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極權主義是所有人的敵人

作者:

中共的極權主義(圖片來源: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一)中國當務之急和最正義而偉大的事業是:弘揚儒家,追求自由,去馬家化,即極權化。三者相輔相成,同歸於仁。這是為民立功、為己立德最重要的方式。

在中國,弘揚儒家和追求自由,一體兩面。自由派視儒家為敵、或儒家視自由為敵,都是完全錯誤的。敵視儒學就是敵視仁義禮智信,敵視自由則是敵視民主平等人權法治憲政等價值,烏乎可?

仁義和自由,堪稱人世間最重要最有代表性的兩個概念。兩者即有獨立性又有交融性,既不能完全等同、相互替代又不能相互割裂開來,老死不相往來。換言之,仁政德治必須保障民眾的自由,民主法治也有賴於一定的仁義精神。

儒家倡導民本,以民本為王道政治的基本原則;自由主義主張民主,以民主為自由政治的制度設置,兩者當然不同,但異中有同,同樣尊重人權自由,主張人權高於主權。

在充滿民主精神的民本政治學引導下,儒家完全可以吸收上古禪讓制和西方民主制的精華,製作出「天下為公,選賢與能」的未來新禮制。換言之,儒家和自由主義的批判都提供了相應的更新方案,都具有建設性。

同時,現代儒家群體對自由憲政頗為肯定,民國諸儒甚至等之於王道。東海雖然追求儒家憲政新禮制,但也視自由憲政為次優選擇。以仁義為原則的儒家文化,與以自由為核心的西方文明一樣,都是極權主義的大敵。

自由是人權的支柱和文明的核心。對於正常人來說,人權自由就是剛需,是生理、安全和精神的剛需。馬斯洛五層需求的滿足,都離不開人權自由的保障。

人權三要素是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自由權又可分為羅斯福的四大自由。生命權、財產權和免於恐懼的自由,要求政府確保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不虞匱乏的自由要求政府建立健全社會保障制度,滿足人民生存的基本需求,言論信仰自由則直接關係著尊重和自我實現的需求。

因此,一種政治能夠維護自由,無論怎麼壞都有限,下有底線,壞不到哪裡去。反過來,一個政權如果侵犯自由,無論怎麼好都有限,上有天花板,好不到哪裡去,遑論極權主義。

極權主義包括意識形態、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特權階級。不同的極權政體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和制度模式,但有兩個共同特徵:權力不受控制,而且控制一切包括法律;財富公開化、制度性地按權分配。極權主義意味著政治權力的最大化極端化,權力集中到一個人或一個黨手裡就再也松不開放不下了。其權力只有一極沒有多極,只有集中而沒有制衡,控制一切而不受控制。極權主義之下,私人空間被壓縮至最小,人權自由和人格尊嚴被壓制到最低。

支持、擁護極權主義都難免惡業和後患,弱勢群體而擁護極權主義,尤為可悲可憐可恥。弱勢而擁護極權,無異於擁護鐮刀對自己的收割,擁護刀俎對自己的宰殺,擁護盜賊對自己的偷竊和搶劫,就是擁護特權階級奴役自己並把自己當成擋箭牌、炮灰和臨死時的殉葬品!

極權主義是自由、仁義和人道的大敵。任何人要追求任何正經、正常的事業成功,要讓成功有可持續性,任何人要做一個正人正常人,都應該支持併力所能及地參與到反極權這一偉大事業中來。

無論是觀察政治極權度,還是衡量社會自由度,儒家的自由都具有標誌性意義。儒家不自由,國家就沒有自由可言。剝奪了儒家的言論自由,所謂的虵蜖主義的自由,只能是、必然是假冒偽劣的自由,或為民粹主義叢林的自由,或為特權階級豺狼的自由。

(二)

極權不死,腐惡不止!腐惡,包括腐敗和罪惡。極權主義是腐惡最好的溫床和保護傘,極權的腐惡以政治腐惡為核心,包括經濟腐惡、精神腐惡、思想腐惡、話語腐惡等等,是多層次、大規模、全方位的腐惡。

極權不死,正義不生,自由不生;馬家不去,國家無望,一切無望。

這是一群是有史以來最壞的統治者,最為貪婪腐敗,最為欺詐暴力,最為草菅人命,也最為巧言令色足恭。它們統治期間,是有史以來人民受到剝削、壓迫和奴役最沉重的時代,是社會最黑暗、人性最墮落、苦難最深重、人道主義災難最嚴重、非正常死亡人數最多的時代,是道德環境、社會環境、自然環境受到的污染最嚴重的時代,是中國最不適宜人類居住的時代。

它們如果是人民公僕,就是巧取豪奪的惡僕;如果是人民的兒子,就是弒父殺母的賊子,比傳統馬賊兇殘萬倍!

