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再提「有序更替」 習近平大位不保?

第一,習近平已經感覺到二十大沒有辦法繼續掌權了,委婉地為黨內再次冊立接班人放出風來; 第二,習近平在與各強大的政治敵對勢力對抗中略占上風,警告對手,要想自己交出權力,必須有序,或者說要保證自己、家人以及親信的家族利益和生命安全,否則就不會更替、不會交權。

10月14日在北京中共人大工作會議上,習近平講話中強調「制度競爭」、」制度優勢」;並罕見提到中共領導層的「有序更替」問題。

自媒體時評人江峰先生在《江峰漫談》節目裡,分析評論了習近平為何在敏感時刻對黨內罕見喊話「領導層有序更替」,這種喊話所含的兩大含義又是什麼。

中共宣揚的所謂「制度優越」就是中共專制需要的優越

既然是人大工作會議,習近平說的應該是中共宣稱的人大代表這樣的人大制度優勢。這讓我想起很多年前接觸某省的一位高級幹部。

去他家做客,正好他夫人接完電話告訴我們:哎呀,你叔叔被安排去全國人大開會,這省裡面的人大就那麼多事兒,還不消停,還要到北京開會。不過呢,省裡面還有省軍區會給他多安排一個秘書,省里的議案原來的秘書給寫,北京的議案哪,就讓新的秘書寫了,不然你叔叔那麼忙,我看哪,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了。

聽聽啊,我想我這經歷體制里的朋友一聽就很熟悉。一個所謂人大代表,從審核資格到所謂參選,也就是組織部門考察到最後決定,全是中共組織系統決定的,一個電話通知你就行了,你不需要有參選綱領,不需要準備參選資金,甚至你都不需要有當人大代表的參選願望。要是向西方民主制度那樣,問你從哪裡準備參選資金,回答通常是兩種。中共幹部會回答說:我這都是為人民服務,還要自己掏錢哪;另一個呢,是那些企業家、行業組織牽頭人,他們會說:這些年,我花的錢還少麼!意思就是給中共官場行賄打點關係的錢沒少花。

當然,別說老百姓沒見過選票,就連這些被安排選上的代表也沒有見過選票。走過場的選舉往往都是在中共自己的單位禮堂、會議廳完成的:哎,同志們,我們選某某書記參加全國人大,好不好啊?台子前面弄一個方便麵箱子,糊上紅紙捅個洞;你只能說同意或不同意,你說我想選另一個人,沒門,黨組織沒有安排另外一個人這就是中共黨內搞的「等額選舉」。

「等額選舉」這一詞中,「等額」與「選舉」就是互相矛盾的概念,要「選舉」就不能「等額」。你參加考試,說下一題是選擇題,然後你一看,第一個答案是A,第二個答案寫著與上一答案相同。你是不是懵掉了?要「選舉」就不能「等額」,要「等額」就不是「選舉」,就是任命。

所以七十多年來中共宣揚的所謂選舉制度的優越性,那就是中共自己覺得很有優越性,想讓誰當就讓誰當。要說中共的選舉制度跟美國比起來真的有什麼優勢的話,過去看不出來,2020年以後看出來了:那就是不用玩作弊,不用去那些沒幾個人的競選集會受羞辱,不需要採購什麼多米諾投票機,直接到位。

習近平這種對中共的所謂「民主」制度的宣講已經沒有任何新意了,人們只是無奈地聽著他重複謊言。

中共對中美關係定位為何短期內微妙變化?

習近平的講話中我們能看到的只有兩條有些讀頭:

第一是他說「制度競爭是綜合國力競爭的重要方面,制度優勢是一個國家贏得戰略主動的重要優勢」。跟誰競爭?大家都知道是跟美國人較勁。

可是,10月6日,中共主管外交事務最高官員、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瑞士會面後,白宮的聲明繼續強調「負責任地管理兩國之間競爭的重要性」,明確表明打開溝通渠道,避免與中共發生衝突,這是一個明確的走弱的趨勢。因此新華社發布的聲明就蹬鼻子上臉,反對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係,恨不能美國政府重新回到戰略合作夥伴層面上來。

