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童大煥:技術奴役世界人類逃無可逃?

作者:

【1】

很喜歡一句話,大意是:人和樹一樣,根須扎向越深越黑暗的泥土,枝葉才能觸探到越高的陽光。

對人類社會的認知也一樣,不識人間陰暗,何得世上光明?寄望於人性本善的,常常帶來邪惡的世界;深信人性本惡的,寄望於制度,帶來相對自由高效的世界,但仍不免再好的制度,也屢屢被邪惡的力量蛀得百孔千瘡,

【2】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暴露出來的問題,可能比多數人憑良好願望想像的都要嚴重。如果川普不能最終勝出,並進而全方位地從制度規則上堵住可能的技術舞弊漏洞,我本文的標題【技術奴役世界人類逃無可逃】就不是危言聳聽。

當然,對於本案,我只做合理推論,最後的結論也不是由法庭勝負來定,再好的法律,也不能解決一切問題。美國著名的辛普森案就是明證。更何況,川普這一戰,是與華爾街金融巨頭、矽谷科技巨頭、傳媒巨頭、"華盛頓沼澤"等既存秩序乃至全球影子政府的一場殊死搏鬥,鹿死誰手難解難分,人類也並不總是正義戰勝邪惡。

【3】

有人居然說美國民主制度200多年,若有漏洞早堵上了。

這是用農業思維思考技術時代,就像無數的人在城市化時代還在想著衣錦還鄉魂歸故里葉落歸根。

他們難道不知道,世界劇變根本上是由技術推動的。技術的變化一日千里,技術作弊也比人工作弊容易得多而且有時可以做到天衣無縫!作弊容易破案難。

一直反川的《紐約時報》也許現在要懊惱的是,據《TheDan Bongino Show》報導,2018年4月,《紐約時報》公布了一段視頻,密西根大學計算機科學家J.Alex Halderman向一群學生展示了如何輕鬆操縱多米尼克投票機。視頻的名字是"我黑了一場選舉,俄國人也可以"。標題旁邊的標題是:"是時候讓美國領導人認真對待投票安全問題了。"

福克斯也曾報導過,一位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如何在7分鐘黑掉Dominion的投票系統。

可以說,誰操控了投票軟體,誰就決定了選舉。這樣,所謂的選舉,只不過是欺騙和奴役的一個道具,一道高科技遮羞布。

【4】

當然,技術比人工更容易作弊,不等於本次美國大選一定有舞弊。我們先不做任何結論,再來看看Dominion的前世今生

《深陷美國大選口水漩渦的多米尼公司》(冠東兄的茶室2020.11.19)寫道:

多米尼(dominion)成立於2003年,當時的公司使命(mission)是"為進步人士提供友好的電子投票系統,(to provideelectronic voting systemsfriendly for progressives.)不僅為了提高投票效率,也為了調動/動員投票者而開發電子投票系統(to develop electronic votingsoftware which would notjust process ballots, but also"mobilize voters")這個"進步人士"的說法,帶有極強烈的黨派屬性,因為,什麼人才算進步人士?什麼人不是呢?這個提法基本是自由派對自己與保守派區別的同義詞。而Mobilize這個英文,有調動,動員,驅動的意思。保守(右)派一直認為不能去干預投票者是否投票的意願,而自由(左)派卻一直認為人民是需要教育的。

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其實是一家加拿大的公司,創立於2003年,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多倫多。2009年,(請記住這個時間點,非常重要。大煥註:歐巴馬2009.1.20正式就任第44任總統),該公司將總部設立在美國科羅拉多州首府丹佛,從此其宣傳材料中都稱自己是一個"美國"公司。

2010年5月19日,歐巴馬政府的司法部以"反市場壟斷"的名義,將Diebold公司下屬的電子投票系統(EVS)部門拆分出來併入了多米尼公司。這一份"大禮"帶來的直接是占美國電子投票市場30%的份額,而這個時候多米尼公司在美國的市場份額是多少呢?近乎於零。僅僅兩周後(6月4日),多米尼公司購買了Smartmatic公司的子公司-紅杉(Sequoia)公司。

Smartmatic公司是一個英國公司,但當時在美國很難開展業務,因為它為2004年委內瑞拉查維茲的大選提供了電子投票設備。當然,從那次查維茲"高票當選",其實就可以看出電子投票系統是可以人為操作的。至少,Smartmatic公司的就可以。

紅杉公司被併入了多米尼公司。但多米尼公司與Smartmatic公司仍在菲律賓選舉等項目上進行深度合作。

不到一年,當歐巴馬政府司法部的"反壟斷行動"完成後,多米尼投票系統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從0%飆升到50%。

