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鍾原:中共高層應對國際孤立仍無策略

作者:
中共也徹底放棄了香港這個對外窗口。規劃中還稱「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推進各領域各層級對外交往」,這樣的提法,似乎回到了40多年前。習近平掌權後,曾高調倡導大國「元首外交」,特別是與美國、歐洲的外交,如今這樣的「習近平外交思想」徹底不見了,對外開放只剩下單純的口號。

9月30日,習近平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向紀念碑獻花圈活動中

美國大選結果沒有最後明朗,中共不敢輕易表態。中共高層忌憚的當然是川普連任,中共之前一度押寶拜登中共黨媒曾不斷宣傳拜登民調領先,現在卻偃旗息鼓。中共高層也看到了,美國絕大多數民調失靈,中共外交部匯報的信息可能又搞錯了。中共黨媒不敢再做任何帶有觀點的分析報導了。

中共高層當然希望川普落選,也許中共的外部壓力會減少,面對國際孤立,中共至今仍然沒有策略,十九屆五中全會已經做好與世界脫鉤的準備了。

美歐各國識破了中共的全方位滲透手段,正在展開全面對抗。習近平越來越意識到,中共政權被擊垮的風險急劇上升,被迫選擇向內收縮,以圖規避垮台的風險。這樣消極的避險策略,實際相當悲觀,閉關鎖國是否就能保住中共政權,在中共內部並未取得共識。

習近平對十四五規劃說明的關鍵點

習近平在十九屆五中全會上對十四五規劃做了說明,近日中共黨媒部分發表,其中最關鍵的部分,是對於當前國際形勢的判斷。

習近平的說明中,仍然繼續宣稱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又稱「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原話為,「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泛深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對世界和平與發展構成威脅」。

這段話,表面上似乎與之前的調子基本相同,但卻加入了以往沒有的關鍵詞,主要是「疫情影響廣泛深遠……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構成威脅」。

10月15日,習近平深圳特區40周年的講話中,僅稱,「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演進,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

一個多星期後,習近平在十九屆五中全會上所講的,顯然更加突出了「威脅」。「疫情影響廣泛深遠」,應該不只是談論目前的二次疫情,中共高層更擔心的,恐怕是面臨被追責隱瞞疫情。「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內涵,從幾年前的全球爭霸夢,變成了現在的盡力規避風險、應對威脅。

因此,習近平要求增強「風險意識」,「保持戰略定力,辦好自己的事」,「樹立底線思維」,「趨利避害」。

習近平解釋「內循環」時還說,「隨著全球政治經濟環境變化,逆全球化趨勢加劇」,「傳統國際循環明顯弱化」,「必須把發展立足點放在國內」。

這表明,所謂「內循環」乃形勢所迫,並非主動而為。黨媒公布的說明稿,自然做了刪減,習近平在五中全會上還講了什麼具體內容,或者引用了哪些實例,不會輕易讓外界知道。

這些關鍵的變化不易辨別,但卻是真正的微妙變化。習近平雖然高調紀念朝鮮戰爭,但實際根本無力與美國、歐洲等多國對抗。

對外開放在十四五規劃中被忽略

剛剛公布的十四五規劃全文中,一些內容的完整論述,也清晰透露了習近平向內收縮的思路。

關於改革開放,十四五規劃描述的原則是,「堅定不移推進改革,堅定不移擴大開放,加強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破除制約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的體制機制障礙,強化有利於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有利於調動全社會積極性的重大改革開放舉措,持續增強發展動力和活力」。

這段話,基本談論了內部工作指導原則,內部改革都很籠統,更沒有對外開放的內容。之後,在主要目標中,關於改革開放的描述為: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加完善,高標準市場體系基本建成,市場主體更加充滿活力,產權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取得重大進展,公平競爭制度更加健全,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基本形成」。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一個矛盾的口號,完全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實際還在突出政府的作用,十四五規劃本身就是計劃經濟的產物,全世界成熟的市場經濟體,沒看見有哪個政府做類似的五年經濟規劃。對外開放被一帶而過,根本沒有設立目標,僅稱「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基本形成」,後面的詳解為:

