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泰明:六年前鐵幕早已張開 析北京打擊教培根本目的

中國各地爭相整治校外培訓,甚至納入掃黑、掃黃打非。(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日前,中概教育龍頭股新東方、好未來均發布公告,表示受到近期新規影響,將取消原定於下周發布的財報以及電話會議。大陸財經傳媒財聯社報導稱,臨時取消發布財報是較為罕見的情況。

截至周五(7月30日)美股收盤,新東方7月份累計跌幅達73.50%,較年內高點19.97美元回落89.14%;好未來7月份跌75.94%,較年內高點90.96美元跌93.33%。曾經風行一時的教培產業,幾乎一夜歸零。

《華爾街日報》周二(7月27日)刊登編輯部文章說,中共讓西方明白,黨的控制高於一切。文章說,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計劃了好幾年,要把中國私營經濟更大片地置於國家控制之下;這次,華爾街終於注意到了:他說到做到。

中共新華社7月24日消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雙減」)。公開理由,是為了減少學生的學業和經濟負擔。但觀察人士指出,此輪企業整頓跟政府對中國網絡巨頭的整頓如出一轍,名義上是反壟斷或者減輕學生負荷,但實際上是為了打擊私有企業,搶奪他們的財富和資源,從而徹底消除這些獨立於北京政府之外的不安定因素。

不安定在哪裡呢?外界分析指,中共一向專注於校內洗腦教育,容不下校外培訓機構長期系統式接觸學生、「平分」教育時間。

六年前鐵幕早已張開

事實上,六年前,也就是2015年,中國教育部就組織過對大學使用境外原版教材情況的調查工作。

2018年9月,教育部發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對中小學教材全面排查,堅決糾正和清理境外課程教材替代國家課程教材。

2020年7月發布意見,提及嚴禁用地方課程、校本課程取代「國家課程」,義務教育學校不得引進境外課程、使用境外教材。

2021年3月,中國教育部發布學校教學評監指南,涵蓋對象包括雙語私校等國際學校。英國《泰晤士報》也報導,中國現約有50所國際學校由英國機構所開設,這些學校起初只收持有外國護照的學生,後來由於市場競爭大,開始招收中國學生,但就必須遵守中共政府要求的教程,不能有「六四天安門事件等敏感內容。

與此同時,今年3月,中共教育部發布《義務教育質量評價指南》,把「中共」、「社會主義」、「習近平」等內容列於首位。不僅如此,在「質量評價指標」中,首先要求學生「了解黨史國情」、「聽黨話、跟黨走」、「傳承紅色基因」等。

外媒分析認為,中共政府之所以重視中共黨史教育、全面清除西方書籍,是擔心共產黨重蹈蘇聯倒台覆轍,習近平也曾於2013年稱,蘇聯垮台的原因之一,就是因全面否定蘇聯、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和史達林,搞歷史虛無主義,以致各級黨組幾乎沒有作用。

特權之下何有「教育公平」?

中共嚴控教育資源,不允許有社會教育力量在其控制之外,然而公開打出的口號,是「教育公平」,打擊課外輔導、拆解教培。這還真迷惑了相當一部分人,在微博、微信上叫好、叫座的此起彼伏,似乎從此以後,教育公平真的就要來到了。

我們先從1949年說起。1949年之後,為了安排各大部委機關子弟進京,幹部子弟學校紛紛而立。官辦幹部子弟小學,有典型的軍事戰爭痕跡。延安時期,共產黨為解決前方將士的後顧之憂和培養紅色接班人,幼兒托育供給制在大後方興起。這以延安保育院為代表,其招生對象主要是為具有一定級別要求的黨、政、軍領導人子女,且因父母級別不同,子女所享受的待遇亦有所差。

1952年,政務院頒布《幹部子女小學暫行實施辦法》,要求各級政府機關及團體「得根據需要,設立幹部子女小學」。「得依幹部的職務、工作年限、待遇等條件優先錄取一部分。」

可見,中共的教育特權由來已久。

2012年12月1日,《鳳凰周刊》曾刊文「北京小學的階級分析」,文中稱,以史家小學為例,生源有三類:

一為傳統的就近劃片生。二為法定以外的共建生,即一些央企、事業單位每年出錢,以換取子弟的就讀學位,並不是隨便什麼企業有交錢資格,皆為中石油、中石化、保利一類的央企大鱷。三為高幹子弟,名額直接劃給中央辦公廳等部門。據悉,現在史家小學,中央領導人子弟約有30到40個。這些孩子在派出所皆有登記,以確保其安全。曾經有一次,某高級官員的孩子,放學之後自己跑到了網咖,結果7、8個派出所出動,遍尋一夜,才在網咖找到這個孩子。

清華園教育集團副校長聞風說:「中國的名校階層已經形成了,尤其是名小學,建校時間大多非常長,很早之前就獲得過上面的認可,比如評選市重點、區重點,就算現在有個普通學校,教學質量再怎麼好,也需要二三十年才能躋身名校階層。」這意味著,這些處在社會階級的頂層,背後有權力依託的「紅色貴族」學校,每年得到的教育撥款、企業贊助、共建費用、有償入學收費,是一般普通學校難以望其項背的,從中央到省,到地區,這樣的特權處處都在。

為什麼要打擊「學區房」?

2020年北京西城區小學在校人數統計數據顯示,六年級共有12867人,一年級共有21075人。這也意味著在六年中,西城多出了:9000個小學生。

北京二手商品房均價約為10萬元每平方米,而學區房高達12萬至15萬元每平方米,老、破、小,一套60平方米二手房,高達800萬元。

即便這樣的價格,對於商業、資本雲集的北京來說,學區房購買者仍然趨之若鶩。老、破、小二手房的價格一路水漲船高就能說明問題。

西城多出了9000個小學生,怎麼辦?其中有多少是中央領導的子女、直系或旁系親屬,誰也不知道。

然而,北京的IT新貴、資本大咖不惜巨資購買學區房入場券,等於「資本新貴」要與紅色權力掰腕子。共產黨從來就沒有把資本家、知識精英放在眼裡,60年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2021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召開會議,直接談及「防止以學區房等名義炒作房價」。外界注意到,由中央直接點名學區房非常罕見。

有分析人士認為,當局整治學區房的目的並非關心義務教育均等權的問題,而是優質教育資源能否被中共長期占有的特權問題。

從數年前開始管控中小學教材編制,以及打擊教培產業,均是中共出於控制思想意識形態的保黨保權力目的,而以「教育公平」為由,在從上至下的70餘年來形成的「特權」體系,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這個「特權」體制就存在一天。期望教育公平,有自由平等的學習機會,等於是與虎謀皮。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03/1627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