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懷念我的好哥哥 寧死不折節

—遲到的懷念——紀念法輪功學員石龍

香港大法弟子石峰

法輪功學員石龍(作者提供)正體簡體

我是名香港法輪功學員,我的哥哥石龍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12年在大連迫害致死。由於我不會電腦,大陸家人也不願告訴我哥哥去世的詳細情況,直到今天我才把哥哥的故事講出來,以慰他在天之靈。

哥哥得法後徹底改變了

我們家住在東北農村,7個孩子中有5個女孩2個男孩,由於弟弟腦子有病,老四石龍就成了全家的寶貝。哥哥是個非常安靜的人,從小就很聰明,全家人都很喜歡。

1990年代,他和媳婦到大連灣去做生意,由於勤勞肯干,又善於經商,很快他們就掙了不少錢。

記得好像是1994年,聽我姐姐說,我哥石龍開始煉功修佛了。那時通訊不發達,我也不知道哥哥學的就是法輪功,只是聽我媽說,哥哥煉功後,以前做的那些投機倒把的事,再也不幹了,什麼倒賣進口香菸、倒賣彩電等,都不做了。

後來他就主要買海參。那時很多批發商都給海參注水泡藥,以便增加重量多賺錢,但我哥不這樣做,他就實打實地老老實實做生意,我嫂子還說他怎麼變傻了,看到錢不賺。

我哥說,「我修煉『真、善、忍』,就是要處處為別人著想。」

由於我哥買的海參質量最好,後來很多商家都主動找上門來,哥哥的生意也越做越紅火了。

我因禍得福也修煉了

那時我在深圳,和來自香港的男友、後來的丈夫一起做生意。大概是1998年,我開始患頭痛,劇烈的疼痛,疼起來時恨不得撞牆。我們到處看醫生,幾乎深圳的醫院我都去了,但頭還是痛。那時我才二十多歲。

家裡人知道後,就讓我回東北看病。就在我準備啟程的前幾天,突然接到哥哥的電話。

哥哥說,「小妹,最近怎麼樣?我給你寄3本書,你看看吧!」

哥哥寄來的是藍皮的《轉法輪》,《轉法輪卷二》,還有其他法輪功書籍。

我一口氣讀完了,就覺得這書怎麼寫得這麼好!全說到我心坎里了!比如《論語》、《真修》,講得太好了!

也有我不懂的問題,我就問哥。哥總是說,「你翻到多少頁、多少頁,哪一段就是講這個的。」真的,我反覆讀那幾段後就明白了。我猜我哥那時可能就能背下《轉法輪》。

就這樣問了幾次後,我就不問了,因為我明白了,答案都在書里,於是我就反覆看書。不知不覺中,我的頭痛病再也沒有犯過了。

我是因為頭痛而得法的,真是因禍得福啊。

後來,哥哥讓我到煉功點集體煉功,我找了很久都沒找到。哥哥就托廣東省大法協會的學員找到深圳煉功點的輔導員,他們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

那時我們住在深圳郊區,煉功時間是從早上4點開始。我怕走夜路,就讓我男朋友早上3點半來送我到煉功點,然後他回去睡覺。我就參加煉功學法。

那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候!每天學法、煉功、交流,沉浸在大法中。

法輪功學員石龍(作者提供)

進京護法的艱辛和神奇事

可是很快就到了1999年7月20日,政府突然宣布不准煉法輪功了,我們煉功點的同修很多都被抓。在那之前我就看到我們煉功點突然來了很多陌生人,後來才知道他們是警察便衣,把大家的家庭住址打聽好了之後,7月20日就開始直接抓人。我因住在郊外才沒被抓。

那些日子我很苦惱,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哪裡犯法了?何罪之有?給哥哥打電話,也沒人接,直到9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原來是哥哥打來的。

他說警察到處抓他,他把原來的呼機扔了,現在他在北京上訪。

哥問我,「妹,你來不?要來,就打這個電話。」

我一想,師父治好了我的病,還教我做好人,是我的大恩人,俗話說,滴之恩,湧泉相報,何況師父的大恩大德呢?我怕男友阻撓,就沒告訴他,帶了2000塊錢就去北京了。

同修把我接到北京郊區廊坊的一個房子,那是女大法弟子住的宿舍,我哥他們住在不遠處另外一間男生宿舍。我們每天學法交流,當正念足了,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大家就去天安門廣場請願,有些同修就被抓走,送回原戶籍城市,就這樣每天有人來有人走,我們那個房子,先後住了一百多位到北京為大法喊冤的女大法弟子。

一天深夜,突然有一位男同修跑來告訴我們,他們男生宿舍的人全被抓了!只有他們兩人逃出來了,我哥哥也被抓了。

原來是便衣警察跟蹤,找到了他們住的地方。當時屋裡有很多大法書籍,那時大法書非常寶貴,這兩個男同修就用被子把書包起來,然後兩人抱著書從上跳下來!

