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我滅共」襲來 中共和北京冬奧豈止難堪

作者:
這次中共儘管祭出了老殺器——封城,一夜之間把1,300萬人口的西安封死,但是奧密克戎變種仍然揮師北上。按肉眼可見,已經在北京的東大門——天津紮下根來。

多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我滅共」變種病毒已攻陷天津,中共與北京冬奧諸事不利。圖為北京。(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現在中共的心裡可能正在暗暗後悔,當時不該拼了老命去搶2022年的冬奧。為什麼呢?中共沒想到去年美國把中共對百萬維族人的迫害,定性為「種族滅絕」,所以美國要外交抵制北京冬奧。美國的舉動,又引起好幾個西方已開發國家群起響應。去年秋天,又突然冒出一個「彭帥張高麗性侵」事件,搞得國際體壇頻頻問責中共。這都讓中共灰頭土臉,好不難堪。

沒有這些西方大國領袖出現在北京冬奧的開幕式上,加上體育界的抵制,北京冬奧開幕式上什麼大型歌舞都失去了大外宣的光環。中共只好用「我也沒有邀請你來」遮羞,掩蓋過去。但是去年12月以來,中共沒有想到,更大的災難來了。武漢病毒的近親——奧密克戎(Omicron,我滅共,粵語音譯)變種病毒出現了。兩年前武漢病毒在中共的掩護下,坐著飛機飄洋過海,散播全世界,引起本世紀最大的瘟疫;現在要回老家看看了,所以奧密克戎變種病毒殺了一個「回馬槍」,不慌不忙向北京冬奧進發。

中共本指望中共病毒被一再的全民強迫防疫「清零」後,可以在本土封殺,這樣在2月的冬奧上,可以避免像去年日本夏季奧運會的疫情爆發和狼狽,中共從而可以再來一次如2008年夏季北京奧運會「偉光正」的大炫耀,讓世界再一次為中共的「盛世」驚嘆一把。現在看來,向北「長征」的奧密克戎分分鐘打碎中共的幻想,因為奧密克戎的傳染性遠遠大於以前的原始武漢病毒和其後的變種病毒,已有的疫苗和已經知道的防疫措施都不管用,尤其是中共製造的疫苗更是防護很低。這次中共儘管祭出了老殺器——封城,一夜之間把1,300萬人口的西安封死,但是奧密克戎變種仍然揮師北上。按肉眼可見,已經在北京的東大門——天津紮下根來。中共覺得大事不妙,要求天津要動態清零,全民核酸,非必要不離津,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次疫情呈現出傳播速度快、隱蔽性強、穿透力強的特點。從病例之間的關係和傳播鏈條上來看,病毒至少已在天津傳播三代。

按照以色列及英國的經驗,奧密克戎變種病毒這波疫情,雖然傳播迅猛,感染力超強,但來得猛去得也快,會如海嘯一般來,然後幾周就突然消退。有些科學家稱此為天然疫苗,可以幫助全民達到群體免疫,最終結束中共病毒大流行;所以歐美對此病毒,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封城鎖市,反而縮短了隔離期,有點聽之任之的態度。中共到現在還是死抱著清零、封城這些所謂的「先進經驗」不放,可是這些東西偏偏對奧密克戎沒作用。對西安的突然封城,除了戕害百姓,奧密克戎並沒有被清零。現在中共敢不敢封天津呢?

現在離北京冬季奧運只有三周時間,趕巧不巧,奧運期間,奧密克戎可能恰恰在北京達到峰值,那時中共該怎麼辦?不要說大國領袖,可能亞非拉那些小兄弟也不敢來捧場了。Omicron在粵語中,與「我滅共」發音相近。天下沒有偶然的事。中共把香港人的自由奪走了,「我滅共」卻在敲北京冬奧的大門,意味深長啊。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206.html