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頭號警花淪為情婦 同事說她"日後大有前途」

在華人圈子裡,「王菲」是一個具有超級人氣的名字,但是與這位天后歌星同名的,還有一位王菲,她不僅曾是公安部政治部的處級女警官,還是公安部金盾影視文化中心的主持人。更讓其名聲大噪的,就是她是許多高官的「公共情婦」。

這個相貌出眾的「頭號警花」,表面上人畜無害,甚至曾經擔任歷年公安部晚會主持人,實則背地裡利用見不得人的權色交易,為自己撈到了數以千萬計的錢財。

撩人的時尚女郎

生於上世紀70年代的王菲,曾是瀋陽軍區的一名普通文藝幹事。她面容姣好,聲音甜美,能歌善舞。2000年轉業時,她幸運地被安排到廣東省汕頭市警局宣傳科工作。

王菲是個很聰明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優勢是什麼。剛進入汕頭市警局時,她十分賣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藝特長,只用很短的時間,就獲得了領導和同事們的認可。此後,她主持過當地公安系統的多台文藝晚會,也頻頻在其他一些文藝活動場合現身。那時的王菲,「工作上幹勁十足,很積極,是個不折不扣的活躍分子」。

不僅如此,作為警局的宣傳人員,王菲性格外向,擅長和人打交道,很快就和一些記者熟絡起來。

不過,王菲給同事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還是她奢華的生活——渾身上下都是名牌,最為顯眼的是,她每天都開著一輛白色馬自達敞篷跑車上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警局里開白色跑車的那個美女」,成了一些汕頭市民議論的話題。

然而,即便是天天與王菲見面的同事,也不知道她怎麼會如此富有。

她幾乎從來不跟身邊的同事談及自己的個人生活情況,明顯是在刻意保持和他人的距離。多數與她共事的人,都不知道她住在哪裡、婚姻狀況如何。因此,「神秘」,是往日的同事們在談到她時,用得比較多的詞彙之一。

汕頭是首批經濟特區之一,人們的收入和消費水平都比較高。但是,警務人員只有並不算高的固定工資,「在夢裡才能開得起跑車」——除非家裡有大款。所以,王菲的時尚穿著和白色跑車,引起了不少同事的議論。

她當年的一位同事就說:「當時,很多人猜測『大有來頭』。」而另一人索性直言:「不少人懷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婦,畢竟她年輕、漂亮,有這個資本。」

對於外界的猜測,王菲本人從未給予回應,她照常按部就班地規劃自己的生活。在主持了當地公安系統的一些晚會後,她開始走向電螢幕幕。使她成為當地警界甚至是汕頭名人的,是一檔名為《汕頭警聲》的電視節目。

《汕頭警聲》是由汕頭市警局和汕頭市電視台合辦的一檔節目,主要宣傳公安系統的工作、報導大案要案、介紹警務常識、為市民提示有關事項等,每周六晚7點播出,時長15分鐘,收視率一直不錯。該節目的主持人,長期由汕頭市警局推薦,一般都是當地公安系統的警務人員。

王菲嶄露頭角後,靠著比較出色的文藝素養和姣好的容貌,迅速成為該欄目的金牌主持人。直到多年後,仍有不少汕頭市民還能清楚地記得當年電螢幕幕上的那個漂亮女警察。

《汕頭都市報》早年的報導顯示,2001年6月,王菲代表汕頭市警局,參加廣東省公安廳主辦的「三項教育」演講比賽,在全省30多名選手中脫穎而出,進入總決賽,並最終成為代表廣東省公安廳參加公安部演講比賽的唯一選手。在北京,她雖然未能奪得大獎,但其演講風格還是給很多電視導演和評委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1年冬,公安部和中央電視台聯合籌備「盛世金盾情——公安部2002年春節晚會」時,決定從參加演講比賽的選手中,挑選一名警官參與主持節目。導演翻看比賽的錄影後,一致認為,王菲是最合適的人選。

就這樣,這一年的正月初二,在這台由公安部政治部、中央電視台主辦,金盾影視文化中心、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共同承辦,瀋陽金杯客車製造有限公司獨家贊助的晚會上,王菲作為唯一代表公安部的主持人,一舉成名。當時的報導稱,「她一身警服英姿颯爽,與專業大腕王剛、周濤聯袂出場,剛柔相濟、沉穩老練的風格與著名主持人相得益彰,給全國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許多人看了這台晚會之後說:公安部出的這名女主持還真不錯!

