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新冠ADE初現 疫苗將成炸彈

作者:

英國研究者大數據繪製6萬武漢逃難者的旅行路線圖,與瘟疫的世界性爆發一致。

2020年8月30日,第一財經網發表署名錢童心的文章《獨家求證:新冠(中共病毒疫苗的免疫反應可能導致疾病加重》,文中上海專家所說「新冠(中共病毒)疫苗ADE比例不低」,瞬間引爆了學術界——因為一旦被確證,等於判了中國新冠(中共病毒)疫苗的死刑!

中共輿控機制隨即啟動,命令第一財經刪文的同時,責令錢童心轉變立場改寫文章,和中共宣傳的口徑一致。於是31日,錢童心的《獨家|專家回應新冠(中共病毒)疫苗風險:ADE尚未定論》登場,專家說:「必須要有經同行評審的數據公布才能說話!」在政治壓力下,作者被迫變換角色自我打臉,可是大陸人知道,這本身就是在打操縱言論的中共的臉。

這篇揭開新冠(中共病毒)疫苗ADE效應的報導,被中共迅速刪除,勒令按中共口徑改寫。

也就在同時,這篇被迅速刪除的文章,已經在大陸各大小網站廣泛傳開。中國人並不傻,新冠(中共病毒)瘟疫流行到現在,很多人在學李文亮,要讓中國人民知道隱藏的真相。

(一)可怕的ADE

ADE是抗體依賴增強(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縮寫,以下圖說明。

ADE效應簡要圖示。

抗生素是細菌的特效藥,但是對病毒,沒有特效藥,只能依靠自身免疫系統產生抗體。所有抗病毒的藥物,都只能靠調節免疫系統起作用。如上圖,病毒S1感染後,人體免疫系統會產生抗體A1,如果A1能幹掉S1或抑制住S1,人就會痊癒,否則就會死亡。

目前對於高傳染性的病毒,預防方法是研製疫苗。疫苗或是無活性、低活性的病毒,或是殘缺的「仿病毒」,或是生產「殘缺病毒」的基因(如美國的RNA基因疫苗,基因改造DNA疫苗),疫苗注入人體後,人體會把它或其產物當成病毒對待,產生多種抗體鉗死(中和)它,A1-S1「抗體-病毒結合體」被免疫細胞識別,被吞噬、消化掉,結果是A1-S1同歸於盡。接種疫苗幾次,人反覆產生大量抗體後,機體會把抗體的製造方式記憶在免疫系統中。一旦被真的病毒S1感染,免疫系統被激活,迅速產生大量抗體消滅S1,人就會康復。

對於簡單病毒,疫苗是克星,如天花病毒,這是自然界數百萬種病毒中,人類唯一消滅的一個。對於稍微複雜的幾十種病毒,如狂犬病毒,也有疫苗針對。但是對於比較複雜多變的病毒,如流感病毒,疫苗還真談不上成功。而對於很複雜、很「智慧」的病毒,如登革熱病毒、愛滋病毒、新冠(中共病毒)病毒,疫苗可能適得其反,是因為有ADE效應存在。那麼什麼是ADE?以上面圖示說明:針對病毒S1的疫苗接種人體,人會產生相應的抗體對抗疫苗,因為疫苗模仿病毒S1,所以這樣的抗體也能對付病毒S1。但是,如果此時人產生的抗體少或質量差,不足以對抗真的S1的再次感染,抗體會被S1挾持,成了病毒進入細胞的敲門磚、萬能鑰匙,反而增強了病毒的毒性,這就是依賴抗體的毒性增強,即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這是發生在一代病毒的情況。

ADE還可以發生在二代、三代病毒上。病毒變異為S2、S3,針對S1的疫苗效果再好,產生的抗體濃度再高、質量再強,但是舊抗體不抗新病毒,S2、S3會挾持舊抗體,隨意進入細胞,舊抗體反而成了變異病毒的面具、幫凶,輕易逃過免疫系統的識別,使病毒毒性大增,病情迅速加重,甚至速死。

(二)疫苗折戟:登革熱病毒初見ADE

ADE效應,最初是1973年在登革熱病毒上發現的。登革熱病毒變異出四個亞種,同時通過白紋伊蚊(花蚊子)傳播。人被其中一個亞種感染後,致死率不到1%,康復後產生抗體,對這個亞種病毒終身免疫。但是有一些人的抗體,會成為其它亞種登革熱病毒的幫凶,人不但更易感染,二次感染的死亡率竟然飆升到20%!

