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概股 蛋殼公寓將被紐交所摘牌 上市僅445天卻留一地雞毛

從上市到被宣告停止交易,前後僅過去445天。而就在這445天裡,除未能履行紐交所相關規定外,蛋殼公寓還爆出法人失信、平台爆雷、高管離職等諸多風險事件,也因用戶的不滿反饋而頻頻被掛上熱搜。

蛋殼公寓留給用戶和資本市場投資者的,依舊是一地雞毛東方IC圖

[2020年1月17日,蛋殼公寓成功登陸美國紐交所,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隻中概股,股票代碼「DNK」,創始人為高靖。彼時艾瑞諮詢的報告顯示,蛋殼公寓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共享居住空間平台之一,增長速度位居行業第一。]

4月6日晚間,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下稱「紐交所」)宣布,其監管部門「紐交所監管局」(NYSE Regulation)工作人員已決定啟動程序,將長租公寓營運商蛋殼公寓(DNK.N)從紐交所摘牌,蛋殼公寓的美國存托股(ADS)也將立即暫停交易。

從上市到被宣告停止交易,前後僅過去445天。而就在這445天裡,除未能履行紐交所相關規定外,蛋殼公寓還爆出法人失信、平台爆雷、高管離職等諸多風險事件,也因用戶的不滿反饋而頻頻被掛上熱搜。

蛋殼公寓留給用戶和資本市場投資者的,依舊是一地雞毛。

在紐交所的445天

據公開資料,蛋殼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紫梧桐」)旗下中高端公寓品牌,紫梧桐成立於2015年初,是一家以數據驅動為核心,提供高租住生活的資產管理和居住服務平台,致力於用網際網路方式改造傳統的住房租賃行業,產品形態涵蓋合租公寓、整租公寓等。

2020年1月17日,蛋殼公寓成功登陸美國紐交所,成為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隻中概股,股票代碼「DNK」,創始人為高靖。彼時艾瑞諮詢的報告顯示,蛋殼公寓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共享居住空間平台之一,增長速度位居行業第一。

天眼查顯示,在上市前,蛋殼公寓共經歷了7次主要融資,投資方包括愉悅資本、Tiger Global Management、螞蟻金服、春華資本、CMC資本、高榕資本等多家耳熟能詳的機構。

記者查閱已公布的股東持股變動信息發現,蛋殼公寓上市的三個月後,愉悅資本劉二海就已在「撤退」。

從蛋殼公寓的股價走勢來看,始終未能給投資者一個滿意的回報。

上市首日股價雖未破發,但也未見漲,後小幅上漲至13.9美元/股後便開啟了「跌跌不休」之路。

2020年初,席捲而來的 疫情給長租公寓帶去不小衝擊,包括蛋殼公寓、友客、巢客、適享、海瑪等長租公寓平台相繼出現問題,蛋殼公寓的股價也一落千丈,最低跌至1.27美元/股,較發行首日股價下跌90.6%,市值縮水讓投資者直呼「慘不忍睹」。

2021年1月,由於蛋殼公寓未能按期遞交2020年半年報(6-K),違反紐交所要求的「定量/定性持續上市標準或延遲提交1934年《證券交易法》第13或15(d)節要求的年度或中期報告」的相關規定,因此被列為不合格發行人。

此後,蛋殼公寓依舊未能提供監管要求的相關數據和信息。3月15日,根據紐交所上市公司手冊第802.01D條,紐交所監管局暫停了蛋殼公寓ADS的交易。如今,紐交所監管局已確定,蛋殼公寓不再適合繼續上市。

截至發稿,蛋殼公寓股價報2.37美元/股。

房主租戶有苦難言

從財務數據來看,蛋殼公寓一直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退市似乎早有端倪。

2018年至2019年,蛋殼公寓的營業收入雖然同比增加一倍有餘,但營業支出卻翻了近3倍,淨虧損從13.66億元增長至34.35億元。蛋殼公寓在2019年年報中稱,公司大量資金來源包括與租金融資相關的金融機構的預付款以及用戶預付款,租金貸占比過半。

2020年,蛋殼公寓虧損幅度加劇,僅一季度淨利潤就虧損12.3億元,幾乎等同於2018年全年虧損,資產負債率已升至97.06%。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末,蛋殼公寓累計虧損63.03億元。

2020年12月,有媒體爆出蛋殼公寓App房源信息已經盡數下架,搜索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天津、武漢、南京、廣州、成都蘇州、無錫、重慶、西安13個城市時均顯示無房源信息。蛋殼公寓App首頁僅顯示業主自助解約、租客自主解約、自助解約說明等功能。

此外,網上不僅頻頻傳出「倒閉跑路」、高管離職的消息,還出現因蛋殼公寓無法按時支付房東的租金,租客或被斷網停氣,或被房東卸門換鎖強行趕走的情況。一方面是業主聲稱蛋殼公寓拖欠租金,要求解除租賃合同,另一方面租戶卻表示不僅被強制退租,且租金無法退還。而以「租金貸」形式交納房租的租客,還面臨即使無房可住仍需按月還貸等問題。一時之間,房東和租客都「炸了鍋」。

上海市消保委公布的2020年受理投訴情況報告顯示,受理長租公寓相關投訴3000餘件中,涉及紫梧桐的投訴幾乎占據一半,達到了1368件。

記者查閱天眼查發現,截至4月7日,與紫梧桐相關的,包括存在企業失信、經營異常等在內的風險提示共計411項,僅法律訴訟就有81起之多,被訴訟原因包括房屋租賃合同糾紛、財產損害糾紛、名譽權糾紛、勞動爭議糾紛等等。

2020年11月,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就此前三家公司(上海萬芙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欣晴辦公家具製造有限公司和北京科海嘉業科技有限公司)分別提出申請執行紫梧桐買賣合同糾紛案予以定案。法院認為,紫梧桐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因此將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高靖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並採取限制消費措施。

黑貓投訴平台則顯示,僅針對蛋殼公寓的投訴量已經高達36122件,且大部分糾紛處於投訴網站已回復但仍然未被解決的狀態。

有客戶表示,從2020年10月6日提起提現申請,本應在蛋殼公寓稱的7個工作日內打款到帳,但一個多月過去卻一直顯示等待財務打款狀態

還有租客聲討蛋殼公寓去年的房租至今都沒有退,且公司無人負責。

更有租客稱蛋殼公寓在租約的最後幾個月不僅服務偷工減料,水電、燃氣重複繳費,且退租後尚未收到押金,App上卻已經顯示退款成功,認為該公司涉嫌欺詐消費者。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查閱官網發現,蛋殼公寓仍稱其目前管理房間超過40萬,累計服務用戶超過100萬,是行業品牌滿意度的第一名。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7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