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美國在四大領域全面反擊 中共掏空美國計劃完敗

—美國對中共全方位反制

作者:
觀察一下美國7月份以來密集的對中共的全方位反制措施,可以很清晰地看清美國的行動方向。這種全方位反制主要表現在軍事對抗領域、諜報對抗領域、經濟對抗領域和政治對抗領域。

今年上半年中共的3項對美軍事威脅行動從7月開始點燃了中美冷戰。美國隨即確定了對中共的新政策,同時啟動了針對中共的全方位反制。這些反制行動主要集中在冷戰的4個核心領域,按其重要性排列,依次為軍事對抗、諜報對抗、經濟對抗和政治對抗。在中美經濟關係層面,冷戰狀態下的雙方不可能再互利互惠,而只能是互防互限;彼此以往的合作關係必然終結,取而代之的是弱敵強我。中美冷戰的未來結局只有一個贏家,而這個贏家只可能是美國。

一、中美冷戰:中共點火又賴帳

中共現在很清楚中美關係已經進入了冷戰狀態。中美冷戰究竟是誰點燃的?我7月26日在本網站的文章《中美冷戰進入升級快車道?》對此做了說明。然而,西方各國的媒體基本上都沒找到中美冷戰爆發的真正原因。事實上,由於中共對美國的軍事威脅到今年6月底完全公開,因此引起了美國的高度警惕,從而採取了從7月開始的全方位反制行動,中美冷戰由此正式展開。本來,今年1月到6月美國對中共的備戰活動一如既往地比較低調,但從7月開始,突然採取了一系列高調的對抗行動;在諜報領域也同樣如此,雖然美國過去幾年來一直在抓中共間諜,但把針對中共的反間諜活動全面公開,也發生在7月以後。

中共今年上半年採取了3項重大軍事行動,展現出其軍隊對美國國家安全的現實威脅能力和意願,迫使美國不得不在中共的挑釁面前全面調整對華政策,採取各領域的自衛行動。這3項重大軍事行動的第1項是今年1月底中共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到中途島海域演習這一對美「亮劍」行動;第2項是中共宣布正式占領南海公海的大部分海域,把這幾百平方公里的海區建成了對美發射遠程核飛彈核潛艇之「安全屋」;第3項是6月底中共宣布對美太空戰部署完畢,可以對美國全境實現核飛彈的精準打擊。這3項行動的組合,相當於美蘇冷戰期間蘇聯把核飛彈安裝在古巴以威脅美國的古巴飛彈危機,那次危機以蘇聯的退讓收場。

無獨有偶,這次中美冷戰爆發後,中共也稍稍作了退讓。據《南華早報》8月11日報導,北京現在試圖緩和與美國在南海的緊張局勢,已下令中共的飛行員和海軍官兵在與美國飛機和軍艦日益頻繁的對峙中保持克制;與此同時,中共通過「各種渠道」向美國軍方表示了「決不首先開槍」的態度。但是,在對內對外宣傳上,中共卻旁顧左右而言它,絕口不提今年上半年的上述3項軍事威脅行動;相反,它把中美冷戰爆發的原因賴到疫情上,似乎這場冷戰僅僅是因為中國爆發的疫情傳播到美國而讓川普勃然大怒。西方各國的媒體之所以找不到中美冷戰爆發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它們看漏了關於上述3項對美軍事威脅行動的新聞,而這些新聞都是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發布的,而且,同一條新聞有多達數篇報導。

二、中共官媒:《中美新冷戰是最保守估計》

如果說,中共上半年玩火的時候還以為美國只不過是個「紙老虎」,那麼,美國從7月開始全方位反制後,中共似乎一瞬間有點懵懂,而現在則已經開始意識到局勢急轉直下的嚴重性了。前兩天中共的外宣官媒發表了一組關於未來中美關係的訪談,其第一篇題為「對話時殷弘:中美『新冷戰』是最保守估計」。時殷弘是中國人民大學的一個教授,經常在官媒上發表關於國際時事的分析文章,一向為中共官媒所推重。他的特點是,觀點比《人民日報》或新華社等官媒的御用口氣稍微前進一步,但比較穩重。

