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觀察:搶錢運動又來 直播一姐遭劫

被稱為「直播一姐」的薇婭,日前被中共當局下重手,以偷逃稅為由發天價罰單。當局還隨之在全國拉開整肅運動的架勢。觀察人士質疑當局背後有不良動機,且與中共政權危機有關。

2021年4月20日,網絡主播黃薇(又名Viya)在中國南部海南省博鰲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BFA)上發言。

被稱為「直播一姐」的薇婭,日前被中共當局下重手,以偷逃稅為由發天價罰單。當局還隨之在全國拉開整肅運動的架勢。觀察人士質疑當局背後有不良動機,且與中共政權危機有關。

運動又來

中共國家稅務總局下屬,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浙江、江蘇、廣東、遼寧、海南、河南9省和深圳的稅務局,12月22日先後在官方網站發出內容雷同的通告。通告要求明星藝人、網絡主播,在今年12月31日前向稅務部門「主動報告和糾正涉稅問題」,否則「嚴肅處理」,云云。

中共新華社則聲稱,目前已有上千人「主動自查」補繳稅款。

此前,12月20日下午,浙江省稅務局通報,網絡主播黃薇(網名:薇婭)被指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偷逃稅款,收天價罰單(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3.41億元(2.1億美元)。

2018年,影星范冰冰被罰8.84億元;今年4月,影星鄭爽被罰2.99億元;11月,網紅主播雪梨、林珊珊分別被罰6,555.31萬元和2,767.25萬元。薇婭的罰款,比前述幾人罰款總和還高。

對於薇婭收13.41億元天價罰單,美國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感到吃驚,他12月21日對大紀元表示,可能另有內情。他說薇婭在過去的成名過程,實際幫助了當局搞所謂脫貧攻堅。就是把邊遠鄉村的產品通過直播帶貨,大量地運到城市去,解決農產品銷售難的問題。

他分析:「是不是薇婭在一些場合說了一直想說不敢說的話?就像馬雲一樣,不僅是首富,而且成了網絡大V,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人,他就說了一些讓中共政府下不了台的話,結果受到打壓。薇婭是不是這種情況?」

李恆青說,薇婭確實是中國網絡平台上最大帶貨能手,銷售收入最大。當局對她的下重手處理,也可能因為這些人是草根出來的,沒有什麼背景。

公開資料顯示,被稱為「直播一姐」的薇婭,曾為嘻哈團體T.H.P成員,2016年成為淘寶直播主播後迅速走紅,與李佳琦並稱為淘寶兩大當家主播,她還入選2021年「時代百大人物」。

據淘寶頁面顯示,薇婭的淘寶店粉絲數量為9,185萬,淘寶直播帳號有超9,000萬粉絲。

中共當局近年在經濟領域頻出重手,持續以反壟斷、數據安全等為由,整肅視頻遊戲、教育培訓、金融科技、食品配送、網約車、加密貨幣,以及債務危機重重的房地產業。

影視和網紅行業也成為當局強力監管的部門。今年9月,中共國家稅務總局曾發布通知稱,定期開展對明星藝人、網絡主播的「雙隨機、一公開」稅收檢查。

12月15日,中共網信辦發文督促平台依法處置違法違規「頭部帳號」,要求關閉、暫停更新的其中一類帳號,包括偷逃稅款等違法行為。

由於明年就是中共二十大,當局進行這一系列打壓行動,引發不少政治聯想。

另外,大紀元已持續報導,中國大陸現在經濟下滑嚴重,當局的監管風暴已導致大批人群失業,甚至官方都說至少有2億人「靈活就業」。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中共對部分高收入人群進行定點打擊的真實意圖令人關注。

「一箭多雕」

原北京律師、原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最近對明星藝人、網絡主播進行大規模的運動式整肅,是一箭多雕,可以達到多個目的。

「第一,它可以達到國進民退,減少民營資本在整個國家經濟生活中的比重,加強對整個國家的經濟控制能力。

「第二,打擊富豪,可以為它所謂的共同富裕造輿論,從而煽動底層民眾的仇富心理,貫徹民粹思想,取得底層仇富民眾對它政權的更多支持。

「第三個是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對民間的財富進行掠奪,來緩解其財政壓力。通過巧取豪奪來直接服務於它的財政困局。」

