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入世20年促中共成專制怪獸 西方取消普惠制

中共慶祝入世20周年之際,歐盟等32國單方面取消了中國享受了20年的已開發國家對開發中國家的普惠制關稅優惠。專家認為,這是西方國家對中共不兌現入世承諾、破壞普世價值開始反制。(大紀元合成圖)

從12月1日起,歐盟等32個已開發國家將取消給予中國作為開發中國家的「普惠制」關稅優惠待遇(GSP)。中國方面除了中共海關總署發了一個相關公告,中共官媒對此事沉默了十多天;與此同時,中共卻在慶祝和宣傳中國入世(加入世貿組織WTO)20年的經濟發展成就。

這次歐盟27國以及英國、加拿大、烏克蘭、土耳其、列支敦斯登共32國,加上之前取消對中國普惠制的瑞士和日本等5個國家,以及已經實際上提升關稅的美國,絕大多數西方國家都取消了給予中國出口的製成品和半製成品的普惠制關稅優惠。目前只剩下挪威、澳大利亞和紐西蘭,仍然給予中國GSP待遇。

多位專家分析認為,中國享受了20年的普惠制優惠待遇一下子幾乎被全部取消,實際上是西方國家不滿中共入世這20年不履行承諾的一系列反制措施中的一個。

不過,專家強調,只要西方國家仍把中共治下的中國視為一個正常國家,就不可能贏得針對中共的「戰爭」,特別是在現在西方已經把中共這個專制怪獸養的很大。

專家:中共入世20年不守承諾、破壞規則

直到11月5日,中共黨媒人民網針對中國普惠制幾乎全部被取消之事,引述中共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的話,聲稱中國在加入WTO的20年裡,已經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但他同時強調,中國仍然是一個開發中國家。

報導還引述一名中國財經專家張倫倫的話稱,在幾乎失掉全部的普惠制優惠後,中國的外貿出口會受到一定影響,但因為加入世貿而獲得的最惠國待遇仍然存在,所以在短期內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美國馬里蘭資訊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恆青對大紀元說,普惠制被取消,讓中共出口到這些國家的商品,一下子增加了3%~20%不等的關稅成本,中國商品的廉價優勢全無,可能會影響到它的產業鏈重組,「而且因為普惠制完全是單方面的,中共方面根本無法反制」。

他認為,此事表面上是經貿方面的事,實際上,是西方國家聯手,對中共入世20年來不遵守承諾、破壞貿易規則和普世價值理念的一個反制,顯示他們已經忍無可忍了。

今年3月,美國、歐盟、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西方國家先後發表聲明,譴責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權,美國和歐盟並對中共相關責任官員和機構進行了制裁。

兩個月後,歐盟正式凍結了「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審批程式。這個經過長達7年磋商的協定,本來是要代替25項歐盟成員國與中國自世貿框架下的雙邊投資協定,歐盟對於歐洲企業在中國仍受到外國投資壁壘的限制、並被強制分享技術機密不滿。

幾乎與歐盟取消中國普惠制待遇相同時間,美國與歐盟在10月31日就取消鋼鋁關稅達成協議,化解了雙方的貿易爭端。美國南卡羅萊納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這表明美歐等西方國家聯手,要共同針對中共的鋼鐵傾銷。

他表示,中共想通過中歐協定拉攏歐洲,並一直試圖分化美國與歐洲的關係。德國卸任總理默克爾也曾一直主張歐盟中立,但現在歐洲正在越來越靠近美國。

現居德國的政治評論家克魯斯(Andreas Kluth)認為,歐洲必須明白,現在的問題是歐洲與中共在價值觀上的衝突,而「歐洲不能假裝在這場較量中保持中立」。

中國在2001年12月11日正式以開發中國家的身份加入世貿組織,得以無條件享受世貿組織所有成員國在國際貿易方面所給予的(雙邊)最惠國待遇;此外,中國還享受了40個已開發國家單方面給予開發中國家的長達20年的普惠制待遇。