但是也就過去一個星期,習近平再談「競爭」,顯然是駁斥了新華社的「不競爭」論調,不願意表現出中共要回到戰略合作的關係上來。

當然中美之間已經進入並無可逆轉地深化著對抗,這一事實,不是任何一方不同政黨或領導能改變的。短時間內,中共對中美關係定位的微妙變化,並不意味著中共對兩國之間對抗的現實產生了不同的判斷,而是習近平黨內鬥爭態勢發生了變化。

一個星期前,習近平主動軟化中美關係,可以緩解其他黨內勢力的逼宮,可以用包括停電限電呼應「全球暖化」的西方左翼政治理念,包括孟晚舟與加拿大兩名人質交換等示好動作,可以去摸摸美國是否願意配合。而主要的試金石,就是美國和西方對台灣的態度。這也是為什麼10月9號,習近平在辛亥革命110周年紀念會上講話,罕見不提武統台灣的威脅話語。

蔡英文「雙十」講話內容使兩岸關係徹底走出曖昧

那為什麼畫風又變了呢?關鍵還是從台灣這裡來看,習近平誓言統一台灣,稱未來在人民手中。蔡英文「雙十」提「四個堅持」理性而堅定地展現了維繫現狀不讓步。

重要的是,大家要注意蔡英文講話當中,罕見地並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從蔣先總統一路往下,不客氣地就是稱呼共匪、淪陷區,客氣點都是稱呼對岸、大陸,即便是馬英九說的「九二共識」裡面也是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並且「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但是,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今年五月份答詢說,「長期以來北京當局的定義下,'九二共識'就只剩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所謂『九二共識』已被習近平定調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這次習近平更是把中共視作孫中山繼承人,那麼這次蔡英文就不是「各自表述」了,一起表述:你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就是中華民國。這是綿里藏針非常厲害的一句話,我也不說我獨立,但是你也再也別把我當做你的一個省,我再也不把你當作我的淪陷區,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這是兩岸關係完全走出曖昧的關鍵一步,不再強調各自的法統,誰更正宗;台灣不要再幻想收回失地反攻大陸,那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另一個主權國家,大陸也別妄想吞併台灣,這邊是中華民國,你來就是侵略,就是對國際準則的挑戰。

中共高層非常清楚,蔡英文不可能一廂情願地出於一時激動說出「四個堅持」,這樣重大的政治定位,一定是在美國的支持下做出的。

美國方面用核潛艇在南海發生事故,以及媒體透露美軍特種部隊駐守台灣的消息,巧妙地知會中共方面自己對台灣的實質性支持,對蔡英文「四個堅持」做背書。同時美英日加新荷六國軍演,印太「北約化」集體防衛威懾中共;澳洲前總理和法國議會代表訪問台灣。這一切都很明確地告訴中共:可以談,但是要遵循國際規則,放棄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可以繼續往下邊談邊走,但是國際上對中共擴張和對台灣的威脅也將保持不怕衝突的勇氣,和堅持對抗的現實。

因此在「十一」之後,面對各項國際形勢的變化,習近平選擇了人大工作會議這樣的一個公開機會,轉變畫風,重提「制度競爭」,保持黨內話語權。

習近平為何敏感時刻罕見喊話「領導層有序更替」?

習近平講話值得留意的第二點,是他忽然提到了領導層能否「有序更替」。在此敏感時刻對黨內的罕見喊話,又是為什麼呢?

其實類似的講話在2014年習近平就講過了,當時中共黨刊《求是》在元旦刊出不久前習近平在中共四中全會題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講哈,當時習近平重申鄧小平1980年《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一文,接著強調「領導層有序更替」。

但那個時候,習近平上台兩年,羽翼未豐,說這番話,無非是要各位大佬放心。大家知道中共內部有所謂「接班人隔代指定」制度,鄧小平隔代指定了胡錦濤江澤民隔代指定了習近平,胡錦濤也隔代指定了胡春華溫家寶指定了孫政才。但是我們知道,胡溫的安排全部夭折。習近平在王岐山輔佐下,以反腐敗之名清除黨內政敵,隔代接班人提前作廢,胡春華深陷危險當中,只能放棄「儲君」身份,保住一個政治局委員。

那麼這次習近平再提「有序更替」就很有意思了,他肯定跟2014年說的「有序更替」不同了。那個時候習近平是在表態要遵循黨內民主,要遵循那套遊戲規則。現在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弱主。

