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沉雁:毛書記為何輕生?一起來讀他的絕筆信

作者:

成都又火了,上一次是趙雷唱火的,並將成都的玉林路唱成了網紅路。但這一次成都的火,就不那麼浪漫風情了。這一次是毛洪濤書記用一封絕筆信將成都的一所五流大學送上了熱搜,成都大學,被毛書記用這種別致的方式推上了火爐。

毛書記,生前是成都大學天然的一把手,但天然未必是地然。用老胡的貫口話術說,複雜中國的複雜性,有時讓鬼神都可能飲恨終身。

2020年10月16日,也就是今天,據多家媒體可靠消息報導,毛洪濤書記的遺體已經找到,地點在毛書記位於成都溫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不熟悉,聽地名應該風景不錯。

2020年10月15日清晨6時許,尚未滿50歲的毛書記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出了一封絕筆信,從不發朋友圈的毛書記,一發就這樣驚世駭俗。發完絕筆信後毛書記就徹底關機消失了,直到第二天遺體被找到。

我們先不管毛書記的絕筆信,先說說毛書記究竟是什麼人吧。

毛書記生於1970年11月,出生地河南焦作。31年前毛洪濤考入西南財經大學就讀會計學專業,後來讀研究生,再後來讀到博士,再後來留校工作,他就一直在西南財大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毛洪濤在讀書期間做過學生會主席,留校工作後做過規劃處副處長、教務處處長、研究生院副院長。2014年調任四川旅遊學院副院長。2016年先後歷任四川眉山市副市長、常委、宣傳部長。2019年2月,毛洪濤調任至他人生最後一站,成都大學出任黨委書記。

看完毛書記順風順水堪稱完美無瑕的人生履歷,你在想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我卻在想,我只能把如此「優秀」的毛書記歸類為它們,而不是他們。有些話我們不要說太明,我們就心照不宣吧。

它們,我從不相信它們中會有好人。

但是,當你看完毛書記的絕筆信後,你一定會顛覆我上面顛簸不破的結論。之所以毛書記能上熱搜,我估摸,所有人看完毛書記的絕筆信,先是眉頭一緊,接著心中一涼,最後會心痛得哇哇大哭:「這麼好一個人,多好的書記啊」。

毛書記究竟有多好?他為什麼一定要如此決絕告別他正躊躇滿志的人生?他的死真的是因為他絕筆信所言與校長權鬥的失敗嗎?這些問題我一個也不知道。但我們可以一同來學習毛書記的絕筆信,字裡行間也許能找到蛛絲馬跡。來,我們一起做一回福爾摩斯。

這是絕筆信的第一段。

「從未發過朋友圈」。

這是一個有理想、多謹慎、絕不妄言的標準好幹部。少年得志,青年入仕,連他自己都很謙虛地說「中年有成」,50之前能做到正廳,理屬中年大成。前途無量,毛書記的上升空間還有無窮的想像。就因為沒鬥過校長,換做你,你會死麼?

「精神上崩潰,身體已失調」。

遇到啥事兒了?難道這校長是賓拉登?毛書記比王校長還小5歲,王校長雖然在成都大學做校長時間比較長,但他是典型的學術官僚,比較二人的官場履歷,毛書記遠比王校長更有「油」的資本。即便強龍鬥不過地頭蛇,毛書記畢竟是名正言順的一把手,校長再陰再黑再爛,不看僧面看佛面,王校長在明面上至少把王書記也無可奈何。怎麼就到了「精神上崩潰,身體已失調」?書記都被校長搞崩潰了,那下面的普通教師豈不是屍橫遍野?這事兒有點蹊蹺。

繼續看絕筆信第三四段。

「終於確認了」。

終於,也就是靴子落地了。什麼終於確認了?終於確認什麼了?這一句毫無厘頭,雖然毛書記沒有交代靴子,但這一句卻是他絕筆信的全部靈魂之所在。我相信,大多數人根本就沒在乎這一句「終於確認了」,就直接上了他「權鬥」節奏的船。其實,最陰的人是我,我能從大海里撈出針來。

確認了。究竟是確診了,還是確定了?

在一句「終於確認了」之後,毛書記就開始了他滔天憤怒的控訴。

「頭破血流」。

應該不是肉體上的頭破血流,應該是精神上的頭破血流。這一句與前面「精神上崩潰,身體已失調」是呼應的。沒什麼毛病。

再看絕筆信第五段,這一段最長,也是隱晦交代「終於確認了」的劇情高潮。

「王清遠」

第一次出現生死之敵之大名。

「連續擠壓三任書記。」

我去查了一下前兩任。前一任叫羅波,是從市委副秘書長調任成都大學做書記(2017.3-2018.6),正廳平調,履職1年零3個月,後淪為市政協副秘書長。前二任是毛志雄,是從市長助理調任成大做書記(2015.1-2017.3),也是正廳平調,履職2年零2月,後淪為市文化體制改革和文化產業發展領導小組副組長閒職。

絕筆信說得千真萬確,成都大學簡直就是前三任書記的滑鐵盧,前面走得好好的,到了成大就摔了一跤,並且一跌不振。

「而我是被害最深」。

什麼叫受害最深?意思是比前兩任書記摔得更慘,說明毛書記的書記位置已經鐵定不保。不但不保,而且與前兩任一樣是向下淪,淪得更慘,當然就是受害最深了。但是,即便是淪,這與「終於確認了」好像還差點兒什麼。因為單純的淪,還到不了「精神崩潰」的狀態,前面兩任不是還活得好好的麼?我們暫且不管,繼續往下看。

最後再看絕筆信的自我破題。

「我最終是給大家留下的是遺憾和壞榜樣。」

權鬥失敗,是遺憾,但絕對上升不到壞榜樣。被調離書記位置淪為閒職,還是只能叫遺憾,與壞榜樣還差十萬八千里。絕筆信不是壞榜樣,自尋短見也說不上壞榜樣。什麼叫最終留下壞榜樣?這明顯與「終於確認了」是遙相呼應。這充分說明,毛書記不但比前兩任摔得更慘,還摔出一身屎來。這才是「終於確認了」的「壞榜樣」。

其實,毛書記並不是一去成大任書記就「精神上崩潰」,他上面這句「曾經那麼和諧向上的師生群體」就是滿滿的幸福回憶,而他前面也交代了是在「過去八個月乃至一年多」才崩潰的。這說明,在毛書記履職1年零8個月裡,毛書記在成大的第一年還是過得春風得意,不然他就不會懷念「曾經那麼和諧向上的師生群體」。

一般而言,書記過得爽的時候,校長就過得不太爽,校長過得爽的時候,書記就過得不太爽。如果書記校長都過得太爽的話,那上面就有人對他們很不爽。上面最爽的是,下面都過得不爽但又要裝出爽來。複雜中國的複雜就在這裡。

我單方面揣測,毛書記在最爽的第一年裡,究竟爽到了什麼程度?會不會是樂極生悲,爽到最後8個月精神崩潰,以至於不得不留下壞榜樣的遺憾。複雜,這也許隨著他的西去永遠成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429.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