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鍾原:中共拒絕正式承認拜登當選 有幾個看點

作者:
中共有意表面上不支持拜登,以掩蓋台面下的交易。10月中下旬,拜登與中共的醜聞一再曝光,很多媒體、包括社交媒體試圖幫助拜登掩蓋,中共也完全假裝不知道。大多數美國民眾對中共政權態度反感,假如中共急於承認拜登當選,恐印證了互相勾結的事實,還可能引來進一步的追查。中共假裝不支持拜登,但可能暗地裡祝賀、溝通、繼續送大禮,換取拜登變相的對華綏靖政策,或許更能緩解中共外部壓力,也可避免拜登陷入更多醜聞。

2017年11月9日,美國總統川普(左)訪問北京,與習近平(右)共同參加一個企業家論壇活動

美國大選的報導,忽然從11月9日的中共黨媒中消失,習近平仍然沒有祝賀拜登當選,中共對美國總統選舉的最終結果異常謹慎。很多境外媒體不依不饒,11月9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幾乎變成了各媒體追問中共當局對美國大選表態的專題記者會。

中共外交部網站公布的記者會問答中,11月9日當天共回答了8個問題,有5個問題與美國大選有關,全部由境外媒體提出,其餘3個無關痛癢的問題由中共黨媒提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顯然早已得到了封口令,就是不肯正式承認拜登當選,中共態度蹊蹺的背後考量,可能透露出內外的更大危機。

中共外交部沒有正式承認拜登當選

CNN記者第一個直接發問:在美國大多數媒體宣布拜登當選美國新一屆總統之後,很多國家都已向拜登致賀。中方遲遲未表態的原因是什麼,是否覺得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仍不確定,或者有其它考量?中方何時會發去賀電?

汪文斌回答也很直接:關於第一個問題,我們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經宣布成功當選。我們理解,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關於第二個問題,我們將按照國際慣例辦理。

中共媒體可以迴避報導美國大選,中共外交部卻無法迴避,汪文斌顯然得到中共高層授意,直接宣稱等待「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這是中共官方對美國大選的正式公開表態,沒有承認拜登當選。

NBC記者第二個追問:當前中美關係處於歷史低點,中方期待拜登新政府作出何種實質舉動來改善雙方關係?

汪文斌第二次確認:我剛才已經介紹了中方在美國總統選舉和中美關係問題上的有關立場。

彭博社第三個追問:拜登上任後,中方會否繼續履行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還是尋求同美方重新磋商有關條款?

汪文斌第三次確認:我剛才已經闡述了中方在有關問題上的立場。關於中美經貿問題,請你向中方主管部門詢問。

路透社記者第四個追問:拜登在競選中曾作出不利於中方的表態。現在拜登已勝選,中方如何看待他提出的有關施政綱領對中美關係的影響?

汪文斌不再直接回應拜登的問題,僅稱: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同中方相向而行。

後三個追問,屬於假設性提問,即假設拜登當選,中共會如何應對下一步。汪文斌顯然得到了嚴格的命令,拒絕再回答有關拜登當選的問題。

彭博社記者最後換了一種方式提問:上個月,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大會紀念北京世界婦女大會25周年高級別會議上發表講話,呼籲促進性別平等。中方認為卡瑪拉·哈里斯當選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對實現這一目標有何影響?

汪文斌以文革式語言作答,「婦女能頂半邊天」。

彭博社記者動了一番腦筋,把習近平放在前面,也不再提拜登,換成了拜登的副手哈里斯當選,仍然希望挖出一些料來。汪文斌始終嚴格執行高層命令,無論總統候選人拜登、還是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都拒絕正式承認當選。

CNN、NBC、彭博社、路透社這幾家媒體,已經公開報導拜登當選,卻得不到中共政權的正式確認,應該既失望、又納悶。

中共高層為什麼不承認拜登當選

連續提問的4家境外媒體已經宣稱拜登當選,他們應該也知道,中共政權期望拜登當選,但中共罕見的不承認態度,令這些媒體的文章做不下去了。

CNN記者的第一個提問實際相當有趣,「是否覺得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仍不確定,或者有其它考量?」汪文斌實際僅按中共高層的命令回答了第一個問題,「我們理解,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

