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笑死了!中國炒鞋客催耐克道歉:一夜損失數百萬

新疆棉是一次黑天鵝事件,然而即使沒有這次黑天鵝,炒鞋同樣是風險極大的類賭博行為,暴富神話和輸掉底褲的慘劇每天都在上演。

原本是潮鞋圈醜小鴨的國產球鞋,由於新疆棉事件,一夜之間身價急劇上漲,成了廣受追捧的白天鵝。一雙參考價1499元的李寧牌舊球鞋「李寧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款」,在某購物平台上被標價48889元,價格上漲了31倍。

有些鞋販子藉機大賺一筆,然而有人歡喜有人憂——看著上海兩個大倉庫擺放的12萬雙,總價值超過1.3億的Nike鞋,95後鞋販子肖康傻眼了。

肖康炒鞋6年,去年轉型做B端賣家服務——作為Nike銷售鏈的中轉站,肖康的倉庫存儲了全國各地鞋販子準備售賣的鞋。每賣出一雙鞋,無論價格高低,他都能從中抽取20塊錢服務費,「比C端炒鞋靠運氣賺錢,安全得多。」

之前肖康的倉庫每天入庫、出庫球鞋6000多雙,每月服務費營收上百萬,「能做到收支平衡」,但隨著Nike被消費者抵制,倉庫營收直線下降40%。肖康每天早上一抬眼,就能看到7200元的倉庫費用在眼前燃燒,一個月光是倉庫成本就得燒21萬,其他的支出他壓根不敢算。

Nike官方趕緊出面道歉——這是肖康現在最大的心愿,據他了解,國內圍繞耐克產業鏈的代理商、經銷商、供應商,大大小小涉及幾十萬人,Nike一天不道歉,幾十萬人都得遭殃。

作為遭殃的幾十萬分之一,同為鞋販子的李東算了筆帳:「我家倉庫里囤積的數千雙鞋,庫存基本上貶值30%,按照客單價2K算,損失超過數百萬了。」

新疆棉是一次黑天鵝事件,然而即使沒有這次黑天鵝,炒鞋同樣是風險極大的類賭博行為,暴富神話和輸掉底褲的慘劇每天都在上演。

炒鞋者老陳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他和幾個合伙人湊了1000萬掃貨,「沒想到預測失誤,鞋子不漲反跌。無論我們怎麼掃,球價都沒上漲,反而一路下跌。最後不得不迫於庫存壓力,在均價2600元的時候,全部虧本處理掉,幾百萬打了水漂。」

老陳不死心,去年又搏了一把,買入Nike黑曜石COURT BOROUGHLOW,小賺一筆後貪心不足,沒有及時賣出,結果價格暴跌,又損失了100多萬。

剛開始炒鞋時嘗到甜頭,於是投入資金越來越多,但好運氣逐漸離去,賠得越來越多,但此時已經無法自拔——這幾乎是炒鞋者的共同命運。「每個鞋販子的朋友圈,共性就是能經常看到同行卷錢跑路。」肖康告訴字母榜。

儘管靠炒鞋賺了上百萬元,95後王儒慶幸自己從這個怪圈中拔出了腳。他愛好收藏球鞋,原本厭惡炒鞋者,但為了賺錢,結果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這個圈子的環境太糟糕了,品牌方需要炒鞋客幫他做飢餓營銷抬價,只有值錢的東西才會有二級市場。」王儒終於難以忍受,離開了鞋圈,他向字母榜道出了那個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道理,「關鍵在於,品牌方從來不吃虧,被割韭菜的永遠都是鞋販子和買家。」

道理人人知道,但市場上永遠有新鮮韭菜。98年出生的劉勉去年通過炒鞋賺了50萬,儘管他知道這個圈子沒法紮根,但什麼時候收手,顯然是個艱難的決定。

以下為5位炒鞋者的口述實錄。

A

肖康:95後,球鞋類創業者

「炒鞋靠運氣賺錢,今天賺200萬,明天就可能虧150萬」

我從大二入行,之前的6年時間,我在淘寶上開過球鞋店,做過球鞋批發,圍繞籃球的生意,我都做過一遍。當時隨大流,我也炒過鞋。雖然賺了錢,但心理一直沒底。這個圈子亂,炒鞋的風險特別大。

