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平價襪子的致癌陷阱 5雙一組 幾乎人人有份

作者:
江蘇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線上在售襪子的進行抽檢,尤其是電商和直播平台所銷售的部分襪子,這些襪子價格低廉,大多為三無產品。檢測結果顯示其除甲醛含量嚴重超標以外,所含的可分解致癌物——芳香胺染料,超過國家相關強制性規決標準的三倍有餘近兩成的不合格率,意味幾乎所有消費者都會買到多為5雙一組批量零售的致癌襪。

低價廝殺之下,只有三無產品才能扛得起利潤。

買過拼多多上1520雙的襪子嗎?沒買過的話,夜市地攤上十元三雙的‌‌外貿原單棉襪‌‌應該都不陌生。

襪子這種低值的易耗品,零售的價格本就不高,只要走批量,價格基本都可以壓到很低,十幾塊錢就能買一摞用上好一段時間。

全身上下的衣物里,就連口罩都比襪子貴。

根據《中國襪業行業報告》給出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襪子行業市場規模僅為3380億元,到2019年中國襪子行業市場規模已經增長至4955.2億元。

但這個行業幾乎被三無襪壟斷。

‌‌「廠家直銷‌‌」、‌‌「外貿尾單甩貨‌‌」,但凡對那些沒有標籤,沒有包裝的便宜襪子的來頭,商家幾乎都是一樣的說辭,‌‌「幾塊錢的襪子還要什麼標籤?要買去超市。‌‌」

從賣便宜襪子的商家們的態度就看得出來,這些襪子根本不愁賣。

浙江省諸暨市的大塘鎮,是中國的‌‌「襪業之鄉‌‌」,有著中國最大的襪子批發交易市場,大唐襪業城。市場上70%的襪子都來自這個有5萬多平方的襪子帝國。

中國襪業網對其的調查數據顯示,大唐襪業城每年成交量在50億雙左右,而成交額最多不過70億元。即平均一雙襪子1.4元的售價,且從加工廠出廠就批。

批發價一塊多錢的襪子,是整個襪業市場的基本行情。低價廝殺之下,只有三無產品才能扛得起利潤。

難道就沒有走出過變革者嗎?曾經也是有過的。

2

其實在浪莎沒有撈偏門之前,在和夢娜的爭鬥下穩坐中國襪業的半壁江山,還是不成問題的。

至少那個時候,襪業市場走的還是良性競爭的路子。

作為唯一同時擁有‌‌「中國馳名商標‌‌」、‌‌「中國名牌商標‌‌」和‌‌「國家免檢產品‌‌」三大殊榮的企業,超過1000家專賣店,5萬多個網點,市場份額超過32%的浪莎是中國市場毋庸置疑的襪王。

上世紀80年代末,文憑只有高中畢業的翁榮金在各個縣裡的街邊夜市已經做了好些年的地攤生意,整日倒騰玩具、日用、紡織品,卻始終賺不到什麼錢。也許是生為浙江義烏人天生的敏銳,讓他發現了小商品里最剛需的消費——襪子。

於是他在1995年回到義烏,創立了浪莎,主營業務就是搞襪子。

但在浪莎誕生的那個年代,中國還尚未入世,相對封閉的環境導致了國內襪業工廠們資金和技術上的缺乏,市場只能一直處於低價競爭的常態

在群虎環伺的義烏批發市場裡,靠打價格戰的襪子銷售利潤十分微薄,想要贏得客戶青睞,自殺式的壓價手段不是長期出路。

翁榮金很快想到了要做品牌,讓品牌承擔溢價,讓消費者的眼裡對襪子的認知只有浪莎。

‌‌浪莎,不止是吸引。‌‌

資金狂砸請來大S張栢芝周華健做代言人,僅僅十五秒的廣告片,讓浪莎從登上央視的一刻起,就成功躋身中高端襪業市場,開始從義烏走向全國,從小作坊開始走向襪業之王。

只用了5年不到,浪莎就已經成了襪業的代名詞。就連在08年的金融危機影響之下,浪莎還能實現40%的業績增長,銷售額達到5億美金之高,一下把市場價格戰的風氣變成了品質戰。

用現在的話說,在消費者心智上,浪莎表示拿捏了。

3

浪莎的輝煌一直持續到2013年,4.4個億的營收,達到了上市以來的最高點。

自此之後,浪莎開始了一個滑鏟跌到底的迷之行情。

2014年,浪莎營收下跌24.48%至3.307億,淨利潤更慘,下跌了76.03%至195.9萬。然而2015年,浪莎業績繼續下滑虧損,營收同比下滑37.94%至2.052億元,淨利潤直接暴跌1155.97%,虧損2068萬。

