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大揭秘:江澤民究竟為何物?

對生父的不孝,對其組織的不忠,對人民的不誠,造就了江澤民這個「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禍亂中華的人形大醜。如果我們還讓江澤民繼續用謊言來為他自己樹碑立傳,那就是貽誤子孫了。

對生父的不孝,對其組織的不忠,對人民的不誠,造就了江澤民這個「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禍亂中華的人形大醜。還原一個真實的江澤民,是我們這一代見證歷史的人們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冥冥之中有定數的話,歷史的安排也必然會讓某些人的出身極不光彩。

2003年3月12日,出席中共人大會議的江澤民參加了湖北省代表團的討論。江澤民說:「1966年至1970年我在武漢鍋爐研究所當所長,當時正值文革,……,造反派把我的檔案查了個底朝天。也好,證明了我歷史清白。」

聽者無意,言者有心。身為總書記,為什麼要表白自己「歷史清白」呢?

因為江澤民的歷史的確不清白。他的生父江世俊(又名江冠千)是日偽時期的漢奸,江澤民上的大學是日偽中央大學,他還編造故事說是過繼給了死人,他在留蘇期間又為貪戀一俄國女子遭克格勃收買……江澤民的歷史完全是一本糊塗帳,何來清白?造反派就是把檔案查翻天,又如何能找到檔案中根本就沒有,被江謊報、隱瞞的重大歷史問題呢?

在2005年初江澤民隆重推出他委託美國商人庫恩寫的《江澤民傳》,對隱瞞歷史做出公開回應。

有句古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江澤民在傳記中為自己貼金的詞彙里,出現頻率最高的就是充斥滿書的「愛國」二字了,甚至他上日偽大學的那一段歷史的題目就叫「我是一個愛國者」──「愛國」乃是國民的本份,是與生俱來的品行,是一方水土養育的情結──任何一個清白的人,絕不需要到處叫賣自己是愛國者。

一個基本事實是,江的生父是替侵華日軍做事的漢奸。在江澤民參加工作後的一生中,甚至他讓人寫的傳記裡面,都對他的生父唯恐避之不及,只有寥寥一句「生父於1973年去世」。

江澤民編造說他在13歲時被過繼給了剛剛死去的共產黨員叔父江上青。江澤民21歲大學畢業,13歲到21歲這8年間,是誰供養著江澤民呢?按江上青女兒江澤慧對庫恩所說,江澤慧一家是「無盡的貧窮飢餓」,那麼是誰替江澤民交納高昂的學費去讀貴族中學和南京中央大學,是誰讓他在兵荒馬亂物價飛漲的年代能夠去學琴棋書畫,是誰讓他在離開校門不久,就可以在上海灘開著美式吉普車狂兜(庫恩書中所言)?在這20多年中養育他的,難道不是他的生父嗎?這跟8年前就死去的江上青有什麼關係呢?江澤民的生活根本就不沾「過繼」的邊。後來共產黨得了天下,江澤民才想起家族中有一位共產黨的烈士,於是摒棄生父,要去過繼死人,那是後話了。

我們不是要搞「出身論」,而是從江澤民隱瞞、編造出身歷史看出了他的欺騙本性。甚至到了晚年,江更是變本加厲,還要把他的漢奸父親暗示成抗擊侵華日軍的英雄。江澤民在傳記中用他堂妹江澤慧的嘴不止一處地說,「我們全家都是革命者」「家裡的男人都打仗去了」「他們全都出去參加了革命,既打日本侵略者,也打國民黨。」這對於不知道他們家漢奸底細的大陸讀者,很具有極大的迷惑性和欺騙性。