到目前為止,多米尼公司占據著這次美國選舉40%左右的選舉站。

從畢業到今年,我一直工作在人們公認的"高科技"研究與應用領域。但我對於所謂高科技卻始終抱有比常人更重的警惕心。當人們在談論是否有一天機器人會統治人類的時候,我關心的是某個人或某些人通過機器來統治全人類。前者太遙遠,而後者卻很現實。

如果真的要做票,你說是採用計算機系統容易呢?還是人工方式?如果想不明白,不妨想想那些qiang銀行的歹徒和侵入銀行計算機系統的黑客,哪個得到的財富多,就很清楚了。

《涉嫌操縱Dominion發明者是誰;民主黨選票操盤手浮出水面》(綜合閆小壞兒62020.11.18)寫道:

在今年美國大選中,在美國30州被普遍使用的Dominion投票軟體系統一再引發人們的注意,因為此系統在密西根州和喬治亞州多次發生"人工失誤",而失誤的結果是清一色地將現任總統川普的支持票劃歸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

外媒《十字路口》專題節目11月15日揭秘了Dominion投票軟體系統的發明人和該公司的副總裁庫默(Eric Coomer)。庫默於2010年出任Dominion公司副總裁,在此系統開發之初,他就並不迴避此系統可被人操縱的嫌疑。2016年,當他向伊利諾州的競選官員推薦Dominion投票軟體系統時,就曾表示:只要有權限,就可以繞過該系統軟體,直接進入計票系統的資料庫,(並更改選票結果)。

而一位名叫歐特曼(Joe Oltmann)的企業家曾經跟蹤和觀察庫默很久。歐特曼介紹說,庫默本人是美極端組織安提法(Antifa)的支持者,並且他仇恨川普,庫默曾經在自己臉書上發文,要"警察去死"、"總統去死",雖然庫默已經從其臉書刪除了相關內容。

歐特曼回憶說,他在今年9月份參加一個安提法組織的網絡會議時,聽到庫默公開宣稱,他已經"安排"了大選結果,而川普不會勝選。

歐特曼回憶說:"當時庫默(在那個網絡會議上)一直在講,一直在講,然後有人插話說,'如果川普勝選,我們怎麼辦?'我記得庫默當時的意思是說:別擔心大選,川普不會贏的,我已經做了一些手腳,可以確保他不會贏,然後他大笑不停。"

奇怪的是,在歐特曼在推特上發布這一消息,指控庫默涉嫌干涉美國2020年大選後,推特居然關閉了歐特曼的帳號,而在這次大選中,推特一直在扮演言論審查角色,這似乎反倒證實了歐特曼的指控的真實性。

川普的訴訟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Powell)周一(1116日)對外界公開了一段核心證據,簡而言之,Dominion投票機的軟體Smartmatics就是為了選舉舞弊而量身定做的,"可以不被發現地改變每個選民的選票","系統必須設置成不會留下修改選票的證據,沒有證據能把選民的名字或指紋跟修改了的選票相聯繫"。

證人是前委內瑞拉總統的貼身國家安全警衛。他說:"我親眼看到,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的秘密點票中心,可以對選票進行實時控制和更改。對我來說,這是非常令人驚訝和令人不安的事。因此,我了解第一手情況,選民決定什麼或紙票選票說什麼都沒有用。由軟體營運商和軟體來決定什麼才是關鍵,而不是選民。"

如果說鮑威爾是川普的律師,不可信。那當然。即使有舞弊,即使法庭受理,也要艱難取證,證人敢不敢出來說話,會不會受到威脅?法庭會不會、敢不敢秉公判決,等等,都還有很多變數。

哪怕給予足夠的時間,任何人任何機構也無法窮盡所有信息,我們只能儘量提供多一些的信息源,避免墜入"單方信息"的陷阱。

【5】

本次大選有幾個非常有料的關鍵細節,越嚼越有味。

逆流漫步短視頻呈現並分析了兩個小視頻:

給你們看兩段有趣的視頻。第一段視頻是紐約市長白思豪的女兒,她是一位民主黨員,是一位非洲裔,因為她是被收養的。他(白思豪)的女兒最近又給他惹事了,在一次街頭遊行的活動當中,被主持人問到拜登當選作何感想,她首先說了恭喜賀錦麗作為第一位非洲女性可以當選副總統,然後她又說了拜登能偷到此次大選的勝利,注意是偷這個詞,當她意識到自己說錯的時候,緊接著改成了贏得這個詞,大家或許會覺得這個很誇張很搞笑,一般人不會犯這種錯誤的,但是你看一下她當時的那個狀態,明顯是嗨了,當一個人嗨了的時候,她的大腦某個皮層就不受控制,會自然而然的說實話,這也是很多的間諜審問的一種手段方式。

再來看看拜登的第二段視頻。在這段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經緯西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19.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