但是隨著近三年來國內國際形勢的驟然變化,習近平面臨的挑戰也是明顯的。現在提「有序更替」,他有兩個含義:

第一,習近平已經感覺到二十大沒有辦法繼續掌權了,委婉地為黨內再次冊立接班人放出風來;

第二,習近平在與各強大的政治敵對勢力對抗中略占上風,警告對手,要想自己交出權力,必須有序,或者說要保證自己、家人以及親信的家族利益和生命安全,否則就不會更替、不會交權。

不管是認輸交權,還是不認輸威脅對手自己將對戰到底,我們都可以看出來,中共高層已經經歷過一輪血拼。

國際左派勢力的影響必會蔓延到中共黨內,威脅到習近平

中共的黨內鬥爭是與國際上緊密相關的,我們注意到「大西洋理事會」的一篇「長電報」,呼籲國際力量反習並號召中共黨內倒習;西方左派領袖索羅斯也代表華爾街與全球主義者,反對習近平的閉關鎖國,走回計劃經濟的原教旨社會主義,因為那會讓全球主義者失去中國市場,他們更願意讓一個貪腐的權貴利益集團把持的中共控制中國,共享利益。

來自國際左派勢力的支持必然蔓延到中共黨內。習近平多年的勁敵,江澤民與曾慶紅形成的同盟,與王岐山這樣的國際資本的代言人,在這一刻有了攜手的需求。最能證明習近平受到阻擊的證據來自以下幾個方面:

孫力軍傅政華與參與暗殺習近平行動的江蘇政法委書記王立科等政法系統實權人物,同一時期遭受整肅;

王岐山背景的胡舒立公然出來叫板,像極了當年毛澤東最親密的戰友林彪一批人,開始策劃「武裝起義」並發布「571工程紀要」;

解放軍報罕見通過各類審查,發表明朝太上皇明英宗「奪門之變」奪回皇權的歷史事件,並寓意深刻地說,在這一場奪回皇權的事件中,手握重兵的于謙顧全大局、不為所動,直接暗示,當下中共內部人人皆知的江澤民「太上皇」與習近平發生奪權激戰時,軍隊不占邊、不出手,按照軍報的話就是「常令名節不墮地」,才可保持軍隊的好名聲。

當然了,習近平本人的行動也為中共內部已經發生和正在激烈進行的權鬥做了背書。大家已經注意到,今年來中國大地出現了這麼多的大型災難,習近平總是遲遲不現身,甚至遠離災難。武漢疫情最危急,他去貴州;河南鬧水災,他去西藏;不僅與世界上各國領袖不同,就是中共歷史上黨的領導人也不敢這麼幹哪,難道他不怕民心盡失麼?他更怕的是在混亂局面中自身的安全。

習近平已經創紀錄地一年九個月沒有邁出國門了,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號稱與世界「命運共同體」的大國領導人,竟然藏身深宮,為什麼呢?也許可以從習近平崇拜的毛澤東那裡找到答案。

毛澤東一生出過兩次國,都是去蘇聯,第一次被史達林軟禁,受盡羞辱,第二次去莫斯科,喊史達林爸爸。而習近平在G20,二十國峰會等重大國際領袖匯聚之時,依然收緊冷落,比起國內人們拿著筆電聽喝的風光差得太遠了。韶山的滴水洞和梁家溝的窯洞,蘊含著同樣的「民族主義」張狂,與面對普世價值的極度自卑。毛澤東晚年不願出國,甚至在國內都不坐飛機,就是一條,怕那些被自己一個接一個運動中迫害慘了的黨內同志暗殺,離開北京都擔心政變。這一條,習近平也同樣感受真切。

唯一不同的是,毛澤東時代,美蔣特務都還在國門之外,而今天的習近平呢,政治局一桌子的人里,有哪些不是資產在海外、家人在海外、大大的特務嫌疑呢?

其實何必再惶恐呢?戈巴契夫解散了蘇聯,不僅人民得了自由,戈巴契夫自己做男人保住了自己一家人的安全和自由。習近平說蘇聯解體「竟無一人是男兒」,其實不僅戈巴契夫這種政治上的智慧和巨大勇氣表現的是堂堂真男兒,那蘇聯「八一九事件」中捍衛憲法,拒絕向人民開槍的軍隊,才是真正的「常令名節不墮地」!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7/1660665.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