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名家專欄:拜登要抬高時薪 大多數人將遭殃

作者:

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想提高最低時薪至15美元。他說所有工人都應當獲得生浮動工資(living wage);將聯邦最低時薪抬高至15美元,會為4,000萬美國人提高薪水。拜登說,這是件公平的事。

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想提高最低時薪至15美元。他說所有工人都應當獲得生浮動工資(living wage);將聯邦最低時薪抬高至15美元,會為4,000萬美國人提高薪水。拜登說,這是件公平的事。

經濟政策研究院(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分享了拜登的觀點,也說工人們「理當」拿到更高工資。

然而,德州Trinity學院和俄亥俄州邁阿密大學近期研究顯示,最低時薪15美元將導致200萬工人失業,其中婦女和年輕失業者將占多數。

假設共和黨繼續控制參議院,抬高時薪到15美元的議案幾乎不會被通過。共和黨人的觀點是支付超出工人勞動價值的工資,將導致市場扭曲,損害經濟。

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已經通過了時薪15美元的法案,其觀點與拜登一致。

根據(美國)勞動數據統計局的信息,目前有160萬工人掙的是最低時薪工資,或報酬不及最低時薪標準。經濟政策研究院估計,如果最低時薪升至15美元,將有4,000萬工人看到自己的報酬上漲。這個結果卻將帶來漣漪效應。

如果目前一名工人掙13.75美元的時薪,這比聯邦最低時薪(7.25美元)高出6美元。提高最低時薪至15美元,是否意味著此人的時薪也將抬高6美元,達到21美元,以繼續保持他的時薪高於最低時薪6美元?

這是導致高通脹的做法。目前約8,000萬美國人掙的是鐘點工資,人為地為其中一半的勞工提高最低時薪,將增加企業的勞動力成本,這筆費用將最終轉嫁至消費者。

這種人為提高工資水平的做法,意味著工人拿到了超過勞動價值的薪水,這會導致大量工作機會的流失。

原因很簡單,許多將被迫失業的人屬於快餐業工人,本是民主黨想幫的人,但他們卻將失業。因為對僱主來說,這些工人的勞動價值不足每小時15美元。然後僱主會去找替代的做法——讓資本取代勞動力。

在快餐業,多數掙最低時薪的工人要負責為客人點單、收銀、翻漢堡包。最低時薪提高至15美元,等於讓僱主每年僱傭一位非技能工人的成本,超過3.3萬美元。由於這些工人沒有專業技能,增加的成本會被迫讓企業減少雇員數。

工人們將被技術(資本)取代。

觸控式螢幕電腦可以負責為客人點單和收銀,機器人可以去翻漢堡包。為了不提高漢堡包的價格,僱主將減少足夠多的雇員數,也維持盈利。

西雅圖舊金山和波特蘭之前已經提高最低時薪到15美元。去年,在西海岸有35家連鎖店的「無限餐廳」(Restaurants Unlimited)申請破產。

他們在文件中說:「過去三年,西海岸躍進式的工資法嚴重影響了本公司的盈利能力……結果是公司的年工資支出要總計增長1,060萬美元。」

無論自由派經濟學者怎麼說,真相是抬高最低時薪常會導致就業量的減少,增加失業率。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前,美國總體失業率是3.5%,但對於掙最低時薪的工人,失業率是13%。15美元水平的最低時薪還將大大提高失業數字。

即便對於仍有工作機會的工人,不必提高工作價值(產出水平)就能提高工資水平的做法,同樣會傷害這些工人。長期的結果就是工人們相信,不論工作的好與壞,他們都理所當然地該獲得更高報酬。這與美國就業系統的要求是背離的。美國(市場經濟)的就業要求是,一個人獲得的工資要符合他的勞動產出價值。要想獲得更多報酬,人們首先要想辦法提高自己的產能。

提高最低時薪對消費者不利,他們面對的是商品價格的上漲;對企業和商業不利,因為其勞動力成本將上漲;對大多數勞工不利,因為200萬工人將因此失業。對於那些沒有技能、持最低工資水平的勞工,這種做法從長期看也不利於他們,因為強制抬高工資水平將降低他們尋求新技能的動力。

既然只有少數人能從提高最低時薪的做法中受益,最低時薪就不該被提高。

 

作者簡介:麥可·布斯勒(Michael Busler)博士是斯托克頓大學(Stockton University)的公共政策分析師和金融學教授,在該校教授金融和經濟學的本科和研究生課程。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511.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