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被拐10年兒子拉黑生父,沖生父大喊:你害我沒家

這幾天,電影《親愛的》原型人物孫海洋成功找回被拐14年兒子的新聞,讓很多尋子父母看到了希望。在四川武勝縣城的一家小酒鋪里,42歲的桂宏正滑動手機瀏覽著孫海洋一家跟兒子團聚的新聞,他打心底里替孫海洋感到高興。桂宏正認識孫海洋,兩人曾一起參加過尋親活動,當時都隨身帶著兒子幼時的照片。他比孫海洋早兩年找回兒子,但對他而言,找回被拐十年的兒子之後,結局並沒有像"一家人終於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這樣的邏輯演繹下去……

2009年6月,桂宏正還差50天滿3歲的兒子小桂在四川武勝縣城被人販子拐走。2019年,經過漫長的十年尋子,桂宏正找到了兒子,並赴廣東一小鎮將他接回家。

之後的日子裡,桂宏正一家試圖讓兒子重新融入他們的家庭生活,但短暫的兩個月里,他們發現,兒子不願意交流,成天待在房間裡玩手機,後來逐漸不怎麼吃飯,還衝父親發脾氣,最後還將桂宏正拉入了微信黑名單……

小桂成天悶悶不樂,家人勸桂宏正將兒子送回廣東。最終,經歷了內心的不甘與糾結後,桂宏正為讓孩子讀書與成長而妥協了,他將兒子送回了養父母家。

10年的艱辛尋子,在決定送走兒子的那一刻,一切似乎又回到原點。

再次"失去"兒子的這兩年裡,由於微信被兒子拉黑,他只能打電話給兒子的養父來了解近況。他說,以前沒找到兒子,每次出門都滿懷期待,如今找回兒子卻再次"失去"兒子,內心更多的是一種無力的失落感。桂宏正想,在兒子的意識里,或許認為自己的突然出現打破了他原本平靜的生活,但"這件事不是我們的錯啊,當年是人販子拐走了他,我們辛辛苦苦找了他這麼多年。"

如今,面對再次"失去"的兒子,他一直想靠近,又害怕給他帶去傷害……

桂宏正此前參加的一次尋親活動

①尋子十年

終於找到被拐兒子

父母抱著他大哭,兒子卻沉默不語

"畢竟分開10年了,沒有什麼感情。"——第一次見面,小桂大多數時候都沉默著

前幾天,桂宏正在手機上看新聞,得知孫海洋找回了被拐14年的兒子。

他激動地滑動著手機屏幕,一遍遍瀏覽孫海洋一家跟兒子團聚的新聞報導,他替孫海洋感到高興。早年,他曾和孫海洋一起參加過尋親活動。只是,桂宏正的"幸福"來得要早一些,他在2019年就成功找回了被拐的兒子小桂。

桂宏正是湖北人,20多年前在四川廣安武勝縣城一農貿市場內經營一家小酒鋪,自產自銷。小桂是他的第二個兒子,2006年農曆6月12日出生,小桂被拐那天剛好是2009年公曆6月12日,差50天滿3歲。

那是一個普通的下午,桂宏正在酒鋪門口洗鍋,妻子出門去接上幼兒園的大兒子回家,小桂就在酒鋪門口附近天橋下跟一群孩子玩耍。大約下午5點,妻子李細克接大兒子回來還在路口見過小桂,她回到酒鋪後給顧客裝酒,"也就十來分鐘,擔心小桂著涼,她在家裡找了一件衣服出去找小桂,但再也沒找到……"。

小桂被拐後,小學畢業的桂宏正買了一台電腦,從打字學起,學會了進尋子 QQ群聊天、到論壇發帖,輾轉全國各地參加尋親活動。十年裡,桂宏正每一次滿懷期望地出門,總是一次次落空,但他從未放棄,"萬一找到了,我可以問心無愧地告訴孩子,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找他"。

功夫不負有心人,10年後,桂宏正一家終於找到小兒子小桂。

2019年4月12日,桂宏正和妻子前往廣東某小鎮,那裡是小桂被拐之後生活了十年的"家"。

當時,從酒店去小桂養父母家的路上,開始下雨,到達時已是傍晚時分。等到小桂放學回家,桂宏正夫婦看到眼前這個小男孩高高瘦瘦的,已是一名小學六年級的學生,這跟他們記憶中的小桂完全不一樣。

