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青大鬧廣州招待所 汪東興親自監督大興土木

—汪東興交代為毛澤東建新居

作者:
江青來了個歇斯底里大發作。「這是成心不想讓我休息!」她扯著嗓子命令隨員,「走!通知機組,馬上準備起飛,回北京!」吳法憲和軍區領導人全都慌了手腳,不管怎樣解釋、檢討,江青就是不依不饒。萬般無奈,只好向周恩來告急。周恩來在電話里勸了好一陣子,江青總算給了一點面子,答應天亮之後再走。

南湖松園別墅一角(圖/遲澤厚)

廣州,大概無人不知北郊有個因南湖而得名的遊樂場和豪華賓館群。但是,在1971年之前,從政府官員到一般市民,卻誰也不知道廣州有個南湖。準確地說,從1971年5月之後,南湖二字才開始出現在高度機密的大比例尺內部地圖上。難道這是新開鑿的人工湖嗎?不是。其實它是白雲山北麓早已有之的一個天然湖泊,本名磨刀坑水庫。它之所以改名,是因為1971年在這裡為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其他幾位重要領導人修建住所而引起的。

交代

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初,毛澤東常來廣州。初時他的住處只有珠江北岸的中共廣東省委小島招待所1號樓。以後又在白雲山的雞頸坑為他修了一組房子。從1962年後,連續多年毛澤東未來廣州。這期間,除白雲山的房子曾接待過西哈努克親王外,省委小島的房子一直空著。兩處房子都沒有進行大的維修。

1971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當面告訴在京開會的廣州軍區司令員丁盛和廣州軍區政治委員、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劉興元:毛澤東有意於年底去廣州過冬,毛在廣州原住的兩處房子長期空置,比較陳舊,怕是不適用了,希望軍區和省委在廣州近郊按照靠山、近水、幽靜、保密的原則,另行選址為毛澤東新修一處住所。回到廣州,丁盛和劉興元立即按汪東興的要求親赴白雲山區勘察,兩人同乘一輛汽車圍著白雲山主峰轉了半天,但未發現理想的建房地址。

就在廣州軍區領導人積極籌劃為毛澤東修建新住所之時,突然發生了江青大鬧小島事件。這年3月末,江青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空軍司令員吳法憲陪同下,由海南島榆林飛來廣州,安排她住小島1號樓。以前江青常住這裡,那時她對這裡環境比較滿意,因而軍區和省委領導人都沒想到會有什麼問題。豈知,經過「文化大革命」,江青已經今非昔比,她已不僅是毛澤東夫人,而且是名副其實的中央首長,要求自然也就不同以往。她一進入1號樓,見這裡基本上還是10年前的舊貌,便面有慍色。而更使她惱怒的是,經過10年發展變化,小島南面的珠江水面,早已失去了早年的寧靜。入夜,不時從江對岸的工廠傳來機器轟鳴聲和汽笛聲,還有江上不斷駛過的機帆船的「突、突」聲,聲聲入耳。

江青來了個歇斯底里大發作。「這是成心不想讓我休息!」她扯著嗓子命令隨員,「走!通知機組,馬上準備起飛,回北京!」吳法憲和軍區領導人全都慌了手腳,不管怎樣解釋、檢討,江青就是不依不饒。萬般無奈,只好向周恩來告急。周恩來在電話里勸了好一陣子,江青總算給了一點面子,答應天亮之後再走。軍區和省委領導不敢再有絲毫馬虎,通知對岸工廠立即停工,又責成軍區副司令員、廣州市革委會主任黃榮海迅速組織人力,到小島東西兩側江面,攔截各種船隻,一律不得通過小島江面。

第二天,江青余怒未消,悻悻而去。

江青這一鬧,讓劉興元、丁盛等人深切感受到為毛澤東以及江青修建新住所的緊迫性。這一鬧,也把原來在北京遙控指揮的汪東興推上了第一線。4月11日,汪東興乘專機到廣州,稍作停留,即邀廣州軍區政治委員任思忠與他同赴海南島,在陵水軍用機場降落後,即轉乘汽車去崖縣(今三亞市)榆林要塞區大院,察看了不久前江青住過的「元帥府」,就「元帥府」的維修、改建等問題作了指示,隨即與任思忠飛返廣州。

