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得佛州者 得天下?解讀終極搖擺州佛羅里達

作者:

佛羅里達成為川普造勢的第一站。這絕非巧合、也絕不僅是川普熱愛陽光沙灘,佛州意味的重要戰略價值,將成為這次總統大選的矚目焦點。"最老最搖擺,佛羅里達的決戰天王山?"去年川普選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宣布競選連任,今年不幸染疫痊癒後的他,又再度選擇佛羅里達成為他造勢的第一站。這絕非巧合、也絕不僅是川普熱愛陽光沙灘,佛州意味的重要戰略價值,將成為這次總統大選的矚目焦點。佛羅里達作為美國大選經典的"搖擺州",非典型的選民結構和特殊移民背景,每回結果都讓候選人難以預期。更何況她擁有入住白宮所需選舉人票,總數538的一半──270張選舉人票中,其中的29張,是全美第三多選票的關鍵州,都使得任何要奪下總統大位的候選人,不可不力取的決戰天王山。佛州為何是搖擺州?為何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拜登所遇到的歷史挑戰是什麼?四年前成功拿下佛州的川普,近期在佛州的聲勢又為何?四年前成功拿下佛州的川普,近期在佛州的聲勢又為何?"搖擺州"是什麼?撇除共和與民主兩黨的鐵票區,在政黨生態沒有確定方向,各五五波對峙的選區,就稱為搖擺州,也是贏得大選的關鍵。像是全美第一大州──加州,是選舉人團人數最多的州,但由於她屬於民主黨票倉,就算川普一整年都在加州造勢,毫無懸念地同樣也是民主黨拿下。反之,以共和黨鐵票倉德州為例,雖然此次選舉出現微妙的差異,但以往而言,都由共和黨勝出。因此這類例子例外的州,在政黨傾向不明顯,或是時而共和時而民主的態勢下,就可以稱作搖擺州。然而佛羅里達州的特殊之處,第一是過去20年來人數最多的搖擺州,是其他中小型搖擺州不可同等而喻的大型搖擺州,共有29張選舉人票,與紐約並列第三,僅次加州和德州。等於是開放全國第三大票倉的第一級戰區,意味著各黨若願意在此下資源,就取得得勝關鍵。再者,2000年在民主黨高爾與共和黨小布希的爭霸戰中,佛羅里達出現計票爭議,佛州是當年票數小於1%又出現逆轉的關鍵州,於此之後,許多人稱佛州為1%州,也就是各黨在此五五波,只要誰能拿下,就能贏得全面勝利。像是2016年外界戲稱當時的希拉蕊有一千種勝利途徑,而川普只有一種──成功的起點就是佛羅里達。只要贏得佛州,才能贏得足夠選舉人團票去等待其他搖擺州或大州的翻盤。如果掉了佛州,又失去幾個民主黨票倉,就難再逆轉勝。2016年川普與希拉蕊在佛羅里達的對戰,川普獲得49.02%,希拉蕊則47.82%,其中差異11萬票,川普贏得小幅勝利。票多的贏,票少的輸,原先民調不看好的川普險勝,迎來總統大位,是選舉不變真理。2000年勝選的小布希。2000年在民主黨高爾與共和黨小布希的爭霸戰中,佛羅里達出現計票爭議,佛州是當年票數小於1%又出現逆轉的關鍵州。為何佛羅里達特別"搖"?佛羅里達並非一直是搖擺州。雖然相較全美其他州,佛州的政治意向較為保守,但微妙的是,在1970年代卻是民主黨鐵票倉。政黨傾向的歷史可追溯至南北戰爭之際。佛州算是南方蓄奴州之一,在南北戰爭過後,共和黨執政,南方邦聯州進入重建時期。其中共和黨部分政策與黑奴解放等較為高壓的措施,令南方人有不平感,在共和黨獨大之下,或可說是直接統治的狀態下,形成以民主黨為基底與共和黨對抗的態勢。而必須說明的是,今日"共和黨保守、民主党進步"、"共和黨右、民主黨左"的政黨印象,事實上是在南北戰爭後,其政治光譜才有著悄悄變化。其中最為顯著的歷史事件是與美國民權運動有關。過去支持解放黑奴的共和黨長期盤據北方,南方則由支持蓄奴的民主黨為大宗。但隨著北方民主黨人對蓄奴立場的偏移,1948年杜魯門在戰後第一次選舉選邊站,靠往解放派,使得民主黨從此分道揚鑣,南方民主黨一派選擇繼續堅守種族隔離政策。雖然之後南方民主黨和黨中央達成默契,只要民主黨或民主黨候選人不要直接施壓南方各州的隔離政策,維持南方政治生活方式,那南方民主黨票倉儘管在政治光譜上有了差異,還是會繼續支持民主黨推出的全國性候選人。圖為1970年尼克森當選總統。共和黨採取南方策略(Southern strategy),也就是共和黨中央不積極介入各州自治,以此種方式來緩解進步派和保守派的分野,當然也意味著南方走向保守主義,開始讓南方民主黨為之靠攏。2018年佛羅里達州的選民。佛羅里達並非一直是搖擺州。雖然相較全美其他州,佛州的政治意向較為保守。