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到晚年:兄弟姐妹家走一圈才明白,誰老了都可憐

人生來就是孤獨的,能陪你走到最後的,只有自己的影子。

分享人:唐光明男79歲

知天命那年,老伴去世。我沒有再婚,從此孤單一人,好在唯一的兒子已經成人,看著他成家立業,我像終於完成生命交給我的作業一樣,鬆了一口氣。

我不知道我這個父親交的作業,是成績優秀還是沒有及格?只是每一步,我都在盡心盡力,沒一點含糊,我已經拼盡全力,做到問心無愧就好。

我沒有去打擾兒子媳婦的生活,自己孤單一人住在小漁村,靠賣魚維持生計,日子簡單而又平淡。

我對生活沒有欲望,兒子一家幸福和美,我無病無災,日子保持恆溫,不冷不熱,吃普通食物,穿普通衣服,從此到老。

可是人有旦夕禍福,兒子遭遇車禍去世,在失去老伴後,我又一次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我痛不欲生,整整躺了一個月,才勉強支撐爬起來,不知生活何以為繼?

兩年後,媳婦帶著孫女改嫁,我送上祝福,把自己的積蓄給了孫女,這是我一個做爺爺的心意,希望她在新家能生活的完整而幸福吧。

我自己依然守在小漁村,打魚賣魚,風來雨去,在鬧市的喧囂中打發時光,苟延殘喘。

這樣一過就是十五年,我越來越老邁,心裡也越來越孤獨,人變得很懷舊。

每天睜開眼睛,沒有可以說話的人,沒有人噓寒問暖,哪怕抬幾句槓,拌幾句嘴都是好的,四下張望,只有我形影相弔。

我不得不考慮自己的養老問題,我不想去養老院,那裡就像是集體宿舍,只有暮氣沉沉,沒有親情的溫暖,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思想有點轉不過彎,也不願意接受生命原本的悲涼,蜷縮在養老院的一個角落,熬過人生的最後時光。

改嫁的兒媳婦,沒有義務給我養老,孫女有自己的生存壓力和生活的不易,我不想去打擾。

我有一兄一弟,還有一個姐姐,不在一個城市生活,一年到頭都見不上一面,但是想起來就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每年給他們郵寄一些精選的海產品,表達一下我對他們的惦記和牽掛。

在人生只剩下歸途的日子裡,很念親情,他們日子過的怎麼樣?身體好不好?成了我的惦念。

年輕的時候為生活奔波顧不上,上了年紀,親情就如潮水般湧來,蔓過滄桑的心,有今天沒明日的年紀里,一個不小心,可能這輩子就沒機會相見了。

我打點行李,準備兄弟姐妹家走一圈,看看他們,說心裡話,我還想看看他們誰家寬綽,我想給自己找一個不淒涼的歸宿,我攢夠自己的養老錢,只是不想消耗在養老院裡,和兄弟姐妹們在一起,在親情的陪伴里了卻殘年,是我一直的渴望。

一路奔波來到了大哥家,久別重逢,喜極而泣。

閒話家常後,哥嫂老淚縱橫,因為他們也年事已高,子女們安排他們去養老院,他們不想去,卻沒有話語權:「人老了,就像一片枯葉,不是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而是風把你吹到哪裡,就只能在哪裡,以後如果還能見面,你就得去養老院看我們了。」

大哥感傷的抹著眼淚,我只能緊緊握著他的手安慰,起碼大哥還有大嫂,有個說話作伴的,而我孤獨一人。

大哥這裡,自顧不暇,沒有我的一席之地,陪伴幾日,我啟程離開,去了大姐家。

姐夫去世後,獨居的大姐自由自在了幾年,把孫子看大了,住在孫子家又在看護重孫子,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一個耄耋老人,一天忙下來,腰酸背痛,每天超負荷的勞累,可大姐說:「能動就不能閒著,我現在付出,希望小輩們能念我一個好,將來我動不了了,需要照顧的時候,不嫌我煩,給自己積點德吧。」

大姐的話,讓人鼻子發酸,不忍再聽,本想著如果大姐獨居,我們搭幫做個伴,相互照應,可現實是大姐的日子不好過。

最後,我去了小弟家,他這輩子是個能折騰又不服輸的主,還愛說大話,做了一輩子生意,最後卻和弟妹住在一室一廳的公寓房裡,還和我說他這輩子賺的錢花不完,燈紅酒綠的日子過夠了,現在只想生活簡單,清心寡欲,過退隱極簡的日子。

可是弟妹偷偷告訴我,小弟瞎折騰,負債纍纍,和子女的關係也緊張,可他嘴巴還強硬的不知錯認輸,不和子女和解,老了只有淒涼無助。

兄弟姐妹一圈走下來,我的心無比失落,也更明白一個道理:人老了都不好過,誰都別指望,只能靠自己,人生下來就是孤獨的,學會習慣孤獨,承受孤獨,這輩子不離不棄的只有自己的影子,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我準備去大哥那裡,和他們一起去養老院,那是我們最合適的歸宿……

寫在最後:

這位老人的尋親路,卻讓我們感受到了四個老年人的晚年危機,分別是:

大哥年老了沒有話語權,身不由己歸宿養老院;

大姐年老體衰卻依舊忙碌不停,堅強的活著,為自己的風燭殘年積福;

小弟晚年破產,子女關係緊張,偽裝堅強,有苦難言;

老人投親無門,只能接受現實,接納孤獨。

這一段經歷把不同人生的歸宿演的淋漓盡致。

老人暮年時,面臨孤獨難以排遣寂寞。每個人都知道時間不多了,心裡都有需要親人的關愛,可是面對不顧一切來投靠的親人,卻無能為力,看似很無情,實則是無奈,其間的滋味,看故事的人都明白。

人在世間,最美好的生活就是沒有長大沒有離開家的日子,兄弟姐妹一個鍋里吃飯,父母盡心盡力養育兒女,小孩子無憂無慮長大。等到各自長大成家立業後,為了各自的生活忙碌奔波,親情被安放在心之深處了。

到父母不在,原生家庭解體,到各人忙著自己的事業或前程再無心問家時,驀然回首已是垂暮之年。孤獨了,寂寞了,想家了……這時會想起去看看兄弟姐妹,或許可以留下來再相伴,卻不知他們的現實和自己一樣,真所謂一家不知一家事。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熱點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07/1565487.html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