此前,美國為給中國入世掃清障礙,在1995年取消了人權與貿易掛鈎的策略,並在2001年通過法律,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

當時美國普遍的看法是,希望能夠通過支持中國經貿發展,來促進中國人權自由的進步。但中國入世20年,中共政府除了沒有遵守開放服務業市場、擴大智慧產權的保護範圍,以及增加貿易政策的透明度等世界貿易規則之外,反而還加強了對中國民眾的壓制。

對於中共不履行入世承諾,美國從2018年開始提高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今年3月又有多名議員提案,要取消美國在20年前給予中國的最惠國待遇。

美國反省對中共的政策

美國在川普總統2016年執政之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檢討美國對中共的政策。時任國務卿蓬佩奧和副總統彭斯都多次表示,美國在過去半個世紀對中共的接觸政策完全失敗,不但沒能等來一個更加自由開放的中國,反而親手餵養了一頭專制怪獸。中共在打壓中國民眾人權上變本加厲,在過去20年的人權狀況處於最糟糕的水平。

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去年12月在一次題為「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的演講中表示,長期以來,美國各界領導人都認為,「通過與中國進行貿易和接觸,中共會自我改革,擁抱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但是我們得到的卻正好相反。」

「中共利用由此創造的財富來加強對權力的控制,加強對中國人民的控制,建立一個世界上從未見過的利用高科技進行壓迫的國家。」

蓬佩奧在去年7月的一次講話中說,美國給予中共政權特殊的經濟待遇,看到的卻是,中共以允許西方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為代價,堅持要求西方對其踐踏人權保持沉默。

李恆青也表示,在過去幾十年,西方為了進入中國這個大市場牟利,一直在自欺欺人。所以在中共打壓法輪功、打壓維權律師、以及香港和新疆民眾等問題上,西方雖然在各種場合也提出交涉甚至是抗議,但是他們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沒有實質性的動作」。

蓬佩奧在今年10月一次演說中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對美國進行戰爭,無論我們是否想要與它戰爭。我們最珍視的價值觀正在危險中。」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也在今年7月說:「沒有人,特別是國家,能夠通過放棄他們的價值觀來捍衛自己的利益。」「中共是地球上對我們的繁榮、安全和價值觀的最大威脅。」

蓬佩奧曾表示,美國和各國必須開始改變對中共的看法,不能再把中共領導下的中國視作「正常國家」,「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它就將改變我們」。

不過,美國政府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11月7日表示,「通過美國政策帶來中國制度的根本演變」,那不是美國的目標。他重申,美國現政府對中共的策略是「對抗、競爭、合作」。

謝田對此感到擔憂。他對大紀元說,美國政府怎麼能跟一個立志於打敗美國、擊垮自由世界的邪惡政權合作呢?這違反了美國的立國之本,也會讓美國陷入深深的危機之中。

專家:中共不可能兌現入世承諾

謝田說,中共是無法兌現入世的承諾的,它認為那會讓中共失去對於經濟和社會的控制,那是中共的專制政權所不能容忍的。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的作者指出,中共發展經濟,並不是為了讓中國人民富裕,它只是為了更有能力加強它的極權統治、鎮壓人民、顯示它專制統治的所謂「優越性」和「高效性」,同時能夠更好地把其共產極權理念推向全世界,最終達到統治世界。

謝田說,中共一直就是這樣做的,而且它已經成功了。中共入世20年,中國經濟融入世界經濟,從西方賺取了大量資金。

「這讓中共經濟得以壯大,並且有了更多的底氣,來對抗世界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潮流」,他說:「現在,它已經開始危害世界了。」

謝田認為,西方國家給中共輸血讓它變得強大並開始危害世界,它們是難辭其咎的。「如果美歐等西方國家認不清中共的專制本質,只把人權問題當作一個貿易談判的砝碼,只會越來越屈從於中共。」

