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馬雲的至暗時刻

作者:

去年的十一月五號,武漢媒體《大河報》報導了武漢中心醫院八人因傳播新冠謠言被拘留調查訓誡的消息,武漢警方的官方微博對八名醫生遭訓誡的通報獲得六十多萬人點讚。之後,一場源起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國乃至全球,現已造成一百二十三萬人死亡,四千八百萬人感染。回顧歷史,到底誰在傳謠誰在欺騙?

本周,美國總統大選阿里巴巴螞蟻金服世紀IPO被叫停,是國內社交平台關注的重點。

關於美國總統大選,儘管官方嚴加輿論管控,但僅微博的相關點閱量就超過64億次。有網友說,"關注大選的基於三種人,一,對自由的渴望;二,對選票的尊重;三,對世界格局走向的關注。原華東政法大學法學副教授張雪忠發帖說:"有些朋友認為,如果川普這樣的人連任,美國的憲政民主政體就會被毀掉。我對此的想法是:既然川普當了四年總統,美國的憲制還沒有被毀掉,讓他再做四年,應該也不大可能被毀掉。有些朋友認為,如果這次民主黨選贏,"美國的精神"就會被毀掉。我對此的想法是:既然以前民主黨選贏了那麼多次,美國精神仍沒有被毀掉,這一次應該也不會被毀掉。更重要的是,兩黨候選人一直都各有近半數的選民支持,假如其中的半數美國人鐵心要毀掉美國,那又有誰能攔得住呢?雖然在此次大選中,美國兩黨的對抗較為激烈,但這仍只是美國四年一次的選舉而已。選舉結果再不如意,美國人四年後就會有糾錯的機會。不同的黨派及各自的支持者,將彼此當做敵人而不只是競爭對手,或認為對方一定是要毀掉國家的人,這種政治心態,對本來就應該有競爭的民主體制來說,才是重大而可怕的威脅,因為這意味著要否定對方參與政治競爭的資格。"

本周,國內輿論場關注的焦點無疑是螞蟻金服實控人馬雲遭中國金融監管部門約談,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一篇題為《馬雲的至暗時刻》的網文這樣寫道:

"上市前夜,螞蟻夢斷外灘。上交所、港交所相繼發布公告,暫緩螞蟻上市。而此時,距離馬雲外灘金融峰會炮轟監管層僅僅過去10天時間。10天之間,浮雲中的神馬迅速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10天前的10月24日,金融大佬齊聚上海,史上規格最高的外灘金融峰會拉開序幕。在這次峰會上,傑克馬突然炸膛,他說:銀行是當鋪思維!巴塞爾協議是老年俱樂部!監管只會出文件不會出政策,扼殺創新!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就沒有系統!

那個敢於開炮的小馬哥又回來了?場外有人喝彩,場內無人鼓掌。有人贊他悲情英雄,有人罵他大放厥詞。輿論場一片歡騰。這位網際網路界的大佬,本來就自帶頂級流量。但更多的人還沉醉在史上最大規模IPO的興奮和西子湖畔人均一套大平層的美夢中。沒有人注意到,一場圍繞螞蟻的"圍剿"已兵臨城下。彼時的阿里系媒體正開足馬力為"金融創新論"造勢,而異見者則在悄無聲息中被清場。似乎,馬雲又一次成為人生贏家。但這一次似乎有點不一樣。現實世界不是達摩院,傑克馬也不是風清揚。一周之後,風向突變。

周小川、尚福林等前經濟領域核心人物開始公開批評馬雲的歪論,黃奇帆則直接揭開了螞蟻套利模式的蓋子。光明日報、金融時報等媒體也開始密集發聲,一邊倒的進行輿論批判。而新華社直接上圖,提醒馬雲:你有點飄!

這一切,當然是有的放矢。果然,國家動手了!10月31日,國務院金融委一錘定音,加強監管,維護穩定,絕無例外!隨後,中央深改委會、銀保監會中國人民銀行等多部門聯合出台文件,直指螞蟻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和套利模式。11月2日晚間,一行三會集體約談馬雲及監管層,前所未見!11月3日晚間,最重要的一擊來了:上交所、港交所相繼發出公告,暫緩螞蟻上市!即使你有2.1萬億的市值,即使你有10億級的用戶,即使你是紐約之外的全球最大IPO。挾流量以令監管?對不起,哪怕你大到不能倒,也不代表你就有了挑戰國家監管的能力。

你說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是吧,好,我就來告訴你什麼叫系統!什麼時候懂了,什麼時候再申請上市。而這一切,就是要敲虎震山,告訴馬雲及背後的其它金融大佬:在中國,資本永遠不要想插手政治,更不可能會出現像韓國三星綁架青瓦台那樣為所欲為。