時殷弘在訪談中一開頭就表示,「回顧1979年開始發展至今的中美關係,可以說是一個『冷戰形成』的過程。毫無疑問,中美正在進入新冷戰,最近一兩個月來,西方的研究者中有人認為,中美已經進入新冷戰,而且『爆發戰爭的危險急劇增加』。這種判斷可能有點過分,但總體來看,中美正在進入新冷戰是一個最保守的說法。」這段話一開始就確認,即便在中美80年代的「蜜月」期間,中美關係就暗含著走向冷戰的足跡;而這段話的最後一句則不僅肯定了中美冷戰的現實存在,而且暗示,當下的中美冷戰有衝突激化的可能。

當中共採取了對美核威脅的上述3項軍事行動之後,兩國就不再是和平發展之下的合作關係,而是進入了冷戰升級程序。冷戰狀態下,敵對雙方之間,市場規則和外交斡旋不再是和平時期的主要行為規則;取而代之的是冷戰規則,即全方位對抗,它主要包括四個核心領域,最重要的是軍事對抗,其次是諜報對抗,再次是經濟對抗和政治對抗。到目前為止,美國的全方位反制才開始了兩個月,中共已倍感壓力。而冷戰一旦開啟,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今後中共只能不斷承受美國反制措施的壓力,而中國的國內經濟政治形勢必然逐步惡化。顯然,中美關係不可能再返回過去的狀態了,因為任何冷戰都是零和博弈,中美冷戰的未來結局只有一個贏家,而這個贏家只可能是美國。

三、2020年7月:美國確定了對中共的新政策

現在的美中關係與今年年初時已經完全不同了。以前,美中關係基本上是延續從尼克森以來的歷屆美國總統的既定方針,就是合作加容忍。有人說,川普上台以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就轉變了。其實,直到今年6月底,川普只是在經貿領域展開談判,雖然中共一再耍賴,但川普一直採取容忍態度,對習近平也說了一些好話。很顯然,川普當時的目的是維持雙方的關係,以便推進經貿談判。

中美冷戰被中共點燃之後,7月份美國國務卿、司法部長、聯邦調查局長等人相繼發表了關於中美關係的講話,美國應對中美冷戰的新對華政策已經初步展示出來。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7月25日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看清了中國政府與日俱增的野心和不尊重國際準則的行徑;美國朝著這個方向制定政策應對,將以更加警惕、質疑、堅決和謹慎的態度應對中國。戴雅門說:「我認為美中關係正朝著雙方各有堅持的方向發展。美國的政策是在回應中國一直以來的行為,中國對鄰國和世界民主價值,與日劇增地欺凌、挑釁和採取敵對姿態。他們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我認為這些官員的演說反映了美國國會里相當一致的立場,那就是美國不會再容忍了。我認為我們正進入一個趨於深化的衝突軌跡,越來越多的冷戰特性出現。」

8月10日川普總統白宮記者會上明確表示,與今年初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相比,華盛頓對北京的態度已經發生了重大改變。他說:「我們對中國的看法跟8個月前不同了,大為不同」。而國務卿蓬佩奧同一天在每年一度的美國保守派行動大會(CPAC)上接受美國保守聯盟主席施萊普(Matt Schlapp)的採訪時說,川普總統告訴中共,美國歡迎中國人民獲得成功,希望他們也擁有好的生活,但不是以美國為代價,不是以美國的農民、美國企業以及美國的智慧財產權被中國政府盜走為代價;「川普總統只是說,我們不會再容忍這種情況了」,川普總統說過,夠了。蓬佩奧說,「我們的政策已經從綏靖和接觸轉變為這樣一種政策,我們希望找到與你們合作的地方,但我們會不信任而且要核實。針對中共他們所從事的廣泛活動中構成的挑戰,我們要確保我們會保護美國人民。」他特別提到了中共與自由世界不同的意識形態,他說:「共產黨人對世界應該如何運行有著不同的看法。川普總統想要確保下個世紀不是由源自中國的威權政權統治的世紀。」

