾經與執行或支持中國『軍民融合戰略』的實體」有關聯的、以F或J非移民類簽證來美國的任何中國公民(讀本科的除外)入境。」

美國之音認為,正申請赴美深造,或已經在美深造的,來自中國的在理工科領域讀研讀博人員,很大一部分可能來自「執行或支持」這一「軍民融合戰略」的共建高校。

去年9月,非營利組織C4ADS在一份報告中詳細介紹中共利用「軍民融合」獲取技術的例子,中國私企北京海蘭信數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海蘭信)利用來自歐洲加拿大的一系列交易來武裝中共軍隊,包括為中共第一艘航空母艦貢獻技術。

根據C4ADS的調查報告,海蘭信在其中文網站和公司文件中宣稱自己在中共國防工業中的作用。報告表示,至少自2004年以來,海蘭信就一直在與一些向西方軍隊提供產品的國際科技公司做生意。

美中無人機領域較量激烈中共利用「軍民融合」對抗美國

早在2013年,習近平就提出了「軍民融合發展」的口號。2016年3月,他把這個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2017年1月,他成為新建立的「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2018年,他稱軍民融合是「黨在新時代實現強大軍事目標的必要選擇」。

其中,無人機研發是中共「軍民融合」領域中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

美國軍用無人機技術原本最先進,類型最多樣,知名度也最高。美軍有在飛行時間、距離和高度三個指標均長年保持最高紀錄的RQ-4A全球鷹、可在航母起降的新型X-47B、可供空戰的MQ-1「捕食者」無人機等等。

相比之下,中共的軍用無人機列裝時間至少晚了10年。例如,較早服役的翼龍-1無人機,與MQ-1捕食者無人機,無論在外形與功能上,定位都相近。但是首飛於2007年,比後者晚了13年。此後,與全球鷹無人機外形和功能相近的翔龍無人機首飛於2012年,同樣類似於捕食者無人機的彩虹-4無人機首飛於2013年。

再之後,美軍推出MQ-9收割者,是MQ-1捕食者的進階版。中共則推出彩虹-5,成為彩虹-4的進階版。有趣的是,MQ-9和彩虹-5在外形和功能上仍較為相近。

中共官方自吹,中共軍用行業的無人機發展,近年來在世界範圍內能夠與美國、以色列的無人機爭奪份額。特別是以深圳大疆為代表的企業將無人機「賣到了全世界」。

2016年11月17日中國珠海航展上,中共透露了「67架無人機集群飛行」的消息。

2017年1月8日,美國防部突然公布2016年10月完成的一次無人機集群系統試驗,3架F/A-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釋放了103架微型無人機並組成集群,如同一群蝗蟲過境般在空中飛行。

2017年5月,美國陸軍研究實驗室出具了一份名為《大疆無人機科技威脅和使用弱點》的報告;同月,美軍還發布一份名為《使用大疆系列產品的操作風險》的備忘錄。

美軍在備忘錄中說,所有大疆無人機以及包括大疆設備和軟體在內的系統,陸軍各部門應「停止所有使用,卸載所有大疆應用,移除所有大疆設備上的電池以及儲存在大疆設備上的媒體,並將這些設備妥善保管等待後續指令。」

今年7月24日,川普簽署了一項措施,允許美國武器生產商向外國出售更多軍用級無人機,放寬了美方對大型無人機銷售的限制。

就在前一天的7月23日,習近平到中共空軍航空大學的視察也同樣聚焦無人機,並提出「加強無人機作戰研究」。

外界分析認為,川普和習近平聚焦的同一話題,其背後皆指向中共軍用無人機的內外擴張。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3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