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官員與老同學嫖娼 疑染愛滋恐懼絕望 殺死老同學

一次酒後的風流行為,讓劉巍上演了一場悲劇。

身為西安市高新區國土房屋管理局副局長的劉巍,在一次朋友聚會後嫖娼,之後懷疑自己感染愛滋病。至少六次用化名就診,但檢查結果均正常,疑病症讓他心理變得偏執,由恐懼、絕望變為仇恨,最後將朋友殺害,毀掉了兩個幸福的家庭。陝西省高院二審維持西安市中院刑事部分的判決,以劉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

一夜風流後的煎熬

2008年3月9日,這一天可能是劉巍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次生日。曾在西安市高新區國土房屋管理局擔任掛職副局長的他,此時卻在監獄裡等待死刑的到來。他開始後悔,因嫖娼後對罹患愛滋病的恐懼,懷著仇恨將帶自己去嫖娼的同學殺害。

事情要追溯到2006年7月的一個周末,32歲從西安市長安區某街道調任高新區國土房屋局副局長的劉巍,受老同學李袁平等幾個朋友的邀請,一起吃晚飯。李袁平與劉巍從小在一個村子長大,高中在同一所學校畢業,工作後很少見面。兩人既是老同學,劉巍又升了官,飯桌上更是聊得海闊天空。

李袁平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陝西省第一建築公司工作,由於聰明能幹,幾年後擔任一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副總經理,妻子剛生下一對雙胞胎

飯桌上,李袁平還向劉巍諮詢了一些關於房地產管理的事情。酒足飯飽後,李袁平帶著劉巍來到一家KTV唱歌。唱完歌后,禁不住誘惑,劉巍和一個陪酒小姐開了房。

原本到第二天上班,劉巍將此事忘得一乾二淨。幾天後,他突然覺得下身有些不舒服,開始,他並不在意。可後來,他覺得身上經常發熱,還長出一些小疙瘩,飯量減少。到這時,劉巍感到了一陣陣心悸和眩暈。

劉巍開始懷疑自己因為那一晚染上了性病,於是偷偷到藥店買消炎藥吃,但身上的症狀並沒有減輕。他上網查到一篇關於愛滋病的前期症狀的文章,自己身上的種種症狀和文章里的介紹幾乎一模一樣,他頓時整個心都涼了。

劉巍了解到,愛滋病的潛伏期可達10年之久,是個絕症。他事後回憶,當時心想,家裡還有妻兒,還有老人要贍養,自己還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幹部,要是得上這種病就全完了。

此後,劉巍經常在失眠、噩夢中度過,白天上班無精打采,經常把手裡的工作處理得顛三倒四。妻子還以為他是工作疲勞所致,便給他買了保健食品吃,並讓他多休息。看著體貼入微的妻子,劉巍更加痛恨自己當時的風流行為。

2006年7月底,劉巍實在承受不了沉重的心理壓力,到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皮膚性病科進行了系統的檢查。

半個月後,劉巍拿到化驗單,醫生稱化驗結果為陰性,身體一切正常,沒有愛滋病。他卻纏著醫生問是不是搞錯了,或者儀器出了問題。醫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這個人真有意思,別人還都想要這個結果呢,你偏偏不相信。好了好了,我們這還忙著呢,你趕快走吧。」

劉巍並不相信診斷結果,甚至懷疑醫生那麼不耐煩地把自己趕走,只是為了安慰自己。他一遍遍地反覆回憶起當時與小姐發生性關係時的種種細節,加上身上的一些小症狀,深信自己染上了愛滋病。

胡思亂想了很多天後,劉巍仍然沒有從恐懼和絕望中擺脫出來,而是開始憎恨老同學李袁平。他想,要不是他帶自己去唱歌,自己就不會被小姐所引誘,也就不會有今天的痛苦。

疑病症引發殺人悲劇

2006年9月下旬,劉巍再次化名劉剛,來到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的皮膚性病科做檢查。這家醫院是西北地區一所著名醫院,他想,也許這裡的檢查會更準確。

經化驗後,結果依然是陰性。為了緩解劉巍的心理壓力,醫生耐心地向他解釋,這種情況屬於「愛滋病疑病症」,病人在沒有就醫或有確鑿證據之前,就確信自己已經患了愛滋病,而且由於這種先占觀念對軀體的功能的不良暗示作用,使軀體出現種種症狀和不適,使病人對自己患了愛滋病更加深信不疑,從而反覆到各醫院求治。

不管醫生怎麼說他身體健康、甚至連普通的性病都沒有,但劉巍總覺得醫生是在騙他。他已經陷入到一種絕望的心態中:一方面,他極度渴望能恢復到正常的生活狀態中去,像以前一樣身體健康;另一方面,他又對身體檢查化驗結果並不信任,由於他長期把這些憋在心裡不與他人溝通,從而堅信自己已經患上了愛滋病。

