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劉少奇安放在衛立煌身邊的一顆「冷棋」

中共早期「隱蔽戰線」中有以秘書身份安插在國民黨高級將領身邊的中共間諜。他們都有大學文化背景,有著國民黨高級將領秘書的身份。趙榮聲作為衛立煌的秘書,曾慫恿其加入中共,後被劉少奇制止。中共建政後,趙榮聲被安排在工會系統工作,而黨總支也沒有承認他的組織關係。最後宣布他為「反黨分子」,開除出黨,一家三口下放。被中共恢復身份後,他曾感慨道:「我是劉少奇線上的人……二十多年過去,能活著回到北京也是福氣。」

燕京大學時期的趙榮聲

中共早期「隱蔽戰線」中有以秘書身份安插在國民黨高級將領身邊的中共間諜。他們都有大學文化背景,有著國民黨高級將領秘書的身份。而幾名國民黨高級將領也都因愛惜人才且又以同鄉的因緣將他們視為自己的知己。其中趙榮聲作為衛立煌的秘書,曾慫恿其加入中共,後被劉少奇制止。

中共建政後,趙榮聲被安排在工會系統工作,而黨總支也沒有承認他的組織關係。最後宣布他為「反黨分子」,開除出黨,一家三口下放。被中共恢復身份後,他曾感慨道:「我是劉少奇線上的人……二十多年過去,能活著回到北京也是福氣。」

署名為散木的作者在「黨史博覽」發表文章揭露了至今仍不大為人所知的中共間諜,文中大肆鼓吹這些人對中共肝腦塗地。

潛伏在衛立煌身邊遊說其加入中共

趙榮聲,1915年生,安徽安慶人。1935年考入燕京大學法學院,在校期間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1936年加入中共,隨即擔任該校黨支部宣傳委員。

文章寫道:「1937年春,他與十幾個同學一起奔赴延安,而接待他們的是當年燕京大學的學生領袖黃華。隨後,他們又見到了朱德林伯渠、博古、陳賡、成仿吾、丁玲等人,還在毛澤東的窯洞裡聽了毛澤東講述的抗戰問題,後又聽了毛澤東在延安積極分子大會上所作的「統一戰線與抗戰問題」的報告。」

1938年,趙榮聲執筆寫了一篇《西線上的一個盛會》,隨即在《群眾》周刊上刊出,這引起了衛立煌的注意。隨即通過劉毓珩的遊說,想讓趙榮聲任他的秘書。中共黨組織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八路軍政治部副主任傅鍾立即找趙榮聲談話,強調開展統戰工作的極端重要性,勸說趙榮聲接受了這個邀請。

文章透露,在趙榮聲那裡,衛立煌思想上受到了許多影響。1938年4月17日,衛立煌的車隊由延水關出發直奔延安,及至延安,衛立煌會見了毛澤東等人。當時,毛澤東還設宴招待了衛立煌、郭寄嶠等人。衛、郭又參觀了抗大,衛立煌還特意去看了在山西前線受傷的林彪

衛立煌通過與趙的長期接觸,感到趙榮聲是了解自己的,兩人能夠說知心的話。如此時間長了,兩人無話不說。

文章稱,抗戰期間衛立煌至少有兩次表示要投共:第一次是通過趙榮聲向林伯渠申請;第二次很少有人知道,是向鄧小平楊尚昆直接申請。第一次的詳情已經流傳下來了,第二次已經沒人知道了。這些都是趙榮聲的「成果」。

文章披露,之後不久,趙榮聲收到一封署名「胡服」的信,約他到河南澠池晤談,趙榮聲遂趕赴澠池八路軍兵站,原來「胡服」就是劉少奇。劉少奇直言趙榮聲爭取衛立煌有功有失,所謂「失」,是說:「你的膽子不小,想挖蔣介石的牆腳。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不但對黨沒有好處,反而有危險。」最後,劉少奇指示趙榮聲:「你只要能在衛立煌身邊待下去就是成績。有事我會派人來找你,你不需要知道我在哪裡,不要到各地找黨組織。」

中共建政後成為「反黨分子

中共建政後,趙榮聲被安排在工會系統工作,最初擔任全國總工會文教部負責新聞發布的工作。由於他沒有任何介紹信或可以證明自己是黨員的證件,全總機關的黨總支讓他寫簡歷交組織審查,但趙認為自己奉命做統戰工作十餘年,衛立煌卻以「東北剿匪總司令」身份成為戰犯,又逃往香港,他自感有愧,沒有完成中共交代的任務,沒有任何成績,所以只寫了一份檢查,而黨總支也沒有承認他的組織關係。此後,趙榮聲被調到工人日報社工作。

「反右」期間,由於趙榮聲臥底的那一段歷史處於秘密狀態,無人知曉,在反右運動的重災區工人日報社,他「理所當然」地被劃為「右派」。對於趙榮聲「預備黨員轉正」問題,整整開了六次批判會,最後宣布他為「反黨分子」,開除出黨。1958年10月,又被補劃為「右派分子」,一家三口下放到山東濟寧,被分配到濟寧地區供銷社,整整18個年頭。

被中共恢復身份後,他曾感慨道:「我是劉少奇線上的人……二十多年過去,能活著回到北京也是福氣。」

阿波羅網白梅報導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30/1517885.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