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當沒有了盧卡申科以後 白俄羅斯會追隨美國嗎?

盧卡申科的時代即將結束,這是沒有多少疑問的事情。他已經在位26年了,白俄羅斯的人民已經厭倦他了。帶著衝鋒鎗去慰勞士兵,更是給局勢火上澆油。

 

但是他之後的白俄羅斯,其動向卻引人關注,白俄羅斯將何去何從?是倒向西方繼而加入歐盟或者北約,還是繼續維持著與俄羅斯的特殊關係?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

如果我們攤開歐洲地圖來看,就會發現白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有多麼重要。這個國家與三個北約國家接壤,分別是波蘭、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在它的南面,又有烏克蘭這個曾經謀求加入歐盟與北約、現在也完全倒向西方的國家。

這幾個鄰國中,立陶宛、拉脫維亞這兩個北約成員國曾經和白俄羅斯一樣,都是蘇聯的一部分,而波蘭也是蘇聯陣營的一部分。似乎,白俄羅斯在以後加入歐盟或者北約是順利成章的事情。

人們會認為,白俄羅斯將會追隨它的西方與北方鄰國的腳步,因為它們都在俄羅斯的淫威下顫慄太久了,但這卻不會是事實。

在1795年,沙俄取得了白俄羅斯,並在1796年置省。隨即便開始了白俄羅斯的俄羅斯化,俄羅斯化的核心政策就是將白俄羅斯拖回到東正教的信仰中,並使俄羅斯語成為白俄羅斯地區的普遍語言。要徹底征服一個民族,就先征服它的文化,要征服它的文化,就先毀滅它的語言。這是俄羅斯人在西方面對同為斯拉夫人時的信條,在東方,同化政策則簡單得多,直接肉體消滅。

就此,原為波蘭-立陶宛大公國的一部分的白俄羅斯終止了波蘭化的進程,開始在沙俄的刺刀下,進行俄羅斯化的過程。沙皇尼古拉一世和亞歷山大三世在位期間,這個進程大大加快。

當同為沙俄一部分的立陶宛學校,仍然可以教授本地語言時,白俄羅斯的學校,卻被禁止教授白俄羅斯語,只能用俄語授課。

尼古拉一世還禁止出版白羅斯語書籍,並強迫信仰天主教的白羅斯人皈依東正教。尼古拉一世與繼任的亞歷山大三世的高壓政策最終在白俄羅斯激起了起義,當起義在1863年被平息後,1864年,俄羅斯決定徹底摧毀白俄羅斯的文化。於是,俄羅斯政府改變了白俄羅斯語的書寫系統,強令白俄羅斯語使用俄語的西里爾字母。

沙皇政府並且禁止了任何白俄羅斯語文件,直到1905年。在長達41年的時間裡,白俄羅斯的所有歷史、文化、書籍等,都是用俄語書寫的。

一戰爆發後,沙俄的羅曼諾夫王朝崩潰,白俄羅斯也在1918年3月宣布了獨立,成立了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但是蘇俄也在這裡開展了活動。1922年,白俄羅斯又成為了蘇聯的創始成員國。

史達林在位期間,對白俄羅斯再次進行了同化政策,即蘇維埃化。舉措包括:將白俄羅斯政府中的白俄羅斯人替換為俄羅斯人。赫魯雪夫繼續了史達林的政策,他說:我們所有人越早說俄語,建成Communism社會的時間也就越早。

沙俄、蘇俄、蘇聯針對白俄羅斯的同化政策所導致的後果就是:現在白俄羅斯族雖然仍然占到了白俄羅斯總人口的83.7%,俄羅斯族只有8.3%,但是卻有70%的人使用俄語,使用白俄羅斯語的人口只有23%。

在宗教上,白俄羅斯現有人口950萬人左右,除開41.1%的不信教者,信仰東正教的人占到了總人口的48%,而信仰天主教的人,只占總人口的7.1%。而在它的鄰國波蘭,天主教信仰的人占總人口的93%。

俄羅斯人成功地使白俄羅斯的語言喪失了生命力,並且使得白羅斯人要麼不信教,要信的話,就信東正教。

就這樣,俄羅斯使白俄羅斯變成了一個俄羅斯化的國家。

白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

白俄羅斯與烏克蘭不一樣,白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要重要得多。看下圖

對於俄羅斯而言,在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都是北約成員國、且烏克蘭也倒向歐美陣營、南邊的黑海出海口也被土耳其和希臘這兩個北約成員國把持的情況下,白俄羅斯就是俄羅斯與北約間僅存的一個緩衝地帶,也是俄羅斯插入北約中的一個前哨站。