賴建平認為當局透過大規模「收割」,「最終它要把更多的控制權牢牢地掌握在手上,壓縮民間的生存空間和自由度,進一步控制整個社會和鞏固政權。」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政論家胡平也認為,中共當局現在的考慮,一是經濟上的割韭菜,讓政府能得到更多的錢。另一個目的是用這種運動來強化政府的權力,壓縮民間社會。

在薇婭被罰之後,中共官媒「中國新聞網」發表評論文章,直接高舉習近平「共同富裕」政策大旗,強調「明星藝人、網絡主播們屬於高收入群體」,也是稅務部門重點查稅對象,而這些追稅動作是為「調節收入分配,促進共同富裕」。

此前,在今年8月17日的中央財經委會議上,習近平首次發話要「共同富裕」。該次會議核心內容是通過稅收等工具進行民間財富「三次分配」。

8月29日,毛左寫手李光滿自媒體發表文章,聲稱中共「正在進行一場深刻的變革」。文章還點名趙薇、鄭爽,還有飯圈、明星是「毒瘤」,說螞蟻、滴滴等等是大買辦資本集團,走向了「社會主義的對立面」,「變革」就是要對其進行清理、整治,等等。

這篇文章隨後被各大黨媒網站集體轉發。官方罕見動作引發國內外輿論認為,中國「二次文革」要來了。在這期間,大批民企老闆紛紛響應當局的「共同富裕」口號,不但主動發聲表忠,還不斷做出「實際行動」,捐出巨款。

「打土豪」新玩法

賴建平將中共當前對富人的整肅,與其建政前的「打土豪」相提並論。他認為,中共自從建黨以來,本質上是沒有變的,只不過不同的歷史時期表現形式不同。

「我們知道中共取得政權之前,有所謂的打土豪分田地,那是赤裸裸的明搶。那麼取得政權以後,也有過所謂改造資本家的運動,給資本家許諾很多條件,搞公私合營、合營合股等等。實際上是欺騙。最後那些資本家人財兩空。現在(的做法)實際上是一種勒索。就是由執行部門以法律的名義,把民間財富源源不斷地勒索走。」

「你看整阿里,名義是反壟斷,罰了近兩百億。打擊滴滴搭計程車,用的是網絡安全名義。然後整個教培行業是以給學生減負的名義。最近的聯想事件,可能是要以國企改制的名義。對明星藝人、自媒體的那些博主就是以查稅的名義。」

賴建平直指這是一種構陷:「它平時明明知道你在幹這個事情,不聞不問。等到你有一天做大了,掙錢多了,突然間就拿出各種招數,讓你巨額地補稅,罰款。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構陷。就是等豬養肥了,它就來宰殺了。」

他說:「現在的整肅富人,和過去表現的形式雖然有所區別,但是本質上是一樣的,還是巧取豪奪,是新的歷史時期的一種新型的玩法。」

浙江省杭州市稅務局稽查局就薇婭事件答記者問時聲稱,是稅收大數據分析評估發現她涉嫌重大偷逃稅問題,且經稅務機關「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徹底」。官方並強調平台經濟是經濟發展的新業態。

政論家胡平也指出,如果薇婭過去有偷稅漏稅問題,當局在這方面本來是有法律有政策的。「那你以前為什麼不認真地執行?就是過去那麼長一段時間,你沒有去執行,才造成現在對直播的運動式收割,這是不是正當和合理合法?」

從事律師工作多年的賴建平揭示,中共具體操盤這類「創收」的壞規則:「它一方面立了很多法,多如牛毛,但不執行,利用你有這個人性的弱點,讓你去違法,讓你去偷稅漏稅,等到哪一天你收不住了,這個事情搞大了,它就可以勒索你了。」

「如果用法治的手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從頭到尾,規則很明確,執法也很透明,那麼它就勒索不了了。」賴建平說,「專制統治它一定要模糊,這樣它就讓人人生活在朝不保夕、如履薄冰的狀態之下。然後它就可以有機可乘,從而強力控制整個社會。」

賴建平說,因為中共要不斷地搞下去,不管你多有錢多有名,在中國國內都是待宰的羔羊、等待被收割的韭菜,很難躲得過。

中共六中全會出爐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的內容,照例頌揚了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前「打土豪、分田地」,以及建政後的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所謂「社會主義改造」。