世界多家藥企巨頭研發登革熱病毒疫苗,都在ADE效應面前折戟沉沙。法國賽諾菲藥業吸取前人登革熱疫苗失敗的教訓,用了20多年,製造了一種四價疫苗,即同時做出登革熱四個亞型病毒的疫苗,混合使用,讓人同時產生四種抗體,這樣,理論上就能夠防止任何一種亞型病毒的感染了——注意,這只是最理想的情況,而一般情況下各種抗體的彼此干擾,為ADE搭橋鋪路的可能性,卻被忽視了。

2015年12月,賽諾菲的四價登革熱疫苗登瓦夏(Dengvaxia)完成了全部動物實驗和人體三期臨床試驗,通過了嚴格的科學測評。但是在長達6年的臨床試驗後期,在2~5歲年齡組兒童出現了15例重症住院(而未注射疫苗的僅有1例住院),賽諾菲為了保險,把疫苗接種的門檻提高到9歲。

2015年12月開始,該四價疫苗先後在墨西哥菲律賓巴西薩爾瓦多、哥斯大黎加、巴拉圭、瓜地馬拉、秘魯印尼泰國新加坡11國批准並上市,還陸續在委內瑞拉、宏都拉斯、馬來西亞澳大利亞阿根廷孟加拉柬埔寨8國獲得批准,但尚未上市。這些跨熱帶國家,都是登革熱的疫區。

2016年4月,菲律賓的73萬以上的兒童開始注射該疫苗。

2016年7月29日,世衛組織WHO向全球登革熱流行區,鄭重推薦登瓦夏,推出接種指南,建議9-16歲少兒注射。可見,WHO是在觀察菲律賓大面積接種3個月後,才大膽放言。

不久,不良反應、重症相繼出現。實踐中發現,此款四價登革熱疫苗,並不適合沒得過登革熱的人,也就是對沒感染過登革熱的人,至少是沒有預防和保護作用,於是接種標準變成了「只限於登革熱的康復者」。隨著幾十名兒童的死亡,2017年12月,菲律賓政府叫停了該疫苗,還向賽諾菲索賠7000萬美元疫苗費,並準備追查其中的腐敗、瀆職,追責賽諾菲的數據和WHO的背書。賽諾菲一面聲明那不是疫苗問題,一面答應賠償2800萬美元另加住院醫療費。奇妙的是,為賽諾菲大做廣告的WHO,並不自責,依舊是指導疫情的「世界權威」。

耗時20多年,花費15億美元,法國賽諾菲的登革熱疫苗就此落馬。至於世界其它藥企丟進百億美元的登革熱疫苗研發,除了半途放棄的,也就此停滯。巨大的教訓警醒著今人:ADE可成為疫苗的墳墓。

(三)疫苗鎩羽:愛滋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都有ADE

愛滋病疫苗40年來一敗再敗,研發的難度表現在多個方面,ADE是主要一環。試驗疫苗的志願者都是沒得愛滋病的,注射疫苗後,以身試險,均被感染。如此之慘,是科學前進的代價?實質是科學誤入歧途造成的。

2003年中國爆發的薩斯(非典)瘟疫,SARS冠狀病毒疫苗為什麼沒研發出來?我們知道,SARS病毒乍來乍走,奇怪地突然從自然界隱去,極不正常,不符合科學,鍾南山院士說:「SARS還會捲土重來。」當時中國原本要做SARS疫苗的儲備,有備無患。但是發現SARS病毒有ADE效應,做疫苗適得其反,只好放棄了。

2012年9月,一種早期症狀類似SARS的瘟疫在沙特爆發,擴散到中東地區,被稱作中東呼吸綜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簡稱MERS)。MERS冠狀病毒的致死率,是SARS的4倍。研究發現,MERS病毒不但有ADE,還能挾持SARS的抗體產生ADE效應,也就是得過SARS的人,易感MERS,且易發重症。

MERS的疫苗,2015年一度宣傳被「成功研發出來」,但只是動物實驗成功。那顯然是媒體炒作,為股市利多而已。疫苗至今無果,ADE躲不過。

(四)新冠(中共病毒)病毒,能否逃過ADE?(1)冠狀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

上述病毒SARS-CoV、MERS-CoV都屬於冠狀病毒,冠狀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那麼,當今大流行的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能逃過ADE?很難。

(2)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與薩斯病毒SARS-Cov的ADE

不能忽視的是,如果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源於薩斯病毒SARS-Cov,它更可能繼承ADE。

也許專業人士會說,專家已經說過了,這是兩種不同的病毒,基因體相差20%,這麼大的基因差別,不可能17年就進化出來——注意,這是中共政治壓力下的學術歪曲,我們已經多次撰文指出了,其錯誤在於:

①20%的基因不難逾越,因為SARS冠狀病毒家族存在活躍的基因重組,那是大範圍的基因變化,且不可預知,所以,從單點變異計算基因進化,本身就是錯誤的。

②20%的基因差別不是依據,登革熱病毒4個亞型之間,基因差別30%以上,還是一家親。

③新冠(中共病毒)病毒最初被國際病毒學會基於科學原則定名為SARS-Cov2,事後被中共極力反對,強烈建議世衛組織改為病毒名為2019-nCoV是基於政治需要,因為中共早已經宣稱自己戰勝了SARS-Cov,再來中國一個薩斯二代SARS-Cov2,無地自容,這是割裂SARS-Cov2和薩斯病毒SARS-CoV的關係政治根源。

這樣說來,SARS-Cov2承傳SARS-Cov的ADE效應,幾乎是難免了。

(3)疫苗ADE的擔心、規避、無效

一些學者為此深表擔心,展開相關討論,問題集中在:①新冠(中共病毒)疫苗能否導致ADE效應?討論結果來看,小組內多數人認為可能。②一旦新冠(中共病毒)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3/1500301.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