「元帥府」要維修、改建,也因江青引起。3月間江青住在這裡時,嫌房子門太多,風大;嫌電影放映機沒有機房,放電影時機器好像在她頭上響,讓她頭痛;嫌隨員住的房子離她太遠,她呼叫不便;還嫌「元帥府」沒有好車,她的車是用專機從北京運來的。聽說江青對「元帥府」的接待工作有這樣多意見,廣州軍區領導哪敢怠慢,趕緊叫軍區司令部管理局副局長張小軍帶上一名建築工程師,趕赴榆林,同海南軍區有關部門共同研究「元帥府」的維修、改建問題;又把省革委會最好的一台銀灰色「奔馳280」轎車也調給「元帥府」使用。

4月13日下午,汪東興在軍區大院留園7號同軍區領導和有關部門負責人研究為毛澤東建房方案。汪東興在提出修建的基本要求之後,特別提到:毛澤東對他在北京之外的幾處住所,比較喜歡的一是武昌東湖,二是杭州西湖。武昌的房子設計、建築好,杭州的房子四周環境好。軍區可以派人到這兩地看看,將來在選點、施工時,爭取把這兩處的優點結合起來。

14日上午,汪東興由劉興元、丁盛陪同,先看了在白雲山東麓老虎洞為林彪修建的房子,然後到軍區初步選定的計劃為毛澤東建房的磨刀坑作現場勘察。

磨刀坑是白雲山東北的一塊小盆地,南距沙河約五六公里,東距廣(州)從(化)公路約1.5公里。這裡原是廣州軍區工程兵倉庫,周圍山上是茂密的松林,遠離村落,環境清幽,便於保密,進城卻又比較方便。惟一的缺點是沒有大的水面,而毛澤東又特別愛水。汪東興也感到這個地塊不夠理想,希望軍區能儘快找到更好的地方,但是時間緊迫,要作兩手打算,可以先在磨刀坑作施工準備。

汪東興把工程的完工期限定在當年國慶節。他說得極為形象、具體:「10月1日晚上,毛主席要在天安門城樓觀賞焰火。等他老人家從城樓下來,就上火車,南下廣州。你們就準備迎接,讓毛主席住上新房子。」

取經

施工時間滿打滿算只有5個多月。兵貴神速,根據汪東興的指示,軍區便派副參謀長劉如帶領司令部作戰部副部長王慶林、司令部管理局副局長張小軍、後勤部營房部副部長鄒合典和一位建築工程師,乘軍區值班專機飛武昌「取經」。武漢方面已經接到中央辦公廳的通知,對此十分重視,把劉如等安排住在東湖,武漢軍區政治委員兼湖北省委書記劉豐、武漢軍區副司令員李化民接見,然後派專人帶領劉如等人參觀,詳細介紹情況和經驗,解答問題。

4月17日,劉如一行飛往杭州,同樣受到浙江省黨政軍領導的熱情接待。劉如等人不僅參觀了毛澤東的住所,還看了正在為林彪修建的房子--過去杭州沒有林彪專用住所。

4月18日,劉如一行返回廣州。此時劉興元和丁盛去北京參加中央軍委座談會和中共中央「批陳整風」匯報會,臨時主持軍區日常工作的副司令員江燮元於19日聽取劉如等人匯報。通過對武昌、杭州兩地的參觀比較,劉如等人深切感到,毛澤東原在廣州的幾處住所,明顯陳舊落後,修建新房刻不容緩。武昌和杭州的房舍、庭院優點可以借鑑,不難做到,但是磨刀坑的周圍環境與武昌、杭州相去甚遠,且無法改變。看來還需另覓更理想的新址。他們還認為,武昌與杭州的接待班子實行軍隊與地方合一、接待服務與安全保衛合一的做法,操作靈活,效率高,值得借鑑。

江燮元贊同劉如等人的建議,指示一面抓緊進行磨刀坑的施工準備工作,一面繼續勘察,爭取找到更好的地方;同時責成司令部管理局和軍務動員部共同研究,參照武漢的模式,擬制組建接待機構的方案。