大家注意看地圖,在立陶宛和波蘭之間,也有一小塊俄羅斯的土地,這就是加里寧格勒。雖然加里寧格勒與白俄羅斯不接壤,但是卻與白俄羅斯的距離並不遠。

如果能夠使白俄羅斯維持住現在的態勢,那麼俄羅斯將不必完全和北約硬碰硬,俄羅斯的戰略壓力也會小很多(看看莫斯科離白俄羅斯有多近)。對於俄羅斯的飛地加里寧格勒而言,白俄羅斯一旦失守,加里寧格勒也的處境也將極其尷尬。

因此,白俄羅斯不僅僅只是一個緩衝地帶,它還像楔子一樣插入了北約中,同時,也是連接俄羅斯本土與俄羅斯飛地間的一個紐帶(俄羅斯海軍會被堵死在聖彼得堡的港灣內)。

對於北約而言,在已經堵死了俄羅斯的兩個出海口的情況下(波羅的海與黑海),歐陸上也已經經歷了幾輪東擴。因此,北約其實也是需要這要的一個戰略緩衝的,北約並沒有要白俄羅斯加入北約的理由和動機。

白俄羅斯的未來

人們難免將白俄羅斯與烏克蘭來做比較,但是這兩個國家卻完全沒有可比性。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的街頭,沒有示威者舉著歐盟的旗幟,沒有人高呼要加入歐盟的口號。他們要的,只是盧卡申科下台而已。

已經俄羅斯化了的白俄羅斯,是斷然不可能像波羅的海三國那樣,義無反顧地倒向西方的。

實際上,白俄羅斯還曾和俄羅斯簽署過兩國間的合併條約,兩國間在1996年至1999年間簽署過一系列的協議,試圖在將來的某個時候實現合併,成為一個單一的國家。

但是對於盧卡申科而言,合併則意味著他自己地位的喪失,因為他斷不可能成為新國家的總統。和俄羅斯間不斷的合併談判,對於盧卡申科本人而言,意味著來自俄羅斯的援助;對於普京而言,這意味著俄羅斯人的帝國夢,俄羅斯人不喜歡別的,就喜歡疆土。

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只要他們兩人在,這場戲就得繼續演下去,對誰都好。2008年5月27日,兼任俄羅斯-白俄羅斯聯合國家最高國務委員會主席(Chairman of the Supreme State Council of the Union State)的盧卡申科宣布:他已經提名時任俄羅斯總理普京(總統為梅德韋傑夫)為俄羅斯-​​白俄羅斯國的總理,這場戲達到了高潮。如果說普京與梅德韋傑夫是二人轉的話,那麼普京與盧卡申科則是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的戲劇了。

但是對於盧卡申科而言,戲不能一直都是高潮,偶爾也得有個低潮,否則就假戲真做了。所以,「提名」了這個總理後,一切瞬間又恢復了平靜,只留下俄羅斯人在街頭歡呼雀躍,而盧卡申科則深藏功與名。

在這二十多年的時間裡,盧卡申科雖然做不到在歐美與俄羅斯間左右逢源,但卻做到了對俄羅斯若即若離,他的這種策略,也獲得了白俄羅斯民眾的廣泛支持。畢竟,即使拋開成功的俄羅斯化,又有幾個白俄羅斯人會跟錢過意不去呢?俄羅斯再窮,那也比只有900多萬人的白俄羅斯有錢得多。

即使今天,白俄羅斯境內,也沒有俄羅斯的軍事基地。盧卡申科之所以拒絕俄羅斯駐軍的要求,為的就是不讓俄羅斯的駐軍影響到他的統治,還有就是不激怒北約。

盧卡申科之後,已經俄羅斯化了的白俄羅斯,無論誰來統治,都不會加入北約,也不會被併入俄羅斯。白俄羅斯或許將會放棄與俄羅斯的合併計劃,而試圖找到一個中間位置,即使做不到左右逢源,那也得兩邊都不得罪。

如果你撕開一個俄羅斯人,你會發現一個韃靼人。但如果你撕開一個白俄羅斯人,你就會發現一個俄羅斯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7/1494216.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