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未富先老 延遲退休無解權貴占用過多資源和社會保障不公

—中國「未富先老」 「延遲退休年齡」可解燃眉之急?

中國計劃在「十四五」期間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的規劃,以解決「僧多粥少」、社保基金缺口擴大的問題。有觀察人士稱,中國「未富先老」所帶來的嚴峻挑戰,迫使中國當局不得已為之,但中國人口結構畸形發展,權貴占用過多資源以及社會保障不公,才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

資料照:北京一家養老院裡的幾名老年婦女正在打麻將。(2015年11月22日)

中國計劃在「十四五」期間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的規劃,以解決「僧多粥少」、社保基金缺口擴大的問題。有觀察人士稱,中國「未富先老」所帶來的嚴峻挑戰,迫使 中共當局不得已為之,但中國人口結構畸形發展,權貴占用過多資源以及社會保障不公,才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

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11月初通過了「十四五」規劃,其中在闡述「健全多層次社會保障系統」中,正式提出要在「十四五」期間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的規劃。

中國法定退休年齡最早在1951年2月26日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保險條例》中做出規定。1978年5月,中國國務院頒布的「安置老弱病殘幹部暫行辦法」和「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中再次確認,男性年滿60歲、女幹部年滿55歲、女工人年滿50歲可以退休。

在中國的退休制度實施了數十年後,2012年6月,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制定的《社會保障"十二五"規劃綱要》提出,「研究彈性延遲領取養老金年齡的政策」。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提出要研究制定「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的政策。

在2015年3月的中國人大和政協會議上,中國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表示,中國延遲退休年齡的方案,要「小步慢走,漸進到位」,2015年內拿出方案,而後在向社會徵集意見後,於2017年正式推出,經過5年過渡期後,在2022年正式實施。

不過,當時的中國民眾,尤其是要到退休年齡的幹部職工,對延遲退休年齡的政策並不理解,認為實施了多年的退休政策,到他們退休年齡時要延遲,不能安享餘生,反而還要繼續工作,因此牴觸情緒很大。有鑑於此,中國有關部門2017年推出延遲退休年齡的方案被迫擱置。

中共當局目前尚待推出一套完整的「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的規劃,供民眾討論和提出意見。不過,同幾年前相比,中國民眾對於延遲退休年齡政策的接受度似乎有所提高。

觀察人士稱,中共十九大五中全會把「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規劃提上日程,並在今後5年內開始實施,是因應中國人均壽命延長,老齡人口占比持續擴大,養老金支出無法維繫,因此有其迫切性和必要性。

預期壽命增加老齡化步伐加快

2020年6月,中國國家衛健委發布的《2019年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中國居民的預期壽命,已經從上世紀80年代初的67.8歲,提高到77.3歲。

21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指出,中國人民身體素質在明顯增強,2030年人均預期壽命將達到79歲。

在中國居民預期壽命不斷增加的同時,中國進入老齡化國家的步伐也在加快。隸屬於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今年6月11日發布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說,中國老齡化發展速度在加快,2019年末中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數達到2.54億,占總人口比例18.1%,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76億人,占總人口的12.6%。

報告預測,在「十四五」規劃結束的2025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將超過2.1億,約占總人口數15%。到2050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將接近3.8億,占總人口比例達到27.9%。

觀察人士稱,按照聯合國的標準,在中國進入「中度老齡化」(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14%)社會,並向「重度老齡化」(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30%)社會邁進的同時,中國的社會保障系統越來越不堪重負。

中國社科院2019年4月10日發布的《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稱,到2035年,中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將耗盡。該報告說,「如果按照退休年齡60歲來算,到2035年最早一批80後也只有55歲,沒有到達退休年齡。也就是說,80後很有可能成為無養老金可領的第一代。」

2020年8月10日,中國財政部發布的《國務院關於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收入3.48萬億元,下降15.3%。與此同時,支出3.6萬億元,增長6.5%,收支缺口達到1200億元。該報告預測,今年社保基金預算將首次出現約5000億元的缺口。

人口老齡化,延遲退休不可避免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商學院教授陳朝暉說,只要一個社會人口發生了老齡化的問題,延遲退休就是不可避免的問題。

他說:「確實,中國的社保入不敷出,這是人口老齡化的問題。自從計劃生育以後,人口老齡化的問題就很嚴重。工作的人,沒辦法支付退休的人,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而現在可能剛剛才開始表現出來,以後可能會更加嚴重。因為我們看到老齡化比較嚴重的,走的比中國早一點的日本韓國,他們的問題已經比較嚴重了。所以說,這是中國不得已而為之。」

一般來說,一個國家的人口老齡化問題,通常都伴隨著該國的經濟發展,人民生活富足,社會福利和健康得到保障,預期壽命大大延長。例如西方經濟已開發國家,美國、日本、德國等。世界衛生組織2019年《世界健康統計》的調查顯示,全球預期壽命排名第一的是日本,為84.2歲,其次是瑞士的83.3歲,德國的80.9歲,美國的78.6歲。中國為76.4歲。