中共入世20年迅速發展

中國的WTO前副秘書長易小准在今年5月表示,在中國入世後的20年裡,世界貨物貿易總額成長了近1倍,但中國在同一期間的貨物出口和進口總額,則分別增長了7倍多和近6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

謝田說:「出口在很大程度上拉動了中國經濟的增長。」

根據中共官方的宣傳片,中國進出口額,從2001年的2,435.5億和2,661.0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20年的20,556.1億和25,906.5億美元,其中進口增長至初始值的8.4倍,出口增長至初始值的9.7倍。

中國2020年的總貿易順差高達5,350.4億美元,其中有3,169億美元來自美國。

在過去的20年裡,外資以及一眾西方跨國公司給中共帶來了經濟發展所需要的資金,這對拉動中國經濟增長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中共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在201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雖然外商投資企業占中國企業總數不足3%,卻貢獻了近一半的中國對外貿易。中共黨媒新華網也承認,跨國公司是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

新華網稱,中國在2020年實際利用外資9,999.8億元(1,564.7億美元),逆勢增長6.2%,成為全球最大外資流入國。而根據中國的萬德金融數據終端(WIND),在2001年,中國外資利用只有約407.1億美元,20年中增長至初始值的3.8倍。

中國從2000年到2020年的實際利用外資額(外商直接投資額)(來源:WIND,大紀元)

同時,中國的GDP總量,也從2000年的10.0萬億元(1.6萬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0年的41.2萬億元(6.4萬億美元),當年超過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到了2020年,中國GDP總量達到了101.6萬億元(15.9萬億美元)。

中國從2000年到2020年的GDP總額(單位:億人民幣)(來源:WIND,大紀元)

謝田分析說,最近20年是中共建政後經濟發展最快的階段,因為中國得到了世界的資金、技術和市場;中國之所以被外資青睞,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低廉的勞動力和環境成本,在消耗掉這些紅利之後,中國的發展就不可能持續。

「但是最嚴重的是中國人權的惡化」,他說,中共對民眾的打壓,隨著經濟的發展變本加厲。

他認為,在一些有關貿易的入世承諾上,比如削減關稅、取消出口補貼,甚至在美歐等西方國家最在意的盜竊智慧產權問題上,中共在必要時都可能退讓,「但在打壓民眾人權這個問題上,觸碰到它專制統治的權力根基了,中共是絕不會改變的」,「特別是在對法輪功修煉者迫害這個罪惡上」。

中共投巨資打壓民眾預算超國防

中共在入世後經濟快速發展,同時也投入更多的財力物力打壓民眾。中共的公共安全預算——即用在武警、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監獄等部門的所謂的「維穩」費用,連年增長,在2009年和2010年,就已經分別達到5,140億元(806億美元)和5,518億元(865億美元)。

從2011年起,中共的「維穩」預算更是連年超過其軍費預算。其中2011年為6,244億元(979億美元),增幅13.8%;2012年為7,078億元(1,109億美元),增幅13.3%;2013年為7,691億元(1,206億美元),增幅10.8%。到2016年,中共的「維穩」預算已經增長到9,290億元(1,456億美元),接近當年總公共預算的十分之一。

中共在1999年7月開始,把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作為中共的國策。其中,親自發動這場迫害運動的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在當年9月參加APEC峰會時,除了與美國總統柯林頓會晤並敲定兩國儘快就中國入世達成協議,還私下送了詆毀法輪功的小冊子給與會的各國領導人。

同時,中共各級官員也都把加大打壓民眾的力度作為升職的政績。其中,曾與中共現領導人習近平爭奪最高權力的薄熙來,在2001年任遼寧省長後,新建擴建了多家勞教所,專門接納大批被拘押且未報姓名的法輪功修煉者。