為了加強施工領導,統一調度施工力量和物資,成立了由江燮元掛帥,有軍區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主要領導和廣東省、廣州市各一位負責人參加的施工領導小組;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由劉如兼主任,王慶林、張小軍、鄒合典和軍區工程兵、軍區政治部保衛部、軍區後勤部各一名領導為辦公室成員。

選址

4月26日,受命專司組織指揮磨刀坑建房工程的王慶林和鄒合典,攜帶工程設計初步方案和有關資料飛往北京,先到京西賓館向劉興元、丁盛作了匯報,經同意後報送中共中央辦公廳。汪東興指定警衛局副局長毛維忠聽取匯報。28日,毛維忠來到王慶林和鄒合典住處軍委三座門招待所,傳達汪東興對方案的審查意見。汪東興原則同意軍區報送的方案。但是,令王慶林和鄒合典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汪東興指示軍區的任務還要加碼:在毛澤東住所附近,還要再為周恩來、康生、江青各修一組房子及相應的附屬建築,而且都要在年內完工!

王慶林、鄒合典又到京西賓館向劉興元、丁盛匯報了汪東興新下達的任務,劉興元和丁盛也吃驚不小,感到壓力巨大:據粗略計算,計劃為毛澤東修的房子約1萬平方米,5個月內完成,已經夠吃力了,如今又增修3組,即使到年底也只有8個來月,談何容易!更何況,磨刀坑那裡地幅不夠廣闊,安排毛澤東的一組房子已屬勉強,現在要修4組房子,如何擺布得下?

劉興元、丁盛決定:一定要另覓新址。

經過劉如、王慶林、張小軍等人圍繞白雲山反覆勘察比較,最終他們建議把新址定在磨刀坑水庫南岸一片地方。

磨刀坑水庫比磨刀坑只多兩字,但兩者環境、條件大不相同。磨刀坑水庫水面約1平方公里,狀似一條頭朝西南尾向東北的鱷魚,有六七條較大的分汊。它與磨刀坑相距不過1.5公里,但中間隔了座山,因而各自形成獨立小環境。較之磨刀坑,磨刀坑水庫的最大優點是有一塊不小的水面。這裡雖不能與武昌的東湖和杭州的西湖相比,但在廣州市郊,卻十分難得;更何況水庫四周有青翠的山巒林木,這方面的條件就不讓東湖和西湖了。

據初步測算,磨刀坑水庫南岸可供建房的地段近2公里,更兼這裡地勢起伏,樹木掩映,建房容量很大,確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場所。經劉興元、丁盛看過之後,終於決定把計劃給毛澤東修的房子定在磨刀坑水庫,江青的房子也安排在這裡,周恩來和康生的房子則放在磨刀坑。

5月12日,王慶林、鄒合典奉命二次進京。他們帶去了磨刀坑水庫一帶的地形圖和其他有關資料。像上次一樣,還是先由毛維忠聽取匯報。

13日晚,毛維忠再次向王、鄒傳達汪東興的指示。汪對磨刀坑水庫環境很滿意,他大體贊成軍區對建房布局的意見,但是,汪東興特別交代:毛澤東和江青的房子不要靠得太近,要把江青的房子「甩遠一些」。王慶林、鄒合典聽後納悶兒不已。

汪東興要求軍區儘快呈報設計圖紙,他要親自審查毛澤東住房的圖紙;周恩來住房的圖紙則交由鄧穎超和總理辦公室審查。

王慶林、鄒合典回廣州向軍區領導匯報了汪東興的指示,軍區領導和機關又是一輪緊張的運作。在具體研究4組房子的定位問題時,軍區領導又有了新的想法:既然磨刀坑水庫南岸可供建房的面積很大,再考慮到將來的管理問題,何不把4組房子都集中到磨刀坑水庫來?

