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我所經歷的奇葩面試:面試官問我會不會撒嬌

金三銀四招聘季,又出現了一些奇葩的面試經歷。

就在前段時間,B站一名遊戲面試官被指在北郵校招時,炫耀資產、貶低應試者。「你什麼都不會,怎麼好意思來」、「北郵人眼界太低了,僅限於一個圈」等言論,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

很多打工人,在吃完瓜之後,難免會想起自己曾經的辛酸面試經歷。

面試是公司和求職者之間的一場博弈,但大部分時候,二者的地位並不對等。很多初入職場的打工人,手中並沒有太多籌碼,經常處於被動地位。如果遇上傲慢的上司、奇葩的面試官,甚至可能被歧視。

網際網路大廠,是很多打工人擠破腦袋想要進去的地方。為了進大廠,很多人可能會經歷一些挫折。比如,有人連續幾次臨到面試時間,人力說領導臨時抽不開身,要改時間;有人被面試官搭訕,面試完讓她當他「孩子的媽」;有人已經收到紙質offer了,還要臨時再加面一輪;還有人在面試時被問會不會撒嬌,嚇得直接開溜......

這些奇葩的面試經歷,折射的是職場的複雜和打工人的無奈。深燃跟5位經歷過奇葩面試的人聊了聊,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面試官問我會不會撒嬌,嚇得我直接開溜

小郭 | 26歲 某網際網路大廠產品經理

我進大廠之前面試不少,小公司大公司都有。對比大廠和小公司來說,大廠的面試其實更專業更流水化,就是一個匹配需求的過程,效率相較於普通公司要高。而且我在面試之前,會比較詳細地調研一下這家公司的業務情況、口碑、薪資待遇等等。但是即便這樣,面試過程中也遇到了不少奇葩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面試某短視頻平台的一個產品經理崗位時,一位面試官態度比較傲慢。他在面試過程中,突然問我「高中學理科大學為什麼學文科」,言語中透露出文科生很難當產品經理的意思。

我真的一臉懵,只能回答:「高中雖然學理科,學的也還可以,但是個人更喜歡英語。所以學了文科。」然後他就繼續問我喜歡聽什麼英文歌。我說我不常聽英文歌,我更喜歡經典的英文老歌。然後,這位面試官就判定我並不喜歡英語。

當時我有點兒生氣了,所以在面試最後的環節,反問這位面試官:如果想做產品經理,但沒有理科專業背景怎麼辦。這位面試官一頓吹牛,把自己誇得很厲害。後來,這個崗位二面的時候,我又把同樣的問題拋給了第二位面試官。這位面試官說,其實還好吧,比如說第一位面試官就是學的哲學,不也當了產品經理。我聽完哭笑不得。
還有一次,我面試了一家獨角獸公司的總裁助理,開頭還比較正常,突然面試官話鋒一轉,問我會不會撒嬌。我愣住了,心想這個崗位和會不會撒嬌有什麼關係。

這位面試官還舉了個場景,說如果技術leader不配合,我會怎麼說服他們。我說我會講道理,告訴他事情的優先級以及緊迫程度,還有利害關係。但是對方表示,之前有的小姑娘來實習,嘴特別甜,把程式員leader弄得服服帖帖,建議我用一下撒嬌的方式。我說我不太會這種方式,我的性格比較耿直,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後來,面試結束,我本來是要在會議室等終面的,但是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尤其是回想起這位面試官問我的問題,最後直接開溜了。

幾次都是臨到面試時間,HR說領導抽不開身

Sherry | 24歲 網際網路營運

前幾年大學剛畢業,我就一直想進大廠。對於我一個小小的北漂來說,只要進了一家大廠,後邊找工作就會順利很多,畢竟夠得上很多公司招聘簡章中「有大廠經歷」的門檻。

我面試過字節跳動旗下的一家子公司。當時一面很順利就通過了。二面的時候是視頻面試,遇上一個女領導,不知道是不是同性互斥的原因,她對我不是很友好,讓我覺得不被尊重。

當時她要求我打開攝影頭,必須要看到我的臉,但是她自己卻不開攝影頭,經常打斷我說話,去追問一些她認為有意義、但是其實連問題都沒有說明白的問題。

我膽子比較小,就一直客客氣氣地回答問題,面試了大概20分鐘的時候,她突然打斷我,說今天面試就到這兒吧,然後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這次面試讓我對大廠的印象打了很大折扣。

後來我又去面試小紅書。一面的時候很順利,我感覺面試官對業務的了解還不如我專業,我一直在輸出,面試官對我的觀點都非常認可,當場面完就說給我約二面。

二面就比較曲折。有好幾次,都是臨到時間,人力給我打電話說領導臨時抽不開身,要改時間。當時我還在職,因為這個請了好幾次假。後來終於約上了,結果只聊了20分鐘就結束了,感覺對方很敷衍,就想快速結束這個流程。因為對方問的所有問題都和崗位、業務無關。

