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奎德 王軍濤: 和外必先變內——彭帥事件的啟示

作者:

2021年11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峰會。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王軍濤先生,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

一、何者為北京目前最為焦慮的?

參加了拜習會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說:「習近平在會上非常清楚地表示,美國正在做的一些事情讓中國感到「心焦」。

是什麼事情讓中共感到「心焦」呢?

坎貝爾說:「我們(美國)加強和振興了與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的雙邊安全聯盟,與越南等至關重要的新夥伴關係,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與印度的建設性合作,澳英美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還有坦率地與歐洲以更積極的方式談論技術等領域的合作。」雖然美國認為這些合作體系在過去30年裡保證了深遠的繁榮,但這些都令中共感到不安。習近平認為,美國與日本、澳洲、英國等盟國聯合抗共的行動,從中國的角度來看,代表了一種「冷戰思維」。

其焦慮的核心是:國際主流社會正在形成以中共為對手的聯盟。北京處於被圍堵的孤立之中。

二、結盟關係是決定世界性衝突最終結果的關鍵

2021年11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峰會。

1、北京何以高調肯定拜習會,它想隱藏什麼?

人們注意到,近來,北京反覆渲染美中兩國「拜習會」如何如何,雖然美方並不配合,聲稱並未達成什麼實質性結果,但北京仍不遺餘力口吐蓮花,自認「老朋友」。

中共的目的很清楚,轉移中國國內民眾及國際輿論對它在國際社會尷尬的孤立地位的注意,似乎國際大勢就是美國與它正在玩兩個超強的大國遊戲,國際的核心和焦點就是美中兩國的博弈了,全世界都在圍繞著這兩大國旋轉。

但美國駐華大使候選人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國會公聽會上說得很清楚,在美中競爭當中,美國占據的一個巨大優勢就在於它擁有一個堅不可摧的聯盟,而中共幾乎沒有真正的「朋友」。

這也就是坎貝爾透露出的峰會中習近平的焦慮,它使習近平的美中「兩國論」露出了它的「阿喀琉斯之踵」,它真正的短命根子:西方國家正在日益成型的「民主聯盟」。這是他真正的噩夢。

這也是他想讓世界忘記的中共困境:孤立。

2、美國及其盟友建立了以及正在建立怎樣一個針對北京的聯盟架構?

事實上,除了坎貝爾上面所提到的「美國加強和振興了與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的雙邊安全聯盟,與越南等至關重要的新夥伴關係,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與印度的建設性合作,澳英美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還有坦率地與歐洲以更積極的方式談論技術等領域的合作」之外,今年初通過日韓首腦訪美以及拜登訪英國G7北約歐盟等一系列外交活動,建成了多面夾擊中共的全球多層戰略結構(在很多聯合聲明中,都明確指向了中共):

1)印太結構:美國——美日——美日澳印——美日澳印韓——美日澳印韓菲越

2)跨大西洋結構:美國——美英加——美英加瑞丹挪歐盟

3)全球核心同盟:澳英美日。

東西兩大圍堵圈雙面夾擊中共。該兩大圍堵圈均以美國為核心,其第二層核心則是澳英美日。層層遞進,逐級推展。目前它正在以穩健的節奏展開巨大的雙翼扶搖直上,籠罩著中南海王朝。這幅冉冉升起的世界圖景,正是習近平夜不能寐的核心焦慮所在。

這也是最近美國要主動接觸習近平接觸中共的底氣所在。

3、在世界性衝突中,結盟關係有何重要性?

結盟結對了,仗還沒開打,勝負其實已經決定了。

想想一戰、二戰和冷戰的國家結盟關係吧。

三、國際社會對中共施壓不會有效果嗎?從彭帥事件看中外互動新模式的可能性

 

 

變態辣椒彭帥事件衝擊北京冬奧

1、中外互動新模式有可能出現嗎?

一直以來,人們認為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狀況等)施壓不會有結果;而且,以習近平的蠻橫和二愣子性格看,國際社會對他越來越沒有辦法了。

撥開中共大外宣的迷霧,仔細考察北京(包括習近平)的行為方式,事實並非如此。

正在發生的彭帥事件,就是一個例證。

它或許表明,一個中外互動的新模式,正在靜悄悄地形成。

原因主要在於中共目前所處的大環境。其邏輯如下:

2、中共可能像毛一樣徹底閉關鎖國嗎?

不可能。從最近的六中全會看,亦可證明它已無法完全孤懸於世。

北京遭遇孤立與圍堵,仍然有求於主流世界。有鑑於此,世界就可能制約它。

彭帥事件,鑑於北京冬奧會的巨型利劍高懸,北京步步後退(這在過去不可想像)的一系列反應,可知其沒有耍橫的本錢,不得不讓步求和。

立陶宛 vs中共,也有類似的情勢。

以目前至今後相當長一段時間的世界態勢,北京的國際地位難於翻轉。於是一種內外互動模式形成,不是不可想像的。

因為,中共 vs西方,相對於當年蘇東集團 vs西方,中共之勢還小於蘇東集團。

前瞻可能的中外互動新模式。

四、改善人權,涉及制度變遷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稱,美國不尋求改變中國的制度。

美國拜登總統說,要求中國改進人權狀況是我們堅定的職責所在。

但大家知道,中共是制度性的侵犯人權。要真正保障國民人權,必定有保障人權的制度,譬如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等等。即,欲獲得真正的人權保障,必定牽涉到中共制度的變遷。

結論是:不尋求改變中國的制度只能流於外交辭令。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中國透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7/1676710.html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