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薦見:乾杯! 各位警官 30年黑幕

作者:
「五年前,囤門大興村,皇宮大酒樓的停車檔,開張大吉。我和弟兄們雄心壯志,誰知道開張還不到半個月,每天平均被人掃蕩1.3次,一年內,死了6個兄弟。 佛祖保佑! 算命的說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不過我不同意。我認為出來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已決定。你們跟著我的日子最短,底子最乾淨, 路怎麼走,讓你們自已挑。 好了,祝你們,在警察部,一帆風順! 乾杯各位警官!」

下班講個故事,你們路上看。

2年前,牡丹江海林市人民檢察院一名叫陳志偉的技術室副主任被抓了。罪名是「非法採礦」。

檢察院這份工只是這位正科級公務員的副業,他從父親陳福清那裡接受並掌舵著巨大的家族財富。30年前他們家就是當地豪門,海林最大的煤礦主之一。2016年以前,煤炭業經歷了兩輪超級牛市,這給陳家帶去了源源不斷的財富。家族產業鏈不斷延伸,酒樓、婚慶攝影、洗浴中心、典當……他們快包下了海林的三產。

陳福清當年還贊助修建了位於財政局對面的海林市第一個城市廣場「富清廣場」。絕對風光無二。

2016年以後,煤炭業一蹶不振。典當就成了陳家產業的關鍵命脈。所有產業命若遊絲的時候,除了東北直播業外,放貸是最「硬」的。

公務員陳志偉成了海林最大的債主之一。九龍典當的月息5分。利滾利。借款時一律收「砍頭息」:從本金里預扣一大筆借款利息。這樣遇到什麼情況,債主都是贏兩次的「雙贏」。幾乎沒有多少借債人能連本帶息還清九龍典當的錢,能還清利息就算不錯的。

一次債主,一世債主。對欠債人來說,這是個深不見底的泥潭。九龍的目的壓根就沒指著你有還錢的能力。而是極限施壓,壓垮債務人,用最低代價吞併資產。

終於,一家叫「廣龍供熱」的公司在還過陳志偉1600萬高利貸,拆東牆補西牆,連員工集資這招都用過了,最終力所不逮,奄奄一息。負責向廣龍供熱逼債的是,陳志偉的兒子陳鴻銘。他把「廣龍供熱」的老當家人龐忠省拘禁了30個小時,逼龐家交出公司控制權。

被陳家逼到生死懸崖邊緣的龐家從2015年開始走上了漫漫上訪路。「廣龍供熱」新法人龐忠省的侄子龐敬敏和母親王月穎,光在2016年兩會期間就三次赴京。

龐家有信心扳倒陳家的不是債務衝突和控制權之爭,而是他們手裡掌握著陳家的一個「陳年大秘密。」

27年前元旦後的一天,大慶海林市一家叫「金座歌廳」的卡拉OK廳發生了一起槍案。起因是兩伙人因為爭奪麥克風發生的口角和撕扯。其中一方突然有人掏出手槍連開三槍。第一槍射向了天棚,第二槍射穿了玻璃茶几,第三槍擊中了歌廳當晚駐唱女歌手的心臟。可憐的19歲女孩當場死亡。

這名槍手正是當年如日中天的海林陳家的公子陳志偉。當時的陳志偉剛剛吃上「公家飯」,是海林檢察院一名聘任制書記員,但並沒有持槍資質。

這起在當年傳遍海林市的「非法持槍殺人案」竟然很快就被擺平了。

陳志偉的老爸陳富清打點了海林市委書記孫登學和警局政委韓寶林。同時,出資替海林公安局在山東煙臺牟平養馬島建了療養院,供海林警局的中層幹部免費休養。還貼心地為送給每個警察2000多元的皮夾克。

陳富清還單獨給了時任海林檢察院檢察長的郭世昌一筆好處費。搞定公檢法後,「陳志偉非法持槍殺人案」被定性為「因制止流氓滋擾鳴槍示警,誤傷致死一人」。檢察院出具了《關於我院幹部陳志偉誤傷人命一事的報告》。

作為補償,陳家給了19歲的歌女家8萬塊錢。一次性了結了這樁人命案。真正的來龍去脈封印進時間煙塵。

不僅如此,命案4個月後,「我院幹部」——「臨時工」陳公子竟然轉正了!他被海林檢察院正式錄用為有編制的國家幹部。接著的25年裡,從書記員,一路干到技術室副主任。

王月穎2016年的上訪把陳志偉送進了看守所,但幾天後陳公子就又被取保出來了。被陷於「你死我活」處境的龐家咬死不放,2018年再次在哈爾濱見到了中央巡視組。

這次,陳志偉和陳家在海林的商業帝國正式進入了「反黑風暴」的中心。30年大廈終垮。

故事的結局並無新意。可總讓我想起《無間道》裡,曾志偉在廟前燒香時的壯行之語:

「五年前,囤門大興村,皇宮大酒樓的停車檔,開張大吉。我和弟兄們雄心壯志,誰知道開張還不到半個月,每天平均被人掃蕩1.3次,一年內,死了6個兄弟。佛祖保佑!算命的說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不過我不同意。我認為出來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已決定。你們跟著我的日子最短,底子最乾淨,路怎麼走,讓你們自已挑。好了,祝你們,在警察部,一帆風順!乾杯各位警官!」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6/1512594.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