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胡平:中國疫苗為何還不公布三期試驗數據?

作者:
目前已經有超過25個國家正式啟動中國疫苗接種工作,中國疫苗全球供應也已經突破了1億劑次。按說,三期臨床試驗所需要的樣本數早就該夠了,早就該綽綽有餘了,為什麼就是不發布三期試驗數據呢?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偏低,不大拿得出手。

3月31日,中國政府援助斯里蘭卡的國藥新冠疫苗運抵科倫坡國際機場,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率領多名部長前往機場迎接。然而兩天後,斯里蘭卡藥監部門專家委員會卻發表聲明,以沒有足夠的數據證明國藥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為由,不批准其接種。

這無疑是中國推行疫苗外交的一大重挫。

截至目前為止,世界衛生組織尚未批准中國疫苗緊急使用授權。3月7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媒體時就此事給出了相應的解釋。高福稱:目前我們還沒有足夠的三期臨床數據,世衛評估過程可能比較謹慎,「這是可以理解的」。

為什麼中國還沒有拿出足夠的三期臨床數據呢?我們知道,中國的疫苗研發與生產起步很早。去年9月,全世界有8款疫苗進入三期臨床試驗,其中中國就有4款。只是到今天為止,世衛組織只批准了美、英、德幾家公司合作的幾款疫苗,包括:輝瑞、莫德納、阿斯利康和強生;而中國沒有一款疫苗得到世衛批准。

去年9月16日《中國經濟周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國產新冠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為什麼要在海外做?》按照中國專家的說法,因為三期臨床試驗需要的樣本數遠遠超過一期二期,而由於國內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無法提供足夠的樣本,所以三期臨床試驗需要跨出國門推進,進行更大規模的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評價。

早在8月11日,科興疫苗的三期臨床研究就在巴西啟動,計劃接種人數在9000至13000人之間。科興公司董事長兼CEO尹衛東說,「巴西疫情嚴重,人口眾多,未來市場也更大。」尹衛東說,像印度尼西亞、土耳其和孟加拉等國家和地區,「如果順利的話,可以在11月或12月上市」。可是,8個月過去了,科興疫苗的三期數據還沒拿出來。

期間,世衛組織幾次敦促。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1月11月公開表示,世衛組織的團隊正在與中國國藥集團和中國科興公司合作,評估兩家企業開發的相關新冠疫苗是否符合國際質量生產規範,以考慮將其列入世衛組織的緊急使用清單。1月22號,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西芒(Mariangela Simao)宣布,要從這個星期開始評估中國科興生物公司和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來決定它們是不是適合列入緊急使用授權的清單。3月12日,世衛組織發言人哈里斯(Margaret Harris)說,對中國新冠疫苗的審查進入了最後階段,可能很快給予緊急使用授權。

但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直到今天,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仍未發布,沒有一款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經過國際同行的評審。

中國自去年8月起就對外輸出疫苗,目前已經有超過25個國家正式啟動中國疫苗接種工作,中國疫苗全球供應也已經突破了1億劑次。按說,三期臨床試驗所需要的樣本數早就該夠了,早就該綽綽有餘了,為什麼就是不發布三期試驗數據呢?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偏低,不大拿得出手。今年1月中旬,巴西公布的數據顯示,科興疫苗的整體有效率為50.4%。這只比世衛組織和各國監管機構設立的50%有效率的門檻,高一點點。據說,另一款中國疫苗國藥疫苗的有效率比科興疫苗還低得多,連50%的門檻都過不去。對比歐美疫苗,輝瑞疫苗和莫德納的整體有效率都在95%左右,阿斯利康和強生的整體有效率則在70%左右。兩者有明顯的差距。

我們很有理由推測,中國疫苗之所以遲遲不公布三期試驗數據,就是因為相關數據有效率偏低。

中國疫苗為何還不公布三期試驗數據?讓我們來看看,那些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的情況。

巴西是最早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巴西的疫情非但沒得到緩解,反而有所加劇。根據巴西官方公布的數據計算顯示,在截至3月18日的一周里,巴西平均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和新增死亡病例都達到疫情爆發以來的最高值。疫情最嚴重的聖保羅市把3月26日至4月4日的10天定為非工作日,希望達到強化社交隔離、遏制病毒傳播的目的。