特別是在2019年,國內球鞋市場進入井噴期,散戶,小白,炒鞋客,投資機構都來了,所有鞋款供不應求,價格在短時間內暴增。

當時我在做球鞋批發,月入百萬很輕鬆。囤過一款喬丹鞋,全球限量8888雙,只在喬丹店鋪發售。加上官方沒做宣傳,在國內無人問津,我當時會入手,靠的還是信息優勢,我們跟店鋪關係好,了解到是限量版,覺得能增值。但心裡不敢打保票,沒敢多買,就定下200雙,每雙6000塊。

等到10月正式發售的時候,這款鞋的價格一夜之間暴漲到2萬,當下賣出100雙,一下子淨賺了140萬。

我當時沒敢多賣,心裡虛,覺得價格虛高,退貨率會高,只賣出去一半。後來價格果然一路回調,停在了1萬2左右,剩下的100雙陸續賣出,一共賺了200萬左右。

炒鞋就跟炒期貨一樣,都有賭的成分。我們訂貨是提前一兩個月預定,根本猜不到哪雙鞋會爆,也猜不到哪個流量明星會穿,屬於盲訂,大賺靠運氣,大虧就是命了。

炒鞋之所以會存在,大家都是奔著利益來的,行業沒有監管,沒有規則約束,就算我在圈裡多年,同樣會被騙。之前合作過幾次的合作方看鞋子價格上漲了,按原價發貨就是吃虧,跟我們說貨物因為手續問題被海關扣了,我們能有沒辦法,買家付了預付款,我們要高價從同行那兒調貨,等於是賠錢賺吆喝,最多的一次賠了150萬。

我本身是球鞋的愛好者,不贊同炒鞋,但是身在產業鏈上,有些東西我們控制不住。鞋子的溢價主要靠品牌方引導,消費者有消費需求,炒鞋客在中間只是一根小柴火。

我從始至終沒有引導過炒鞋,都是跟著價格趨勢賣鞋,處境經常會被動。如果一雙鞋的價格上漲,買家一窩蜂過來買,我找同行調貨的成本也在漲,否則我就是虧本賺吆喝,一賠就是小几百萬,普通人根本兜不住。而一漲價,就有人罵我們是臭鞋販子、炒鞋。如果前期收了預付款,後期發不出貨更慘,有錢能賠錢還好,賠不出錢就只能信譽破產。每個鞋販子的朋友圈,共性就是能經常看到同行卷錢跑路。

據我觀察,炒鞋到最後,基本都是虧錢,能賺到錢的人,基本不怕虧,底子厚。炒鞋非常倚重資金周轉,囤貨一次就是幾千雙,一次付款就是上百萬,一旦鞋價下跌,就是一次大虧損。

所以我兜兜轉轉做了一圈C端業務,賺快錢久了,心裡沒有安全感,到去年決定做B端,跟得物一樣,賺點平台服務費用。不管鞋子的價格漲的多高、跌得多猛,我每雙鞋只收20塊服務費,穩定又安全。

B端的壞處就是,重資產營運很燒錢,要自己籌建倉庫,做寄存倉儲、全平台銷售、調貨、瑕疵修復,前期還要教育市場,積攢賣家資源,之前6年在炒鞋上賺的錢全砸在這次創業上,去年一年時間都在虧損,平均每月至少虧損50萬。

到今年年初,我的倉庫貨源保持在12萬——14萬的庫存量,才實現收支平衡。

本想著今年上半年實現盈利,哪裡想得到遇到新疆棉風波,B端同樣不安全。

12萬雙Nike鞋,在這次抵制事件中崩盤了,得物和Nice上的球鞋銷售數量下降,鞋價下跌,賣家不想賣,買家不想買,我們作為中間方,這小半個月的營收降低了38%。

我的兩個倉庫,一個月庫存費用21.6萬,團隊有80個員工,還得繼續做開發、做技術、做營運,每月的人力成本都在百萬以上。

我不知道這樣虧損的日子要過多久?少則2月,多則半年,目前只能燒錢生熬著。等到耐克官方道歉了,才能把我們解脫出來。

B

王儒:95後,前球鞋淘寶店主

「炒鞋賺了上百萬,但我必須逃離。」

從初中開始,我就渴望收藏籃球鞋,當時國內的球鞋愛好者圈子很小,裡面基本是80後,我在裡面年級最小,對籃球的審美比較成熟,偏愛基礎款,不是特別在意潮流款。

我一直很討厭鞋販子,因為他們的存在,我買一雙鞋需要花更多錢,沒想到我最終變成了自己討厭的人,自己成了一名鞋販子。

我只是想賺錢。我要收藏鞋,我就需要多賺錢。2014年那會兒,我18歲,還是個高中生。網上看到一款Nike椰子鞋,是和阿迪達斯的合作款,原價1999元,售賣價格是2萬。

我沒給自己時間猶豫,同款5個配色價格都到了5位數,我預感這雙鞋還能繼續漲,借錢都要買下這雙鞋。如我所料,這雙鞋剛收到,就有人求購,轉手賣了2.7萬,2天內賺了7000塊。

體驗過鞋販子這麼輕鬆賺錢的樂趣,誰能抵住這種誘惑?