5月26日,王慶林、鄒合典奉命第三次進京。他倆不僅帶去了4組房子的分布圖、設計圖,還帶去了低空拍攝的航空照片,磨刀坑水庫及其附近的地形、地貌一覽無遺。

這次是毛維忠和汪東興一位姓孫的秘書一起聽王慶林、鄒合典的匯報。與前兩次不同的是,這次毛維忠在聽匯報後當場講了許多看法,那位秘書也講了不少意見。可以看出,這位秘書對毛澤東和江青的生活習慣極為熟悉,對園林建築也頗為在行。

毛維忠在臨走時說:「這是最後一次審查了。你們回去就要馬上組織開工。不過,剛才我講的不一定算數。我還要向汪主任匯報,看看他還有什麼指示。你們先不要走,說不定汪主任還會直接聽你們的匯報。」

果然,5月31日,王慶林和鄒合典接到孫秘書的電話:汪東興在人民大會堂接見。

孫秘書親自開車把王慶林、鄒合典接到人民大會堂。

由於汪東興已經仔細看過了廣州軍區上報的書面材料,因而不需王、鄒二人再作全面匯報,他們只根據汪東興的提問作了一些補充說明。接見主要是聽汪東興的指示。

汪東興首先對廣州軍區1個月來的工作大加誇獎,認為軍區主要領導領會意圖好,決心大,行動快,所以才有現在的成績。他贊同軍區把4組房子都放在磨刀坑水庫南岸的意見。接著談到技術問題。汪東興談得十分具體,對計劃修建的4組共40棟房子從布局、結構、環境布置到內部裝修、陳設,都一一提出要求。特別是對毛澤東和江青的房子,講得尤其細緻入微,一絲不苟,連地毯邊角的圖飾、色調,哪一盞燈的位置和燈管、燈泡的瓦數,這些極不起眼的問題,都有明確要求。王慶林、鄒合典豎起耳朵聽,飛快地記錄,惟恐有點滴遺漏。

講到最後,汪東興忽然又給王慶林、鄒合典來了個意想不到:「磨刀坑水庫這4組房子大體就這樣了。那麼,原來你們選的磨刀坑那裡怎麼辦呢?你們回去向軍區首長講一下:那裡還是利用起來,仿照磨刀坑水庫第一組房子的模式,在那裡給主席再修一組。那個地方也有優點:隱蔽、清靜、朝向好。這樣,一共修建5組房子。還有,省委小島1號和雞頸坑的房子,你們也要改建好。將來主席休息主要在磨刀坑水庫或磨刀坑,辦公可以到小島或雞頸坑,讓主席活動一下。」汪東興還給這種活動方式起了個名字:「坐車被動運動」。接著,汪東興又講了一句讓王慶林和鄒合典頭大的話:「建築材料你們自己解決,不要找我們,我們管不了!」

汪東興也不是什麼都不管,王慶林和鄒合典上次來匯報時,他答應給軍區解決30輛轎車,國產「紅旗」和蘇聯「吉姆」各半;還給解決兩台大電影放映機,毛澤東和江青的住處各放一台。

改名

接見將要結束時,汪東興又講了新房建成後的管理機構問題。他說:「機構的名稱,就按你們的意見,叫南湖招待所吧。磨刀坑水庫以後就改稱南湖,磨刀坑改稱松園。招待所把這兩個地方統管起來。」

為磨刀坑水庫和磨刀坑改名,最早出自劉如和王慶林的建議。一次在現場研究施工計劃,不知是誰先提出,把毛澤東的住地冠以「磨刀」二字,總覺不雅,而且不利於保密。二人你一言我一語,湊了一個意見:武昌有東湖,杭州有西湖,廣州在南,何不把磨刀坑水庫叫做南湖?磨刀坑有茂密的松林,莫如改稱松園。他們把意見報給丁盛,丁盛覺得有理,同意將意見上報。現在汪東興一錘定音。

接見結束時,汪東興對王慶林和鄒合典重申了4月間他在廣州講過的話:「請你們回去告訴丁司令員、劉政委,給主席蓋的房子一定要在國慶節前完工。主席國慶節一過就去廣州。從現在到9月底還有4個月,你們務必抓緊!」稍停,他又說了一句分量很重的話:「『七一』過後,我就讓毛局長到廣州去看看。」

真是急如星火。

在積極籌劃建房工程的同時,廣州軍區還根據汪東興的指示和武昌、杭州的經驗,緊鑼密鼓地研究組建一個統管廣州市軍隊和地方內部接待機構的問題。受命負責這項工作的副參謀長劉如,經過與軍區三大部和各有關業務部門多次研討,建議將新機構定名為「廣州軍區廣東省革委會招待處」,下轄南湖、省委小島、從化溫泉等接待單位;還計劃組建5個警衛連,編制總人數1300人。軍區領導同意劉如提出的方案,迅即上報,中央軍委辦事組也很快批覆同意。

