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26歲混血女孩因長得太甜上日本熱搜第一

長得太美,有時也會成為一種困擾。

身為一名棋手,黑嘉嘉曾因為混血兒的甜美外貌,讓人忽略她的棋技。

男生被世俗認為在下圍棋這件事上,有天然優勢,黑嘉嘉所在的台灣到達“女傑”層次的女棋手不足十位,而男生卻有八十位,她想打破這種局面。

26歲已經成為圍棋職業七段棋士,她說:“我還需要更加努力。”除了擊碎被人貼在身上的“花瓶”標籤,還想告訴所有人:從來沒有一個職業可以受限於性別。

不動聲色的美

Beauty

最近,美女棋手黑嘉嘉登上台灣版《BAZAAR》雜誌。

雜誌策劃了一個欄目《跨越30,幹大事特展》,邀請了六位在各自領域努力耕耘的人,想要重新定義“幹大事”,其中之一就是黑嘉嘉。

圖片源自harpersbazaar.com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發現登上時尚雜誌後的姑娘,被妝容過分修飾後,反而沒有了她下棋時的那份靈動了。她平時下棋對戰是這樣的~

這顏值殺到我了

五官立體,但透著一股清秀的黑嘉嘉,是一枚准90後,中澳混血兒,六歲就開始學圍棋,十四歲就定段成功,走上職業圍棋的道路,18歲被選為世界智力精英運動會圍棋形象大使,如今是台灣圍棋圈段位最高的職業女棋士。

如果你多少看過與她有關的圍棋比賽,很難不留下印象。

連打哈欠都美啊~

拿她在2019年去日本參加扇興杯世界女子圍棋最強戰的比賽來說吧,自認對時尚方面不是太懂,出戰期間,黑嘉嘉只是化了淡妝,但當一看到明眸大眼的她低頭專注下棋的沉靜模樣,整個日本圍棋圈都被驚艷到了。

“美到窒息~”“簡直是360度無死角,非常美!”

連續四天的激戰,黑嘉嘉一路殺進前四強,最後拿下世界女子圍棋比賽季軍。

實力和美貌並存~

日本民眾誇讚當時年僅25歲的黑嘉嘉是“千年一遇的美女棋士”,連續幾天登上日本熱搜冠軍。因為對她實在太喜歡了,日本NHK電視台一檔圍棋節目乾脆把她請去當嘉賓講師,讓她教觀眾下圍棋。

去搜了一下,姑娘平時的生活照也是很甜了~

黑嘉嘉1994年出生於澳大利亞,父親是澳大利亞人,母親是台灣人,姑娘隨母姓“黑”。

說來也巧,黑嘉嘉的母親祖籍是河南省鄧州市趙集鎮黑白窪村,這個村子裡只有兩個姓:黑和白。

而與黑嘉嘉的生命有不解之緣的圍棋也是黑白世界的博弈。

4歲時,黑嘉嘉全家搬回了台灣,其實小時候黑嘉嘉學過不少東西,體操、芭蕾舞、游泳、鋼琴、琵琶......她最有感覺的還是“圍棋”。

左邊數第二個小姑娘就是黑嘉嘉,從小美到大了

5歲,母親買了圍棋和棋盤,最開始是教小傢伙學五子棋,沒想到才沒多久她就贏遍了全家人。

頭腦靈活的黑嘉嘉總是能夠想到招數,把對手的棋子“吃”光,之後順理成章地開始學圍棋,師從職業棋手周可平。

八歲,因為看了日本動漫《棋靈王》,小傢伙已經立志要走職業棋手這條路。

“我想要和裡面的男主角一樣,每天下棋,然後還有錢可以賺。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情?”

稍稍大一點已經開始在各種大型比賽上展露頭角

黑嘉嘉很幸運,她有一雙開明的父母,只要女兒想學什麼,都會尊重她。

說實話,父母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職業棋士這一行收入不是很穩定,因為職業棋士基本是靠拿比賽獎金吃飯的,包括當時的恩師林聖賢也有些反對,說圍棋這條道路特別辛苦,也殘酷,需要不斷地面對勝負。

別看她從小就文文靜靜的,心裡卻是個古靈精怪:“圍棋的變化非常多,每一盤棋局都會不一樣,千古無同局,裡面有很多複雜、需要去學習的地方。”

對於一般人來講可能覺得太費腦的圍棋,黑嘉嘉覺得是有趣的挑戰,這也是她喜歡它的一部分。

14歲考上了職業棋士

同齡的孩子喜歡逛街,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出去逛街,黑嘉嘉不喜歡,她喜歡待在家裡看書、下棋,為此姐姐和朋友們還稱呼過她為“怪胎”。

“看棋譜很有趣,我每天都會看。”黑嘉嘉一有空就研究各種圍棋比賽,學習各種路數,後面可以至少算到每一場對局裡至少10手以後的路數了,並且腦海里早就已經想好了怎麼應對,反制對方,最厲害是每次下完她都能記得自己和對方的棋子的順序和位置。

看起來比較嬌弱的黑嘉嘉,內心還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很多人認為男生在圍棋上有天生的優勢,我想要證明女棋手也可以有一番作為。”

下棋的時候專注是非常重要的,有時候對弈會坐在棋盤前一坐就是六七個小時,“不能有一刻放鬆,因為就算你現在是優勢,只要有一點點的失誤,就可能翻盤輸掉了比賽。”

每一個棋手在贏下一盤棋時都有一個關鍵,“就是要算的比對手還要更多,勝算就會比較大。”

從8歲立志開始,黑嘉嘉就開啟了自己的“打怪升級”的職業棋手之路。

10歲參加世界業餘混雙大賽,11歲西班牙參加應氏世界青少年錦標賽,12歲拿下中國台灣女子公開賽冠軍,但距離職業棋手還有距離。

12歲到16歲有四年時間,因為父親工作關係,她到美國學習,反而更加確信了圍棋是自己的“真愛”。

身旁沒有圍棋老師的指導,她就開始上網找對手切磋,實力強的對手一般都是亞洲的棋士,跟美國有時差,“所以我周末都是半夜起來跟他們對弈,不想放棄任何跟高手切磋的機會。”

她還通過網絡自修,又國內外輾轉多次,師從高段位棋手老師。

美國學校2點半就放學了,她把更多時間放在研究圍棋上,每天通過網絡自修圍棋技術,從網絡六段升級到了九段,直到現在,她仍舊堅持每天三小時的圍棋訓練。

屬於一看到棋盤,就走不動道兒的女子

14歲,黑嘉嘉參加中國定段賽。“很幸運的是,我考上了。”這也意味著她正式以為初段職業棋士為起點,成為了一名職業棋手。

職業棋手的道路並不容易,每次打比賽之前她一早就要起床,為了讓自己不要因為吃得太飽引起昏沉,她基本早上沒吃早餐就去比賽,比賽過程中基本是不中斷棋局的,也不能吃東西。

從早上起床到棋局結束,然後比完賽還跟對手一起探討一下棋局,再做個賽後訪問,基本有十個小時是空腹的,每一場看似耀眼的比賽,實則對一個人的體力和腦力都是巨大的考驗。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一人一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028.html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