夫妻倆衝過去抱著他大哭,整個過程中,這位已不叫"小桂"的男孩,始終面無表情,沒有說話……

兒子找回兩年了,桂宏正手機里仍保存著當年尋找兒子的海報

"畢竟分開10年了,沒有什麼感情。"第一次見面,小桂大多數時候都沉默著,對於當時13歲的他來說,接受當年被拐的事實和突然出現的親生父母,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第一次見面,桂宏正雖然察覺到兒子跟自己的生疏感,但他覺得這比較正常,況且兒子對他並沒有表現出反感。他當時想添加兒子微信,兒子主動幫他連 WiFi,然後添加他為微信好友。

桂宏正當時打算帶小桂回家,但是小桂的養父母不讓,陪同的人也勸說他應該給小桂一些時間,他還在當地上學。想到兒子快要小學畢業,不能耽誤學習,桂宏正放棄了立即帶走兒子的想法,將接他回家的時間推遲到期末考試結束之後。

第二天,大家本來定好一起離開,為了多陪孩子一天,桂宏正和妻子悄悄退了票,又去了兒子的養父母家。他們想帶兒子出去買一身新衣服,兒子沒答應;他們想兒子跟他們去酒店住一晚,兒子也拒絕了……

"有點陌生。"桂宏正說。他錯過了小桂成長道路里最重要的十年,他對兒子的印象仍停留在兒子3歲以前,那時候的小桂聽話、性格開朗,和他們關係親密,喜歡跟農貿市場裡的一群孩子瘋玩……

②"回家"之後

相處沒能重建感情

他從不叫爸爸媽媽,"只笑過兩次"

家人嘗試各種辦法希望和這個失散十年的兒子重建感情,但都失敗了。小桂從不叫"爸爸、媽媽",只見他笑過兩次

回到四川後,桂宏正經常給兒子發微信消息,但兒子很少回復他。那一年的五一節,他給兒子發紅包,兒子沒領,他在微信上跟兒子說:"只要你能明白,我們是愛你的。"幾分鐘後,兒子回覆:"哦"。

"你小時候很聽我們的話。你生下來沒多久,人發黃,爸爸媽媽帶你到醫院住了一星期的院,後來慢慢長大了,(兒子)叫你媽媽叫酒妹,我們門前有個賣香蕉的老頭,你就叫香蕉爺爺……那時你經常跟哥哥玩,還有其他小朋友玩,很會玩踏板車,一隻腳在踏板車上,另一隻腳就滑……"桂宏正在微信上說兒子小時候的事,試圖拉近父子間的距離,但兒子並沒給他太多的回應。往往是他發了很多條消息,才收到兒子一個簡單的回覆。

即便如此,桂宏正還是相信,時間,會讓血脈親情戰勝父子分離的生疏感。

2019年6月29日,桂宏正第二次前往廣東。但這一次,小桂還是不願跟他走。小桂的養父母說,只要把孩子留在廣東,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我有什麼條件好提的,這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帶我自己的孩子回家有錯嗎?"桂宏正急了,他想不通,好不容易找回被拐的兒子卻不能帶他回家。最後,雙方才商量達成一致,由養父把小桂送到四川,等小桂適應一些後再離開。

為迎接兒子回家,桂宏正去農貿市場附近租下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屋,一年的房租就是一萬多。平時,一家人住在小酒鋪的閣樓上,小桂被拐後,他和妻子又有了一個小兒子,現在小桂回來了,他們希望能讓小桂更好地融入這個大家庭。

一開始,小桂和養父住在農貿市場附近一家賓館裡,等養父離開後,桂宏正才將小桂接回家裡。小桂的養父離開那天,桂宏正將1萬多元積蓄塞給對方。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現在也說不出這筆錢算是什麼意義,但他當時只是一心想著:兒子小桂回來了,就要留在自己身邊一起生活了。

剛回家的時候,小桂不怎麼說話,桂宏正見小桂的手機舊了,帶他去買了一部新手機。但沒幾天,小桂開始不怎麼吃飯,家人擔心小桂不習慣四川口味,特意把菜做得清淡一些,但小桂還是不吃。他們只好買了牛奶和零食放到房間。

桂宏正的小酒鋪

找回了被拐的兒子,桂宏正原本想宴請親友慶祝一下,但被小桂拒絕了。桂宏正還希望小桂和他回趟湖北老家,他想帶著兒子去父親墓前拜祭,並告訴他"您的孫子終於找回來了",但也被小桂拒絕了……