顯著變化到了1970尼克森當選總統之後,眼見民主黨在南方與黨中央意志漸行漸遠,搶票行動勢在必行,共和黨採取南方策略(Southern strategy),也就是共和黨中央不積極介入各州自治,以此種方式來緩解進步派和保守派的分野,當然也意味著南方走向保守主義,開始讓南方民主黨為之靠攏。佛羅里達也就至此開始逐漸往共和黨方向傾斜。約莫90年代之後,佛州的政治生態仍不明朗,但已悄悄變化。1999年,小布希之弟Jeb Bush開始進軍佛羅里達擔任州長後,政治生態逐漸明顯轉變。加上在柯林頓執政時期,民主黨內對進步政策有更多積極要求後,2000年形成一分水嶺,成為非常重要的搖擺州。佛羅里達之所以難以預測,也跟選民結構有所關聯。佛州65歲以上人口占25%,也就是有1/4人口都是高齡人口,或許跟大眾在影視作品中認知得佛羅里達陽光沙灘美女的刻板印象不太一樣。但也正由於相對溫暖的氣候條件和友善的服務業環境,適宜老年退休生活,使其高齡族群大多來自外移人口,像是美國東北、中西部人口移入多,許多退休組織、養老機構也會以佛州為根據地進行服務。而就地緣關係來說,佛州位於美國東南方,毗鄰加勒比海,有一部分的主要語言是西班牙語,呈現拉丁裔人口相對較多的現象。有趣的是,佛州拉丁裔或西語系選民和其他州不太一樣,一般認知他們因為移民政策,排外政策,或相對親白人的本土主義政策而反川普,但佛州不然。由於鄰居古巴,佛羅里達作為曾經的冷戰最前線,像是"干腳濕腳"政策使難民一踏上佛羅里達便有機會擁有身分的政策令古巴移民大多心懷感念,對親社會主義的民主黨疑慮較深。加之歐巴馬時期與古巴破冰更讓佛州的古巴裔選民對民主黨產生忌憚。佛州65歲以上人口占25%,也就是有1/4人口都是高齡人口,或許跟大眾在影視作品中認知得佛羅里達陽光沙灘美女的刻板印象不太一樣。佛羅里達漫長變天:從南方民主黨大票倉,變成"川普衛隊"?2016年的選舉,川普小贏11萬票,大多歸因於占全州1/4人口的高齡選民。若只算18歲以上具投票權者,65歲以上高齡選民則達到31.6%,將近1/3,成為選舉成敗關鍵。2016年希拉蕊在佛州高齡人口中大幅落後,輸給川普17%。這些大多由他州移入,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退休高齡人口,對美國的經濟成長尤為看中。多數人相信,川普能帶給美國不錯的經濟前景,單看事實雖然正是如此,但民主黨支持者將經濟漲勢歸功歐巴馬後期遺產,或是08年金融海嘯後的世界景氣循環。無論如何,川普在前一次的選戰中累績一批死忠退休族群。另外,川普不在華府時,應該就是在去佛羅里達的路上。一向喜歡熱鬧,認為華府氣氛冷清的川普,時常移地辦公。他帶著安倍晉三習近平到他的私人度假村──位於棕櫚灘的海湖莊園,他更聲稱海湖莊園是他的"南部白宮",這種三天兩頭往佛州跑的型態,多少也讓佛州選民備感親切。然而,佛羅里達既然是大選天王山,民主黨不可能坐以待斃,就2016年希拉蕊僅小輸的狀況,2018年的期中選舉就成為民主黨的爭奪首戰。聚焦佛州參議員改選和州長選舉來看,民主黨都以1%輸掉,可說是小輸為贏,拉近與共和黨間的差距。2016年希拉蕊在佛州高齡人口中大幅落後。圖為2016年在佛州的民主黨造勢,希拉蕊與高爾聯手站台。川普一度勝券在握,直到...2020疫情?美國武漢肺炎疫情從今年開始持續升溫,佛州民調拜登都以5%以下小贏,川普小輸雖然都在誤差範圍內,但也突顯了川普執政警訊。首先川普在高齡選民的優勢因為疫情緣故降低許多。高齡族群中,有65%以上的選民支持川普,2020年9月老人利益遊說團體"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調查,川普的高齡選民領先幅度只剩3%——儘管後續10月的民調中,高齡支持意向的民調,有拜登領先1%、也有川普領先6%的結果,但佛州高齡者的轉變劇烈讓各方極度在意。疫情惡化迫使川普在防疫政策上不斷強調疫苗研發,想讓疫情走向一個可預期的終點,穩住疫情,重拾選民對未來經濟發展的想像前景,支持川普就會更有信心,都可以見得疫情在在影響川普。隨著選舉時程的推進,兩黨民調都在正負2%的正常誤差範圍,儘管佛州拜登微幅領先,但在共和黨鐵票在吹哨歸隊的情況下,真實戰場上鹿死誰手,仍還亦未可知。真實戰場上鹿死誰手,仍還亦未可知。(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5/1516053.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