跳下來一點傷都沒有!他們就跑來通知我們轉移。

後來我姐姐因為公司業務的事找我,我就用附近小賣鋪的公用電話給她回復了。我的男友就根據這個電話,到北京找我。

他和我姐在我們住的小區轉了很多天,也沒看到我出門。那時為了安全,我們滿屋子只有4個同修出門買吃的,其他人都擠在家裡。為了不讓房東發現,我們都不洗澡,以免用水用電太多被人發現。那時小區經常有人來查房。我們每天就是吃饅頭,鹹菜,偶然買點蔬菜。

第二天是我生日,我想,來北京這麼久了,也沒洗個澡,明天花3塊錢去洗澡。我剛一出門,就被我男友發現了,他和我姐就撲過來,把我摁倒地上,大家都以為我被一個男便衣、一個女便衣給抓走了。

我開始都沒認出來,那個男人鬍子長長的,後來才認出是我男友。他們就把我強行帶回了深圳。

哥哥被無數次拘留受盡折磨

哥哥被抓之前就把身份證毀了,不想被遣送回原籍住地,連累當地派出所的警察。那時搞株連,哪個地方有法輪功上訪,哪個地方的警察就要被扣獎金。

警察審訊哥哥,哥哥就是不說哪來的,後來有同修被打得太厲害,承受不住,就供出了我哥是大連灣的,於是警察把我哥戴上手銬,鎖在火車的車廂里遣送回去。

等警察不在時,我哥兩隻手動了一下,手就從手銬里出來了。於是哥哥就順利逃脫了。

警察氣急敗壞,抓不到我哥,就把我嫂子和孩子還有親戚都抓走了。哥哥是個處處替別人著想的人,他就主動去投案。

後來家屬收到警局的拘留通知,(見附件),時間是1999年11月4日。

1999年11月4日,石龍被中共非法拘留。(作者提供)

哥哥被抓後,遭受了什麼酷刑,他回來都不說,怕父母擔心。但家人看到他非常瘦,皮包骨頭,而且身上長滿了疥瘡,流血流膿,很嚇人。

後來我在明慧網和全球營救法輪功學員網站上看到,下面的報導。

大連市大連灣鎮邊防派出所片警周曉峰帶領一幫人,於2002年9月27日將外來打工人員張希民、石龍抓走並抄家。當質問周曉峰為什麼抓人時,周說你們煉法輪功就抓你們。第二天張希民家人拿了5000元錢才放人。周曉峰把石龍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迫害了15天才放回。這期間周曉峰向石龍的家人敲詐了1000元錢。

堅定修煉臨終前還想著他人

那時主政遼寧的是薄熙來。薄熙來為了升官,就按照江澤民的壞主意,拚命迫害法輪功,還在瀋陽建立了監獄城,可想而知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裡面。

哥哥也是多次被抓,家裡人都記不清次數了,太多了。警察把他當成法輪功重點對象來對待,動不動就抓到派出所,一關就是十多天。

「我聽我媽說,抓進去就是一頓暴打。你知道東警察是非常野蠻的,警察打死人的事經常發生。我哥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經常被警察打暈過去,整宿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沒人管。」

哥哥被迫害,家裡的生意全交給不識字的嫂子了。到後來,嫂子受不了警察三天兩頭地來抓人迫害,一度還想離婚,家裡的錢也全部被嫂子管著。

我聽說有次哥哥被關到黃海分局,折磨了幾個月,出來後人都變了形,瘦得嚇人,手還不由自主地抖動。

後來,有一天晚上,哥哥突然全身發抖,嫂子把哥送到醫院,因為手上沒有足夠的現金,銀行也沒開門,醫院就是不給救治。

等取來錢了,哥哥已經不行了。

臨終前,哥哥怕我們埋怨嫂子家裡不放些錢導致他出事,叮囑說,「不要怪她。」

就這樣,我哥,石龍,他生於1969年2月22日,於2012年1015日離開人間,終年43歲。

他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也沒有放棄修煉大法,我相信他一定去了他嚮往的地方。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8/1528221.html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