懷疑自己得了愛滋病後,劉巍隱瞞妻子和同事,至少6次用化名反覆到西京醫院和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就診,其檢查結果都是正常。

缺少了和別人的溝通交流,劉巍的心理變得更加偏執。他把自己所有的痛苦、絕望都化成了仇恨,轉嫁在李袁平身上。

李袁平的妹妹李紅(化名)告訴《法制周報》記者,2006年9月底,劉巍電話威脅李袁平說自己得了愛滋病,要李給20萬元了事,否則就要殺了李,甚至他的兩個雙胞胎孩子的命也將不保。於是,兩人矛盾激發。

李袁平當時並不相信,他認為劉巍馬上要被提拔,何況兩人是好朋友、老同學,不可能要殺自己。之前,李袁平與劉巍的唯一摩擦是,劉巍向其妻子稱李借了他四五千元,而事實上,是劉巍將錢用於其他方面,為向妻子「交差」假稱李借走了錢。

2006年10月6日,劉巍又一次來到了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取化驗單,醫生告訴他化驗結果還沒有出來。此時的劉巍大腦一片混沌,覺得這個化驗結果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想到了死,唯有一死才能解脫。他又覺得,自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太便宜了李袁平。一瞬間,他拿定了一個主意,從醫院門口上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南二環西段某公司家屬住宅區的李袁平家。

這天是中秋節,李袁平見昔日好友來訪,仍然熱情地招呼他就座,之後轉身去廚房沏茶,全然沒有感覺到危險的來臨。

劉巍起身跟著李袁平進了廚房並關上門,順手拿起菜刀站在李的背後,朝李袁平身上連砍三刀,李袁平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倒了下去。

殺人之後,劉巍的精神也幾近崩潰,他一屁股癱倒在地上。

當醫護人員和公安民警即將趕到時,劉巍突然從6樓上跳下,身體被3樓的涼棚擋了一下後,摔倒在地。李袁平和劉巍隨後被送往醫院急救。李袁平因為傷勢過重、搶救無效死亡。劉巍在搶救後醒了過來。公安民警很快到達現場進行勘查,並提取了相關物證。

在看守所內,劉巍給妻子寫了一封長信:如果一切可以重來,我決不犯下這個致命的錯誤,決不折磨自己,殺害別人……可一切都晚了。

三次編造求生理由

2007年4月10日,西安市中院一審以劉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

值得一提的是,劉巍在被庭審期間,三次編造虛假理由,以求得法院的寬大處理,但均未被採納。

起初,劉巍及其辯護人認為劉巍屬於「激情犯罪」,但法院沒有採納。法院認為,劉巍與被害人共同嫖娼,均屬違法行為。

在陝西省高院二審期間,劉巍家屬收集了多份劉巍有精神病的證明,有其父因為躁狂症兩次住院的醫院診斷證明,還有牛某、馬某等幾位「神婆」的證明。【劉巍的律師也出具了劉巍家人提供的其他證據,以此證明劉巍有精神病。劉巍的代理律師在當庭讀兩份證言時,卻惹得許多旁聽者笑出了聲。原來劉巍害怕得愛滋病,曾經多次燒香拜佛尋找神婆,兩個為劉巍作法的神婆還給法庭證明「劉巍這娃腦子有麻達」。

劉巍說,起初他為了早日能被判處死刑,在警方提審期間沒有如實供述,所以沒有將真實的想法告訴警方,他的真實想法不是要去殺害李袁平,而是去和李絕交,屬於激情犯罪。劉巍說自己有精神病,當時的舉動都是處於病態的情況下所作所為。

公訴人員認為,這些證據都是劉巍家屬自行調取,一些證據來源不合法,不客觀,不予認可。

這樣,在二審期間,劉巍提出進行司法精神病鑑定的申請,法院沒有準許。法院認為,劉巍在犯罪前有明確可信的犯罪動機,在犯罪中有能夠選擇和控制危害行為實施的時間、地點、方式和程度,所以劉巍有完全的控制能力和辨認能力。

二審開庭即將結束時,劉巍突然要給法官遞交「重大線索」。劉巍稱,他知道一起盜竊金額達百萬元的犯罪團伙。同時,劉巍還向法院多次舉報他人犯罪,有立功表現,希望能爭取到法院的寬大處理。經過偵查部門調查,劉巍所提供的線索沒有一個屬實,無任何法定從輕處罰的情節。

陝西省高院二審維持西安市中院刑事部分的判決,以劉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同時,撤銷一審法院該案民事部分的判決,判處劉巍賠償被害人親屬各種費用7萬餘元。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平頂山微友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14/1533994.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