這些被關押者在2006年首次被曝出都被納入中共當局的活人器官供體庫,按照器官移植訂單被活體摘取器官而殺害。

美國國務院在今年5月發布的2020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引述法輪大法明慧網的數據說,2020年,有6,659名法輪功學員因拒絕放棄信仰被抓捕,8,576名學員受到騷擾,其中包括教師、工程師、律師、記者、作家和舞蹈演員等普通民眾。

而根據明慧網的《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報告》,這些統計數字都是該網站通過突破中共的防火牆及各種資訊封鎖搜集所得,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經明慧網查證估算,從1999年7月20日到2019年7月10日的20年中,中國被非法抓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次在250萬到300萬之間。

從1999年7月到2019年7月的20年間,中國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關洗腦中心、被非法判刑,以及遭非法勞教(截至2013年中共廢除勞教制度)的統計數字(來源:明慧網)

中共龐大的器官移植產業鏈

根據總部設在美國的國際非政府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的信息,中共當局在過去的20年裡,有系統有組織地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地下器官移植產業鏈,從中賺取巨額利潤。其器官來源的活人器官供體庫,是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被關押人員。

追查國際主席汪致遠對大紀元說,根據他們的調查發現,在中國幾乎所有省會城市和直轄市,都有自己的活人器官供體庫,有上百萬人被關在地下,或者秘密地點。他們都被抽了血,進行了所有器官移植所需要的資料檢測,作為隨時提供器官的供體。

該組織調查發現,在中國的醫院進行心臟肝臟或肺臟的移植,一般是80-90萬元(12.5-14.1萬美元),一個腎移植一般是50-60萬元(7.8-9.4萬美元)。

根據加拿大前外交官員喬高(David Kilgore)和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及獨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tmann)在2016年聯合發表的報告推算,中共每年器官移植的數量在6萬-10萬例之間。

如果按照每例移植平均10-20萬美元計算,中共每年在器官移植上賺的錢就達到60-200億美元。

汪致遠說,這是一個無本萬利的巨大產業鏈,比走私毒品利潤還大;近幾年,中共甚至把它作為一個重點開發的經濟項目在推廣。

追查國際組織在15年的調查中,獲得並已經公開發表了730個調查錄音證據,其中有58個為從參與器官移植的醫生和醫院負責人出拿到的直接證據。(視頻截圖)

追查國際的統計數據,都間接指向中國每年龐大的器官移植數量。其中以肝移植著稱的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在2006年增加了500多張新床位,床位利用率超過131%,患者平均住院天數只有25-30天,該醫院每年實際手術量多達五千多例,最多時達到8,000例。

河南省醫院在2006年6月和2016年6月,兩次推出20例肝、腎移植免費促銷;吉林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在2017年推出了10例兒童肝移植免費促銷。

中共還把法輪功學員等的遺體做成塑化模型,用作醫療機構的教學研究,或在全世界巡迴展覽,從中牟取暴利。一具全身人體塑化標本的價格高達13.5萬元(2.1萬美元)。中國的塑化人體產業,也在1999年迫害法輪功之後,迅速成為全球最大塑化產業。

迄今為止,追查國際組織對中國891家移植醫院、9,515名移植執業醫生的數十萬份公開媒體報導、論文和資料庫資料,進行了搜索和分析,還獲得並已經公開發表了730個調查錄音證據,其中有58個,是直接器官移植的醫生、醫院院長等親口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

在該組織獲得的直接證據中,還有五名中共高層主管官員,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軍委副主席和軍方總後勤部的衛生部長。

這些人直接證實或間接指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產業鏈,是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親自指揮,由中共軍方、武警、公安、檢查、法院、司法和醫療系統共同參與運作的。

汪致遠指出,中共以巨大的利益作誘惑,把醫生培養成為了金錢不惜去活摘器官殺人的魔鬼,把整個社會帶入道德敗壞的境地。中共這種以道德敗壞為代價的發展模式,也註定不可能持續下去。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蓓、蔣曦恩、王佳宜、梁欣香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6/1672417.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