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大三女生被迫嫁給閃婚的環衛工,婚後又被母親逼迫:必須立即離婚

常言道: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個諺語深切地表達了父母對孩子美好未來的殷切期望,屬於人類的天性。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人都不可能擁有絢麗的人生,有些人只是平凡的一生,想要改變很難。人生到底有多少次機會改變命運?對於回答,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並無確切的答案。但是如果涉及到婚姻問題,那麼可以認為婚姻絕對會影響或者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尤其對女性而言,婚姻顯得尤為重要。一般來說,女人嫁到一個好的家庭,就意味著往後的生活衣食無憂,能過得更愜意。相反地,困在柴米油鹽這樣的生活瑣事中,就很難有什麼快樂可言。自然,上述兩種情況只是相對而言,對「幸福」的定義不同,獲得的感覺也就不同。高年級女生被強迫閃婚,結婚女二十歲,是湖南長沙一所重點大學的大三學生。這一年齡層的女孩,一般都處於談戀愛階段,很少會真正決定婚姻大事。與以前不同的是,現在她只是一個正在讀大學的大學生,還是一位結婚幾個月的新婚妻子。他丈夫叫龍超,26歲,是一名環衛工人,開著灑水車。

編輯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任何職業都應該受到尊重。只是大家意識到,讀大學時嫁給環衛工人,怎麼看都顯得不合群。那兩個年輕的男人和女人究竟是怎麼在一起的呢?事實上,他們相識的過程很有趣,二人並非自由戀愛,也沒有任何感人的感情經歷,完全是雙方父母極力促成的婚姻。真的是這樣嗎,還是女方母親周女士一再要求,逼迫女兒嫁給女婿,讓男方家順勢而為,才最終完成了這場婚姻。

在女兒幾個月的婚姻生活中,母親竭力要求離婚與丈夫龍超相識3個月,在雙方父母和親友的見證下,小周舉行了婚禮,正式組建新家庭。兩個人的婚姻可以說完全是閃婚,不符合傳統的婚戀狀態。結婚後,小夫妻的感情雖不是琴瑟與鳴,但情緣比金堅,可也更融洽,沒有發生過大的矛盾。

可是,結婚才幾個月,曾經力所能及促成這樁婚事的小金人母親周女士卻態度大變,180度大轉彎,極力要求女兒去辦理離婚手續,走出龍家大門。

當然,周女士的要求得到了包括女兒,女婿在內的所有人的一致反對,雙方的關係因此變得很糟糕。女孩不想離婚,周女士通過各種方式催促,就像當初催促女孩結婚一樣。龍家同樣不希望剛走門的兒媳,周女士多次鬧過門,發誓要拆散小兩口。

緣由浮現,究竟誰對誰錯?身為小姓母親的周女士,還幫女兒上了重點大學,可見她內心是十分關心女兒的,究竟是什麼促使她改變了態度?

後來她又道出了隱情,原來婚後初期,兩家人就有了口頭約定。該章程規定,小王嫁給龍家後,其每年約兩萬元的學費必須由龍家負擔。可是婚後,龍家人卻反悔了,不願把這筆錢留給女兒。並且,這,才是雙方家庭矛盾的根源所在。

至於當初為什麼要逼女兒嫁到龍家,是因為龍家雖然很普通,但有著很大的優勢:拆遷款。據了解,由於房屋拆遷,龍家每人可分到七八、八十萬元,多一人,就相當於多了將近百萬的巨款。就是看中了龍家的未來,周小姐做主把女兒嫁給了做環衛的女婿。為求成婚,周女士甚至給了龍家二三萬元的彩禮,便急急忙忙地讓兩人辦好了結婚證書。時至今日,她認為男方掙不到一分錢,也不願把錢花在女兒身上,於是極力要求女兒離婚。婚戀不純,潛伏已久

至於周女士與龍家之間的爭執,從表面上看,周女士功利心太強,顯得蠻不講理。事實上,從母親的角度來看,她的本意是好的。對周女士來說,女兒雖然是重點大學的學生,可將來的前途同樣渺茫,不如找個好夫家結婚,這樣看起來更有保障。因此在了解到龍超的家境之後,她選擇了龍超做女婿,還真挑不出什麼毛病。但是,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這裡,太容易得到的東西註定難以珍惜。毫不客氣地說,當初是周女士求著女兒嫁到龍家,為此提出的條件只有兩萬元的學費和極低的彩禮,要知道,當時小魚已大三,馬上就要面臨畢業找工作的問題。只要說一說學費,龍家大概只需支付三萬元,並不難。

龍家占了上風,覺得自己即將拿出一大筆拆遷款,給兒子找媳婦很容易,眼下兒媳雖好,但也不到萬不得已,所以才會對學費不屑一顧。結婚前,雙方都有自己的打算,而且目的很不純。男女二人結婚太匆忙,彼此也沒有太深的感情,所以才導致了今天的尷尬局面。客觀的說,目前受傷害最大的小魚,她確實在進退維谷。如果選擇離婚,那她大學還沒畢業就成了離婚,會影響將來的前程;如果不離婚,那她在夫家的地位就難以得到尊重,加之母親又和夫家撕得粉碎,讓她如何面對婆婆和丈夫?誰選誰就錯了。而且她正是最清白的那個人,結婚並非她的本意,是母親再三逼迫的結果。如今苦果已到,她還得先嘗一嘗,當真是唏噓!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張逸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27/1573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