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當人的頭被砍掉後 還會因刺激感到憤怒嗎?

 

被斷頭後,脫離身體的頭部還會有知覺嗎?

自古以來,這個問題就引來了非常多的猜測和爭論。大部分人都認為,由於大腦中的血壓大幅下降,被斬首的人會立即失去知覺。

不過也許你還曾聽說過關於化學家拉瓦錫的故事。在1794年法國大革命時期,由於拉瓦錫被指控稅務欺詐罪與銷售摻假菸草,在執行斷頭刑之前,他和助手約定,在他的頭被砍下來後,他會儘可能眨眼,以此來確定被砍首後人的頭部是否還會有感覺。

然而這段死後實驗的故事,其實在拉瓦錫的任何傳記中都沒有被提及,並且綜合當時行刑的環境,在斷頭後拉瓦錫的頭就掉進了麻袋中,而當時出席刑場的其他科學家們都站在廣場遠遠的一角,與斷頭台間有一排憲兵隔開,無論是時間還是距離,都沒有能夠提供觀察的機會。

雖然拉瓦錫的斷頭實驗故事更像是虛構的,然而歷史上,還是有無數目擊者證明被砍首者在頭身分離後,有意識清醒的時刻。

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斷頭台在當時被認為是「唯一人道的殺人方式」,也被指定為唯一合法的處刑手段。在那段鼎盛時期,許多被判刑的人都被要求在斬首後儘可能長時間眨眼。雖然在報導中,許多人根本沒有眨眼,但有些人卻持續了30秒之久。

大部分目擊者都表示剛被砍首的頭部會眨眼睛,四處張望並抽動嘴唇,然而這些都可以被解釋為反射神經的作用,任何分離的肢體短暫抽搐都是常見的情況。難以解釋的是,被斬首者死時臉上有時會數次改變表情,例如從痛苦、困惑到悲傷和恐懼。

在1905年,一位醫生表示他通過對犯人砍首時的觀察,發現了在頭身分離後,是存在意識的。他指出,當被砍首者斷頭後,一開始,對方的眼瞼和嘴唇抽搐了大約五到六秒鐘,然後痙攣運動停止了,臉部放鬆,眼瞼半閉。

這時,他大聲叫喚對方的名字,並清楚地看到對方慢慢抬起眼瞼,眼神聚焦朝他望來,幾秒後,又緩慢地閉合。醫生指出,在第二次呼喚時,對方仍有反應,直到第三次,對方才徹底沒有反應,這一整個過程持續了25到30秒。

在被關於斬首後存在明顯意識的,還有一個經常被複述的案例。柯黛是一名反激進的法國革命者,她在刺殺她的政治對手時被當場抓獲。幾天後,當她被砍首後,一位木匠立刻將她被砍下的頭顱從籃子中高高舉起,並一記耳光打在她臉上。

圍觀者堅持認為,對這一侮辱,柯黛的頭瞬間臉紅了,並表現出憤怒的表情。

而距離目前時間最近的一則相關報導,是在1989年,一場汽車事故中意外斷頭。當時目擊者正與一位朋友一起乘坐計程車,事故發生後,目擊者被釘在座位上,而他的朋友因撞車被斬首,他表示當時看見了朋友的嘴不斷張開和閉合。他表現出的面部表情首先是震驚或混亂,其次是恐怖或悲傷。他的目光從目擊者和他的身體之間來迴轉動,直到他的面部表情逐漸消失,正式步入死亡。

然而並非所有在斷頭中觀察意識的嘗試都成功。1836年,一個名叫拉斯奈爾的兇手同意處決後眨眨眼,但他沒有這樣做。1879年,另一名為普呂尼的兇手也未能在斷頭後做出反應。

由於懷疑斷頭後頭部仍然有意識並能夠承受疼痛,因此在世界上許多地方,砍首這一種處決形式已被暫停使用。雖然目前科學家們已經無法近距離觀察到砍首後死時的狀態,然而他們在動物身上卻得到了大量實驗數據,不少研究都證明,在動物頭身分離後,是存在短暫意識的。

斷頭後依然充滿"活力"的蛇頭

大多數人在斷頭後可能會因突然失去血壓而立即失去知覺,只有少數人的頭部會在與身體分離後,經歷一段令人恐懼的清醒時刻。即使在斷頭後依然保留著清醒的意識,也可能會因為過於痛苦和悲傷而分心,以至於來不及作出反應。

那麼以上這些事例和目擊證人的證明,是否就可以得出人類斷頭後依然存有清醒意識的結論呢?答案是不確定的。對人類砍首行為作進一步的科學觀察已經沒有可能,因此,這個問題可能會一直不確定。

對於那些在斷頭後依然清醒的人來說,延續的死亡雖然為他們提供了短暫的真正超現實體驗,然而這又到底是好是壞呢?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SME科技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8/1521004.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