家人都在嘗試各種辦法希望和這個失散十年的兒子重建感情,但都失敗了。桂宏正說,小桂從不叫"爸爸、媽媽",小桂接回家後,他只見小桂笑過兩次,一次是小兒子跟小桂打鬧瘋玩的時候,另一次是自己回家剛好碰到小桂出門,他問小桂"去哪兒",小桂沖他笑了一下,說:"下樓買東西。"

因為兒子的這一笑,桂宏正心裡高興了很久。但,這並不意味著一個"幸福故事"的開始……

③打不開的隔閡

父子"始終無法溝通"

兒子大喊"你害我沒家了",還微信拉黑他

"始終無法溝通,跟他說多了,他就不舒服了,脾氣暴躁。他可能是覺得我們的出現,打亂了他原本的生活。"——父親桂宏正說

"回家"之後,大多數時候,小桂都待在自己的房間玩手機。桂宏正曾嘗試關閉家裡的網絡,但這一舉動讓小桂很生氣,衝著他大喊大叫。桂宏正有時進房間勸小桂不要一直玩手機,對眼睛不好,小桂便用眼睛瞪著他,沖他發脾氣……

因為兒子不願面對面交流,桂宏正便給小桂發微信,述說家人對他的愛,以及這些年尋找他的經歷,甚至將一些媒體報導發過去,但兒子很少回復他。

"始終無法溝通,溝通不了,跟他說多了,他就不舒服了,脾氣暴躁。"桂宏正向紅星新聞記者無奈地搖頭,他曾嘗試跟兒子深入交流,但始終"無法交流"。桂宏正也曾找過心理醫生,但"說了幾句話,心理醫生就被(小桂)趕出來了"。醫生說小桂還小,現在處於一種不安全的狀態里,很敵對。

有一次,很生氣的桂宏正踹開了小桂的房門,小桂沖他大喊:"你害的我沒有家了"。

"這就是你家啊。"看到兒子發泄出來的憤怒,桂宏正心裡也痛苦。

看到小桂生活得悶悶不樂,家人和親友開始勸桂宏正,要不把小桂送回廣東養父母家裡去,至少那邊有他熟悉的環境、同學和朋友。但桂宏正不甘心,他去找武勝縣教育部門諮詢兒子回來上學的事情,教育部門得知他的情況後,明確表示沒得問題。但學校找好了,小桂一直不願去報名。

桂宏正無奈地撥通了小桂養父的電話,讓他來看看,如果小桂要回去,就帶他回去……過了幾天,小桂的養父養母來到四川。

"我跟他養父說,我也不知道小桂是不是真的願意回去,你就和他溝通好吧。"桂宏正說,其實自己心裡很捨不得小桂走,他給兒子發微信,說希望他留在這裡,或者回湖北老家也可以,但小桂沒回應他。後來,小桂從房間裡出來,朝他們大吼:"你們兩邊我都恨"。

這一次,小桂沒有跟養父母回廣東,這讓桂宏正一度覺得,兒子可能還是願意留下來,但他有時會聽到小桂在房間裡哭。養父母走後,小桂還是成天待在自己的房間裡。

桂宏正還是經常給兒子發微信,兒子很少回他,直到後來有一天,他發現自己被小桂拉黑了。

桂宏正現在也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拉黑自己,他也沒有問兒子,"他可能是覺得我們的出現,打亂了他原本的生活,他本來現在也是處於叛逆期。"

眼看暑假就要結束了,小桂還是不願意去學校報名。家人和周圍的人又勸桂宏正把小桂送回廣東去。

"心裡很難受,我一直不願意送他回去,我這些年找他找得這麼辛苦,終於把他找回來,現在又把他送回去,相當於第二次失去了他。"桂宏正說,但想到小桂還這么小,不讀書也不行。

在糾結了多個無眠之夜後,桂宏正最後決定跟自己妥協……

桂宏正的微信收藏里,很多都是關於兒子小桂的

④再次"失去"

無奈送兒回養父母家

兩年來只能通過養父電話聯繫,"苦悶在心裡"

"但這件事不是我們的錯啊,當年是人販子拐走了他啊。我們辛辛苦苦找了他這麼多年。"這份苦,只能悶在心裡。」

將"回廣東"的決定告訴兒子時,桂宏正沒有從小桂的臉上看到特別的表情:"說不出來,不是高興,也不是不高興。"

2019年8月29日,桂宏正親自把小桂送回廣東的養父母身邊。飛機上,這對父子幾乎沒有任何交流,飛機快要降落時,他內心很不舍地說:"這麼遠,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過來,才能見面……"他希望兒子能給他一個回應,但是兒子依舊沉默。

桂宏正心裡難受,他原本打算在機場將小桂交給其養父後就直接返回,這像是在跟小桂賭氣,也像在跟自己賭氣。但在機場見到小桂養父後,後者邀他去家裡坐坐,他又沒有拒絕。面臨即將再次"失去"的兒子,他仍希望有一線迴旋的餘地,萬一兒子中途又回心轉意要跟自己回四川呢?