1999年12月11日《人民日報》報導,江澤民同葉爾欽北京簽署了中俄邊界議定書。令人驚訝的是,在江澤民讓庫恩寫的傳記中卻找不到這次會晤的一絲蹤影。大家知道,江澤民是連何時何地給誰唱了一首什麼歌兒這些雞毛蒜皮的事都要在傳記中隆重寫下一筆的,他跟其他國家領導人的會面更是一個不落了,為何偏偏漏掉了同葉爾欽簽署領土邊界這樣有關民族社稷的大事呢?原來,江澤民在這個條約中把從滿清以來歷屆中國政府都不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全部承認了──江澤民簽署的是個地地道道的賣國條約,斷送了子孫後代討回失地的合法依據,拱手讓給俄國100多萬平方公里肥沃的黑土地,相當於數十個台灣。面對海內外華人討伐江澤民賣國罪行的風起雲湧之勢,江澤民竟然刪節歷史,這只能使其賣國賊的行為欲蓋彌彰。

江澤民還在傳記中把自己包裝成如何關心人民的疾苦。看看他在1998年的大洪水中的作為吧。在當年9月上旬,無數人正在水災的死亡線上掙扎時,江澤民卻邀請電影藝術家們在中南海開派對,庫恩稱其為江澤民「心目中的開心一刻」。在聯歡會上,江在女演員的伴唱下演奏著俄羅斯的舊日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興奮之際,江澤民和眾人唱起了《大海啊,故鄉》,庫恩在書中描述「尤其是江本人,更是引吭高歌」。多麼具有諷刺意味啊,人民在滔滔洪水的汪洋大海中苦苦掙扎,江澤民卻在中南海的溫柔鄉中高歌《大海啊,故鄉》。一個隱瞞漢奸出身竊取高位的人,他心裡哪有人民的死活?

江澤民還讓庫恩把自己塑造成生活儉樸、反腐敗的領頭人。大家都知道,這些年中國的腐敗是愈演愈烈,其根子就出在江澤民和他的家族本身。他的兒子們無才無德卻營造起江家的金錢王國,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國第一貪」。

民間早就傳說江澤民雪夜給李先念在上海養的小老婆送生日蛋糕之事,李當時有客人,江澤民親自在門外等候了幾個小時以表忠心。這事本來太過離奇,無以考證。有道是做賊心虛,江澤民在他的自傳中居然為送蛋糕一事出面辯解,外人才知原來果有此事。書中美其名為「關心領導」,稱那隻蛋糕「是賓館裡的最後一隻蛋糕」,目的是「與關鍵人物謀求共識」。果真如此,中國也就沒有貪污受賄了,那個行賄者不是「關心領導」、「謀求共識」呢?

江澤民的發跡,一靠編造自己是烈士遺孤,從而得到烈士的戰友汪道涵和張愛萍的一再提攜,二靠溜須拍馬,討得黨內大老的歡心,最後竟竊取了高位。

江澤民掌權後,為了出風頭,開始在國際外交場合跳舞賣唱,完全不顧國際外交禮儀和中華民族尊嚴,使國家的顏面盡失。江澤民的「戲子」稱呼就是這麼來的。他跟西班牙國王見面時會突然拿出梳子梳起頭來;別人要為他掛勳章時他會迫不及待一把搶過來自己戴上;在國宴進行途中他或者突然拉起東道國的第一夫人跳起舞來,或者從餐桌上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我的太陽」,或者色迷迷的盯著小姐彈起琴來……這些不成體統的戲子行為都成為了西方媒體炒作的笑料。單說他同柯林頓的幾次見面。93年、97年江澤民訪美,98年柯林頓訪華,江每次都要或彈或拉或唱,表演完畢每次都要求柯林頓演奏薩克斯,可柯林頓從不附和。97年江澤民訪美時,記者會上有人提到西藏問題,江澤民突然高歌《牧場上的家》,弄得人們莫名其妙。江澤民背林肯的演說詞更是經典。跟學生對話要背,接受記者採訪要背,出國訪問要背,別人沒讓他背他主動要背,別人讓他背他就乖乖地背,哪有一國之君的正形?