嚇得浪莎股東大會是開了又開。

回到行業本身,襪業市場本就是個完全競爭的行業,浪莎這樣的高溢價的品牌利潤,被盯上是遲早的事。

最終搞垮浪莎的,不是競爭對手的夢娜、耐爾,是假浪莎。

翁氏兄弟很會搞品牌,但搞不定供應鏈的上下游。

浪莎採用的是產品自主設計+生產外包,結合自主生產+直營銷售的經營模式。其中,以自主設計、生產外包供應鏈管理經營模式(OEM)為主,占比為87.61%。

浪莎將生產外包的操作,是導致假浪莎泛濫的源頭。不過此假非彼假,只是供應商為了瓜分溢價利潤,跨過浪莎私自給客戶提供的浪莎產品,這些產品雖然貼了浪莎的標籤,但是未經公司允許出售,屬於假冒產品罷了。

公開數據顯示,假冒浪莎襪類產品曾一度侵蝕了浪莎超過30%的市場份額。雖然浪莎會極力對生產過程進行跟蹤,但因為浪莎的銷售渠道主要還是掌握在經銷商手裡,不乏會有經銷商趨利而為,鋌而走險私自與供應商聯手搞錢。

上下游合力蠶食之中,浪莎,危。

除了內部供應鏈的問題之外,外部市場愈發嚴峻的環境也使得襪業品牌們舉步維艱。

襪業乃至整個紡織行業都是一個完全競爭的行業。由於行業技術門檻、行業壁壘較低,國內從事襪業生產的中小廠家特別多,但規模不大又沒有什麼自主研發能力,導致初級產品生產能力嚴重過剩,只能靠價格競爭。無法自降身價的品牌們不得不時刻面臨行業競爭不規範的壓力和產能過剩的風險。

業績一路滑鏟的浪莎,為了扭虧,推出了辣眼睛的‌‌「浪莎之康‌‌」系列產品,定價5000多一套,至於是什麼產品,‌‌「調理內衣‌‌」、‌‌「通絡理療襪‌‌」、‌‌「能量石智能襪‌‌」……

根據已有報導,翁氏兄弟還曾在大型活動現場公開表示:加盟者只需先繳納2萬元保證金,然後就可以在全國各地開‌‌「浪莎E+生活館‌‌」系列加盟店,賣浪莎之康的系列產品,並在集團旗下的眾美系統中採用了一些不太妙的管理模式。

包括三級分銷、直推分享獎金、系統獎金(1—8層)、團隊獎、分紅等。同時設置了雙軌制的獎金制度,共有四個級別,普卡、銀卡、金卡、鑽卡,金額分別為:2500元、5000元、10000元、20000元。除了傳統直銷公司所具有的啟動獎、領導獎、重複消費獎等,還有特別的互助獎、鼓勵獎,都是日結形式。

且當時的浪莎,在開展業務的時候還尚未獲得商務部頒布的直銷牌照。

直到突然被舉報涉嫌傳銷,被法院凍結帳戶,浪莎的口碑也跟著業績一起滑鏟了。

當市場的龍頭企業都被倒逼去撈偏門,襪業市場又回到了無序競爭的常態。

4

雖然激烈的競爭帶來了低價的襪子,但帶來的是不是安全的襪子?

襪子雖然是必需品,但受制於有限的版型,實在難以搞出花樣來。且絕大部分消費者們對襪子的最大需求還是舒適、簡單,穿在鞋裡的東西,設計時不時尚沒那麼重要。這意味著襪子的附加值並不高,難以提升利潤上限。

襪子的利潤又實在很低,大唐襪業去年一季度買了41億元的襪子,利潤僅僅只有1億,利潤率低到可憐的2.44%。

利潤提不上去,只能從成本上往下壓,哪怕用的染料要致癌。

8月23日中午,央視網曝光了關於襪子致癌染料超標的信息。江蘇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線上在售襪子的進行抽檢,尤其是電商和直播平台所銷售的部分襪子,這些襪子價格低廉,大多為三無產品。檢測結果顯示其除甲醛含量嚴重超標以外,所含的可分解致癌物——芳香胺染料,超過國家相關強制性規決標準的三倍有餘

