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二十大想再來次遵義會議奪權?這跡象呼之欲出【來稿首發】

作者:
5月10號,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文章《今日遵義——「轉折之地」的新氣象》,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光明網》予以轉載,而中共大外宣《多維網》將文章略加修改,也給與發表。

5月10號,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文章《今日遵義——「轉折之地」的新氣象》,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光明網》予以轉載,而中共大外宣多維網》將文章略加修改,也給予發表。

新華社文章第一句話是「1935年1月15日至17日,黨中央召開遵義會議,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成為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在此之前,4月25日,在參觀「湘江戰役」紀念園時,習近平稱「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把中共當今的困境,和中共歷史上最慘的「湘江血戰」做對比。

湘江血戰和遵義會議,一個是發生在1934年的11月底,一個是1935年的1月份,兩件事間隔一個多月,可以說湘江血戰是遵義會議召開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現在,習近平剛剛提了湘江血戰,新華社等中共官媒就提遵義會議,是巧合還是暗藏深意?

既然中共官媒提到了「遵義會議」,那我們就先聊一下它。

遵義會議是串聯奪權 也是一次變相軍事政變

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讓我們再來看毛澤東。寧都會議後,毛一直在伺機東山再起,但一時苦於找不到機會,毛在暫時隱忍的同時,一直在暗中活動,除了竭力保持他本人在黨內軍中已有的政治影響外,並多方做"分化"工作,收攬人心,尋找新的政治盟友。為此,就連他本人以往暴躁的脾氣和喜歡獨斷專行的作風也收斂了許多。長征出發前,毛澤東有意識地同為黨內國際派大將、但已和博古鬧翻的張聞天和王稼祥一起隨軍行動,私下商議如何把博古、李德"轟下台"。

毛澤東的這種個人企圖,在當時的中央領導圈中並不是什麼秘密,而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李德在回憶錄中就提到了當時被指定留守在江西中央根據地打游擊的政治局委員項英曾對此表示憂慮。「

高文謙先生在書中還記錄了毛澤東的一次高層小範圍談話:

「對於當時的情況,毛在二十多年後曾在一次黨內高層小範圍的談話中作了這樣的回顧:'每次政治局開會,我只有一票。後來我病了。王稼祥負傷了,我們兩人都在擔架上,在一起走,我就作了稼祥的工作,他同意了我的許多意見。通過王稼祥,又作了洛甫(張聞天)的工作。洛甫也轉過來了。可是以後再作別人的工作,就再也作不動了。他們死抱著史達林的聖旨。每次政治局開會,都是三票對四票。我這一邊,我一個,稼祥一個,洛甫一個。他們那一邊,博古一個,李德一個, XX(朱德--作者注)一個,XXX(周恩來--作者注)一個。老是這樣,三對四,解決不了問題。後來軍事形勢更糟了,他們那一套實在混不下去了。我就提出,我們不要老是開這樣的會了,不行了。可以擴大一下,擴大到軍團一級,這裡邊有贊成我的意見的人,也有贊成你們意見的人,開一個政治局擴大會議來決定吧!他們也同意了,這個會就是遵義會議。'」

4月16號,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刊發文章《中國革命從這裡轉折——從通道轉兵到遵義會議》,文章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著名的'橘林談話',就發生在這一時期。根據耿飈的回憶,1934年12月下旬,張聞天隨軍行進至黃平時,對王稼祥說要更換中央軍事領導。他說:'這個仗看起來這樣打下去不行','毛澤東同志打仗有辦法','還是要毛澤東同志出來'。張聞天說出這個想法後,王稼祥當天晚上就首先將他的話打電話告訴彭德懷,然後又告訴毛澤東。消息在幾位將領中一傳,大家都贊成要開個會,讓毛澤東同志出來指揮。」

而據李德在他的回憶錄中披露,在會上,朱德等軍人的發言措辭嚴厲,甚至很粗暴,以至於他的翻譯伍修權都不敢給他翻。

遵義會議最終取消由博古、李德和周恩來組成的三人團,成立由周恩來、毛澤東、和王稼祥組成的三人軍事領導機構,即「新三人團」,中共最高軍事領導權更迭。

從上述多個來源可以證實,遵義會議是一次串聯奪權、是一次變相的軍事政變。

你提湘江血戰 我提遵義會議 王滬寧在玩高級黑?

 

 

習近平在肯定了湘江血戰之後,時隔不久,中共官媒對遵義會議的高調吹捧,究竟是巧合,還是暗含深意?

4月25日,在參觀「湘江戰役」紀念園時,習近平稱「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把中共當今的困境,和中共歷史上最慘烈的「湘江血戰」做對比。

5月10號,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文章《今日遵義——「轉折之地」的新氣象》,幾大黨媒官媒紛紛轉發。

但是,這裡有一個微妙的問題,需要提出:

習近平把當今的困境和「湘江血戰」做對比,但是「湘江血戰」是誰領導的?是李德、博古。這不等於習近平把自己放到了李德、博古的位置上?

《新華社》這幾大黨媒、官媒在高調吹捧「遵義會議」時,難道不知道恰恰是在遵義會議上,毛澤東等人聯手發動政變,針對的就是李德、博古!批判的就是李德、博古對「湘江血戰」以及所謂的第五次反圍剿的軍事領導。

遵義會議最終導致中共最高軍事指揮權更迭,軍事路線發生根本的改變。

這一點,對於政治神經極度敏感、天天玩弄文字遊戲的中共黨媒、官媒來說,不知道嗎?

這一點,對於操控中宣部的王滬寧來說,不知道嗎?

文章從標題到內容,充斥」轉折之地「、」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字眼。

面對中共當今所處的困境,

難道說有人想把中共二十大開成又一次奪權的遵義會議,來挽救中共?(請注意,可不是拯救中國,也不是拯救中國老百姓,這個可是天壤之別)

中共二十大日漸臨近,氣氛越發詭異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512/159213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