四、美國啟動對中共的全方位反制

如果說,美國政府官方的新對華政策宣示只是講了原則性方向,那麼,觀察一下美國7月份以來密集的對中共的全方位反制措施,可以很清晰地看清美國的行動方向。這種全方位反制主要表現在軍事對抗領域、諜報對抗領域、經濟對抗領域和政治對抗領域。

首先,在軍事對抗領域,7月4日美國海軍第7艦隊發布聲明說,「尼米茲」號和「里根」號航母打擊群在南海地區舉行聯合演練。這是美國自2014年以來第一次派出「尼米茲」和「里根」兩艘航母在南海舉行軍演,目的是破除中共海軍試圖把南海封鎖起來成為對美發射核飛彈的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的做法。然後,美國空軍的遠程轟炸機和偵察機不斷加大對大陸沿海的偵察力度,防範中共對周邊地區的威脅。針對中共海軍從8月21日到28日在渤海海峽的黃海北部、唐山外海、南海粵東海域進行的實彈演習,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部8月19日發布消息稱,已出動4架B-1B戰略轟炸機和2架B-2隱形轟炸機從美國本土和關島基地起飛,到朝鮮海峽和日本附近上空飛行。韓聯社稱,美軍6架轟炸機同時現身朝鮮半島近海,實屬罕見。美方通過此舉向朝鮮和中國發出了強烈的警告信號。美軍的太平洋艦隊也在同一天表示,第7艦隊阿利·伯克級飛彈驅逐艦「馬斯廷」號8月18日穿越台灣海峽,接近大陸的海岸線。

其次,在諜報對抗領域,美國加快了對中共間諜活動的調查和偵辦。關閉休斯頓總領館是其中的一個行動,因為這個領館是指揮很多間諜活動的指揮中心;美方通知中共關閉此領館時,同時也要求中共撤走所有在美的有解放軍背景的學者。此外,在通訊方面,美國也採取了一系列新舉動。中共開發的社交媒體,包括抖音微信,現在都進入了美國的反制範圍,因為抖音在美國的活躍用戶已達到1億,它掌握了美國近半數社交媒體活躍使用者的個人資訊和音頻、視頻談話內容,可以被用作策反間諜之用。微信也同樣具有這方面的功能。對華為的制裁顯然屬於諜報對抗領域裡的反制措施,因為華為手機和它的基站網可能搜集美國用戶的個人信息,不僅會被用來策反間諜,而且可能掌控美國的部分國內通訊,從而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諜報對抗還包括高科技領域裡雙方在網絡戰、資訊戰(電子對抗)、軟體應用中的諜報功能防範等等,其中一些反制活動由美國軍方操作,可能不會公開。

在政治對抗領域,美國除了針對香港國安法正採取一系列施壓措施,也採取了一系列限制中共在美政治影響的措施。比如,清查美國的大學從中共獲取資金的情況,清查美國媒體接受中共資助、為中共宣傳的情形,加強對孔子學院系統在美國活動的監管,對中共派在美國的大量記者採取限制簽證措施,調查收取中共資助的美國智庫等等。

五、美中經濟關係重算帳

中美過去40年的所謂「經濟合作」,從上世紀80年代中共的有限獲利,逐漸演變成了美國單方面受損的局面,最後為美國培育出中共這個新的冷戰對手,讓美國面臨中共越來越大的軍事和國家安全威脅。美國如今看清了中共一步一步在經濟方面掏空美國的布局,要就美中關係重新算帳了。冷戰狀態下,以美中兩國為重心的經濟全球化1.0版,必然會逐步轉軌到擺脫「世界工廠」的經濟全球化2.0版;美中之間不可能再維持繼續讓美國單方面受損的所謂「合作」關係,今後雙方的經濟關係只能是互防互限、弱敵強我。所謂弱敵,就是全方位地削弱對手的經濟力量,強我則是同時壯大自己的經濟力量。其實,中共過去幾十年來在合作發展和經濟全球化旗幟的掩護下,對美國採取的一直是弱敵強我政策;現在美國不再被擺布了。