至此,王菲有了「頭號警花」之稱。

神秘的升遷之路

王菲一連串精彩的表現,使很多同事紛紛議論說,「這個姑娘不簡單」,日後大有前途。

果然,王菲只在汕頭市警局工作了兩年,就於2002年被借調到廣東省公安廳宣傳處。有報導稱,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節晚會時,結識了當時還是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的鄭少東,此後二人一直保持著「親密關係」。很多人據此推測,是鄭少東把王菲弄到公安廳的。鄭少東是廣東潮陽人,長期從事刑事偵查工作,當年在廣東警界有「少帥廳長」之稱。鄭少東曾組織指揮偵破「東星輪」千萬元港幣大劫案、「長勝輪」特大海上搶劫殺人案等重大刑事案件,甚至世紀賊王張子強的被捕,鄭少東也曾參與其中。

但也有傳聞稱,王菲之所以能夠進入省公安廳,與時任廣東省委副書記的陳紹基不無關係。那時的王菲,在主持公安部春節晚會後,迅速紅透了廣東警界。而喜愛書法的陳紹基,則是一個附庸風雅之人,與不少文藝界人士有密切來往,不少人都認為,「兩人的關係非同一般,並不意外」。

值得注意的是,王菲到省公安廳後,很少去上班,幾乎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外,「不知道那段時間她在幹什麼」。

就在汕頭市警局的同事們幾乎忘了王菲的時候,她卻於2005年被調進了公安部。而就在這之前不久,鄭少東剛剛晉升為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

進入公安部後,王菲很快就成了一名處級幹部。但她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名公務員。在北京,王菲喜好奢侈品牌,時不時出入豪宅,個人身價不菲。而後來的種種線索表明,此時的王菲宛若「無間行者」,混跡於京滬粵等地的多宗受賄案中。

複雜的人際關係

2007年,王菲開始在長江商學院的EMBA(高層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上海班就讀。

王菲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經過幾年的刻意經營,她在廣東和北京都有了自己的圈子,但還沒有打入上海的社交圈。她選擇到上海讀EMBA,志不在讀書,而是要營造自己的圈子。王菲每次到上海,很少去上課,而是頻繁遊走於豪華飯店和其他社交場合,結識各方「高人」。日後發生的一切都表明,她拼命結交社會「名流」,是為了編織一張大的關係網,「放長線釣大魚」。

在上海,王菲認識了錢宏祥。錢宏祥長期在公安系統工作,從2003年始,他一直擔任上海市警局長寧分局副局長一職,分管治安、特警、人口辦、看守所等領域的工作。

2008年7月,長寧分局抓獲了20多名涉嫌從事網絡賭博的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一個名叫肖春燕的女人。她是在廣東某銀行替賭博組織進行取款轉帳時被抓獲的「馬仔」。

肖春燕被刑拘後不久,她的朋友們就開始了「營救行動」,當時有一人名叫安俊宇,他是王菲在長江商學院的同學。因此,他找到「頭號警花」王菲,給了她50萬的「活動經費」,請她從中斡旋。