巴西使用的疫苗除了中國的科興疫苗,還有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因此巴西的情況或許不大說明問題,主要使用中國科興疫苗的智利就很說明問題了。智利也是接種率最高的幾個國家之一。近來智利疫情反彈嚴重,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屢創新高,而且進ICU的比例也很高,現在95%的ICU床位已滿。智利政府從3月27日起,實施疫情爆發以來最大範圍封城,受影響人口超過全國人口的80%。

反觀另外幾個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以色列、美國、英國,疫情曲線明顯向下。以色列用的是輝瑞疫苗,美國用的是輝瑞和莫德納,英國用的是阿斯利康。以色列和美國的情況不必多說,這裡尤其要提到英國,因為英國的接種率和智利很接近。兩國的比較很說明問題,智利是越接種新發病例越多,英國是越接種新發病例越少。4月6日,英國首相詹森宣布,英國將從下周開始放寬更多的公共衛生限制措施,且國內經濟有望在夏季前全面重新開放。

又,據報導,巴基斯坦的總統和總理都是在接種了中國科興疫苗後被感染。

固然,造成各國疫情起伏的因素很多;不過以上事實無疑增加了人們對中國疫苗的安全性、尤其是有效性的疑慮。

不久前,中國科學院院士鍾南山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雖然中國疫苗接種絕對數僅次於美國,但要是按百分比數計算,中國是非常低的:中國目前也就4個百分點。鍾南山說,中國疫情控制得好就是為了抓緊時間接種疫苗,別等到外國都靠疫苗群體免疫了,中國就危險了。

雖然中國政府一再鼓勵民眾打疫苗,但很多人卻不願意打。新華社發文指出,由於種種原因,當前有一些人對疫苗接種不大積極。文章要求基層幹部應發揮示範作用,帶頭接種疫苗。連日來,中國各地出現將疫苗接種率與幹部政績掛鈎,打疫苗與升學就業相聯繫,甚至獎勵雞蛋的現象。

為什麼很多人不願意打疫苗呢?中國官媒的解釋是,許多民眾認為中國疫情控制得好,所以沒有必要冒險打疫苗。這固然是實情,但另一方面,那也是因為很多人對國產疫苗不放心。

網易上出現一條跟帖:「前有十大毒疫苗事件,後有長春長生假疫苗案,你告訴我要打沒有三期臨床數據的疫苗,我不是膽小,我是記性太好。」

沒有三期臨床數據,是民眾對中國疫苗不放心的主要原因。另外就是領導不帶頭,不少網友質問,這麼好的疫苗怎麼領導人不帶頭打呢?新華社文章號召基層幹部帶頭,那中央的幹部呢?別的國家都是最高領導人帶頭打。中共領導人不是不知道最高領導人帶頭打疫苗的示範作用,比如,他們就叫香港的特首林鄭月娥帶頭打。可是習近平自己卻不帶頭打。聯想到中國政府早在去年就預定了一億支輝瑞疫苗,今年1月,貨就開始運到。我們有理由推斷,黨國權貴們早就打了,只不過打的是外國疫苗而不是中國疫苗。但既然中國的領導人自己都不相信中國的疫苗,你怎麼能讓中國的民眾相信中國的疫苗呢?

記得前年美國一家公關公司愛德曼(Edelman)發布過一份《全球信任度調查報告》。在被調查的27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高居榜首。可是從這次接種疫苗的情況看,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遠遠沒有那麼高。

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吳尊友表示,沒有疫苗時,全球與新冠肺炎的首輪遭遇戰,中國採用圍堵策略成為贏家;疫苗出來後,歐美等國家通過「自然感染+疫苗接種」雙輪驅動,能較快實現群體免疫;中國由於人口基數大,通過疫苗實現群體免疫在全球競爭中沒有特別優勢,希望中國能儘快提升疫苗接種率。人類戰勝新冠,最終還是要依靠疫苗。

儘管中國政府開足馬力,動員民眾接種中國疫苗,很多地方還推出了五花八門、可氣又可笑的獎懲措施,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接種疫苗的進度仍然很緩慢。4月2日,騰訊網發表文章《鍾南山張文宏緊急發聲:新冠疫苗到底能不能打?一篇文章告訴你所有真相!》文章說,「為什麼很多人到現在還對疫苗抱著觀望態度,不敢邁出這一步?大部分原因,一是糾結有沒有必要打,二是質疑能不能打」。文章引用了鍾南山院士和張文宏醫生的講話,竭力說明接種中國疫苗是多麼必要、多麼安全、多麼有效。可是他們都迴避了一個關鍵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公布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一款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數據經過國際同行的評審?

這個問題不回答,就無法打消人們的顧慮。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03.html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