日本的人口老齡化嚴重,日本調查公司帝國數據銀行2019年的統計顯示,日本65歲以上人口的總占比已超過28%,名列世界第一。為解決退休人員領取養老金年限延長,養老金不足和缺口加大的問題,日本內閣會議今年3月通過《國家公務員法》修訂案,將國家公務員的退休年齡從60歲延長到65歲,從2022年度開始實施,每2年延長1歲,到2030年度最終延長到65歲。此外,日本法律規定60歲是退休年齡,但到65歲才能領取養老金。

美國也是個人口老齡化的國家,65歲以上人口的總占比大約16/%。與日本不同的是,美國從1935年就把領取全額社保退休金的年齡定在65歲。1961年社保法修訂後,退休制度(領取社保)規定,無論男女,年滿62歲,工作累計超過40個點(每年最多4個點),可以退休,領取社保,但要遞年扣減,最多不超過30%。

美國的社保法還對不同年齡段領取全額社保的人做出規定,即1937年及以前出生者,退休年齡是65歲;1943年至1954年出生者,退休年齡是66歲;1960年及以後出生者,退休年齡是67歲。美國2000年的社保法修訂還鼓勵人們延遲領取社保,從符合領取年齡起,每延遲一年獎勵8%,延遲的最高年齡為70歲,領取額不能超過基數的130%。

美國推遲退休年齡,獎勵延遲領取社保,主要原因也是社保基金入不敷出,面臨2033年社保系統破產的局面。因此,有美國國會議員建議,將美國人的退休年齡提高到69歲。根據測算,若退休年齡推遲到68歲,美國社保基金缺口將減少18%,若推遲到70歲,將減少44%。

專家:未富先老權貴占用資源過多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說,養老金不足,是個世界範圍面臨的挑戰問題。他說,與其他已開發國家不同的是,中國養老金的問題是「未富先老」,即中國富足的水平還沒有達到已開發國家的程度,人口老齡化程度卻要「後來居上」,原因在於,中國的經濟結構存在很大問題。

他說:「我們現在談到的養老金問題,一般指的是城市居民。實際上,中共對於機關幹部的養老,包括中共自己那些既得利益集團了,他們自己的養老,早已經做了周翔的安排。退休金、養老金付的最高的,就是這些權貴階層。這個龐大的官僚體系,每年都有這麼多人退休,要養活這些人,實際上對社會就是個不公平的負擔,超出其他正常國家的負擔。中共百分之零點幾的人,他們占的醫療資源達百分之幾十,這種情況無疑加劇了養老金的負擔。」

謝田教授還表示,中國人口老齡化日趨嚴重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共1970年代開始實施的「一胎化」政策,導致年輕人減少。他說,儘管中共在2015年開始放開「二胎」,但是城市住房、教育、生活費用的高企,使適婚適育的年輕人不願意多生孩子,這不僅導致人口結構畸形發展,還加劇了老齡化帶來的問題。

此外,謝田教授說,過去幾年來,尤其是去年新冠病毒爆發後,中國經濟大幅度下滑,尤其是那些中小企業,減產或關閉,本應繳納的「五險一金」(五險是指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一金是指住房公積金。)也大幅度減少,這直接導致中國社保基金缺口持續擴大。

他說:「所以目前的狀況是,養老金支出在增加,同時中共特權階層又占去一大部分,再加少繳納保費減少,所以肯定會出問題,肯定會入不敷出的。在入不敷出的情況下, 中共當局想要加稅,會有很大可能,但是推遲退休年齡,看來勢在必行的。」

謝田教授還指出,中國社保基金的監管不完善,挪用、盜用的腐敗和違法案件也時有發生,這加劇了基金不足,缺口加大的問題。

解決的關鍵:開源和節流

針對中國居民預期壽命延長,社保基金不足的問題,陳朝暉教授說,中國在經濟發展狀況不如前幾年高速增長的前提下,要解決社保基金不足,缺口不斷擴大,甚至將破產的問題,關鍵要從兩個方面入手,即開源和節流。

他說:「延遲就是節流的問題,讓每個人領取養老金的年份少一點。另外一個方面,就必須要通過政府補貼。像中國的情況,就必須要開源。如果社保基金錢不過,要想辦法把這個窟窿補上去。辦法之一,就是一直討論了很多年的議題,就是徵收房屋稅。一旦徵收房屋稅的話,填補社保基金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不過,陳朝暉教授說,中國政府研議要徵收房屋稅,由來已久,但是業界和民眾反彈很大,一直無法推進。但是他指出,徵收房屋稅是個趨勢,即使目前無法推動下去,未來勢必要實施,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說,中共在退休金制度上存在著嚴重的不公,城市居民能夠享受,但人口眾多的農村居民卻被排除在外。不過他強調,中共目前面臨各種困境和問題,包括整體經濟發展惡化,社會形勢惡化,外部環境惡化等,這些維繫中共政權存亡的問題,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

總部在深圳的同方全球人壽聯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保險和風險管理研究中心11月10日發布的《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調研報告》稱,2020年中國居民退休準備指數比2019年的6.15上升了0.8個百分點。退休準備指數8-10為高準備,6-7.9為中等準備,6以下為低準備。

該報告顯示,支持延遲退休年齡的比例在過去5年中明顯提高,從2016年的63%上升到2020年的79%。報告稱,延遲退休年齡接受程度的增加,為中國政府適時推出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政策提供了民意基礎。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113.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