騰訊金融、京東金融、百度金融還有美團、360、新浪、頭條,網際網路企業正披著科技創新的外衣,成群結隊向傳統金融界殺來。"借貸"業務的嗜血性,就像一個巨大的黑洞,吸卷和透支著年輕人的未來。更可怕的是,支付、存續、放貸一旦形成閉環,則會形成一個去物理化的影子銀行,直接掌控著國家的經濟命脈。

千里之堤,豈能毀於蟻穴?監管此時再不出手,整個國民經濟基本盤就可能潰不成軍。此時叫停螞蟻金服,實際上是在警告包括騰訊金融、京東金融等所有的網際網路公司:別玩過火了,否則就是引火自焚!不管是馬雲擁兵自重,還是如外界猜測的那樣故意而為之。這一次,都是他創業以來最大的滑鐵盧。連帶螞蟻阿里,傷筋動骨。古道西湖瘦馬,如今人人喊打。驚慌失措的螞蟻連夜召開高層會議,安撫軍心,艱難應對。並表示要"擁抱監管"。昨夜,想必馬雲徹底難眠,想必整個螞蟻及阿里系亦噩夢連連。在這場資本的盛宴里,他們本已磨刀霍霍,靜待收割。如今暫緩上市,再啟無期。交易大廳那魂牽夢縈的鑼聲,在外灘外那個低調的大廳里戛然而止。最可怕的是,螞蟻的吃相被第一次扒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悄悄變成了"讓天下沒有難借的錢"。名為普惠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實是假道伐虢壓榨底層百姓。用銀行的錢還要打銀行的臉,30億槓桿100倍變成吞金獸。利用監管灰色地帶大肆套利。所謂的金融創新,正淪為實質上的小貸公司、放貸平台。借唄、花唄毀了一代年輕人。不知有多少"喜兒",欠了馬爸爸的錢,成了螞蟻的奴。曾經那個猛志逸四海的馬雲,已經漸行漸遠。同時,背後的資本版圖也被扒個底朝天。趙薇黃有龍等無數利益相關者戴著假形面具,成為螞蟻的股份持有或間接持有者。

這些年馬雲及其背後的阿里帝國,為何能呼風喚雨顛倒乾坤。原來,螞蟻才是最大的金融皮條客。他以為綁定了這些人,也就綁定了這個時代。但他可能忘了,在這場百年未遇之大變局裡,沒有人能獨善其身。沒有所謂馬雲的時代,只有時代的馬雲。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馬云為改變世界所作出的貢獻。他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讓無數人輕鬆擁有貸款的權利,更為無數底層百姓提供了工作的機會。但實體經濟被摧毀,基礎科技大蕭條,總得有人出來負責。最可憐的是那0.12中籤率的幸運兒,本來是做夢都要笑醒了,一覺醒來發現劇本被改了,打新資金將原路退回。什麼大平層,什麼五萬五,瞬間神馬變浮雲。讓我感謝你,贈我空歡喜,記得要忘記。這世界總是如此,魚那麼信任水,結果水卻煮了魚。"

微博網友"任平生日記"發帖說:螞蟻為什麼在上市前夕遭遇這些?一、螞蟻上市壯大會讓傳統金融利益鏈條蛋糕受損;二、一些利益鏈條沒有享受到本次螞蟻上市的紅利;三、老馬外灘演講戳到一些人痛點。

其實,螞蟻的壯大,對一些從銀行貸款無望的中小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資金補充來源,也能帶動一部分消費。至於有些人說的年輕人過度消費,其實不成立,年輕人提前消費的再多,有房地產掏空六個錢包厲害嗎?你有本事倒是讓土地賣便宜一些啊?你倒是降低息差不要躺著賺啊?歸根到底,還不是誰胳膊粗誰有理。螞蟻這麼大體量、這麼高估值上市,作為投資者,我並不以為然,因為成長空間並不大了,一小波炒作之後可能會套很多人,就像360回歸A股一樣。但螞蟻和傳統金融相比,我還是站螞蟻,因為傳統金融依靠壟斷地位、官僚本位,這些年實在是進步很小,而且前幾年口碑實在是差,櫃檯對民眾的強勢,原油寶等理財、保險產品坑人的屢見不鮮,對中小企業貸款支持太少……

螞蟻從無到有能發展起來也和傳統金融有各方面的弊端有關,這事說到底就是蛋糕分配問題,改革開放以前,蛋糕全是國企的,經濟就好了嗎?

網友蘇小宅發帖說:"馬雲先生被約談這件事我沒有深入研究,但我感覺,這一幕如同當年的割資本主義尾巴一般的落後與愚昧;同時,幾乎全民歡呼任何一位富豪的被打,這比監管的落後與愚昧更可怕。"

網友李微敖發帖說:"我一直不喜歡馬雲,但我發自內心地認為:有馬雲的時代,一定比沒有馬雲的時代更進步;能讓馬雲對政府部門公開提出批評的時代,一定比不讓馬雲公開提出批評的時代更進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8/1520960.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