「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增強對外貿易綜合競爭力。完善外商投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有序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維護中國企業海外合法權益」,「穩步推進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穩慎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發揮好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重要展會平台作用」。

所謂的對外開放,未來5年並沒有突破性進展目標和規劃。「一帶一路」也變成了「高質量發展」,等於正式公開偃旗息鼓了。

規劃中還稱,「落實中央對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香港澳門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高質量建設粵港澳大灣區」。

中共也徹底放棄了香港這個對外窗口。規劃中還稱「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推進各領域各層級對外交往」,這樣的提法,似乎回到了40多年前。習近平掌權後,曾高調倡導大國「元首外交」,特別是與美國、歐洲的外交,如今這樣的「習近平外交思想」徹底不見了,對外開放只剩下單純的口號。

李克強河南考察繼續不同調

10月30日,李克強召開國務院十四五規劃《綱要草案》編制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他說,「我國仍然是世界最大開發中國家,規劃編制要立足國情、實事求是」,「使規劃既鼓舞人心又符合實際,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

中共黨媒曾報導了李克強的部分講話內容,仍有刪減,國務院網站隨後刊出了更多內容。李克強當時還說,制定規劃要「尊重經濟規律」,「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要注意把握好政府和市場的邊界,釐清哪些工作應該由政府來謀劃和推動,哪些事項要更大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

他還稱,「用改革開放的辦法破難題促發展」,「深化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拿出更多更有力度的開放舉措,促進國際合作」,「編制和實施推進改革開放的規劃」,「要用市場的辦法、改革的辦法」。

這些內容,並未出現在十四五規劃的描述中。11月3日至4日,李克強前往河南考察,黨媒雖然進行了報導,但繼續省略不少李克強的講話內容,國務院網站及時連發4篇文章,記錄李克強的原話。

11月3日,李克強考察中原動力智慧機器人有限公司時說,「創新突破不能急於求成,也不搞彎道超車,必須潛下心來……踏踏實實把數學這個基礎中的基礎打牢」。

中共政治局上次集體學習了量子科技,習近平當然想鼓勁,強調科技創新,仍然可以領先。但李克強卻稱「把數學這個基礎中的基礎打牢」,「不搞彎道超車」。

同日,李克強到河南安陽瓦店鄉東路村,與種糧大戶算了一筆細帳:多大種植規模可以實現盈虧平衡。

這句話表明,農民種地能盈虧平衡,已經算好的了,賺錢基本不大可能了。李克強還問今年的收入到底怎麼樣:外出打工的人比去年多了還是少了?回鄉創業的人比去年多了還是少了?

應該是群眾演員的「鄉親們」說,「如今打工的機會靈活多樣:農民可以在農忙時為種糧大戶打工,農閒時則可外出打工;一位大學畢業生回到村里開了家綜合商店,帶動了20多名村民就業;有位農戶購買了一台專業收割機,除了收割自家麥子,主要到鄰縣幫人打工收麥子」。

農村農忙季節互相幫忙,也被算作打工;大學生找不到工作,無奈回村開店,農民種地實現盈虧都不容易,哪來的內需;一台收割機輪流租用……這些都被算作了就業打工,可見農民工和大學生就業的實情,內循環能解決嗎?

這些細節,在黨媒報導中都被省略了。李克強堅持公布出來,應該在展示對內循環的不贊同。李克強或許還想繼續融入國際經濟循環,那麼中共政權必須徹底變化,否則不會被美歐各國接受,供應鏈也回不來。

李克強或許代表中共內部的某種不同聲音,但中共高層面對國際孤立,確實沒有什麼應對策略。中共政權的本質決定了它不肯改變,為了防止垮台,寧可閉關鎖國、內循環,但同樣繞不過內部難關重重,無怪乎十九屆五中全會的伙食都要厲行節約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6/152038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