關鍵是,面試完之後就沒信兒了。後來我還是托我朋友去打聽,才知道我被拒了,對方說想要招有大廠經驗的人,而我沒有。可笑的是,他們在招聘簡章中,寫的崗位要求全是跟業務相關的,完全沒提需要大廠經驗之類。

後來我分析,問題可能出在公司的招聘流程上,人力沒有按照領導的要求進行簡歷篩選,導致信息不對稱,浪費了雙方時間。也可能很多大廠的中層領導,手底下比較缺人,人力又比較忙,滿足不了領導的招人需求,所以面試就顯得特別著急,不會考慮求職者的感受。

不把面試者放在眼裡,不尊重人,這可能是很多大廠面試官的通病。大廠的人覺得自己很牛,不能站在中立的角度客觀評價自己。同時,大廠的員工都有一種莫名的自豪感,比如大家常調侃字節跳動的員工,出去幹什麼都要帶著工牌,哪怕只是一個審核專員。

這種傲慢會體現在面試過程中。我覺得這是不利於大廠做創新和改變的,尤其是那些還沒有成為巨頭的獨角獸公司,更應該放下傲慢。

面試官說我長得像他同學,還讓我當他孩子的媽

香香 | 25歲 某網際網路公司員工


我剛大學畢業不久時,在北京找第一份工作,獲得了某網際網路公司的面試機會。

面試時間在下午兩點,我有一個面試習慣,會在面試前五分鐘準時跟對方聯繫,表示已經到了面試地點,讓雙方都有心理準備,這次也是一樣。

我到了以後,和以前面試沒有什麼不一樣,先填面試表,然後被人事帶到一個辦公室。

一個微胖的中年男士,翹著二郎腿,坐在一個真皮沙發上,我就坐在了旁邊。

他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拿出我平時面試時最好的狀態,面帶微笑的介紹了自己的實習經歷,拿出了我的作品。

他看了一眼,說我的作品寫得很簡單,他就開始給我講述一些工作技巧,後來他都沒有問我什麼問題,半個小時都是他在講我在聽。
後來他就說,我喜歡你,你親和力強,是做這個崗位很重要的特質,過了一會兒他又說,你和我的同學長得很像,只要別人一看到你就願意相信你,跟你說話。

然後他還掏出手機,找了一張女性的照片給我看,說我和這個人長得很像,我掃了一眼,覺得不像,但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想太多。

接著,他開始吐槽上一個放鴿子的面試者,誇我這樣準時到達面試,還提前通知的行為,很不錯。

面試結束後,他特地把我送到了電梯口,還按了電梯,接著說,你來吧,你要是來的話,你可以試著帶員工,直接當領導,我來帶你。他又思考了一會兒說,反正等你來了以後再定。

我當時有點驚訝,還是匆匆告別了。

後來,在回家的公共汽車上,他就給我發微信,問我回去了沒有,說我真的和他高中同學長得挺像的。

我就沒有回覆他。我當時就有一種不舒服的被騷擾的感覺,第二天我就找了一個藉口,拒絕了這份工作。

他還想跟我打電話談談,我很強烈地表達了不願意交流的心情。後來偶然有一次,他說他已經離婚了,要回家相親,還說要不然你當我孩子的媽吧。

我就把聊天記錄刪了,再也不想跟這個人有交流。

我只想說,女孩子面試的時候要留個心眼,相信第一直覺,保護好自己。

被拒絕後又被撈回來面試,六輪入職後我離職了

科科 | 30歲 某大廠員工


去年我從一個創業公司離職後,目標很明確,就是進大廠。因為我在創業公司啥都幹過了,職業履歷中就差一個大廠背景,所以我投簡歷都是奔著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等公司。

面試和入職過程非常波折。首先是A大廠拿了一個電商營運的崗位跟我聊,我對這方面其實不熟,但他們希望我做,我心態又比較open,想著還可以在這個過程中接觸一下大廠的面試風格,面試到第四輪的時候,他們又跟我談一個視頻泛生活類視頻營運崗,總共下來面試了六輪。

同時我跟B大廠也在面試,也經歷了好幾輪,最後面試完我看B公司兩周還沒動靜,我主動詢問後,對方說可能不太行,我就放棄了。但又過了幾周,HR又跟我說,我們覺得你還不錯,要不再面試一下。後來我們雙方覺得各方面也還行,就確定下來7月1日入職。

