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這件事 習近平罕見認慫 馬雲問題在這!啥時知道? 螞蟻走向何方?誰最苦?

官方窮追猛打馬雲旗下王牌 黨媒批特斯拉引關注

螞蟻上市被突然叫停,留下種種謎團和疑問。阿波羅網在本周三和周四做了連續報導,今天繼續就事件的後繼發展為大家帶來專家分析和解讀。阿里巴巴三季度獲利大減六成。

螞蟻暫緩上市,誰的損失最大?螞蟻未來將走向何方?中共拋出的監管新規,對螞蟻的打擊不言而喻,但有哪些利多呢?

關鍵的一點,馬雲上海外灘金融峰會炮轟中共監管部門時,是否已經知悉新的監管新規?

習近平認慫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今年不達標。罕見!中共喉舌批評特斯拉引關注。長城資本系倒塌!旗下3家上市公司股權被拍賣。

習近平認慫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今年不達標

2020年是北京當局所謂的脫貧攻堅戰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不斷在不同會議上發表講話強調此事。

所謂的脫貧攻堅戰,是北京當局在2015年底開始進行一項計劃,目的是在2020年底前,實現解決中國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問題。

不過,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北京當局11月3日公布了「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全文及說明。

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做關於《規劃建議》說明時稱,「考慮到目前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行時,明年上半年黨中央將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行系統評估和總結,然後正式宣布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問題在這!馬雲究竟是演講之前還是約談之後才知道這份文件?

11月3日,中共四家監管部門約談馬雲當天出台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雖然是徵求意見稿,但是條文完整邏輯嚴密,很明顯並不是倉促趕工出來的文件,而是早已定稿,只不過有關方面並沒有下定決心出台。

大數據權威蠻族勇士表示,現在唯一的疑問是,馬雲到底是上海外灘峰會演講之前,還是約談之後,才知道這份必然早已存在的文件的呢?如果是演講之前,那就更有意思了。

螞蟻暫緩上市,香港投資者成最大苦主

德國之聲》11月5日報導,螞蟻集團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世紀新股」突然之間變成「世紀退款」,香港投資者成最大苦主。

螞蟻集團表示,其香港公開發售的申請股款將於11月4日及周五(11月6日)不計利息分兩批退回。退回申請股款包含1.0%經紀佣金,0.0027%香港證監會交易征費以及0.005%香港聯交所交易費。據一項估計,香港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申購了螞蟻股份。

對散戶而言,雖然可以退款,但大量認購新股的散戶將蒙受利息損失。

31歲的自由業者Winni Cheung投資了20萬港元認購螞蟻新股,她形容螞蟻上市觸礁「是一個國際大笑話」,雪上加霜的是,她另外原本價值10萬港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也受到螞蟻消息衝擊,股價大跌8%。

Winni Cheung不滿中共當局臨門一腳改變決定。她說,「中國官媒說暫緩上市是為了要保護像我們這樣的投資人,但如他們真的想要保護我們,應該要在公司遞交審查時就拒絕公開招股。」

另一個投資人Chris Liu則是投資130萬港元認購螞蟻新股,其中90萬港元是透過證券保證金融資。他對法新社說,自己看到新聞時第一個想法是「中國(中共)政府真的很不可靠」。

他說:「我從來想不到公開招股會淪落到這樣。」

35歲的深圳科技企業家Huang Xiaohu表示,他早些時候以60萬港元作為保證金,向券商以20倍槓桿借款,認購了1,200萬港元(約合150萬美元)的螞蟻集團股票。

Huang表示,現在他的保證金貸款會讓他蒙受少許損失,這讓他很難過。

GavekalResearch中國研究部主管Andrew Batson稱,中共政府的目的是提醒螞蟻集團弄清金融系統誰說了算,而不是讓其業務經營不下去。

Batson表示,螞蟻集團幾乎肯定會重新推進在上海和香港的上市,但該公司可能不得不對內部結構和業務模式進行重大調整,以符合新的監管要求。螞蟻集團還必須改變上市招股說明書中列出的披露事宜和風險因素。

監管之夜後,螞蟻走向何方?

11月2日,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夕,被四個金融監管部門同步約談,這在中國金融資本市場絕無僅有。

事實上,2號當日白天,已有金融界兩大重磅監管表態,直指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一則為,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劉鶴主持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專題會議對金融創新與金融監管發聲,強調「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

另一則是,央行行長易綱亦在香港金融科技周上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改變了遊戲規則,但商業秘密的保護和消費者隱私的保護,是極大的挑戰。

四部委約談螞蟻集團的初衷是什麼,接近監管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細品金融委會議新聞稿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在其看來,馬雲的「激昂演講」實則犯了一個低級錯誤。

不過,亦有資深金融業人士告訴《財經》記者,馬雲其實是揭開了一些問題的「蓋子」,但很可惜他自己是當事人,而很多人聚焦在螞蟻集團的業務本身。馬雲所揭示的其實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長期存在的一個嚴重問題,即金融與實體經濟失衡。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告訴《財經》記者,從金融安全維度看,螞蟻必須接受金融監管。從改革全局看,金融及監管也必須改革。

管清友說,「監管約談和網絡小貸管理辦法會改變螞蟻集團的估值邏輯。」

他認為,一方面,馬雲可能要抓緊適應現行金融監管框架。網際網路電商在監管漏洞和缺位迅速崛起的經驗不能用於金融平台了。成也蕭何,敗也可能蕭何。另一方面,螞蟻集團一定意義上已經具有國家公共平台的功能,影響面甚大。在數據確權與數據收益分配分割的情況下,政府介入可能是個趨勢,必然接受系統而嚴厲的監管。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前中信證券網際網路首席分析師張孝榮同樣認為,對於螞蟻集團而言,新網貸辦法並非全然都是利空。「一些不滿足新網貸條件的小公司,就沒法玩了,行業會進一步集中,出現幾個寡頭。有金融牌照的,資金體量大的,公司實力雄厚的,會存留下來。」

張孝榮表示,未來,螞蟻們要像銀行一樣有註冊資本,上交存款準備金等等。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6/1520502.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