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戶籍這個東西的背後

作者:
他們和我們這些人普通人不一樣。我們當中哪怕是考進清華北大的佼佼者,只要家境普通,靠自己收入是一輩子都幾乎不可能在北京上海買到自己的房子的。所以哪怕是這樣的人,拿著可能剛畢業1萬5的薪水,也是希望去申請到廉租房,而且他們也非常希望和北京上海本地的無房底層一樣,可以一輩子住廉租。

戶籍這個東西背後是一個地區的社保和福利。並不是只有北京上海才嚴格,整體的戶籍因為涉及福利分配,所以並不寬鬆。在這個過程當中大家其實很容易體會到嚴重的不平等感。我們這些人從小都是在學歷出身論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社會輿論有了一個共識,認為人「應該」根據學歷分層。比如上海說讓清華北大的人才設籍,大家覺得都沒什麼問題,還覺得就該這樣對待人才,可是卻忘了戶籍的來源本質是父母。

你的父母在哪裡,你的原籍就在哪裡。

而戶籍真正要去算的,其實是一筆社保帳。假設你剛大學畢業,來上海找到了一份月薪1萬的工作,企業要給你一個月一共支付1萬4,你到手是8000,當中的6000塊都是稅和社保。也就是說你作為一個年輕勞動力,給上海帶來的社保進帳一年就是7萬左右。

你看著這個數字,馬上就能知道為什麼像次一級的杭州會出兩萬的安家費讓大學生過來工作設籍了。這筆帳其實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上是很合算的。

那麼你再看楊超越,她是怎麼樣的呢?她的公司剛剛完成了6個月7000萬的營收對賭。你覺得上海吸引楊超越設籍整體是一件怎樣的事情?

是臨港當地利用稅務政策成功吸引了楊超越前來開設公司,讓楊超越這樣一個頂級的人才到臨港來納稅了。而戶籍對她來講就是一個附贈。因為人在不同的社會地位,需求就是不一樣的。

你認為6個月完成7000萬營收的楊超越需要申請廉租房嗎?她會需要醫保兜底嗎?她以後有了孩子會擔心孩子沒書讀上不了好學校嗎?

她沒有這樣的煩惱,她和我們不一樣。對於這樣的人,各地地方政府一直都有專門的戶籍政策,沒有學歷要求,是地方政府主動請他們來設籍安家。

他們和我們這些人普通人不一樣。我們當中哪怕是考進清華北大的佼佼者,只要家境普通,靠自己收入是一輩子都幾乎不可能在北京上海買到自己的房子的。所以哪怕是這樣的人,拿著可能剛畢業1萬5的薪水,也是希望去申請到廉租房,而且他們也非常希望和北京上海本地的無房底層一樣,可以一輩子住廉租。

可是現實是他們不會有這樣的房子。等到他們人到中年了,收入並不是一輩子都一路上升的。也會遇到中年危機,等到房租開始吃掉他們大部分的收入的時候,他們也會轉型離開一線城市,讓他們更加年輕更有活力的學弟學妹們來設籍頂替他們的位置。

等到他們離開上海之後,上海的戶籍對他們就是一個雞肋了。像北京今年就已經開始清退集體戶了,因為北京的人口上限是2020年起執行,上海是2025年。

年紀大,自己不能賺錢,而且還需要社會福利扶持的,就不是被需要的人才了,而是社保的負擔。

人的位置是會轉變的。

我們這些普通人和楊超越是不一樣的。她考慮的,更多是臨港當地的稅務優惠,我們要考慮的,則是我們真正的未來在哪裡。每個城市都有它自己本身的系統,我們如果是一個外來者,一定要明確清楚自己真正的定位。

這對你自己很重要。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164.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