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71年未見 國殤日沒接一份賀電 名聲太臭!西韓末年

大陸銀行正在鬧錢荒。有大陸網友表示,目前中國百業蕭條,很多老百姓沒收入,銀行存款少了,導致銀行鬧錢荒,這種現象將會造成社會恐慌。大陸網友透露,大陸多地銀行取款五萬或兩萬就需預約。有人取錢2萬跑了七家銀行只取出了1萬元。

台灣立法院推動「美台復交」討論案,無異議通過】美國之音台灣最大在野黨國民黨星期二(10月6日)在立法院提出「美台復交」與「政府應請美國協助抵抗中共」兩個討論案,全院無異議通過。此二討論案由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提出,其一討論事項為「蔡英文政府應以美國與中華民國回復邦交做為對美外交目標,並積極推動」。對於該案在立法院通過,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尊重立法院的決議。台灣行政院院長蘇貞昌星期二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台灣會跟美國從有外交關係到沒有外交關係都是國民黨搞的,而現在國民黨終於良心發現,這是好事一樁。」蘇貞昌說,中國一再對台灣施壓,希望國民黨可以一改過去沒有用台灣最大利益來考量的問題、發表更本於台灣主流民意的意見。蘇貞昌強調:「我們會繼續努力,增強跟美國的關係,關係改善也要一步一步來。」——感覺國民黨突然睡醒了一般,腦筋開始正常了。只是中共又要跳腳了。

irrenhaeusler:每當你批評中國如何如何,他就跳出來說:你到過中國嗎?你在中國生活過嗎?你了解中國嗎?可是沒到過台灣、沒在台灣生活過、不了解台灣,這種人一轉頭,開口就是「還不如我們三線城市。」///@big_ear_cat:還有這種出都沒出去過,就覺得台灣還不如自家小城的。諷刺的是,這下面算法就給我推薦了這則新聞,牆國小城的生態,其實強國大城市也沒好多少,就這還和台灣比。

jiayiqun:窮途末路習近平,惡貫滿盈共產黨;積惡積怨全民怒,倒台滅亡庚子年;外有西方聯軍現,內鬥加劇政局亂;更當通脹失業潮,製毒投毒賠單到;民不聊生要革命,效法香港反中共;全民起義聚廣場,推翻黃俄滅共黨;自由民主浩蕩日,狗官惡警清算時;世界潮流不可擋,人間再無病毒黨!

【大陸銀行鬧錢荒網友:會造成社會恐慌】大陸銀行正在鬧錢荒。有大陸網友表示,目前中國百業蕭條,很多老百姓沒收入,銀行存款少了,導致銀行鬧錢荒,這種現象將會造成社會恐慌。大陸網友透露,大陸多地銀行取款五萬或兩萬就需預約。有人取錢2萬跑了七家銀行只取出了1萬元。

【朝鮮脫北者透露,金正恩不止一次罵習近平是「狗崽子」】大家一向都認為中共跟朝鮮關係相當不錯,但是最近有一名來自朝鮮的年輕人李賢聖在一場以「統一朝鮮半島」為主題的在線學術演講中披露,其實,中朝之間的關係並不友好,金正恩還曾當著朝鮮軍人的面前大罵習近平「狗崽子」。在一場以「統一朝鮮半島」為主題的在線學術演講中提及,報導稱,當時金正恩惱怒之下,當場就下令中斷所有的朝鮮與中國之間的合作和交流,而改與俄羅斯、東南亞國家交好。在金正恩上台之後,全力發射洲際彈道飛彈而遭國際制裁,因而也被北京冷落,使得朝鮮曾經大罵中共是「千年宿敵」。另一方面,習近平亦曾毫不掩飾地表達對於金正恩的討厭,一直至2019年,習近平才第一次訪問朝鮮。——就是不知道習近平請金正恩在人民大會堂喝128萬人民幣/瓶的矮嘴茅台時,知道不知道金三胖曾經罵這位要面子的一尊「狗崽子」這件事?下次三胖子再來兲朝時,一尊打算繼續給三胖喝矮嘴茅台還是請他吃狗屎?

儘管北京努力打造自己的大外宣,塑造積極的全球形象,但世界各國對中國的負面看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許多國家對中國的不利看法達到了歷史高點,澳大利亞對中國的負面看法升幅最大,比去年猛增了24個百分點,達到了81%的壓倒性比例(皮尤報告:北京在全球比任何時候都更遭人厭惡)。

【盛極必衰,去年十一有多猖狂,今年就有多淒涼】CCTV報導中國駐各國使領館舉行慶祝國慶活動,除了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參加了中國使館舉行的酒會並發表祝賀講話!其他各國幾乎沒一個政府政要出席中國使館的活動!也幾乎沒有一個國家政要發來賀電!而國務院舉行的國慶招待會,中央歷屆政治局常委沒有一個出席!這個狀況自中共建政以來從未有過。——中共名聲太臭,大家唯恐避之不及,誰也不願上美國的黑名單不是。。事實證明總加速師的頭銜不是吹出來的!習總加速師:我也想低調啊,可加速實力不允許。

張平特拉維夫:胡編這話,非常典型地反映了這些年很多人對「軟實力」的誤解。「軟實力」最終不取決於你對外國人說了什麼話,而取決於你對中國人做了什麼事情;不取決於你給外國留學生多少獎學金,而取決於中國學生活得怎麼樣。外國人不等於傻逼,你跟中國人講不通的道理憑什麼外國人就會信?我倒建議今後幾位「代表」發推之前先發微博,中國人這裡通得過再去跟外國人講。

huang3feng:假新聞標配,還有什麼?歡迎補充……

維舟:「尺度」所指向的不是一個法治框架下有明確界定的規則,而恰是一個反覆博弈的模糊地帶,充滿著曖昧、含混與不確定性,並有可能隨時變化。它是實施管治的一方政治意志的體現,但卻沒有規則可循,以至於誰都不知道那個「尺度」到底在哪裡。對於管治者來說,「尺度」一旦明確規定,就無異於自縛手腳,只有模糊的規定才能賦予自己隨心所欲的靈活性。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7/150941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