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偉:核爆級新聞發布會或成選舉征戰分水嶺

11月19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9點10分,川普陣營舉辦了自選舉日以來最詳盡的一次新聞發布會。川普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川普陣營知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團隊成員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眾呈現了大規模選舉欺詐的重要證據,並說明將從9大領域突破法律戰,以揭穿拜登團伙的選舉欺詐,保衛美國憲法和選舉公正。

方偉:核爆級新聞發布會或成為這次選舉征戰的一個分水嶺。(SOH合成圖片)

11月19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9點10分,川普陣營舉辦了自選舉日以來最詳盡的一次新聞發布會。川普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川普陣營知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團隊成員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眾呈現了大規模選舉欺詐的重要證據,並說明將從9大領域突破法律戰,以揭穿拜登團伙的選舉欺詐,保衛美國憲法和選舉公正。

希望之聲TV》跟蹤這一新聞大事件並迅速直播,傳遞新聞發布會資訊,美國常識學者、時政評論人士方偉做出了點評和解讀。

核爆級新聞發布會或成為這次選舉征戰的一個分水嶺

川普律師團隊所做的新聞發布會,讓我們都想知道到底怎麼了?川普團隊手裡究竟有些什麼樣的證據?在過去兩周之內,縈繞在我們心頭的是幾個事情,所有的川普團隊或者說支持川普團隊的法律訴訟,在各州的法庭都失利了;那些所謂“主串流媒體”都說沒有選舉舞弊證據,沒有規模性欺詐的可能性。

這個新聞發布會之後,現在我就跟大家說結論,這個結論是:這是一個核爆級的新聞發布會,它很可能會成為整個這次選舉爭議或者叫選舉征戰的一個分水嶺。

我想跟大家把選舉欺詐說清楚,和大量手工做票的關係是什麼?在100分鐘的新聞發布會中完整說了一遍。100分鐘的信息量非常大,我儘量跟大家說清楚。但是我跟大家說,這個新聞發布會我們講兩整天、講三整天都不為過,它的分量就這麼重。

大選舞弊是由中央控制計劃,再由各地統一執行的大規模欺詐

美東時間12:11分,川普律師團隊由前市長朱利安尼律師帶隊的川普最精英的律師團隊做了新聞發布會,時長大約100分鐘。

首先,第一個發言的是朱利安尼。他說,基本上我們都知道,在選舉夜,川普是遙遙領先,光在賓夕法尼亞一個地方,他就領先70萬到80萬票,一夜過後,所有的領先都沒有了,川普“輸掉了”。那麼在統計學講,我們有很多統計學的證據,都證明這個不可能。他說,我們就不說統計學了,就算他們說得不算數,我們來看一看到底什麼算數?

朱利安尼說:在過去這麼兩周之內,很多我們的調查工作,很多美國勇敢的愛國者,愛國的美國人、證人,他們走出來,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選舉的欺詐,不是在一個州,不是在一個地方,它是在很多州,而且以同樣的、一模一樣的行為發生。得到的結論是什麼呢?那就是:這是一個中央控制的欺詐指揮部。首先是中央控制,因為在各州呈現的行為模式一模一樣,因此是中央控制、中央計劃,然後各地統一執行。而執行的地方主要是大城市,更準確地說,是民主黨所控制著的大城市。再準確點說,是由長期腐敗、做票歷史的民主黨控制著的大城市。

其中一個大城市就是賓州的費城。費城做票的證據可以裝滿一座圖書館,多到這個程度。那麼對於賓州來說,對了解費城的人來說,你能在那得到的驚奇是什麼?不是它做票,而是它不做票。在過去60年內,費城就不斷去做選票的欺詐。

另外一個大城市就是民主黨控制的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市。在這些地方,在這些民主黨控制著的大城市,選舉理事會是民主黨控制的,警察是民主黨控制的,當地的法官是民主黨的朋友。總而言之,就是一派非常非常荒唐的情形。在賓州,現在的所謂的統計數據說拜登領先69140票,但是,在整個賓夕法尼亞有68萬到70萬張票沒有被檢查。這全都是宣誓作證的證人所揭出來的。

拜登團伙建成了美國史上“最好的”欺詐團隊

在二、三十年前,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和里根的國務卿詹姆斯·貝克就說過,郵寄選票是非常容易作假的。後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說過,郵寄選票非常容易作假。美國的末串流媒體《紐約時報》也認認真真報導過郵寄選票對這個國家的選舉有多危險。朱利安尼說,很不幸,他們都成了預言家,他們全都說准了,這是美國第一次出現大規模大選選票作弊。

朱利安尼說,拜登的團隊就像拜登在選舉前幾天所說的,他們建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好的一個欺詐團隊、一個作假團隊。他的團隊確實幹得挺厲害,但是不夠好,還是被逮著了。這裡頭有很多的證據,其中一個就是在數票的時候,把監票員趕走。

賓州一地有682000張選票沒有被查驗

他說,在這個世界上,很多國家都作選舉,任何一個國家,包括非洲的坦尚尼亞,它都知道郵寄選票點票的時候要有監票員在那裡。那麼對於民主黨共和黨都是一樣的,他們都得在場監察。

朱利安尼舉例說,一個郵寄選票信封拿出來,填好、簽上字之後,裡頭還有個信封,這個信封把它塞進去,然後寄出去就完了。就這樣的信封,人家在家裡自己弄的,它上面也不知道寫什麼東西。最後寄到數票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在那裡監票的話,什麼結果都會出來,僅在賓州一地,就有682000這樣的票,完全沒有被檢查過。而與賓州同樣的事情,在另外兩個地方也發生了,一個就是費城,在費城就完全沒有監票。但是在賓州的另外一個地方,就是共和黨所執政的地方,就有嚴格的監票,同樣一個州。這就是違憲,違反了憲法“相同權利”的基本原則。

違憲允許填寫錯誤的選票重新改好,都改成了拜登的票

朱利安尼接著說,在賓州的兩個大城市,一個是費城,一個是匹茲堡。在賓州其它的地方、紅色的地方、共和黨執政的地方,他舉了一個他朋友的例子,他填選票的時候,結果填錯一個東西,填錯了之後,根據法律規定,你既然填錯了,你的票就作廢。但是在民主黨所主政的地方,你填錯了,他們不厭其煩回去找你,哎你填錯了,把它改好。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為了推高拜登的選票,而所有允許彌補、重新改好的這些舉動,都是違反賓州的選舉法的。賓州的選舉法是不能這麼做的,你既然填錯了,你就丟失了你的機會,再不能跑回去讓他如何如何再去改好。所謂的改好都是改成拜登的票。這是另外一個例子。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0/1525227.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