馬家社會,凡正義事業都做不起來,凡正常事業都不易做大也不能做大。尤其是企業,大了只有兩種結果:或被巧取豪奪,成為楊白勞,一生辛苦,為特權階級作嫁;或者同流合污,淪為三幫分子。而弱勢群體若不三幫,也根本不可能把事業做大。

淪為三幫也不安全。君不見,中央兩會不少富豪的結局,不是胡雪岩,就是吳小暉,甚至袁寶璟。馬邦商企界有一個非常可笑可恥的現象:普遍崇拜胡雪岩,羨慕其一時的豪奢風光,無人在乎這個紅頂商人的淒涼下場。吳小暉是安邦保險掌門人,後台夠硬,自己就是不少猛人的後台,最後還不是成了獄中人。

或以為:「不能說極權主義是所有人的敵人,因為特權階級是極權主義的巨大受益者,兩者水乳交融,顯然非敵。」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見特權階級深受極權主義之益,不見特權階級最受極權主義之害。極權主義對特權階級,寵之愛之適足以害之,上面入獄和枉死的富豪們就是受害者。

極權必然腐惡,絕對維護腐惡,但對具體腐惡分子的維護則是相對、有限而短期的。極權官場上,風水輪流轉,腐惡官員們,往往一輪又一輪地被清除。馬左時代是以鬥爭的方式清除;馬右和馬雜時代,是以反腐的方式清除。無數腐惡分子朝登天子堂,暮為獄中人,熙熙攘攘地前仆後繼。極權之下,腐惡官員同樣毫無安全可言,同樣是待宰的羔羊魚肉,最高層和最高峰也不例外。

(三)

德薄位尊,知小謀大,力少任重,鮮不及禍。何況馬家特權階級不僅是一般的德薄知小,而是極端缺德缺智,招災致禍、逢凶遇難的概率特高。蘇鑒不遠,有一個關於前蘇聯恐怖名單的真實故事,最能說明極權主義對特權階級的巨大危害。

1924年列寧去世,所留下的一份政治遺囑中一共提到了六個人的名字,他們是托洛斯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皮達可夫和史達林。列寧還對他們每個人進行了簡短的評價,卻沒有指明由誰來繼承香火。

這份六人名單被稱為歷史上最為詭異和恐怖的一份名單。六個人中,四人被處死,一人被暗殺。有兒女者,多連累兒女枉死。唯史達林是病死的(一說中毒而死),遺臭萬年,兒女亦死於非命。

或謂這份名單受到了詛咒。非也,這是兩個東海律在起作用:惡必苦和大惡無後。苦,包括各種身心疾患、生活苦難和人生災難,死於非命就是一種大難。大惡無後,包括家庭無後嗣、事業無後續和個人無後福。邪惡是惡化命運的萬靈丹。

在蘇聯,這份恐怖名單以火箭般的速度延伸,伸向黨政軍高級幹部。據統計,被迫害致死者,參與領導十月革命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十月革命勝利後建立的首屆政府成員都是100%。

1934年17大選出的139名中委和候補中委有98人被害,占70%。17大正式代表1956名,1108人被害(包括被捕下獄)克格勃(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中,除最早的兩位領導人捷爾任斯基與緬任斯基,屬於自然死亡,其它領導人全部以罪人進入歷史。俄羅斯聯邦前黨委和執委成員90%被鎮壓,多數市、地方和區黨委均被摧毀。

在軍隊,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前,蘇聯5個元帥中的3個,4個一級指揮員中的3個,以及所有集團軍軍長、幾乎所有的師長和旅長、半數的團長、絕大部分政治委員,多達約5萬重要軍事政治幹部被害,更多的幹部遭到清洗。

古今中西所有邪惡勢力都沒有好下場。其精英分子,命運普遍悲慘。不僅蘇聯,不僅追隨蘇聯的各個馬圈,所有邪惡勢力都可以拉出長長的恐怖名單來。惡有惡報,天經地義;自作自受,因果歷然。

(四)

比起蘇聯來,中國馬幫(中共)更加不幸。我在2019年5月有一篇隨筆《最不幸的群體》,特錄於左:

世界上誰對中國人民最壞?很多人都知道,是馬官。世界上誰對馬官群體最壞?很多人不知道,是馬幫。作為一個群體,馬官對人最壞,也遭到了最壞的對待。馬幫不僅對草民極盡防民之口、防民如賊、以民為奴、剝削壓迫、草菅人命之能事,對自己人也最壞。

馬幫以集物質主義、極權主義、民粹主義之大成的馬學,對官員們進行持之以恆的洗腦,摧殘了它們的善根和四端,然後把它們投放到充滿巨大利益而缺乏有效制約的官場上去。被馬學深度洗過的人,本已淪為物奴權奴,基本喪失自律能力。即使無權無勢,也難以走上正道成為正常人,把它們放到空前齷齪的官場上去,結果不卜可知。

經過官場洗禮還能良知倖存者,萬中無一。這本身就是大不幸。《洪範》五福,四曰攸好德,愛好道德被視為人生一大福報;六極,其五曰惡,惡即道德敗壞,被視為六大不幸之一。馬幫通過馬學洗腦,讓廣大官員喪失「好德」的能力,讓人物化惡化,豈非大害了它們?

