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定要接台灣打來的電話 川普要把中共逼到牆角

接起台灣來的電話

川普政府的第一年,白宮就像一座鏡廳。正如日本電影《羅生門》,每一個故事都有很多版本,雖然每一個說故事的人都相信自己講的是真話,但每一個版本都大不相同。這些相異的版本─有的是經過授權的透露、有的是未經授權的透露、有的是公然撒謊、有的是煙霧彈─讓川普政府第一年的每個故事都漏洞百出,然後當另一個版本出現時又更加嚴重。

在川普接台灣電話這件事情上,最廣受報導的版本是知情人士最不相信的版本。這個版本之所以廣被華府建制派人士採信,因為它符合情理,也因為在這個混亂的時刻,媒體有太多別的醜聞要關注,以致於沒有在這個基本解釋之外尋求更好的版本。

川普:我一定要接這通電話

廣被接受的版本乃是《紐約時報》和其他媒體所報導,把台灣來電歸功於前堪薩斯參議員鮑伯.杜爾(Bob Dole),他的法律遊說事務所Alston&Bird受僱於中華民國政府,每年二十八萬美元。杜爾「在幕後運作了六個月,要建立台灣官員和川普幕僚的高層管道」。《紐約時報》還專訪了杜爾本人為中華民國政府發言。「他們非常樂觀」,杜爾說。

但根據直接涉入人士的說法,這不是事情的真正經過。他們說,川普團隊和台灣的真正管道是薛瑞福(Randy Schriver)建立的,他是前五角大廈官員,當時任職於一個小智庫「二○四九計劃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其部分資金來自中華民國政府。他和一位在國務院交接團隊的朋友聯絡。薜瑞福告訴這位交接幕僚說,他和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談過要讓川普和蔡英文通電話。這位幕僚就把這通電話加到川普的電話清單中,把清單寄給紐約的川普大樓。

川普那天一個一個通電話,直到接通清單上最後一個:台灣。因為交接期實在太混亂,根據某些白宮內部人士的說法,沒人及時注意、加以阻止。

但有些涉入的人士否認川普事先不知情。當時將接任川首席戰略家的史提夫.班農堅持說,總統當選人事先有被簡報過這通電話─班農警告了庫許納,兩人也都警告川普說中國政府會抗議。然而,在班農心裡,讓北京不爽是件好事─而班農說,川普也這麼覺得。「如果你接了這通電話,整個區域都會炸鍋,但你會把中國政府逼到牆角」,班農告訴川普說。「既然如此,我一定要接這通電話」,川普回答說。

北京陷入困境

這通電話只有幾分鐘,沒有什麼實質內容。蔡英文恭賀川普勝選,川普講了一番陳腔濫調,享受被人奉承。但這通電話的確是爆炸性的,媒體立刻就評論說這是愚蠢的大錯、魯莽的挑釁。據班農說,川普對北京的反應並不驚訝,卻對華府媒體的反應很驚訝─這和交接團隊其他人說川普被中國政府立即譴責打個措手不及正好相反。

川普也覺得,讓北京不爽是件好事。(湯森路透

但每個涉入的人至少都同意,川普當時怒不可遏。「不管這通電話是怎麼回事,總統看到《紐約時報》說這是四十年來最大的錯誤,但他並不認為」,一名高層交接官員說。「他最好的幕僚告訴他要接這通電話,保證結果會是正面的」。

川普的防衛性展現在他二天的推特上,他說這通電話不是他主動的:「台灣總統打電話來恭喜我勝選總統。謝謝你。」

這讓北京陷入困境。川普和台灣領導人通電話是對中國統治者的冒犯,不能忽視不管。但同一時間,在北京,他們又收到總統傳來的相反的訊息─這是由中國政府最老和最信任的美國朋友傳達的。

季辛吉被打臉

在川普與台灣通電話那天,前國務卿季辛吉正在北京當面向習近平傳達完全不同的訊息。季辛吉說,川普希望美中關係能「持久穩定的」向前邁進。在總統授權之下,季辛吉前來設定與北京合作交往的調子,並向習近平保證說,川普在競選期間的激烈言論不表示他想和中國開戰─不管是真的打還是只是象徵性的衝突。

季辛吉是美中關係最有影響力─也最有爭議─的人物。他在一九七一年造訪中國和周恩來會面,為一九七九年雙邊關係正常化鋪下道路,建立了在冷戰期間合作反蘇的聯盟。自從一九八二年創立季辛吉顧問公司後,這位前國務卿和中國的「紅色資本家」做起生意。中共所支持的生意人在一九八○年代和一九九○年代進入香港,既是為了幫中國共產黨搞資金,也是要竊取或購買世界各國的科技和情報。

