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這款洗腦神藥狂騙20年 下架前還收割韭菜10億

—放過老人吧:一年賣出7.5億的洗腦神藥

作者:
莎普愛思增值近300%買了一家醫院。而這家醫院背後的實際控制人,正是‌‌「莆田系‌‌」林氏家族的林弘立、林弘遠兄弟。割中老年人的韭菜,成為了當下網際網路的一大灰產。抖音里的‌‌「假靳東‌‌」、微信群里的‌‌「小視頻‌‌」、簡訊里的‌‌「假保險‌‌」,在這個韭菜圈子裡混的風生水起。

一年賣出2800萬支,銷售額達到7.5億元——如果說這是一款滴眼液的業績,你敢信嗎?

商業世界本就是湧現奇蹟的地方。在2016年,一款叫莎普愛思的滴眼液就創造了這個奇蹟,至今無人匹敵。

‌‌「治白內障,要選對藥,選好藥,選莎普愛思‌‌」……提起莎普愛思,這段在各大電視台輪番轟炸的洗腦廣告,依舊記憶猶新。

白內障可謂痛得要命的痛點。

在中國,60歲以上老人的白內障患病率是65%。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結果可能是失明——中國眼病致盲的原因中,白內障高居首位,高達47%。

滴一點滴眼液就能治療白內障,這吸引不少白內障患者為其埋單。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主任醫師李燦教授就曾表示,到其門診來看病的病人,90%用過莎普愛思。

但如今,這款神藥可能要下架了。

10月末消息,由於藥監局要求的某個試驗無法按時完成,莎普愛思可能被註銷或到期後不予再註冊,這將導致該產品不能繼續生產銷售。

據悉,這項要求於2017年底提出。即是說,一年能賣7.5億的神藥,居然3年未能完成這項工作。

而在消息爆出之前,莎普愛思創始人陳德康甚至通過股權轉讓等形式,套現逾10億從公司脫身,並於8月正式卸任董事長一職。

資本市場的散戶們一臉蒙蔽,怎麼又有一種嗆鼻的韭菜味兒?

仿製義大利,白內障神藥養成記

1978年,下鄉知青陳德康被分配到了平湖製藥廠。

在這個小藥廠燒了3個月鍋爐後,副廠長找他出去跑供銷,賣一些廠里生產的甲硝唑、氯黴素、葡萄糖等。

但就是這些在常見不過的藥,陳德康賣得也還不錯,一年就成為了供銷科科長。1985年陳德康開始就任藥廠經營廠長,並在1991年獲得了去中國醫藥大學進修的機會。

這期間,陳德康看到了一款來自海外的滴眼液,名叫Bendalina。這款滴眼液來自義大利Angelini集團,核心成分是苄達賴氨酸,是一款治療白內障的輔助用藥。

要是在中國仿製一款這樣的滴眼液,市場反響會怎樣呢?

2000年,平湖製藥廠進行國企改制,更名為平湖莎普愛思思製藥有限公司。隨後,一款名為莎普愛思的滴眼液面世。

當時,整個滴眼液品類眾多,抗生素類滴眼液、中藥滴眼液等往往令常人傻傻分不清楚。這是一個行業混沌初開的階段,搶占消費者心智成為了品牌關鍵動作。

由於各種滴眼液主打的功效都是抗疲勞,要想消費者為自己埋單,就要有不一樣的品牌號召力。行業一致的做法就是請代言人,周杰倫、汪涵、何炅、韓庚、劉謙等明星,都曾為幾款當時火爆的滴眼液代言。

莎普愛思是滴眼液差異化第一人。在它出現在螢幕上時,打破了這個行業抗疲勞同質化的常態——因為它的功效是治療白內障。

只可惜,在周杰倫等大咖明星的包圍下,規模較小的莎普愛思並沒有多少錢打廣告。當時,陳德康就表示:‌‌「企業規模比較小,一定要向資本市場借力。‌‌」

2008年,莎普愛思就開始股份制改革謀求上市,2012年提交招股說明書,2014年7月終於登陸了A股

這幾年,靠著‌‌「治療白內障‌‌」的標籤,年度銷售額連年增長。到2013年,莎普愛思營收接近6.5億元。

資本市場拿到錢後,莎普愛思才做出了我們耳熟能詳的廣告,中國女排主教練郎平口中那個‌‌「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行業媒體《拇指醫藥》還曾報導,一位藥企董事長說過一個理論:藥品廣告還是用卡通形式最好,因為人們看到卡通人物戒心小,容易接受。

為此,莎普愛思也曾推出卡通版廣告,‌‌「模糊滴‌‌」‌‌「重影滴‌‌」一天到晚在電視台輪播。到最後,就連小孩子都會跟著唱‌‌「滴滴滴‌‌」了。

2016年,莎普愛思迎來巔峰,當年賣出2800萬支,銷售額達到7.54億元。

一代神藥當之無愧。

拆穿真相,割中老年韭菜的鼻祖

回首過往20年,莎普愛思為什麼暢銷?

是郎平代言嗎?抑或是卡通形式洗腦廣告?其實都不是。莎普愛思最為核心的競爭力,就是小小一瓶滴眼液宣稱能夠治療‌‌「治療白內障‌‌」。

畢竟,權威機構認為,不論何種白內障,手術治療是最有效的手段。但如果真的買點藥就能阻止白內障,中老年人為什麼不會渴望去嘗試一下呢?