上大學後,同學拉我開淘寶店,大家合夥賣鞋,我的審美能力不錯,主要是做選品工作,自然而然走上炒鞋之路。

在國內賣鞋,基本都是賺錢的,我們找代理商拿貨,內部有折扣價,賣出的每雙鞋至少能賺20%,原價1200元,基本能賣到1500元,一般情況下,每月淨利潤至少10萬以上。

如果碰上明星穿了同款,特別是王一博穿的鞋,基本都是供不應求,價格會猛漲一波,單月流水上百萬很輕鬆。

我研究過得物上的炒鞋操作。之前是僱人去店門口排隊,800塊買到鞋,然後囤著,賣出價就至少1000元以上,甚至1500元以上。

現在的套路是搞壟斷,把一款鞋的所有尺碼,在得物上拍下,15分鐘不付款,就算違約,也只是付個違約金,但在這15分鐘內,原價900元的鞋子,2000元賣出,都會有人搶,15分鐘賺上十幾萬,基本上算是暴利了。

得物上的球鞋溢價一直很高,我之前賣過一款Jordon4,原價1000塊左右,在得物上的交易價格是8000塊,我心裏面還覺得有點虧,如果再等等,上萬很輕鬆。

一旦炒鞋,人自然而然會有一種賭性,變得越來越貪心。

這幾年朋友圈加了很多同行,逛朋友圈感覺像是社會新聞現場。有同行把球鞋當成期貨炒,玩預付費那一套,等買家付了款之後發現,鞋子價格大漲,之前收的錢買不了那麼多貨,虧得要卷錢跑路。

還有一些鞋販子在商場一口氣買了100多雙鞋,準備囤貨出售,沒想到幾天後鞋子價格大跌,為了挽回些損失,鞋販子就去商場鬧事,要退貨,最後鬧到警察局裡面去,都占不了理。

我純屬是運氣比較好,入行有前輩指引,偏重基礎款,偶爾批發爆款鞋,也是分析明星有沒有穿過,只要明星穿過的鞋,價格都不會跌。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再加上上大學的時候,對金錢的欲望沒有那麼強烈,賺的錢大部分用來買球鞋,攢了500多雙球鞋,心態上很滿足了。

當時決定不炒鞋的時候,我的內心其實比較惶恐。這個圈子的環境太糟糕了,品牌方需要炒鞋客幫他做飢餓營銷抬價,只有值錢的東西才會有二級市場。關鍵在於,品牌方從來不吃虧,被割韭菜的永遠都是鞋販子和買家。韭菜割不盡,一波接一波。

圈子裡面的80後前輩們基本全隱退了,剩下來賣鞋的人都是90後、95後,買鞋的人都是00後,整體的風氣都在追逐爆款。

所謂每雙鞋背後的品牌故事,他們不在乎,賣家盤算著怎麼讓鞋子賣得越貴,買家則覺得,越貴的鞋子,自然最好,出去聊天都有排面一些。

我接觸的很多00後買家,他們覺得球鞋就是社交工具,要買聯名款,要買當下最火的款式,哪個明星穿過同款,同學有沒有同款之類的。球鞋基本淪落成攀比的工具。

既然在這種環境裡面,待得越久,我就越討厭自己,乾脆就逃離了。

C

老陳:80後,創業者

「花錢買教訓,1000萬炒鞋血本無歸」

我其實不懂鞋,入圈是覺得我心態比較年輕,願意跟年輕人打交道,純粹覺得炒鞋有新鮮感。

沒想到剛入行,就被市場狠狠教育了一把。2019年雙11期間,看到潮鞋的暴利,瞬間被利潤沖昏頭腦,偶然有機會認識了一家鞋店老闆,他說可以走後門,給我提供一批Nike藍絲綢。

