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拜登延長川普一行政令 北京做何想?

作者:
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對於中共還是保持著高度警惕,一旦美中在台海、南海軍事升級,美國極有可能對中共各種實體採取懲治措施,甚至也不排除向台灣派兵的可能性。從這一點看,北京若認為拜習通話是美國在服軟,從而有些竊喜,那就不妨想想拜登為何要延長川普的行政令。美中在根本問題上的諸多分歧,以及美國對中共越來越清晰地認識,都決定了雙方關係並未出現「柳暗花明」。

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2021年6月24日於白宮

北京時間9月10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通了電話,雙方就經濟、印太地區和平、氣候、人權和病毒溯源等問題進行了討論。按照美國白宮的說法,「這不是一次意圖在於產生最終結果的通話」,但拜登傳遞了從以往的對抗為主轉為競爭合作的信號。而在北京看來,這是拜登服軟的跡象。是否美國真的會服軟,改變川普政府時期在針對中共外交上的一系列強硬政策,目前並無明顯行動,反而華盛頓卻傳出了白宮正在認真考慮台灣提出的將駐華盛頓機構從「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改為「台灣代表處」的要求,這無疑將觸怒北京。

不僅如此,就在美國當地時間9月7日,拜登簽署了一項通告,將2018年9月12日川普總統發布的「在外國干預美國大選時實施某些制裁的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on Imposing Certain Sanctions in the Event of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a United States Election)中的國家緊急狀態延長一年,即延長到2022年美國中期選舉前。

該行政令(13848號)是基於美國憲法和美國法律,包括《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50 USC1701等)、《國家緊急狀態法》(50 USC1601等)、1952年《移民與國籍法》(8 USC1182(f))第212(f)條和美國法典第3章的301條賦予其的總統權力而頒布的。根據行政令,如果發生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總統可以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應對這一威脅。而所謂「干預選舉」,指包括對選舉基礎設施的干擾,以及宣傳和傳播虛假信息等。

在拜登延長的通告中,雖然稱「沒有證據表明外國勢力改變了任何美國選舉的結果或投票表格」,但其承認「外國勢力一直試圖利用美國的自由漏洞和開放的政治制度」,並指「全部或大部分位於美國境外的人有能力干預或破壞公眾對美國選舉的信心,包括通過未經授權訪問選舉和競選基礎設施或秘密分發宣傳和虛假信息,繼續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構成非同尋常的威脅」。基於此,拜登稱根據《國家緊急情況法》(50 USC1622(d))第202(d)條,宣布將13848號行政令中宣布的國家緊急狀態持續一年,以應對「外國勢力干預或破壞公眾對美國選舉的信心的威脅」。該通告亦會交至國會。

拜登的通告中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一方面說沒有證據表明外國勢力改變了美國大選結果和投票表格,另一方面卻又說外國勢力干預了美國大選,構成了對美國的威脅,所以為了防止威脅,國家需要進入緊急狀態。外國勢力究竟有沒有干預美國大選,隨著亞利桑那等州的審計結果的出爐終將浮出水面。

而早在去年,鮑威爾律師就直言,美國的選票數據被送往海外計算,有投票機和計票軟體由外國利益集團控制,通過操縱算法來改變結果。她特別指出來自古巴、委內瑞拉以及中共的「共產主義資金」很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大選。

不過,在講究確鑿證據的美國,在最後塵埃落定前,說「沒有證據表明外國勢力改變了美國大選結果和投票表格」也說得過去,但顯然有證據表明包括中共在內的外國勢力干預了美國大選。對此,拜登也並不否認。

那麼,為何拜登在此時突然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呢?而且是針對外國勢力。大陸有分析指這是針對川普,因為當下拜登因阿富汗撤軍不利,民調降至新低,而且亞利桑那等州的審計結果也對其不利,因此藉此可以壓制國內不滿。若是這樣,拜登大可根據《國家緊急狀態法》而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而不是延長川普主要針對中共的行政令。因此,拜登延長行政令的目標更大可能還是中共,但為了避免引起北京反響,只是低調通過延長川普的行政令來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國家緊急狀態通常是指危機之下,政府採取一系列特殊舉措,在全國或地方實行的一種臨時性的嚴重危急狀態。一般是在國防危機、戰爭、緊急疫情等情況時宣布,時間長短不定。一旦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美國總統可擁有至少136項緊急權力,包括沒收財產、調控生產方式、沒收商品、向國外派兵、實施戒嚴令、控制交通通訊、管制私人企業營運等,甚至可以在一定條件下重新使用化學和生物武器等。

另依據13848號行政令,對於確認的干預美國大選的外國實體(指協會、信託基金、合資企業、公司、集團、子集團或其它組織)或個人,他們所有在美國國內的財產將被凍結,且不得轉讓、支付、出口或其它方式處理。其它懲罰措施還包括:禁止個人財產中的所有交易以及受美國管轄的財產中的利益;限制任何需要獲得美國政府事先審查和批准才能作為商品或服務出口或再出口條件的法規或條例所規定的出口許可;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向其人貸款或提供信貸;限制對其人有利益的外匯交易;禁止在金融機構之間或通過向任何金融機構轉移信貸或付款,以造福個人;禁止美國人投資或購買其人的股本或債務;將其人的外國公司高管趕出美國,等等。

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對於中共還是保持著高度警惕,一旦美中在台海、南海軍事升級,美國極有可能對中共各種實體採取懲治措施,甚至也不排除向台灣派兵的可能性。從這一點看,北京若認為拜習通話是美國在服軟,從而有些竊喜,那就不妨想想拜登為何要延長川普的行政令。美中在根本問題上的諸多分歧,以及美國對中共越來越清晰地認識,都決定了雙方關係並未出現「柳暗花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583.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