2008年7月的一天,王菲撥通了錢宏祥的電話,打聽肖春燕的情況。在知道肖已被刑拘後,王菲直截了當地說:「你們趕快把她放了。」這種說法當時讓為官多年的錢宏祥嚇了一跳,認為她「口氣蠻大」。但他聽說過王菲與鄭少東「有特殊的親密關係」,知道這個女人不好惹。在此前與王菲的多次言談中,錢宏祥也明白她「認識很多領導」,因此對她敬畏三分。他在電話里表示,這個案子太大,釋放肖春燕存在很大難度。但王菲執意要求他想辦法。

此後,為了儘快撈出肖春燕,王菲親自跑到上海約見錢宏祥。第一次,王菲在千禧海鷗酒店內,將一個知名珠寶品牌「卡地亞」禮盒送給錢宏祥,內有一款價值3.8萬元的女式手錶,以及價值分別為約3500元的皮帶和2800元的絲巾各一份,並稱這是送給錢宏祥妻子的「小禮物」。

錢宏祥忐忑不安的收下禮物,隨後開始在自己的權力範圍內,為釋放肖春燕出謀劃策。經過錢宏祥的運作,肖春燕在刑拘期滿後「因證據不足」未被批捕,但沒收其380萬元贓款。

肖春燕被釋放後,王菲再次來滬約見錢宏祥。在兩人上次見面的酒店內,王菲塞給錢宏祥一個自稱是「北京特產」的塑膠袋。錢宏祥離開後,在車上發現,塑膠袋內裝有人民幣20萬元。

錢宏祥當時就致電王菲,說「你不要害我」,要求退還禮物和錢財,但王菲以自己已經休息為由婉拒。錢宏祥再聯繫時,王菲自稱已回北京。此後,錢宏祥將這筆款項放在辦公室,打算歸還。但兩人再未見面,還錢之事不了了之。

至此,僅在這一起案子中,王菲就撈取了至少二十多萬元的好處費。那麼,王菲如此賣力營救肖春燕,只是為了這幾十萬元錢嗎?

自然不是,肖春燕所捲入的案子,是涉及上海、廣東、台灣和香港四地的大型網絡賭博案,幕後「莊家」指向台灣和香港。肖春燕在刑拘時交代,請她「幫忙」的,是一位「香港朋友」,因此有人說,這起網絡賭博組織與香港黑幫人物連超(本名連卓釗)的洗錢網絡存在交叉。而連超與黃光裕、鄭少東系同鄉,三案直接關聯。同時有報導稱,連超與陳紹基也是「朋友」。

尾聲

2008年11月,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涉嫌經濟犯罪被刑拘;兩個月後,公安部在偵辦黃光裕案的過程中,發現鄭少東存在違紀違法嫌疑,遂對其實施「雙規」。2009年春節前夕,王菲「落馬」,同年三月,錢宏祥被紀檢部門調查,至此,新中國成立以來公安系統內最大的貪腐案被揭開,這宗複雜的「撈人」案也隨之徹底浮出水面。

有意思的是,王菲在被辦案人員約談時,因做賊心虛,主動交代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其中就有已被雙規的公安部領導。而這位「頭號警花」名下來源不明的巨額資產,高達4000萬之多。

從一個普通的文藝幹事,到最後擁有超乎想像的「能量」,王菲的「神通廣大」著實讓人嘆為觀止。她通過對自身的「極度開發」,從與「少帥廳長」鄭少東的親密關係中攫取了間接權力。這種權力使得她能夠奢侈品牌傍身,進門有豪宅,出門有豪車,更能讓一個副警局長對她產生「敬畏之心」。

而憑藉精心編織的關係網,王菲迅速躥升為中國「頭號警花」。她的影響力,從汕頭向外延伸,一步步擴張至廣州、北京和上海。隨著個人地位的提升,她獲得了結識更多高官顯貴的資本。於是,滾滾財源出現在她的面前——這是人們總結的「王菲」道路。

然而,以權利、美色、金錢鋪就的道路終不是長久之計,無論是大權在握的高官,還是風情萬種的佳人,為金錢美色的享樂,到最後都要付出「身敗名裂、臭名昭著」的沉重代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9/1528547.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