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微視頻:奧密克戎攻入天津 冬奧會閉環無用

奧密克戎攻入天津;冬奧會閉環無用!「一碼通」崩潰有福利!(《微視頻》提供)

大家好,我是趙培

2022年1月8號,中國疾控中心確認,天津出現了20個本土奧密克戎(Omicron)病例。奇怪的是最初感染奧密克戎的兩人在14天內都沒有離開過天津,也沒有接觸過外來感染源,那這些人是怎麼感染的就沒法查了。

即使這樣,中共還是要繼續清零政策,其實是為了2月4號的北京冬奧會,天津已經停止了進出的大巴車,火車站也停止賣票服務了,全城的快遞也給停了。

北京對天津採用一定的封鎖

北京已經開始對天津採用了一定的封鎖,其中包括如非必要北京人不要去天津,天津人不要去北京,在北京工作的天津人要在家工作。從這個趨勢來看,天津再不製造假清零數據的話,就離封城不遠了,一旦封城恐怕是要到冬奧會完了才能讓天津人出來活動一下。

其實,天津的清零政策中的很多措施都加重了病毒的傳播。奧密克戎(Omicron)的傳播性強,大家看天津奧密克戎檢測現場,這麼密集的人擠在一起做檢測是很危險的。

更危險的是這種檢測不是一輪而是多輪,西安已經測試了7輪了,天津再多測幾輪,等於是拉全體市民出來全部傳染一遍奧密克戎,清零是不可能了,群體免疫倒是有可能。

中共要想天津清零,那麼就得學西安的政策在數字上作假。至於西安把高度危險人群疏散到附近城市的做法,天津可能做不了,因為北京冬奧會比天津更重要,所以中共可能會困住天津全城百姓。

中共冬奧「閉環」管理或破功

北京為了冬奧會其實已經把中國人分成了兩個圈層,中共自己叫做「閉環」管理。冬奧會的運動員和工作人員生活在一個圈子裡,其他中國人生活在另一個圈子裡。

這兩個圈子不光物理隔離,連網絡待遇都不同,外國人這個圈子可以不用翻牆就可以上到國外的網站,為了保障兩個圈子沒有交集,甚至冬奧會車輛出了事故,北京百姓也不能上前摸一下,只能遠遠看著。在這種情況下,天津疫情就不能出了中國人這個圈子,所以中共才會選擇困死天津。

中共現在很尷尬,原本設想是兩個閉環中最多一個環裡面出現奧密克戎,就是運動員那個圈子出現感染,外面帶來的,中共可以立即隔離處理。

現在不等運動員圈子出問題,天津已經被奧密克戎攻陷了,到了冬奧會,來自各地的運動員再把外界奧密克戎帶來,兩個圈子可能都保不住了,你還閉環費個什麼勁兒?白費力氣。

西安「一碼通」如何崩潰的?

最後接著上一期說一下西安「一碼通」崩潰的問題,一碼通第二次崩潰分析可能有造假的因素在裡面。有人就說,西安一碼通預算300多萬人民幣,最後花了27萬找了3個程式設計師寫了一碼通。這番議論等於把一碼通問題引導到了貪腐問題。

中共經常用這一招,用貪腐問題撇掉了作惡的罪責。這個問題咱們多說一句,一碼通第一次崩潰可能是程序的問題,但是已經穩定了20多天,又測試了6輪的核酸都沒問題的軟體,怎麼到了第7輪又出錯了,這裡面就有貓膩,是不是中共又作假了,改動了軟體才出了問題呢?。

拋開技術不談咱們就談中共,其實中共作惡遠比官員貪腐對民眾更有害,就算一碼通崩潰是因為貪腐,它癱瘓之後中共就允許全西安百姓出門不查健康碼了,大家都可以上街了,這等於是把中共封鎖打開了一個缺口,要是一碼通徹底癱瘓了,百姓就有救了。

中共封城對官員來說還有一個政策就是特供,而不是貪腐的問題。政府官員的小區大魚大肉物資充足;普通小區得花大價錢買菜;偏遠小區可能只分了幾個土豆。這就是中共從延安到大饑荒到今天的作惡政策,讓領導先吃,餓死群眾。

中共作惡甚於貪腐和權鬥,所以退出共產黨遠比關心中南海權鬥重要得多。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趙培微視頻》製作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1/1694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