江澤民走火入魔的還要算他的「說外語」。江澤民出訪拉丁美洲,七老八十的他還要花幾個月時間強化速成去現學現賣說西班牙語,放著正經的國家大事不顧,完全是戲子作了山大王,改不了現眼的本性。在他自己的傳記中,江澤民炮製了一個謬論,說是「如果你由於語言的差異而無法與他人交流,你們怎麼能交流觀點或者達成協議呢?」懂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靠他那點三腳貓外語,就能與人自由的交流?世界上那麼多的國家元首,他們都說著各自不同的母語,難道他們竟然不能達成外交協議?

也許是共產黨國家的領導人歷來都比較嚴肅,這一下來了一個「人來瘋」的江澤民,西方政客竟把江當做共產黨的異數,樂得看他盡情表演。

真有雄才大略的人不會在這些作秀上傾注精力。江澤民之所以蹦蹦跳跳「人來瘋」,因為他的能力也就局限在一個學校文藝委員的戲子水平上。西方政客們用紅地毯來歡迎他,不是因為他江澤民有多大的能耐,西方感興趣的是江澤民兜里揣的訂單和中國的潛在大市場。而中國經濟的發展是海外20多年來5000多億美元的對華投資加上中國人民勤勞而廉價的勞動力造成的。有巨額投資,有廉價勞工,有聰明的人才,當然會製造出豐富的產品。而江澤民的無能、專橫、妒忌和保守,恰恰造成了中國政治改革的全面停滯、社會道德的全面下滑和貪污腐敗的全面橫行,更是讓經濟發展付出了資源、生態、環境、社會的巨大損失。事實上,中國的櫥窗式經濟繁榮是以犧牲子孫後代的可持續性發展和生存環境為根本代價的。江澤民對民族未來的傷害,對中國政治改革的全面停滯和倒退,對人權信仰的空前破壞——這些滔天罪惡是他這個歷史的罪人還不清的。

江澤民讓庫恩寫的傳記中一個勁兒想把自己說成具有多麼大的處事能力。事實上,重大事件發生後,比如大洪水、大使館被炸、台灣選舉、鬧「非典」等等,江總是把別人推到前面,自己做縮頭烏龜。「非典」時,江明明是貪生怕死,逃跑到了上海避難,可是,他在傳記中用「一直住在上海」來為他的逃跑辯解。要知道幾天前中央剛開完人大政協會議,江還在會上講話呢。怎麼能用「一直住在上海」這樣的話來為自己的逃跑開脫呢?

除了拉幫結派,到處唱歌作秀之外,江澤民真正上心的、真正作為十萬火急的頭等大事來抓的,就是迫害法輪功了。外界都知道的,是江澤民在國際場合分派誹謗法輪功的傳單小冊子;外界不知道的,是2002年3月5日晚長春法輪功學員在8個有線電視頻道插播45分鐘真相節目後江澤民的快速反應。庫恩在傳記中提供了江澤民在長春的密友的回憶。密友說,法輪功結束對長春有線電視系統的插播後剛過10分鐘,9點10分,江澤民就打電話給他。江在電話中非常氣憤地問,「法輪功分子在長春有線電視裡播節目!誰是你們市的市委書記?」──從江澤民對這起發生在外地的事件的迅速反應,而且立即向市委書記發威,可以看出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總指揮,而且是直接聽取匯報,發布命令。要知道,中國大使館被炸,幾天之內,江澤民面都沒敢露一下。

江澤民在他自己的傳記中為自己辯護、貼金的一大手法就是用他說過什麼話來證明他就是什麼人。我們知道,哪個因腐敗落馬的高官不是在大大小小的會議上高喊「反腐倡廉」呢?我們不要看一個人說什麼,要看他做什麼。對於能說會唱的江澤民,尤其如此。

對生父的不孝,對其組織的不忠,對人民的不誠,造就了江澤民這個「不仁不義不禮不智不信」禍亂中華的人形大醜。如果我們還讓江澤民繼續用謊言來為他自己樹碑立傳,那就是貽誤子孫了。

江澤民寫的傳記是處處充滿謊言和矛盾的一本書,江澤民的一生同樣是處處充滿謊言和自相矛盾的一生。

還原一個真實的江澤民,是我們這一代見證歷史的人們不可推卸的責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節選自《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3/1515098.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