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洪博學:中國讎外何時了?

作者:
中國人長期自卑加上自傲情結,被中共洗腦操弄,使中國人越來越遠離正常國家的行事規範,這種狀況其實是習近平治理下,鼓動戰狼國格,不吃西方國家普世價值有關,所謂上行下效,就是這個道理。

中共全能體操輸給日本,小粉紅仇日情緒得不到發泄,轉而攻擊日本運動員,變成新型態網絡暴力事件。圖為獲得奧運體操全能金牌的日本選手橋本大輝。擷自NHK影片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法俄等戰勝國,用天價戰爭賠償壓迫德國,使德國經濟飽受折騰,馬克在市場上快速貶值,人民生活困苦,種下二戰遠因,於是納粹黨趁機崛起,用挽救經濟口號,打擊猶太富人,高喊日耳曼民族再次偉大,奪得政權,這才是二戰近因,簡單說,二戰是日耳曼失控的民族主義所造成,這也是西方國家擔心中共所鼓吹的民族主義,也已經來到失控邊緣,持續下去很可能帶來戰爭悲劇。

中國人長期自卑加上自傲情結,被中共洗腦操弄,使中國人越來越遠離正常國家的行事規範,這種狀況其實是習近平治理下,鼓動戰狼國格,不吃西方國家普世價值有關,所謂上行下效,就是這個道理。

中國人性格上的自卑和自傲,來自歷史傷痕,歷史學家認為中英鴉片戰爭是開頭,接下來在甲午戰爭敗給日本,才是仇外情緒總爆發,從1895年到1900年,這五年是動盪不安的五年,黃河周邊地區接連大旱饑荒,人民把天災原因,和西方基督教傳教士連結在一起,怪罪西方國家異教信仰,加速非教徒和教徒之間衝突,這種衝突上升到朝廷洋務派和保守派鬥爭,於是主張排外的義和拳組織被慈禧重用,打著排除洋人運動興起,外國傳教士首當其衝,遭到暴民攻擊,終於引來八國聯軍

排外運動並非中國獨有,這是兩種不同文化衝突下產物,日本作家小泉八雲在《內觀日本》一書中描述:甲午戰爭前,神戶地區的排外運動,很多西方建築物遭到暴民摧毀,日本和中國一樣,同時代被迫向西方文化學習,同樣引發國內保守派不滿,排外運動在日本直接導致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日本在這兩次戰爭中成長,從被壓迫者轉身成為壓迫者,可惜中國沒有日本的幸運,洋務運動半調子,兩次世界戰爭,並沒有讓中國翻轉原來受壓迫形象,這也是二戰後,共產革命在中國找到沃土的主因。

中共用運動激發愛國主義

中國人相信毛澤東可以改變中國人受壓迫命運,毛澤東也利用這種心理,攏絡群眾,打敗國民黨,奪得政權,但是洗腦下的民族主義,其實是危險的兩面刀,更是戰爭被挑起的源頭,在非戰爭時期,運動賽事就成為民族主義抒發的場域,這也是今年東京奧運,幾乎成為中共洗腦下小粉紅政治舞台原因。

中共體育運動屬於舉國體制,這種舉國體制在專制國家相當普遍,前蘇聯、北韓、古巴,把運動與國家連結,有利於愛國主義的推動,進一步讓排外情緒得到發泄,唯一風險就是遇到失敗,很容易失控,變成攻擊自己人,這次羽球男子雙打,中國面對台灣爭冠軍時,中國卻輸球,使中共代表被中共小粉紅無理攻擊就是例子,另外,中共全能體操輸給日本,小粉紅仇日情緒得不到發泄,轉而攻擊日本運動員,變成新型態網路暴力事件。

運動不應該牽涉政治,恐怕只是理想,因為有奧運會以來,就充滿政治鬥爭,各種賽事考驗運動員,也考驗透過專制舉國體制訓練者,和自由運動員比較,那種體制表現比較好,《紐約時報》形容:中共運動員根本是機器人,這句話耐人尋味。

這次奧運會,已經被一國一制的香港,仍然獨立出賽,但是獲獎時卻播放中共紅歌,令港人氣炸,而台灣在1981年被迫無法用台灣之名參賽,這裡面沒有政治壓迫才奇怪,幸好,台灣運動員在東京奧運會表現突出,全球抗中環境下,外國友台氛圍上升,多數國家主動為台灣正名,希望在2024巴黎奧運會上,台灣人能夠奪回自己的台灣之名。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08/1629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