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專家警告社媒巨頭 勿淪中共同謀

美國商界領袖警告,若社交媒體巨頭屈從於金錢,將讓民主社會的資訊流通付出巨大代價。 

「新疆棉」事件引發國際關注,中共近日卻透過臉書、YouTube等平台大肆宣傳洗白。美國商界領袖警告,與中國的經濟往來就像捕蠅草,「一旦進入就很難掙脫」,若社交媒體巨頭屈從於金錢,「將讓民主社會的資訊流通付出巨大代價」;有專家甚至稱部分社媒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同謀」(CCP fifth columnist collaborators)。

根據美國之音(VOA)中文網報導,美國創投界名人、臉書董事會成員提爾(PeterThiel)6日在尼克森基金會(Richard NixonFoundation)主辦的網絡論壇表示,他曾與谷歌(Google)的人工智慧團隊交流,卻發現谷歌團隊對其技術是否被用在新疆的勞動集中營並不關心,也從不過問。

提爾表示,「他們(谷歌團隊)一廂情願地假裝一切都很好,這些技術領域的佼佼者,實際上卻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同謀』。」

美媒為了廣告收入自我審查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赫曼(Arthur Herman)則說,俄羅斯製造的假新聞曾在美國產生很大影響。但中共在操縱信息的方式上越來越老練,在某種程度上具有更大的影響力。

赫曼表示,媒體過濾對中共的批評聲音,「將讓我們在未來幾年付出巨大代價。」他以近期中國的新疆、香港及疫情等3件事為例,在美國主串流媒體上的報導很少。

「我認為他們不是缺乏好奇心,而是知道如果對這些問題刨根究底會減少他們的商業廣告收入」,他強調,媒體責無旁貸,如果你濫用自己的權力,因為與中國有密切的經濟關係,而壓制、減少對中共不利的報導,「我們將在未來的幾年中付出代價」。

赫曼認為,這些社交媒體、媒體與中國的生意往來,就如同「捕蠅草」,看起來很具誘惑,市場很大且參與機會很多。可是「一旦進去就很難掙脫」,特別是媒體尤其如此,「如果當年冷戰期間,美國媒體和蘇聯或其企業有廣泛的財務往來,那麼美國將很難獲得有關蘇聯的真實資訊。」

臉書員工擔憂淪中共洗白宣傳平台

不僅如此,連臉書員工也擔憂淪為中共的宣傳機器。《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有臉書員工在內部留言和討論中,對臉書正被當作中共國家宣傳的管道表示擔憂,並反對公司允許中共在平台進行「快樂維吾爾人」的洗白宣傳。

報導還提到,針對此事,臉書高層正在觀察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如何因應新疆問題。日前聯合國呼籲,與新疆有業務往來的企業,應對相關業務進行深入的人權調查。

澳智庫:中共利用社媒傳假消息劇增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國際網絡政策中心日前也公布調查報告顯示,自2020年初以來,中共和官方媒體利用美國社交媒體網絡,推動政治敘事和關於新疆的假消息數量急劇增加。

報告也揭露常見的手法,中共會利用隱蔽與公開的帳號,在美國社交媒體平台上進行政治敘事,包括中共外交官的推文、官媒的社交媒體帳號、支持北京的有影響力人士等互動,來放大誤導性的敘述,並散布假消息。

今年初,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主任莊榮文也對外強調,「不論什麼性質的平台,不論什麼傳播形式,都要把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放在首要位置。」

吁修改230條款讓社媒負責

面對中共的威脅,部分社交媒體公司已採取技術上的防禦措施。根據彭博社報導,谷歌和臉書日前宣布,將出資建造一條連接美國和新加坡的新型跨太平洋海底電纜,以繞開以往經過南海的線路,希望透過這種新方法警惕和遠離中共。

牛津網絡研究所研究員、牛津大學高級講師布蘭克(Grant Blank)也說,美國社交媒體有較低的門檻和強大影響力,「它簡單又便宜,人們可以在社媒平台上做許多事,即便小型組織也能發揮巨大影響」。

布蘭克指出,美國《通信端正法》中的230條款長期為社交媒體提供保護,讓他們無需對用戶在平台上發表的言論負責。

赫曼表示,不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人,已有越來越多人認為,是時候喚醒社媒公司了,應該對230條款進行挑戰,讓社交媒體負起責任,「否則他們連對外國政府的虛假宣傳也無需負責。」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026.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