結果他們背調流程特別複雜,耽誤了那天入職。就在7月2日,A公司給我發了offer,收入高出不少,我就直接去A公司了,誰跟錢過不去啊。

然而,我在A大廠待了剛兩個月又想離開了。因為我在北大讀MBA,每周末都得去上課,公司是大小周,我花了十幾萬的MBA,影響上課也不太好。所以我又跟B公司聊,問他們的崗位還在不在。他們剛好也還沒有招到合適的人,我現在又來到了B公司。

面試下來我的感受是,大廠有時候對他們的崗位要招什麼樣的人並不明確,他們就是廣撒網。實際上我最終定下來的崗位和他們一開始找我的崗位都不一樣,所以面試流程特別長。
我還面試過一個比較奇葩的公司,是一個教育公司。他們當時要新做一個科學教育產品,找一個人操盤項目,通過獵頭找到了我,說年薪差不多在150-200萬。

因為我之前在創業公司做得就是這部分,自認為還是很有經驗和想法的,我們聊了好幾輪,我提供了很多方案、想法,包括怎麼去構建產品閉環等。到最後談薪酬的時候,給我的實際數字是50-60萬。當時我就很生氣,浪費我一個月時間,出了這麼多方案,最後薪資差別這麼大。

他們對照的是我之前在創業公司的收入,但我在創業公司是有期權的啊,而且我已經離開那邊半年多來到大廠了,工資早就漲了很多了。

B站面試官這事在我看來很簡單,常有人錯把平台當能力,個人努力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加入了一個快速增長的團隊,平台帶給了他資源和地位。我覺得成熟的職場人,不應該出現這種弱智行為。

要是我遇到這種事,會懟回去,把這家公司拉黑,哪怕將來他們發展再好跟我都沒有關係。因為這種情況下,即使我拿到了offer,去這個團隊裡工作也不會愉快。

面試中我認為最重要的環節是跟業務領導的交流,我需要在面試中得到他的充分肯定,確信之後我們能很好地合作,我才會入職。

offer都發了卻還要加面一輪,怕以後淪為「內鬥」炮灰我果斷拒絕了

林思 | 26歲 網際網路營運


2020年初以來,公司一直在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內部管理比較混亂,於是我不得不考慮換工作。剛開始找工作時,我的目標是最好能進大公司,所以,我把字節跳動、阿里等大廠都面試了一遍,還投了一些知名外企。

當時面試字節跳動時,我投了一個營運相關崗位,和業務領導聊過之後,雙方覺得不太匹配,我正準備走,但這時,業務領導想到另一個崗位還在招人,於是馬上讓HR安排面試,而我對另一個崗位一點都不了解,最重要的是,我覺得這樣立刻轉換崗位也太草率了,於是果斷拒絕。

我是屬於認真對待每場面試的那種人,也希望對方能夠同樣重視。每次面試前,我都會認真準備,對企業背景做詳細了解,並將雙方對於該崗位的預期進行大概評估,我是一定不會空手參加面試的。
還有一次面試阿里,我把要面試的事業部業務做了一份詳細的分析報告,來闡釋自己對業務的理解,後來對方也認可了這份報告,想留下我。

我當時是在北京,也做好了搬到杭州的打算,對方還答應給我提供機酒讓我先到杭州感受一下氛圍。但沒想到,於我而言,這趟杭州之旅並不太美好。我在杭州待了兩周,也可能是時機不湊巧,吃不慣也住不慣,想到杭州的冬天沒有暖氣、夏季更為濕熱,綜合考慮之下,我斷了搬到杭州的念頭。

除此之外,我還面試過一家外企,是我那段時間面試遇到的最奇葩的一家公司。當時和業務主管、HR面試完,我都收到紙質offer了,發現offer上給的獎金和業務主管承諾的相差了大概兩個月的工資,於是我便去和HR溝通,結果HR在溝通後告訴我,需要由業務主管的另一位領導再加面一輪。

這個要加面的業務領導的職級,是要比一開始打算招我進去的業務主管的職級要高的,而且兩個人某種程度上存在一定的內部競爭關係。業務領導要加面,就是想看看業務主管打算招的人,素質到底值不值那麼高的工資。而且,業務領導要求一定要現場面試,但是我當時休年假在外地。

HR讓我考慮要不要趕回去面試,我想了想,現在已經出現兩個領導意見不統一,導致offer都發了還需要加面,以後真正入職工作了,工作流程不規範的情況可能會比比皆是,我甚至有可能會淪為領導們「內鬥」的炮灰,於是拒絕了。

在面試過多家大廠之後,我又重新梳理了自己的需求,發現自己對於大廠的執念並沒有那麼深,而且我將自己換工作的需求明確為兩點:一是營運相關,工作內容是自己喜歡的;二是薪資水平要比原來高。不把眼光局限在大廠之後,我很快進入了一家處於高速成長期的公司。

以後面試時再遇到奇葩的面試官,我可能翻個白眼就走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深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503/1588415.html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