季辛吉和紅色資本家的關係早在一九八八年就開始了。季辛吉和中國政府控制的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合夥,開了一家叫做China Ventures的高檔投資公司。這家公司位於德拉瓦州,資本額有七千五百萬美元,大部分資金來自中國。該公司由季辛吉擔任董事長、執行長和首席合伙人,並在公司的小冊子中自稱只會投資「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力支持」的項目。

季辛吉本來要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公布該公司創立的消息,但因為天安門屠殺而暫緩。在屠殺之後,季辛吉在ABC電視台發表評論,批評美國政府對中國制裁。一位ABC主管後來說,如果他知道季辛吉在中國的金錢利益,他絕不會請他來評論這場屠殺。二○○八年,季辛吉又在奧運期間淡化中國的人權紀錄,對中國官媒新華社說,「中國的朋友不該在此時用奧運來壓迫中國」。

簡單說,當季辛吉在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與習近平見面時,中共領導人把這位前國務卿當成可靠的朋友和信得過的傳話人。但事實一定讓他們更為頭痛。

誰在主導川普的中國政策?

以中共領導人對外交往來和訊號的嫻熟,他們肯定很難相信這兩個事件─川普挑釁式的與台灣通電,季辛吉在北京的友好姿態─發生在同一天純粹只是巧合。要如何解釋這樣混亂的訊息呢?他們應該相信季辛吉傳達的川普私訊,還是關注川普正在就台灣這個北京的核心國家議題發出挑戰?他們一定很疑惑,到底是誰在主導川普的中國政策?

真相是,並沒有人在主導川普的中國政策。他沒有一個中國團隊,也沒有書面寫下的中國戰略。最接近的一份文件要算是川普二○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賓州莫內森的競選演說,講稿是彼得.納瓦羅和史蒂芬.米勒寫的,當時他們負責川普對外政策的講稿。米勒將成為川普最信任的政策顧問和講稿撰寫人。納瓦羅將擔任新設立的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該職位過去並不存在。他們在競選時所導入的新觀念還要再過幾年才會成為川普的官方政策,但在大選投票之前,米勒和納瓦羅就已成功讓新總統誓言要在勝選後迎戰中國,鋪排好對抗中國的鷹派貿易理論。在莫內森的競選演說中,川普責怪柯林頓政府─以及川普二○一六年競選對手希拉蕊.柯林頓─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川普稱這是僅次於北美自由貿協定的史上最爛協議。「然後,作為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對中國操作縱匯率、讓我們的貿易赤字多出一兆、偷走幾千億美元的智慧財產坐視不管」,川普說。

然後川普提出一個七點計劃,要重振美國的製造業基地,矯正與中國的貿易失衡。第一點是承諾要讓美國退出TPP,這是由十二個國家組成的貿易協議,歐巴馬花了數年時間談判以作為對付中國的戰略。對歐巴馬政府和國會中許多人來說,TPP不只關乎貿易,而是美國在亞洲對抗中國經濟崛起、支撐美國區域聯盟的關鍵。但在競選過程中,川普和希拉蕊都拒絕接受TPP,因為它在兩黨都很不受歡迎。川普以經濟民族主義為競選基調,誓言要在第一天就把它做掉。

第二點到第四點是關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歐洲。第五點和第六點是承諾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者,以及在WTO控告中國。第七點是川普預告要用一種特殊武器來打貿易戰:「如果中國不停止其非法行為,包括竊取美國的貿易機密」,他念道,「我會用一切合法的總統權力來處理貿易爭端,包括依據一九七四年貿易法第二○一條和第三○一條,以及一九六二年貿易擴張法第二三二條,來施加關稅」。

川普的觀點:美國被中國占了便宜

川普也許不知道這些法律的細節,但他威脅要動用關稅和其他不尋常但並非毫無先例的工具來懲罰中國。小布希曾經威脅要啟動三○一調查,這個條款讓美國政府可以採取極端措施來保護美國經濟,但在北京簽署了一項理解備忘錄後就鬆手了,而這項備忘錄並未獲得遵守。歐巴馬曾經用關稅來保護美國的鋼鐵和鋁合金產業,但川普要動用的是二三二條,也就是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來施加關稅。

班農、納瓦羅和米勒預告了他們在川普第一年總統任期要打的貿易戰。他們的理論是,中國經濟經不起壓力,如果壓力真的夠大的話。這個假設在當時是有根據的。中國自己公布的經濟成長率在二○一六年是百分之六點七,這是自一九九○年以來成長率最低的一年。

但在競選當時,這些話少有人重視。希拉蕊.柯林頓的競選陣營也沒有直接回應。沒有人認為川普真的會贏。如果真有人這麼想,他們也許會多去研究這個人和他的觀點─儘管許多人不這麼認為,但川普的觀點幾十年來沒什麼改變,而重點只有一個:美國被中國占了便宜。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8773.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