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12首唯美宋詞 最後一句是神來之筆 驚艷千年!

俗話說:好戲在後頭。

讀詩詞的時候,也有這樣的體驗。一開始讀時,不知其味,讀到結尾處時,讓人拍案叫絕,感慨萬千。

詩詞君要推薦12首唯美宋詞,最後一句是神來之筆,驚艷千年。

《鵲橋仙》

宋·秦觀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自古寫牛郎織女,都是感傷的,唯有秦觀,一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爆發出高亢的音響:只要能彼此真誠相愛,即使終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貴得多。

這句詩遠遠超過了古代同類作品,使詞的思想境界升華到一個嶄新的高度,成為千古佳句。

《如夢令》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暮春時節,風雨過後,李清照惜花心切,侍女卻道,海棠依舊,李清照卻不信,直言,應是「綠肥紅瘦」。

「綠肥紅瘦」一句是全詞的精絕之筆,歷來為世人所稱道。「紅瘦」正是表明春天的漸漸消逝,而「綠肥」正是象徵著綠葉成蔭的盛夏的即將來臨。這種極富概括性的語言,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醉花陰》

宋·李清照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最後三句為神來之筆,一直備受文人騷客的稱讚與喜愛。明茅映《詞的》卷二:但知傳誦結語,不知妙處全在「莫道不銷魂」。

簾外黃花與簾內佳人相映生輝,形神酷似,物我交融,創意極美。李清照極述相思之情,以花木之「瘦」,比人之瘦,誇張更顯相思之深厚。

《清平樂》

宋·趙令畤

春風依舊,著意隋堤柳。

搓得鵝兒黃欲就,天氣清明時候。

去年紫陌青門,今宵雨魄雲魂。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

「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個黃昏?」是為人傳誦的名句,作者在這裡採用了誇張的手法,「如果把一個人生生置於這種折磨之中,用不了幾天,他就會死掉。」

「斷送一生」、「只消幾個」,可見當下「黃昏」何其難熬!這一句詞極言此刻的折磨是何等難以忍受,語淺情切。

《小重山》

宋·章良能

柳暗花明春事深。小闌紅芍藥,已抽簪。

雨餘風軟碎鳴禽。遲遲日,猶帶一分陰。

往事莫沉吟。身閒時序好,且登臨。

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惟有少年心。

「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惟有少年心。」三句是對人生的大徹大悟,其哲理意味,頗令人深思。「無尋處」,三字重疊,以承為轉,並且大大加強了轉折的力量。

過去的人生軌跡雖然還能找到,但少年時代那種天真爛漫的活潑之心已無法找到,找得到的東西反而增添,找不到東西的悵惘之情,使讀者也不免感慨萬分。

《踏莎行·郴州旅舍》

宋·秦觀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無理有情,無理而妙。好像詞人在對郴江說:郴江啊,你本來是圍繞著郴山而流的,為什麼卻要老遠地北流向瀟湘而去呢?

與秦觀悲劇性一生「同升而並黜」的蘇軾,同病相憐更具一份知己的靈感犀心,亦絕愛其尾兩句,及聞其死,嘆曰:「少游已矣,雖萬人何贖!」自書於扇面以志不忘。

《青門引》

宋·張先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

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

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

清明時節,乍暖還寒,風雨交至,庭院寂靜,殘花病酒,看著過去伊人坐的鞦韆,勾起傷心往事。掩上重門,可那明月,又將鞦韆的影子送了過來。

《蓼園詩選》云:末句那堪送影,真是描神之筆,極希微渺之致。

《青玉案》

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是千古傳誦的名句,詞人妙筆一點,用博喻的修辭手法將無形變有形,將抽象變形象,變無可捉摸為有形有質,顯示了超人的藝術才華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疊寫三句閒愁,真絕唱!

《唐多令》

宋·劉過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

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繫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

舊江山渾是新愁。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多年前,詩人曾游南樓,二十年後,詩人故地重遊,卻感慨,再也沒有少年時的那種自在的心境了。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多少感慨,多少物是人非,多少世事滄桑,都在這一句中了。

《青玉案·元夕》

宋·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是元宵佳節的名作。最後四句是流傳千古的名句。「千百度」以到「燈火闌珊」,足知追求之、之久,想見多次失望,「驀然」得圓好夢,何等喜出望外。

從墮胎中尋覓意中人而終獲相遇的獨特情節,寫出實現追求的無比喜悅。極富戲劇性,且蘊有某種人生哲理,能給人以美好新警的啟悟。

《蝶戀花》

宋·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為思念伊人,衣寬人瘦,絕不後悔。情真意切,一往而深。

賀裳《皺水軒詞筌》評價:作決絕語而妙者。誠然,這種執著追求的精神,適用於愛情,亦適用於事業。

《一剪梅·舟過吳江》

宋·蔣捷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

秋娘渡與泰娘橋,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蔣捷鬼斧神工,最後三句把看不見的時光流逝轉化為可以捉摸的形象,歷來為人稱道。

「紅」和「綠」在這裡都作使動詞用,再各加一個「了」字,從動態中展示了顏色的變化。在寫景的同時,抒發對年華消逝的慨嘆。

晚清詞論家李佳《左庵詞話》卷上:蔣竹山《一剪梅》詞,有云:「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久膾炙人口。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詩詞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7/1509497.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