據公開史料,當年中共工商改造期間,資本家、業主、商販不得不上交了他們的資產。不少人不堪屈辱而輕生。時任上海市長陳毅就曾每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跳樓自殺。幾年間,中共在中國全面取消了私有制。

在2021年2月中共舉行的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現任黨魁習近平特別提及「打土豪分田地」,稱這在當年得到廣泛支持。

中南海的秘密

賴建平預計,中共為了達到在政治上、經濟上和社會上加強控制的目的,未來還會輪番開展整肅運動。「找一個由頭整治一個行業,搞一批人,搶一批錢,它會輪番的,沒完沒了的。這批韭菜收割完了就收割那一批。」

賴建平認為這涉及深層秘密,與中南海的危機感有關,因為現在國內、國際環境各個方面都對中共非常不利,為了保持一黨專政,它要強化控制。

賴建平說:「如果它不搞下去,社會就有了秩序了,這對共產黨反而是一種可怕的狀態。對它來說,就是要搞得人心惶惶,每個人朝不保夕,它才能夠對整個社會實施這麼一種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管制。如果每個人都很理直氣壯的,都不怕你政府給穿小鞋,不怕你來勒索,那麼它這種集權統治恐怕也很難存續。」

近期中共當局不斷強調保政治安全。

今年11月18日,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在審議中共《國家安全戰略(2021—2025年)》時強調了一個「總體安全」的概念,要求確保「政治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新型領域安全」是其核心內容。

「經濟是共產黨的、體育是共產黨的、文藝是共產黨的、政治是共產黨的、軍隊是共產黨的、國家安全也是共產黨的,什麼都是共產黨的。」時事評論人士高峰一早前對大紀元說,共產黨壟斷了中國的一切,但中共在哪個方面失去控制,就直接威脅到它的生存,面臨解體。

「三光政策」

薇婭最近一次的直播是在12月19日,原定於12月20日晚的彩妝直播帶貨和12月21日的淘寶「年貨節」直播帶貨,均取消。同時,薇婭的淘寶直播間、微博、抖音、小紅書帳號全部被封禁。

中共網絡社會組織聯合會12月21日宣布撤銷薇婭「網絡誠信宣傳大使」。

經濟學者李恆青批評說,中共這種做法實際上跟城管是一個套路,就是搞「三光政策」。

他說這些直播主本來是合法的存在,「你現在把人家的帳號封了,她就失去了謀生的渠道。這個做法和城管直接打砸搶沒什麼區別,如果說她搞微博帶貨直播是錯了,那你就應該把網全部封掉。」

李恆青質問,「把這些所有的能夠盈利的服務性行業全部絞死,對中國的經濟有好處嗎?」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打壓就是這樣粗暴,就像之前對范冰冰、趙薇,「他們要打壓你的時候,就是要全網封殺,你不能有任何出頭的機會,甚至你過去的歷史都會消失。」

對於薇婭之前也曾被官媒熱捧,黃世聰說,這是中共一向的手法,「你是我需要的人,我可以把你吹捧上天。以前馬雲也是所謂的網絡業龍頭一哥,當時他說什麼都是香的,但是,現在馬雲是被打落的水狗,包括過去的許多科技新貴都一樣。」

大陸自由撰稿人黃金秋對大紀元說:「人家個人的帳號其實也是個人的一種無形資產。那就像私有財產一樣,應該是受保護,不能隨意地去封殺帳號,這一點我認為是完全錯的。這是對於個人財產和個人的精神財產的粗暴侵犯。」

另外,談到交稅問題,李恆青表示,在西方文明國家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則,叫不代表、不上稅。「就是你如果不代表我的利益,不是通過立法機構建立起來的這樣一個稅收制度,當然我就不上稅,我也沒做錯。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覺得這件事情就更匪夷所思了,那就是明搶。那為什麼要明搶?政府沒錢了。」

李恆青說,今年2021年上半年統計數字出來,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只有上海是財政收入比財政支出多,其它地方全是負數。「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辦?(中共)那就是從老百姓身上去找。過去古代的說法叫苛捐雜稅,苛政猛於虎,最後逼得老百姓沒辦法了。像這次(對薇婭)罰沒之後,還把她的自媒體也給封了,那怎麼去掙錢來給你交罰款呢?」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易如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24/1687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