官員們缺德本身已是大不幸。再加上種種惡果惡報,更是雙重的大不幸。不知是否有人做過統計,但我相信,自延安至今,馬官群體中非正常死亡人數數目肯定很大。其自殺被殺、屈死抑鬱死、死於非命的人數比例之高,其家人後人---如果有後的話---之不幸,肯定是歷朝歷代官群無可比擬的,或許唯暴秦、長毛和蘇聯的官群差堪仿佛。

可以斷言,在古往今來所有官群中,論無知無畏無恥、可惡可悲可憐之最,非馬官群體莫屬。這就是災星的特徵,以害人始,以害己終。馬官群體,大大小小災星無數,不是災星者幾希。邪惡就像七傷拳,傷人必自傷,害人亦害己。

這不是詛咒,而是如理的判斷和仁慈的拯救,是以近在眼前而被世俗忽略的事實,講明天理、易理、因果之理,藉以覺後知覺後覺,以救道德災民,度世間苦厄。如果認為這是祈求鬼神加禍於所恨,那就枉費東海一片婆心矣!

公門之中好修心。有能力作惡作孽招災引禍,也自有能力積德行善轉禍為福。為人民著想,為中國著想,也為馬官們自家及其子孫著想,改邪歸正、積德行善是唯一的自救和造命之法,去馬歸儒、弘儒衛道則是最好的積德行善之法。有識者其圖之。

不僅蘇聯,不僅中國,各國馬幫高層大多數人的命運和下場大多不好。所以,弱勢群體維護極權主義,固然是維護奴役自己的工具;特權階級維護極權主義,同樣是維護宰殺自己的刀俎。這個東海律,值得特權階級深長思。

極權主義頻臨滅亡的時候,總是試圖讓越來越多的人為它們陪葬,最好全世界和整個地球都為他們陪葬。希特勒宣稱,沒有了德國,世界存在沒有什麼意義;三胖子聲言,朝鮮毀滅了,地球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這種狂語惡言,暴露了極權主義的背天逆理的邪惡和無知無畏的狂妄。

這些罪魁禍首為它們的邪惡陪葬是應得的下場。它們能夠拉著陪葬的,絕大多數是它們的親信、部屬和部分擁眾----擁護它們的民眾,還有它們的家人和子孫。就像納粹宣傳家戈培爾,臨時時毒死自己的妻子和六個孩子,讓他們為自己陪葬!

綜上所述,驅逐極權主義,清算其意識形態,改革其政治經濟制度,不僅是救民救國的必須,對特權階級隊伍中的多數和它們的家人兒女,也是根本性的拯救。

前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嗚呼!現中國若有特權人物,對前人哀之復鑒之,可以讀一讀東海著作文章,了解一點仁本主義文化體系,其中自可找到化吉呈祥之妙法也。

東海曾經自稱,不僅儒家經典,便是我幾本小書,也是益書,即正義之書,真理之書,吉祥之書。雖然戲言,非虛言也。友直友諒友多聞,益友也;言真、理正、道中庸,益書也。交益友讀益書,利己利他益家益國。

尾言

衡量政治文明度的標準有四:國民幸福度,社會和諧度,法律公正度,制度優秀度。其中國民幸福度最重要。國民不幸福,一切都沒有意義。衡量國民幸福度的標準有六:國民之富裕度、健康度、安全度、保障度、道德度、自由度。其中自由度最重要。沒有自由,一切都高不上去。

故極權主義是自由的敵人,是所有人的敵人。極權勢力的強大,首先是國人之災,其次是國際之難。兩極主義殃民禍國貽害天下,是全人類的災難。在人類大同之前,批判、制裁和爭取早日消滅兩極主義,是人類最重要、最核心、最偉大的事業。其它一切事業都應該圍繞著這個核心而展開。

人權自由和人格尊嚴則為每個人所應有。今天是國際民主日,看了美國駐華大使館所發的蓬佩奧國務卿的聲明。凡是良知未泯者,都不能不承認他說的實在,都不可能認同對蓬佩奧先生「人類公敵,三姓家奴」之類下流誣衊。聲明最後說:

「民主政體遠非完美,但它無疑勝過其他選擇。民主社會尊重人權,並且更加和平、繁榮和安全。我們與各地尋求自由、安全和在民主政體下過有尊嚴的生活的人民站在一起。」

然也。沒有王道政治和禮樂制度,民主政體就是最好的。自由、安全和尊嚴,既非民主政體所獨有,也非美西人民的特權。新王道禮制同樣會維護它們,中國人民同樣應該享有它們。為自由和尊嚴而努力,匹夫有責,君子更有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7/1520764.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