最終的問題歸結在,莎普愛思到底能不能治療白內障。

就在莎普愛思尤為火爆的2017年,丁香園發布了一篇名為《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你們放過中國老人》的文章。內容顯示,莎普愛思根本沒有療效。

文章稱,莎普愛思滴眼液中的有效成分叫苄達賴氨酸,在少數動物實驗中對於延緩白內障有一定的效果。

但具體到人體,目前全世界沒有一種藥物,被證明能有效預防或治療白內障,莎普愛思(苄達賴氨酸)不行,其他滴的、抹的、吃的藥也全都不行。

唯一確切有效的治療方法就是手術。

就連莎普愛思仿製的義大利Angelini集團Bendalina滴眼液,也不過是治療白內障的輔助用藥,未對其進行專門開發。

明顯,這近乎於一款割中老年人韭菜的鐮刀。

割中老年人的韭菜,成為了當下網際網路的一大灰產。抖音里的‌‌「假靳東‌‌」、微信群里的‌‌「小視頻‌‌」、簡訊里的‌‌「假保險‌‌」,在這個韭菜圈子裡混的風生水起。

但鮮有人知,割中老年韭菜的鼻祖應該是一款神藥:莎普愛思滴眼液。

數據顯示,就在莎普愛思滴眼液銷售最好的2016年,公司的廣告費用達到2.6億元。但同年的藥物研發費用只有0.29億,白內障相關的藥物只有550萬。

值得一提的是,其毛利還達到了94.59%。

人們都說小罐茶是智商稅,和莎普愛思比起來,小罐茶都還太嫩。

更可怕的是,白內障不嚴重時,其實可以通過簡單的手術進行治療。但莎普愛思等產品的廣告營銷之後,很多中老年人固執地相信一切,‌‌「模糊滴‌‌」‌‌「黑影滴‌‌」‌‌「重影滴‌‌」,就算‌‌「有點痛‌‌」,還要‌‌「堅持滴‌‌」。

正式這些誘導性示範,讓不少患者將病症拖到了出現青光眼、葡萄膜炎等嚴重併發症,最終真的走向了失明。

跌落神壇,莎普愛思還能割一波

在以丁香園為代表的媒體輿論下,莎普愛思的功效引發了醫務界部分醫生甚至全民的聲討。

到2017年底,食品藥品監督總局下發通知,要求莎普愛思儘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並於三年內將評價結果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

也就是說,仿製Bendalina滴眼液的莎普愛思,是否與原研藥實現‌‌「管理一致性、中間過程一致性、質量標準一致性等全過程一致‌‌」?這個需要試驗說明。

這三年是漫長的三年。

2017-2019年,莎普愛思的營業收入分別同比下降4.07%、35.30%、15.06%;扣非淨利潤分別為1.3億元、-1.56億元、-3870萬元,同比增長-35.68%、-220.55%、75.22%。

這其中,莎普愛思滴眼液在2019年的生產量為833.05萬支(-28.85%),銷售量為790.21萬支(-33.46%)。而就算如此,《中國白內障滴眼液市場研究報告》也有數據顯示,莎普愛思滴眼液2019年在我國白內障用藥市場份額達到21.51%。

這期間,莎普愛思的新一輪韭菜收割開始了。

2018年末,陳德康將自己所持公司9.66%的股份,以協議轉讓的方式溢價約20%賣給了養和投資,套現2.6億元。

2020年初,陳德康再次將手中7.24%的股份賣給了養和投資的全資子公司誼和醫療,並同時放棄剩餘21.73%股份的表決權。

5月份,交易過戶,莎普愛思實際控制人由陳德康變更為‌‌「莆田系‌‌」林氏家族的林弘立、林弘遠兄弟;9月,陳德康不再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前前後後,陳德康套現10億離場,割了一波莆田系的韭菜。

但眼看著莎普愛思滴眼液或將停產,‌‌「莆田系‌‌」林氏家族為什麼會心甘情願溢價接盤?這背後肯定有更為蔥鬱的韭菜存在。

果不其然,林氏兄弟入主不到半年,莎普愛思就發布公告表示:擬以現金支付方式收購一所醫院100%股權。

而經過收益法評估發現,被後者全部權益價值為5.02億元,較審計後的合併報表歸屬於母公司的所有者權益帳面值1.32億元,評估增值率達278.88%。

莎普愛思增值近300%買了一家醫院。而這家醫院背後的實際控制人,正是‌‌「莆田系‌‌」林氏家族的林弘立、林弘遠兄弟。

資本市場的人民幣兜兜轉轉,最後都回到了陳德康、林弘立、林弘遠的錢包里。

這些高價收購的錢從哪裡來?不再是靠中老人買莎普愛思的滴眼液,而是依賴於散戶購買莎普愛思的股票。

相較於股價巔峰的54.44元/股,莎普愛思股價已經下跌超過85%。

從經營層面而言,莎普愛思滴眼液前途迷茫,裝入醫院資產可能算得上利多。只是‌‌「莆田系‌‌」的資本算盤,散戶們根本猜不透。

一代神藥撲朔迷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新商業要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8/1521189.html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