在經濟對抗領域,過去一年半以來最受關注的中美經貿談判現在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因為中美經貿談判的初衷是在兩國合作發展的前提下,要求中共減少讓美國在經濟上吃虧的做法,比如長期以來每年的巨額貿易赤字、美國對華出口受到中方的單方面管制、大量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的行為等等。現在,既然中美冷戰已經展開,經濟對抗的目的就是逐步減少或終止中共可能從美國謀取經濟上好處的各種通道。若繼續讓中共在經濟上撈美國的好處,就會為中共擴軍備戰提供經濟支持,加重美國國防研發的負擔,而冷戰中削弱對手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經濟對抗。

川普前幾天接受FOX News的採訪時說,「有許多事我們可以做,我們可以斷開雙方的整個關係」。這就是「脫鉤輪」的由來,脫鉤是相對於兩國經濟關係密切相關的現狀而言。從中美冷戰的角度來看,雙方經濟的逐步脫鉤是非常自然的,早晚會發生,因為敵對雙方必然採取全方位反制措施,此類措施的不斷增加,理所當然地會導致經濟層面多方位的脫鉤,甚至全方位脫鉤。

六、防止中共經濟上掏空美國

中美冷戰爆發之前,中美經濟關係的概況是,中共利用經濟全球化,持續地全面掏空美國。首先,在貿易領域,中共通過每年對美國數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積累了巨量外匯存底,而這些外匯存底又為中共擴軍備戰、擴大在美諜報活動、收買各種國際組織、收買非洲國家對付美國等等,創造了經濟條件;其次,在金融領域,至7月28日在華爾街上市的中國概念股總市值達1.9萬億美元,總計245家公司,而它們的財務狀況對美國投資者完全不透明,這相當於掏空美國民眾的金融財產;再次,中共在美國的經濟間諜活動大量盜竊美國企業的技術機密和專利,每年給美國造成幾千億美元的損失,這屬於掏空美國的智慧財產權財富。這三方面就是中共過去20年來經濟上發跡的主要渠道。

現在,川普總統首先通過提高中國對美出口商品的關稅來縮小貿易逆差,這必然導致「世界工廠」中的大批面向美國的出口導向企業撤離中國,從而減輕美國對中國製造的依賴。其次,美國正準備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取消財務審計豁免權,這將使部分中國上市公司退市或跌破發行價,放慢中共在金融上掏空美國金融財富的速度;而美國行政當局要求美國若干大學的校方資產減持中國股票,以及其它可能今後會採取的經濟和金融措施,都是為了保住美國的金融資產不流失到對手國家,從而達到削弱敵手經濟能力的目的。最後,美國對中共間諜的打擊逐步強化,將減少中共掏空美國智慧財產權財富的可能,對中共「千人計劃」成員的清查和司法追究,就是防範智慧財產權被盜的經濟對抗措施之一。

這些措施會讓美國逐步脫離對中國製造商品的依賴,逐漸堵塞美國的金融財富和智慧財產權財富被繼續掏空的管道。目前美國政府已經採取的措施只是一個開端。從美中經濟的部分「脫鉤」開始,到最後多方位「脫鉤」,將會是一個耗時若干年的過程。在目前階段,美中經濟只可能是部分「脫鉤」,整個局面會略略有點混沌不明,因為各跨國公司的行動會猶豫不決、左右搖擺。一些跨國公司可能仍然貪圖從中國賺取短期利潤,但它們無法扭轉中美新冷戰的基本方向,而且將不得不承受這場冷戰逐步升級造成的巨大商業風險,最終它們只能放棄所謂的「中國市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9/1494923.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