拿貨價是4800元,這款鞋的品牌銷售總監跟我說,這款鞋是限量版,全國1100雙,可以給我700雙,我當時還暗自竊喜,跟合伙人說,通過關係拿到一個大工程。

供需決定價格,物以稀為貴。我當時的想法是,在各大主流電商平台掃下固定的尺碼,壟斷這雙鞋的部分碼數:36、36.5、37碼,鞋就可以坐地起價。

我出資300萬,幾個合伙人出資600萬,差不多投入1000萬掃貨。自信滿滿去掃貨,沒想到預測失誤,鞋子不漲反跌。無論我們怎麼掃,球價都沒上漲,反而一路下跌。

最後不得不迫於庫存壓力,在均價2600元的時候,全部虧本處理掉,幾百萬打了水漂。

這件事讓我明白,單靠我們這種草根力量,鞋根本炒不起來,再不敢有炒鞋的欲望。

炒鞋就跟做傳統生意一樣,見好就收,不要貪得無厭。雖然沒再動過炒鞋心思,還是因為貪心吃虧過。

去年,我看中了Nike黑曜石COURT BOROUGHLOW系列,買入均價是2300元,後來漲到3000多塊,我認定價格還會漲,就沒及時賣出,結果價格轉向暴跌,徘徊在1000元再也漲不上去了,我又損失了100多萬。

我過去在擔保公司呆過、做過奢侈品,幹過包工頭,一直覺得見識過人性的醜惡面了。踏入潮鞋圈子,我才知道,這個行業是我迄今為止見過最亂的一個行業,門檻低,大資本瞧不上,小資本雜亂,從業人員普遍年齡小,沒有基本的商業道德和原則,搞得整個行業烏煙瘴氣。

我見過一個先暴富後破產的00後,他最初積累第一桶金,就是第一階段靠「口貨」——自己不囤貨,在朋友圈自稱有貨,提高價格憑藉信息差賺個差價,在炒鞋最瘋狂的2019年,他月收入近5萬,他父母原本反對他炒鞋,一看到收入就默認了。

他嘗了甜頭後膽子變大,開始進入第二階段——放空貨——看空某雙鞋,如果覺得這款鞋的價格在2800元,那就先以3500元預售,拿到買家的錢後去買鞋,賺的也是價差。

00後年輕,看到自己賺的錢比父母辛勞大半生還多,心態膨脹,本金和利潤拿去喝酒泡妞,買不到足夠的貨,給買家發貨拖拖拉拉,買家要退錢,還不上錢,再繼續「放空貨」,拆東牆補西牆,拉攏更多買家的預付款填補上一家的虧空,最後雪球越滾越大,如今欠債300萬,被債主每天追債。

我現在是沒勇氣再炒鞋了,炒鞋就跟炒股一樣,錢來的快,去得更快。

D

李東:90後,得物賣家

「炒鞋不虧就是賺,HM一句話,我7年白干。」

新疆棉事件一出來,我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佛系營業,只想心態平和的熬過這段時間。

我手裡的鞋子都是海外品牌,最近跌得很厲害,原價4000元的鞋,現在只能賣3000元,原價2000的鞋,交易價跌到了1000元。我家倉庫里囤積的數千雙鞋,庫存基本上貶值30%,按照客單價2K算,損失超過數百萬了。

入行7年,在圈內只是個小嘍囉,之前的利潤加起來,也就賺了小几百萬,如果現在把貨全都低價銷售出去,我等於7年白干。

但我沒有回頭路,如果要放棄炒鞋,至少把庫存的鞋不虧本的賣出去。所以只能熬時間,就跟大家捨不得拋售基金一樣,我也想等到市場紅火起來。

這段時間,我在努力讓心態平和,不虧就是賺。炒鞋7年,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行,根本待不下去。

我入行比較早,大三就開始炒鞋。當時因為沒錢,買不起鞋,就想賺錢買自己喜歡的鞋,第一個月賺了幾千塊,認準了賣鞋是個好生意,畢業後專職賣鞋。

等到全職賣鞋,才知道,炒鞋就是運氣生意,想賺錢必須占據天時地利人和優勢——出售前大量囤貨,出售後價格上漲,明星帶貨。缺乏任何一個因素,都可能是大虧損。如果價格上漲後,再囤貨或者找同行調貨出售,把自己賣了都不夠賠。

我傾向於選擇發售量少,或是短期內比較受關注的款式。這類鞋代表的是潮流的方向,放在得物上賣,鞋的漲價幅度通常比較大,一款限量版的鞋,原價1999,可以賣到3萬塊。一雙鞋15分鐘內大漲3000元很常見,一夜之間跌50%也很常見。