到了小桂養父家後,小桂沒跟他們打招呼,徑直走進了他曾生活了10年的房間,之後再也沒有出來。在房間外,桂宏正跟小桂養父簽訂了一個協議,大致內容是:小桂因為上學原因被送回到廣東,什麼時候願意回四川就回四川。待了幾個小時後,桂宏正起身準備離開前,他來到小桂的房間,兒子在玩手機,沒有看他……

他不知道該跟兒子說什麼,只好轉身離開,去了機場……桂宏正想,在兒子的意識里,是因為自己的突然出現才打破他原本平靜的生活,但"這件事不是我們的錯啊,當年是人販子拐走了他啊,我們辛辛苦苦找了他這麼多年。"

再次"失去"兒子的這兩年裡,因微信已被兒子拉黑,桂宏正只能通過給其養父打電話了解兒子近況。但養父那邊總是"信號不好",通電話時養父從不主動讓小桂接電話,他也沒提這個要求,"有可能他(小桂)根本就不會跟我聊"。

桂宏正最近一次聯繫小桂養父還是今年的7月16日,他給小桂養父發微信:"大哥,孩子最近好嗎?學習考試成績好嗎?"但對方一直沒回復他。他最後只好直接給對方打電話問兒子的近況。

桂宏正給小桂養父發消息問孩子近況

桂宏正說,妻子曾希望小桂養父發一張兒子近照,但對方以"兒子不願意"拒絕了。"兒子不願意,他(養父)就沒其他辦法嗎?"

他突然變得有些生氣起來,"你說我可不可以去起訴他們(養父母),是他們造成我們這個家庭現在這種情況的。我們現在真的是人財兩空,這些年找孩子把錢用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但最後又要把兒子送出去。"說完,他抬起雙手,將泛紅的雙眼埋進手掌里。

"苦只能悶在心裡,如果將來孩子在那邊過得不好,我不可能放過他。"桂宏正說,兒子被拐前性格開朗,現在兒子性格內向,脾氣暴躁,上一次聯繫兒子養父得知學習成績下降,這一切,兒子的養父母都有責任。

⑤無力的失落

害怕周圍人問起兒子

希望兒子長大後回來看看家門一直為他敞開

他很害怕周圍的人問起兒子的事情,自己花十年時間找回的兒子,最後又由自己親自送走,這看起來就像一個"笑話"

開在武勝縣城農貿市場的這家小酒鋪,還是十年前的樣子。曾經,因擔心兒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即便房租逐年上漲,桂宏正也沒打算關掉小酒鋪。

找回兒子後,他曾希望兒子去這個為他"保留"了十年的酒鋪看一看,但兒子不願去。只有一次路過那裡,但很快就離開了。

桂宏正在自家小酒鋪

兩年前,紅星新聞記者第一次採訪桂宏正時,他當時在為迎接兒子回家做準備,說話小心翼翼,擔心自己的哪句話稍不留意就影響了兒子。如今,談到兒子時,他總是莫名嘆氣,抽菸也比以前更凶了,他說希望這樣能讓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

剛剛做過手術的妻子也勸他想開一些,孩子還小,等長大明白事理就好了。

桂宏正還是喜歡關注尋親的新聞,經常在朋友圈轉發尋親求助信息。他的微信收藏夾里仍保留著他當年尋找小桂的相關新聞報導,在他製作的尋子海報上,小桂小時候臉蛋圓圓的,紅撲撲的……

他也很害怕周圍的人問起兒子的事情,自己花十年時間找回的兒子,最後又由自己親自送走,這看起來就像一個"笑話"。桂宏正很羨慕那些找回孩子還能好好溝通交流的家庭,送走兒子後,他想去看兒子,但又怕影響兒子的學習。以前沒找到兒子時,他每次出門都滿懷期待,如今找回兒子卻又被迫失去兒子,心中更多的是一種無力的失落感。

"他應該是不想見到我們。"桂宏正說,希望兒子在廣東好好讀書,長大了能回來看看,家裡的大門,一直為他敞開著……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13/1682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