汪文斌實際迴避了第二個內容,中共高層是否還「有其它考量?」

中共高層的「其它考量」或許有幾種可能。

第一,中共擔心川普獲得法律戰的勝利,繼續連任,而且可能性較大。如果中共仍然不得不面對川普,現在祝賀拜登顯然是一招臭棋。中共很可能參與了選舉舞弊,更了解內情,很清楚躲不過司法調查,最多希望不要被曝光。一旦曝光,中共企圖操縱美國選舉的證據確鑿,將是最糟糕的結局。

第二,中共有意表面上不支持拜登,以掩蓋台面下的交易。10月中下旬,拜登與中共的醜聞一再曝光,很多媒體、包括社交媒體試圖幫助拜登掩蓋,中共也完全假裝不知道。大多數美國民眾對中共政權態度反感,假如中共急於承認拜登當選,恐印證了互相勾結的事實,還可能引來進一步的追查。中共假裝不支持拜登,但可能暗地裡祝賀、溝通、繼續送大禮,換取拜登變相的對華綏靖政策,或許更能緩解中共外部壓力,也可避免拜登陷入更多醜聞。

第三,中共害怕川普被激怒,擔憂川普更猛烈的反擊。中共二級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剛剛發文稱:「在這個時候不要刺激或者調侃川普,以免激怒他」,今後兩個月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期」。這或許僅是胡錫進對中共高層心思的揣摩,或者某種建議,也不排除中共高層讓他放風

或許基於這三個擔憂,中共高層決定暫時不表態,不承認拜登當選,與此同時,中共高層實際面臨新一輪的內外危機。

內外新危機正在浮出水面

美國大選,令中共的外部危機平添變數,不得不謹慎應對。如果川普連任,中共又被曝光參與美國選舉舞弊,結果可想而知。

中共高層當然一直期望拜登上位,可以繼續背後的交易,中共政權或許能獲得喘息的機會。但中共隱瞞疫情,不僅導致了美國損失慘重,世界各國都受害嚴重,哪個國家能輕易放棄追責呢?哪個國家的老百姓會忘記呢?

正在陷入嚴重二次疫情的很多國家,實際都等著美國率先行動,或者能夠成為追責聯盟的領導者。假如美國無法承擔這樣的大任,其它各國無疑將挑起更多重擔,這或許是各國參與國際新格局構建的歷史機遇。

歐洲印太戰略不會改變,只會越來越深入。假如美國的作用弱化,亞洲各國組成聯盟、對抗中共擴張的願望會更加強烈;俄羅斯與中共政權的虛假夥伴關係也將失去意義,互相爭鬥、試圖控制中亞,或成為中俄關係的主軸。

中共隱瞞疫情,才最終導致川普與習近平徹底翻臉,其它各國也是一樣。川普邁出了第一步,也喚醒了世界,中共政權也因此陷入了國際孤立,進而導致了內部困難和矛盾重重。

習近平看似在十九屆五中全會過關,但絕非風平浪靜,大量失業和經濟恢復根本無解,財政嚴重吃緊,外匯迅速縮水。好不容易定調了內循環為主,正在大力宣傳,假如中共高層確認拜登勝選,是否又要重新調整回外循環為主呢?假如很快180度大調整,中共內部會否有更多質疑?會否有人重提美中關係搞壞、陷入國際孤立的責任?隱瞞疫情的內部追責是否會再起?

面對是否承認拜登勝選,透露出中共左右為難。中共高層似乎終於看到了某種希望,卻有更多的危機浮現,中共高層恐難以入眠。

歷史走到今天,不可能再有中共重新展現的機會,中共行將就木,乃大勢所趨。無論中國人美國人、全世界的人,都在不可逆轉的天下大勢之中;或許有人妄言,要決定自己或他人的命運,無論哪個社會階層,處於什麼位置,每個人做出的終極選擇,也將被決定各自的最後歸宿。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0/1521767.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