我們的貨源都來自國外,渠道不多,要麼安排人去店裡買,或者在網站下單,能不能買到貨憑運氣,多的時候買上幾百雙,少的時候什麼也買不到。

買貨都是自己花錢買,每次進貨,砸出去都是數十萬,貨到手後,就看著鞋正式出售後的價格趨勢,如果漲價賣出就是賺,如果價格下跌,那就得虧。

潮鞋很容易過時,更新很快,出售一周內看銷量,看品牌方會不會找明星帶貨,就能測算出自己是賺是賠。之前手裡囤了幾十雙的AJ1TS,剛好有明星在綜藝節目上穿了這款鞋,當晚這雙鞋上漲4000塊,一晚上淨賺十幾萬。

圈內大家都稱王一博是「財神爺」,只要品牌方找他合作,他穿過的鞋都能讓我們賺一波。

在這一行,很難建立安全感。炒鞋是一個非常不可持續的經濟行為,炒鞋的人十有八九是虧錢。我們這些人的存在,都是在給品牌做嫁衣,能讓王一博穿鞋的人,只有品牌方。能講品牌故事,影響鞋價漲跌的人,也只有品牌,鞋販子只是個中間人,幫忙銷貨。

圈子那些致富神話,最終賺錢的人本身家底就厚,熬過幾個周期,活下來。一般人隨時可能賠得底掉,沒有人敢打包票,自己賣一輩子鞋。

最近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控制風險。

一般的炒鞋客都在一線城市,我把大本營搬到我家,一個三線城市。這裡的房價便宜,買房當作鞋庫,鞋子都堆在家裡,沒花多少倉儲費和辦公費,大部分資金都用在買貨上。

遇上這次危機,我可能再也不敢把身家都投去買貨了。我甚至害怕,我能不能安全熬過這次的周期。

E

劉勉:98年,網際網路公司營運

「兼職炒鞋,年入50萬,是主業的6倍。」

我從小就是球鞋愛好者,初中買Nike,家裡收藏了近100雙球鞋。

之前發售Nike第一代Yeezy,國內買不到,我飛去西班牙,在巴塞隆納的店門口排了一天一夜,等了二十幾個小時,終於以發售價買到這雙鞋子。

推己及人,每一個球鞋愛好者都願意為自己喜歡的球鞋花錢花時間,我會選擇炒鞋,也是看中了這一行有利可圖。當時是2017年,我大二,買了一雙Yeezy350冰激淋,轉手賺了2000多,一個月的生活費到手。

特別是看到,我把二手鞋子掛在閒魚上賣,大家都會搶著要。這一行真的是暴利呀,我徹底入坑炒鞋了。

進入鞋圈的第一年,我賺了1萬。一開始是小打小鬧,三、四千塊的鞋子,可能只賺個四五十就滿足了。趕上2019年炒鞋風颳起,感覺身邊所有人都在討論潮鞋,加入圈子的人越來越多,我的野心越來越大,開始做批發,每個月的月均銷量差不多1000雙。

特別是一次看了球鞋博主的視頻,我選中了Nike SB Dunk LowPro這款鞋,結果,被王一博拿下代言,鞋價從2000左右,一下子漲到5000塊,銷量猛漲,單月流水達到八位數。

去年我賣鞋的純利潤是50萬,約等於我正常上班工資的6倍,我的本職工作是在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做營運。

雖然副業賺的多,但我不敢放棄自己的主業。炒鞋賺錢是小概率行為,一年能發生一次就不錯了。圈內的資深炒鞋客很多,我有自知之明,雖然在鞋圈裡玩了3年多,但是我的渠道資源很薄弱,品牌資源,一年只能拿到一百多雙,和其他人相比,沒有貨源優勢,只能是小打小鬧。

這次新疆棉風波,對我的影響不大,我不只是賣海外品牌,我囤積了十幾雙李寧鞋,最近經歷了一波價格上漲過程,韋德系列的漲幅一度達到20%,銷量也漲了好幾倍。不過國產鞋的增長勢頭還是比不上Nike這些品牌,增長了幾天,就偃旗息鼓了。

我從來不覺得我能在這行能紮根下去。炒鞋就跟炒股一樣,越來越多人進入市場,只能說明風險在提高。當大家都覺得有利可圖的時候,往往就到了被收割的時候。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字母榜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11/1579828.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