近兩成的不合格率,意味幾乎所有消費者都會買到多為5雙一組批量零售的致癌襪。

躲得過蔬菜瓜果的殘留農藥,避得開菸酒檳榔的成癮損耗,低頭一看腳上天天穿著致癌染料。

芳香胺染料的致癌原理,是通過皮膚和呼吸道等進入人體,富集之後經過活化作用改變人體的DNA結構,誘發惡性腫瘤。

早在1994年,德國政府就在食品以及日用消費品的相關法規中,規定了禁止將這種染料使用於長期與皮膚接觸的消費品里,隨後歐洲各國紛紛出台同類法規。

這種東西附著在襪子上,遠比在附著在衣物上更可怕。人的腳掌上汗腺、血管、神經非常豐富,當腳出汗的時,汗液會加速染料的分解,長期的摩擦使得致癌物能通過皮膚快速進入人體。

那洗洗還能穿嗎?如果只是有甲醛倒也還可以,但之所以危險的芳香胺染料不行。

因為可分解芳香胺的毒性和致癌性遠在甲醛之上。

甲醛有刺激性氣味,很容易分辨出來,而且其性質易溶於水。消費者在使用紡織品前,只需水洗就可去除大部分甲醛;但用可分解芳香胺染料製成紡織物後,因其不溶於水,又無色無味,從外觀上根本無法分辨,只能通過專業技術檢驗才能發現,且最重要的是——無法消除。

5

為什麼這樣的襪子會肆無忌憚地流入市場?

‌‌「檢測這個禁用染料的成本太高了‌‌」根據業內人士透露,‌‌「光是一台氣質聯用儀的價格最少都在80萬元左右,外加在檢測前的處理過程中必須消耗的大量高純度試劑和進口提取柱等材料,費用特別高昂。‌‌」

任一樣品處理過程中的微小錯漏都會導致錯誤的檢驗結果,整個檢測中要使用的精密分析儀器一旦開機就不能頻繁開關,即使沒有樣品,也要求常年運行,對設備的損耗相當之大。

花100萬費用檢測價值20萬的襪子,這樣的檢驗成本,長期砸在批發價不到一塊錢一雙的小小襪子上實在是天方夜譚。

這種染料之所以被很多中小紡織生產企業應用於紡織消費品上,無非還是‌‌「便宜好用‌‌」

在價格上,比多為進口貨的綠色環保染料便宜三四倍。在來源上,製造又簡單,效果又美觀,比環保染料的顏色更齊全,持色更長久。

沒有染料問題的襪子就能穿了嗎?那也未必,大多數便宜襪子,從原材料上就有問題。

自己穿千萬不能買那種標註全棉製的低價襪子,是襪子批發商之間心照不宣的常識。

‌‌「棉花的彈性不夠,如果全用棉花製做的襪子那就跟抹布一樣,怎麼穿?‌‌」做了7年襪子批發生意的採購商表示,便宜襪子大多都是用化纖做主要原料,但已經非常不錯。

至於‌‌「全棉‌‌」的襪子,他說確實也有,不過那個叫‌‌「再生棉‌‌」。

紡織廠的各種下腳料、碎布片,甚至回收來的二手衣物等,沒有經過任何消毒程序,這些東西就被塞進機器切成碎片。經過機器絞碎、幾道開花程序,下腳料和舊衣服重新變成了棉花,最終被打包成整捆送去加工廠做襪子。由於衣服本身有各種顏色,開出來的再生棉顏色髒亂,而且裡面充滿灰塵和雜質。

這樣的再生棉做成的襪子,遠比化纖襪子更差。

正經紡織棉花一噸一萬六,再生棉只要兩三千,這在襪業上游的材料廠內早已不是秘密。

今天腳上穿的襪子,也許是昨天誰穿過的內衣,想想就不寒而慄。

6

還記得去年315被點名的永亮毛巾嗎,河北高陽縣是中國最大的毛巾生產基地,年產毛巾50億條,占全國份額的1/3。

三五塊錢的毛巾原料全是再生棉,曝光後一夜之間全網下架,毛巾廠負責人甚至直接表示,低價毛巾不保檢測合格。

襪子只是細分市場,整個紡織業的主要原料相差無幾,如果這些低價襪子、低價毛巾的內里黑幕已經如此,作為消費者不禁想到一個可怕的問題。

那些便宜的內衣褲,會不會又是誰的襪子?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 深氪新消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31/1640450.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