招待處於5月末正式宣布成立,廣州軍區司令部管理局原副局長張小軍被任命為招待處長,軍區司令部直屬政治部原副主任丁峰任招待處政委。

施工

工程計劃一經批准,就馬上大幹起來。如此龐大的工程,要解決的問題一大堆。首先是施工隊伍從哪裡來?由於經費無保證,又要求保密,更何況工期緊迫,工程複雜,要求高,因而除經嚴格審查先僱請1800名技術工人外,不得不動用部隊和部隊的運輸車輛以及大量工程機械。

為便於保密,整個工程稱為「705工程」。這一代號來源於1970年5月中央軍委批准廣州軍區指揮機關因戰備由東山遷往郊外山區,需要修建部分營房;與此同時,軍區又要為林彪在白雲山下修建一處房子,於是將這兩項工程統稱為「705工程」。這兩項工程於1971年初基本結束。如今,南湖、松園、小島、雞頸坑等處工程沿用這一代號。

為了搶時間,在施工程序上不得不打破常規,實行邊設計邊施工。

缺少經費和建材,廣州軍區首長和機關不得不四處「化緣」。被求到的單位負責人,一聽說是給毛澤東修房子,一般都慷慨解囊,盡力支援。軍區最先求到的是總後勤部。由副部長陳龐經手,一次就批了1000萬元——事後聽說黃永勝已經向總後打了招呼。廣東省革委會自然也是捐助大戶。缺少木料,向東北求援,瀋陽軍區幫助解決了5000立方優質木材,分文不收。

軍隊修建高級賓館畢竟經驗不足,需請地方專家能人指導。王慶林、張小軍等人想起了廣州市原副市長林西。林西過去分管市政建設頗有建樹,在廣東是公認的一位懂建築工程的領導幹部。「文革」一來,他那一套一下子成了「西方資產階級情調」和「反革命修正主義」,本人也進了「牛棚」。此時他正在從化「五七幹校」接受「再教育」。施工辦公室給丁盛、劉興元寫報告,建議請林西為顧問,丁、劉照准,批示軍區副司令員、廣州市革委會主任黃榮海辦理。施工辦公室的幾位領導急不可待,立即派人派車趕赴從化,把林西接來。這位經過「文革」洗禮的領導幹部,全然沒有一點市長的派頭,同王慶林、鄒合典等人一起,長期吃住在工地。在共事的軍隊幹部的鼓勵下,他逐漸打消了「穿新鞋走老路」的顧慮,又拿出了他的絕活兒。同樣的東西,現在服務對象變了,自然也就不再是「資產階級」和「修正主義」的了。他的意見受到施工負責人的重視。特別是在環境利用和庭院布局設置方面,他力主儘可能保持自然美,儘量減少人工痕跡,這些意見都被採納。在修建江青住的主房時,房後有株大松樹,妨礙施工,很多人主張砍掉,王慶林反對。林西支持王慶林的意見,他說,修棟房子不過一年半載,這棵松樹沒有百八十年長不起來,砍掉多可惜!要把它利用起來。他叫人在樹的四周挖了個淺池,池中鋪上小石塊,放進半池清水,樹下立了塊大石頭,刻上「勁松」二字,眾人無不喝彩,成為園中一景。林西又叫人把施工挖出的土方在院子裡堆了幾個數十厘米高的平緩土包,園內空地遍置草皮,很自然地把四周的天然景色與園林之美結合起來。1972年後,江青曾多次來這裡居住。這位刁鑽古怪最難伺候的女皇,居然對她住處的環境表示比較滿意。曾同林西共事的軍隊幹部對他無不嘆服。

參加施工的部隊官兵,把施工當作光榮的政治任務,冒著高溫酷暑,晝夜苦幹,在民工的配合下,工程進展神速。到9月中旬,小島1號和雞頸坑1號改建工程都已完成,為毛澤東修建的南湖第一組房也已基本建成。眼看國慶節即將到來,廣州軍區首長逐日了解收尾工程的進展情況,積極落實迎接毛澤東來廣州的各項準備工作,惟恐發生一點紕漏。

2009-11-13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1/1518640.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